[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危險的副業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材田是東京警視廳一名普通的警察,說起來真讓人心寒,都快四十了,還沒有碰上一次立功受獎的機會。材田知道同事們都瞧不起自己,因此他在警署里沉默寡言,獨來獨往。回到家,材田更是處處不順心,妻子君麗對他總是冷言冷語,嫌他沒有能耐,就連多年不育的原因也怪在他頭上。

  兩人時常打鬧吵架,材田提出離婚,君麗點頭同意,但開口要1000萬日元青春損失費。這對一個普通警察來說,簡直是個天文數字,沒法子只好湊合著過。

  這天晚上,材田又和君麗大吵一場,一氣之下他出了門。眼下正是寒冬季節,材田將大衣領子豎起,雙手插在衣袋里,望著別人家溫暖的燈火,不由得黯然神傷。他漫無目的地走進一家公園,忽然看見樹叢里有個五十多歲的流浪漢,正在用樹枝攏火取暖。材田正想找個地方發泄,他不由自主地喊道:“這里不準生火!”

  流浪漢似乎沒聽見,繼續向火里添加樹枝和紙片。

  材田大動肝火,惡狠狠地威脅道:“你再不聽話,我就立刻逮捕你!”

  流浪漢并沒把材田放在眼里,他抬起頭問:“你是警察?”

  材田點點頭。流浪漢露出高興的神色:“好啊,那你就快送我進監獄吧!”

  材田覺得不可思議,忍不住問:“怎么,你想進監獄?”

  流浪漢連忙說:“是的,是的,那里有吃有穿,比又冷又餓地在街頭流浪好多了。”

  材田聽明白了,心中多了一份同情,他蹲下身子,一面就火取暖,一面詢問對方的身世。流浪漢說:“我是受過高等教育的,后來失業了,老婆偷走了我全部的積蓄,離我而去。我身無分文,又找不到工作,最后被房東趕了出來,就這樣一直流浪在街頭。我想進監獄,可又沒膽量作案,今天遇見您了,您可一定要幫這個忙!”

  材田覺得好笑:“你真是做夢,警察怎么可以抓無辜的人。”

  流浪漢說:“那就想想辦法,比如,幫我偷點東西……”

  材田見他越說越不像話,忍不住站起身嚷道:“不行,堂堂一個警察,怎么能做這種偷**狗的事。”

  流浪漢還在努力:“先生,您聽我說,您可以從商店里拿些東西,算我偷的,然后您把我抓起來。東西還給商店,我如愿入獄,您還可以立功,三方面都不吃虧呀。”說到這里,見材田沒有反應,流浪漢忍不住悲嘆一聲。

  材田呆立在那里,腦中不斷想著流浪漢的話,好久,他才下定決心,說:“算我倒霉,碰上一個想坐牢又不敢犯法的人。”

  流浪漢一聽,滿臉喜色:“您答應啦?”

  材田點點頭,說:“試試吧。”

  離開流浪漢,材田到一家商店買了一雙襪子。第二天,他帶著流浪漢來到商店,拿出襪子,對店主說:“這個人偷了貴店的東西。”

  店主一聽,大笑起來:“警官先生,您真會開玩笑,這不是您昨天買的那雙嗎?”

  材田很尷尬,支支吾吾地退了出來。

  流浪漢見狀,很是不滿,埋怨道:“真是沒用,這點小事都辦不好。”

  材田發狠地說:“別唆,我明天一定成全你!”

  傍晚時分,材田特意化了妝,來到一家商場,趁人不備,偷了一雙高級絲襪。他的心狂跳著,有兩個聲音在腦中不斷回響,一個說:“這是犯法!”

  一個說:“不是的,馬上就還回來!”漸漸地,后一種聲音終于占了上風,材田心安理得地走出了商場。

  第二天,流浪漢如愿以償地進了監獄,好久沒立過功的材田受到了上司的表揚。的確是三方面都不吃虧,材田十分高興,犯罪感也隨之消失。

  很快,這件事在流浪漢中間傳開了,隨著嚴寒的加劇,一個又一個的流浪漢通過關系找到材田,乞求他幫忙將自己送進監獄。材田已經嘗到了甜頭,于是來者不拒,都給予幫助。他不再滿足小打小鬧,而是把手伸向高檔物品,像手表、微型收錄機、照相機等。作案時,材田心里很平靜,“反正馬上就會還回去的!”

  這年冬天,材田戰績輝煌,在那個地區威信猛增,使得上司和同事們都對他刮目相看,據小道消息透露,材田很快就要晉升所長了。就在材田洋洋得意時,天氣突然轉暖,流浪漢不再受寒冬的威脅,他們也就不再找材田“幫忙”。材田又變得一事無成,眼看到手的所長要飛掉,材田心里那個急呀!

