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每人要發二十萬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前不久,牛家村突然傳出一條爆炸性新聞——有人要給牛家村每人發20萬元人民幣!這消息就像長了翅膀,迅速傳到了所有與小村有關人的耳朵里。很多人一下子激動起來了,幾輩子都是靠土里刨食、剛剛能解決溫飽的農民兄弟們,突然遇到這樣天上掉餡餅的好事,誰能不熱血沸騰呢?于是人們議論著、計劃著、興奮著……

  牛家村坐落在松花江畔,不但依山傍水,風景秀麗,而且歷史悠久,文化底蘊深厚。據說800多年前,金太祖完顏阿骨打起兵反遼時就是在這里誓師的,而到了近代,解放戰爭時期,東北民主聯軍也曾把臨時指揮部設在這里。所以老人們對此津津樂道,這些故事成了牛家村人的驕傲。但是,無論這里的歷史怎樣輝煌,因為交通閉塞,在改革開放的大潮中,這里還是被遠遠地拋在了后面。于是,小村人紛紛向外走,年輕人大多像出巢的小鳥,飛到遠方的大城市里去了,小村十屋九空,漸漸地蕭條,只剩下一些老人和婦女兒童,固守著這片充滿傳奇的土地。

  原來,這錢是本村早些年出去打拼的牛大滿賺了錢后要發給大家的,但是這20萬不是白白送給村民,而是要求村民3個月內無條件搬出牛家村,永遠不許再回來了。也就是說,牛大滿要把整個村莊和這個村所有的土地一次性購買下來,至于買下來干什么,沒人知道。聽說,他已經和縣里、鄉里簽了合同,只等資金到位,就要實施計劃了。對村民的安置據傳說是這樣決定的:有親的投親,有友的靠友,實在沒地方去的,政府出面分別安排到其他村里去。

  可是村主任牛大鵬卻悶聲不響的,怎么也高興不起來!牛大鵬他們家幾代人都生活在這個村,對這里的人文歷史、地理風貌都有極深的感情。3年前他被選為村主任,很想干一番事業,把這個風景秀麗的小村治理好。可是大環境驅使,事與愿違,原來2000余人口的大村人員外流,現在只剩下800多人了。種地不怎么掙錢,買賣做不起來,其他事業也無從下手,真叫他一籌莫展。

  兩年前,他曾找過自己的發小牛大滿,想讓這個先富起來的老鄉獻點愛心,把村里的路修修,再安裝上路燈,也算為家鄉造福了。沒想到牛大滿一通搪塞,說:“大鵬啊,按理說你提這個要求對我來說是件小事情,再說就咱倆這關系,你有事我也得幫忙。不過現在我還沒考慮好,你先等等再說吧!”

  就這樣,牛大鵬一等就等了兩年多,這段時間里,牛大滿一趟家鄉都沒有回過,而且連一個電話都沒打過。牛大鵬覺得牛大滿已經不是過去的牛大滿了,有了錢就忘記了家鄉,忘記了祖宗!這樣的人,村里根本指望不上!

  可今天,突然聽到牛大滿要給村民發錢,開始他也挺高興,后來一聽這附加條件他就慢慢冷靜下來了:牛大滿這是要干什么?這不是要把我們掃地出門嗎?我們祖祖輩輩都在這里居住,現在要讓我們搬到別的村去,這和亡國奴有什么兩樣?不行,我得看看牛大滿葫蘆里賣的什么藥,可不能讓村里人吃了虧!

  還沒等牛大鵬弄明白怎么回事呢,牛大滿開著一輛路虎來到了牛大鵬家。牛大滿說:“大鵬啊,你不是讓我回村做點事嗎,這回我想好了,回來做番事業,不過這可得你幫忙啊!”

  牛大鵬盯著牛大滿:“大滿啊,我請你回來是讓你做一點公益事業,可你怎么把咱村都買下來啦?你告訴我,你這是想干什么呀?”

  牛大滿看了看牛大鵬,然后壓低聲音神秘地對牛大鵬說:“你還不知道吧,最近,我找人化驗了一下咱這村里的土壤成份,結果令人吃驚——這土里竟然含有一種稀有金屬,如果把它提煉出來比金子還值錢!我把村子買下來后,準備把這些土都賣掉。我已經了解了,每噸土2000塊錢,你說這些土能賺多少錢?”

  “啊!你為了點錢要把咱村都賣嘍?怎么能這樣?這好好的田地,咱們祖祖輩輩都生活的地方,你要拿它換錢?那我們的子孫后代怎么辦?你這不是‘殺雞取卵’‘竭澤而漁’嗎?”

