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剩宴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這天,位于京城繁華地段的聚賢樓飯莊門口貼出了一張告示,上面寫道:“本飯莊將于三天后的晚上隆重推出一桌饕餮‘剩宴’,歡迎新老顧客競價品嘗。”

  告示剛貼出,就圍上來很多食客。大家對著告示指指點點,有人說那個“剩”字肯定是寫錯了,應當是“盛”,聽說過饕餮盛宴,還從沒聽說過饕餮剩宴。爭論來爭論去,誰也搞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讓店小二把掌柜的李蓮升請了出來。

  面對大家的問詢,李蓮升始終沒有正面回答。他把手一拱,賠笑道:“你們都是我的衣食父母,按理說我應當告訴大家,可這會兒實在是不方便,還請大家多多包涵。三天后,歡迎大家光臨敝店,到時候自會真相大白!”聽李蓮升把話說到了這分兒上,也不好再勉強他。

  三天的時間很快過去了。這天晚上,聚賢樓飯莊里高朋滿座,大家都想知道李蓮升的葫蘆里賣的到底是什么藥。天漸漸黑了下來,忽聽外面由遠而近傳來一陣馬蹄聲。馬蹄聲停下后,一個臉皮白凈的小伙子手里提著一個食盒從外面走進來。他把食盒放到大堂中間的一張八仙桌上,打開,從里面取出四碟菜,小心翼翼地擺放到桌面上,然后對李蓮升耳語了幾句,轉身急匆匆地走了。

  目送那個小伙子離開后,眾人這才將目光移到那四碟菜上。大家不看不要緊,一看頓時氣得吹胡子瞪眼睛。為啥呢?原來那四碟菜,竟然是被別人吃過的剩菜!眾人正想向李蓮升發難,卻見他畢恭畢敬地跪倒在八仙桌前,對著那四碟菜行起了三跪九叩大禮。大家一下傻了眼,這李掌柜到底搞什么名堂呢?

  行完禮站起來,李蓮升掃視了一下眾人,然后一臉嚴肅地問:“你們知道我為什么要給這四碟菜叩頭嗎?”大家紛紛搖頭。李蓮升得意地說:“因為這四碟菜是太后老佛爺她老人家吃剩下的御膳!”眾人聽罷,發出一陣驚呼。李蓮升斜著眼睛說道:“你們也不想想,咱宮里要是沒有人,我有那么大本事把太后老佛爺她老人家吃剩下的御膳弄出宮來嗎?再說了,這可是殺頭的死罪,我就是長了十顆腦袋也不敢啊!”眾人一想也是,李蓮升既然敢這么干,說明宮里真有很硬的關系。有人想起了慈禧太后跟前的紅人李蓮英,于是問道:“李掌柜,你叫李蓮升,和李蓮英李公公一字之差,你倆是啥關系?”“這個嘛,天機不可泄露!”李蓮升不置可否地回答。

  盡管沒得到想要的答案,但大家從李蓮升說話的口氣里還是猜出來他和李蓮英關系非同一般,對那四碟菜的來歷也就深信不疑,于是個個學著他的樣子,跪下給那四碟菜磕了頭。等大家都磕完頭,李蓮升問道:“你們說,太后老佛爺她老人家吃剩下的御膳,是不是饕餮剩菜?”“是!”大家異口同聲地回答。李蓮升又說:“既然太后老佛爺抬舉我們,讓我們品嘗她老人家的饕餮剩菜,我們也不能白吃,總得出點錢孝敬孝敬她老人家啊。下面,大家就出價吧,誰出的價高,誰就將得到這四碟饕餮剩菜!”

  最后,經過一番激烈競爭,四碟菜被恒正錢莊的盧掌柜以五百兩銀子買走。

  聚賢樓飯莊賣御膳的消息不脛而走,每天來競買御膳的人把飯莊的門框都快擠斷了。一來二去,消息就傳到了宮里。這天,慈禧板著臉問李蓮英:“小李子,聽說你和那個聚賢樓飯莊的李蓮升交往甚密,還偷偷讓太監把哀家吃剩下的膳食弄到他那里去賣,摟了不少銀子,有這回事兒嗎?”