  就在這個時候,公園角落的窩棚里住進一個叫嚴國的流浪漢,他是從外地特意找上門來的。嚴國和其他想在監獄里度過冬天的流浪漢不同,他失業已久,妻子因病去世,唯一的兒子又被人拐走,悲痛之下他想自殺,可又沒有這個勇氣,萬般無奈,就來找材田幫忙,想在監獄里度過余生。

  材田很是為難,說:“想坐一輩子牢,得犯個殺人什么的大罪才行啊。”

  嚴國一聽,嚇得連說:“不行,不行,哪怕弄死一條小蟲,我都要難受好幾天。”

  材田搖搖頭:“那我就無能為力了。”

  嚴國哀求道:“您幫幫忙吧,哪怕把你們沒破的殺人案栽到我頭上都行。”

  在回家的路上,材田想了很多,如果把嚴國當殺人犯逮住,那功勞可大了,說不定馬上可以當所長。不過,冒名頂替經不住調查對證啊。

  材田一路胡思亂想著回到家,剛進門,妻子君麗劈頭就罵:“你這個老不死的,又到哪找野女人去了?”

  材田厭惡地轉過臉,沒有答腔。

  君麗不依不饒:“怎么,不敢說了?瞧你那死樣!”

  材田心中涌起一團怒火,一個聲音在耳邊響起:“殺了這個惡女人!”

  到上床睡覺的時候,材田的決心已經下定,殺了君麗,一可以擺脫她無休止的糾纏,二可以滿足嚴國的要求,把他送進監獄,三可以立大功晉升所長。

  材田越想越高興,天一亮,材田找到嚴國,說可以幫助他實現愿望。

  嚴國一聽,大喜過望,連聲問:“您想出了什么好辦法?”

  材田開門見山地說:“殺人!”

  此話一出,嚴國嚇得差點一屁股坐到地上。

  材田趕緊說:“不用你動手,不過,你一定要記住,明天下午兩點到三點之間,絕對不能讓人看見你。”材田向嚴國要了一只舊手套,說,“這只舊手套將丟在殺人現場,作為你作案的證據。記住,你作案的地點是警官宿舍一樓五號,一個女人單獨在家,你偷東西時被那女人發現,于是你順手拿起桌上的青銅花瓶打死了她……”

  材田反復叮囑了需要記住的細節:“我這可是為了你,你可千萬不能出賣我,要后悔現在還來得及。”

  嚴國想了想,態度堅決地說:“我不后悔,我只是想問一下,這個女人壞嗎?”

  材田連聲說:“壞、壞透了,簡直就是一條毒蛇!所以你不必內疚,這里有些錢,今晚好好享受一下在外面的樂趣。”

  第二天,材田和年輕的小坂警察一起巡邏,走到一個十字路口,材田故意一聲大喊:“有小偷!”

  小坂忙問:“在哪?”

  材田手朝前一指:“鉆到對面小弄堂去了,我去追,你到商店去了解一下。”

  待小坂離去,材田飛快向家里跑去,這兒離家很近,很快就到了。一進門,就聽君麗厭惡地問:“這么早,你死回來干嗎?”

  材田忍住氣,走進衛生間,戴上嚴國的舊手套,然后悄悄出來,繞到君麗身后,趁她不注意,拿起桌上沉甸甸的青銅花瓶,狠命向君麗頭上砸去,積壓了多年的怨氣,今天終于全部發泄出來!材田確認君麗已死,就把衣櫥、皮箱翻了個亂七八糟,又把手套丟在門后,做完這些后,他從容地掩門而去。

  材田故意氣喘吁吁地跑回十字街口,小坂已等在那兒了。

  一照面,材田就說:“那小子溜了,你那邊情況如何?”

  小坂搖搖頭,說:“商店說今天沒丟失東西。”

  材田拍了一下腦袋:“可能是我看花眼了。”

  小坂已經風聞材田要晉升,所以忙奉承道:“哪里的話,您前途還遠大著呢。”

  材田高興地說:“下班到我家去喝杯酒吧。”下了班,兩人有說有笑地回到警官宿舍,材田一邊開門,一邊高聲喊:“君麗,來客人了……”材田還沒喊完,小坂就發現了殺人現場,“哇”地叫了起來。

  很快,搜查科的刑警就趕到了,他們一邊勘察鑒定,一邊安慰材田。

  一個老刑警十分肯定地說:“這是流竄犯干的,典型的盜竊殺人,時間應當在下午兩點到三點之間。”

  不一會兒,他們發現了那只舊手套,大家研究了半天,材田好像突然想起什么:“好像是那個流浪漢的,我見他戴過。”

  于是,材田帶著刑警們來到公園,他們將那座窩棚團團圍住,材田大聲喝道:“出來!”好久,從里面哆哆嗦嗦地爬出一個小個子,材田吃了一驚,這人不是嚴國!

  “那個瘦高個呢,他在哪兒?”材田氣急敗壞地拎起那個小個子,大聲問,“嚴國他逃哪兒去了?”

  小個子結結巴巴地說:“他、他逃不了了,他已經進了停尸場。”

  “轟”的一下,材田腦袋頓時亂成一團糟。

  小坂問小個子:“說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個子稍稍穩定了一下情緒,說:“昨天夜里,嚴國說他交了好運,買很多酒請我們喝。在酒桌上,大家一時興起,賭酒取樂,誰知他命淺,結果醉死,天沒亮就被車拉到停尸場去了。”

  這時,刑警們竊竊私語起來,小坂有些懷疑地說:“奇怪,昨夜死的人,怎么會把手套扔在午后的現場呢?”

  “對呀,肯定不是嚴國,他沒這個條件作案呀!”

  大家議論著,不約而同地向材田看去……最終,材田現出了原形,被判無期徒刑,終身關進了監獄。

Tags: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821.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