  “那我就管不了這么多了!大鵬啊,咱倆從小一起長大,我虧不了你的,別人我給20萬,給你50萬,夠你到城里買套房了。另外,賣土的時候咱倆合作,你三我七,到時候這錢夠你花幾輩子的。不過現在你得動員村民快些領款搬遷,別擋了咱哥倆的賺錢路!”

  說完,牛大滿開著他的路虎塵土飛揚地出了村。可是牛大鵬一宿都沒有睡覺!

  第二天,村主任牛大鵬召開了全村村民代表大會。牛大鵬站在主席臺上一張辦公桌前,他說:“村民代表們,今天我把大家召集來,要和大家商量一件大事,那就是我們村被收購的事。現在牛大滿已經把1。6億的支票準備好了,就等著我們每戶戶主簽字了。事情你們都已經聽說了,今天我們就舉手表決,這村子是賣還是不賣!”

  人們立刻議論開了。一部分人認為,這村子是他們的,但也是國家的,如果國家要我們的村子建設祖國用,給不給錢都得搬,聽國家的安排。

  另一些人覺得這不是國家行為,而是牛大滿個人行為,他不能代表國家。不過,每人分20萬,這錢可真不少!簽了也合算。

  有的人又說了,錢是不少,那也得看看他買了村子干什么,如果干好事,就簽;如果干壞事,給多少錢都不能簽!

  “好啦,大家先聽我說……”牛大鵬接過話頭,把昨天牛大滿說的話原原本本地向村民代表們說了一遍。

  啊?原來是這樣!人們聽完一下子炸鍋了,賣土地!那不成賣國賊了嗎?土地都賣了,我們的子孫后代靠什么生活?可不能只顧眼前利益做了對不起子孫后代的事呀!這合同一旦簽了,我們是不是就成了千古罪人?一想到這些,人們沒有一個同意簽字的了。最后,牛大鵬拍著桌子說:“對,要我說這個合同我們誰也不能簽!”

  正在這時,兩輛小轎車駛進了村莊,鄉長和牛大滿同時來到了村部。牛大鵬一看牛大滿把鄉長搬來了,心想:就是縣長來,這不合理的合同我們也不能簽!

  這時,鄉長上前來拍著劉大鵬的肩膀說:“牛主任,別生氣啦,我說兩句行嗎?企業家牛大滿可不是什么賣國賊呀,他這次是把自己的全部資金都投到了家鄉,要在家鄉建一個大農場,還要搞旅游開發,他要率先把我們村子提前規劃!”

  啊?牛大鵬一聽愣住了:他不是讓我們搬走,再把我們的土地賣了嗎?怎么一夜之間又變成“規劃”啦?這不是我們農民日夜盼望的好事嗎?

  原來牛大滿在城里賺了錢后,很早就想回報家鄉,但是他認為修一條路、安幾盞路燈根本解決不了家鄉的落后面貌,要想改變村里的面貌,就得做個長遠打算。所以他經過幾年的運作籌謀,終于制定了一個建設家鄉的長遠計劃——先分給每人20萬元錢,用此款承包他們的土地;然后,建一個大型農業合作社,把全村的土地聯合起來統一耕種;再以此為依托,根據這里的原生態自然風光,以及厚重的人文歷史,打造一個滿蒙風情、遼金文化為主題的旅游開發區。到那時村民們可以到他的合作社勞動,也可以到旅游開發區工作。全村每人都參股、入股,年底分紅利!這樣就徹底改變了村里的落后面貌,然后依山傍水建幾排別墅,讓所有村民都住進去,小村從此徹底改變面貌,一個現代化的新農村就會出現在松嫩平原上!

  但是他已經離開家鄉很多年了,不知道這里的人是不是還有那種只顧眼前不看長遠的小農意識,如果是那樣,他的投資就不能見成效,他的美好設想也會前功盡棄。于是他就編出了“讓人們離開家鄉永不回來”“村中土里含有稀有金屬”等一番話,想試探一下村民們是不是都見錢眼開、不思進取,特別是想看看村里的帶頭人牛大鵬的思想境界怎么樣,是不是能把集體利益放在首位。他雖然沒有回村,但村里的一舉一動都在他的掌握之中,特別是今天這個村民代表大會現場的情況隨時都有人向他匯報,結果他得到了一個滿意的答案,也因此下定了回村“規劃”的決心!其實他早就坐在鄉長的辦公室里等待消息了。直到村里人罵他是“賣國賊”的時候,他這才和鄉長一起來到了牛家村。

  鄉長把這些話說完,牛大鵬走過去緊緊地握住了牛大滿的手,激動得說不出話來,一對從小一起長大的伙伴,再一次并肩站在了建設家鄉的舞臺上。在鄉長的監督下,村民代表們高高興興在合同書上一一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Tags: 二十萬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814.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