  李蓮英聽罷,嚇得撲通一下跪到地上,戰戰兢兢地回答:“回老佛爺的話,奴才和那個李蓮升根本就不認識,坊間關于奴才和他如何如何的傳聞都是子虛烏有。關于李蓮升賣御膳的事兒,奴才也是昨兒個才聽說,正準備派人調查。”慈禧面無表情地說:“那就趕緊去調查吧,調查清楚了,該抓的抓,該殺的殺。”

  李蓮英把負責慈禧膳食的廚子、宮女、太監全都召集起來,挨個嚴刑拷問,卻始終沒人承認往外偷御膳的事兒。李蓮英無奈,只得把這個結果告訴給慈禧。他對慈禧說:“老佛爺,奴才以為偷御膳這事兒宮里沒人敢干,因為按照規矩,這可是殺頭之罪!肯定是那個李蓮升狗膽包天,打著賣御膳的旗號坑蒙拐騙。”慈禧想了想,說道:“小李子,哀家倒是有個主意,能斷定那個李蓮升賣的是真御膳還是假御膳。你附耳過來,哀家告訴你。”李蓮英趕緊把耳朵貼過去,聽慈禧小聲說完后,立刻拍手稱贊道:“老佛爺實在是聰穎過人,奴才這就去辦。”

  第二天早上,李蓮英就趕來了。慈禧問他那事兒辦得怎么樣了。李蓮英笑著回答,死了八個太監,四個宮女,三個廚子。慈禧又問他聚賢樓那邊呢。李蓮英說,據線人回報,聚賢樓一個人也沒死。慈禧點了點頭,恨恨地說:“看來都是那個李蓮升一人在作祟,與宮里的奴才無關。你去趟刑部,讓刑部派人把他抓起來。”

  慈禧到底給李蓮英出了什么主意呢?原來,慈禧讓李蓮英在她吃剩下的晚膳里下了砒霜。這樣一來,凡是吃過那些晚膳的人,都會被毒死。這個方法倒是很奏效,卻害死了十多條人命。

  刑部立刻派衙役包圍了聚賢樓。可樓上樓下都搜遍了,也沒找到李蓮升。店里的伙計說,李蓮升一早就出門了,說是他老娘病重回家看望老娘了。其實明眼人都看出來了,他這是畏罪潛逃了。刑部畫了李蓮升的頭像,張貼在各處,并派出好幾隊衙役進行搜捕,可哪里還有李蓮升的影兒啊。那些花了高價卻吃到假御膳的富商豪紳們,無不跺著腳罵李蓮升不得好死。

  誰知,就在刑部派人四處追捕李蓮升,人們以為他再也不會出現時,他卻回來了,而且大搖大擺地走進了刑部大堂。刑部堂官見李蓮升竟然自投羅網,大喜過望,立刻命令衙役給李蓮升戴上枷鎖,重打五十大板。衙役們怒喝一聲正要向前,卻見李蓮升舉起手中的一個紙盒,朗聲說道:“太后老佛爺在此,我看你們誰敢造次!”眾衙役一聽,全都停住了腳步。

  李蓮升昂首挺胸地走到桌案前,沖堂官指了指自己的胸襟。堂官會意,趕緊屏退眾衙役。李蓮升從懷里掏出一張銀票遞給他,說道:“大人,小民沒有別的請求,只求大人能從中成全,讓小民見見當今太后老佛爺,即便被殺,小民也就瞑目了!”堂官收起銀票,想了想說道:“你放心,本官將盡最大努力把你的請求轉告給太后老佛爺!”說完,沖外面喊道,“來呀,把李蓮升暫時收監,聽候處理!”慈禧對李蓮升雖然恨之入骨,但也想見見他長什么樣子。于是,就答應了李蓮升的請求。

  進宮見到慈禧,李蓮升行了三跪九叩大禮,趴在地上等候慈禧問話。慈禧慢條斯理地說:“你就是李蓮升啊?你也沒長三頭六臂啊,難道就不怕掉腦袋?”李蓮升俯伏著說:“回太后老佛爺,草民這么做實在是無奈之舉。”“無奈之舉?難道有人逼迫你這樣做不成?”慈禧好奇地問。“沒有人逼迫草民,是草民自己逼迫自己。”李蓮升回答,“草民雖然只是一個小飯莊的掌柜,但對太后老佛爺無比敬仰。于是,草民就想出了賣假御膳這個主意,主要是想從那些富商豪紳那里榨點錢,為老佛爺辦兩件大事。”“哪兩件大事?說來聽聽。”慈禧太后越聽越覺得驚奇。“第一件大事,很快就是您老人家的六十三歲壽誕,草民想為您老人家塑一個金身,這個愿望已經實現了。”說完,將手中用紅綢包著的盒子舉過頭頂,“請太后老佛爺過目!”慈禧只看了一眼,就樂得心花怒放。原來,那尊塑像與慈禧簡直一模一樣。

  李蓮升磕了個頭,又說道:“這第二件大事嘛,朝廷里剛剛鬧了維新派,雖然太后老佛爺殺了幾個為首的,可還有一些漏網之魚。草民就想雇些人,四處打探這些人的消息,好讓朝廷早日將他們斬草除根。可雇人得花錢啊,于是草民就想通過賣假御膳多掙點錢,為老佛爺分憂。”

  李蓮升話音剛落,慈禧嘆了口氣,說道:“可惜啊,滿朝的文武大臣,沒一個像你這樣忠心耿耿的。如今朝廷正是用人之際,你若想出來做官,哀家就在朝廷里給你安排個差事,如何?”李蓮升聽罷,趕緊磕頭,說道:“回老佛爺,草民天生愚鈍,不適合做官。若老佛爺真想抬舉草民,還讓草民回去開飯莊,只求老佛爺能把每天吃剩下的御膳賞給草民幾碟,讓草民多掙幾兩銀子,也好繼續追查那些漏網之魚!”

  慈禧聽了,沉思了一會兒,點點頭說:“既然你有這份孝心,哀家也就破一破例吧。”說完轉過頭對李蓮英說:“小李子,從今兒個起,哀家每天吃剩下的晚膳,你挑幾碟派人給李蓮升送去,他這么做,也是為了咱大清的江山社稷啊!”李蓮英趕緊點頭應承。

  從此,李蓮升的聚賢樓光明正大地賣起了御膳,一時間,聚賢樓成了京城里人氣最旺的飯莊。其實,李蓮升本名并不叫李蓮升,而是叫張洪川,是興中會會員。他本是一名教書先生,家境相當貧寒。當時興中會剛成立沒多久,急缺經費。張洪川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后來,他就突發奇想——去京城開家飯莊賣假御膳,也許能大賺一筆。于是,張洪川就化名李蓮升,給外界造成一種和李蓮英有親屬關系的假想,然后高薪聘請了兩名曾經在宮里做過御膳的廚子,每天按照御膳的口味做四碟菜,冒充慈禧吃剩下的御膳進行拍賣,沒想到還真賺了一大筆。

  后來東窗事發,張洪川得到消息提前逃走了。可他不甘心就這樣放棄如此賺錢的買賣,就找個作坊按照慈禧的畫像為她塑了一尊金像。當然,說是金像,其實并不是純金的,然后冒著被砍頭的危險回來“自投羅網”。沒想到,張洪川憑著自己的三寸不爛之舌,竟然把慈禧說得信以為真,不但沒治他的罪,甚至還為他破了宮里的規矩。

  張洪川的聚賢樓賣御膳一直賣到慈禧去世的前一天,為興中會以及后來的同盟會提供了大量經費。慈禧到死都不會知道,大清王朝被推翻,她吃剩下的御膳,也發揮了“功不可沒”的作用。

Tags: 飯莊 剩宴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820.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