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晨跑泄天機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對劉光明來說,五光十色的人生才開始,可他胖得有點過頭了,所以最近早上開始晨跑,晚上則堅持散步。這天晚上劉光明出門散步時,看到一個餛飩攤子上有好多人正一邊吃著美味的餛飩,一邊聽賣餛飩的王大嘴滿嘴跑馬。劉光明每天晨跑散步都經過這里,所以是知道王大嘴其人:五十多歲,在這兒一早一晚地擺餛飩攤有好多年了,一張大嘴特能吹,好像沒有他不知道的秘密,大伙呢,也愛聽他的白話。

  劉光明正散著步,忽然停下腳步,他清清楚楚地聽到王大嘴正煞有介事地大聲開講著:“我說老少爺們,現在本人鄭重向大家宣布一條絕密消息:交通局新局長馬上就要上任了。”

  大伙都知道前局長不幸落馬了,可沒聽說新局長上任的消息啊!于是有食客說道:“我說大嘴,你又來忽悠我們不是?我們這么多人都沒聽說,單單就你聽說了,難道那任命書是你簽發的不成?”

  大伙一齊哄笑起來,只有劉光明暗吃一驚,王大嘴說得太對了,因為那新局長人選不是別人,正是他劉光明!目前他尚未到交通局上班,任命還沒有向社會公開,只有為數不多的圈內人知道,這一介貧民是怎么知道的?

  只見王大嘴一臉的得意,說:“這也太簡單了,本老漢天天在這兒擺攤,這段時間發現一件怪事,就是晨跑隊伍中交通局大大小小的干部忽然多了起來,他們還自發有序、眾星捧月一樣圍著某一個胖子跑,一路上有說有笑的。大前天那胖子跑著跑著忽然停了下來,然后一呼啦有好幾個人搶著在胖子面前彎下腰,甚至有人還跪下了一條腿。當時可把我納悶死了,再一看,嗨,不就是胖子的鞋帶松了嘛。所以啊,通過對以上兩點分析,我敢斷定新局長就要上任了,而且不出意外,就是那胖子!”

  大伙再次哄笑起來,這邊劉光明吃驚不小,近段時間自個兒晨跑時確實前呼后擁的,那是消息靈通的未來下屬們搶著跟他溝通感情,不想就這么一個細節泄露了天機。王大嘴眼光太毒了!

  又一個晚上,當劉光明再次散步經過王大嘴的攤位時,又聽到王大嘴在侃大山,而這回主角竟又是劉光明自個兒!

  那王大嘴聲音像打雷一樣,隔著兩里路都聽到了:“我說老少爺們,還記得上次我說的那個交通局新局長嗎?我敢斷定他包了小蜜了,而且絕不止一個。”

  此言一出舉座皆驚,尤其是劉光明嚇得下巴都快掉了,這么私密的事他怎么會知道?有食客逗王大嘴:“大嘴,人家包小蜜你都知道,莫不是你睡不著覺,夜夜躲在人家床底下不成?”

  哄笑聲中王大嘴樂呵呵地說:“這很簡單嘛,一連好多天那胖子沒晨跑了,可在電視上還看到他開會、剪彩什么的,這說明他并沒有出差,那好好的為什么不晨跑?分明是夜夜做了新郎,早上起不了床唄,哈哈……”

  又過了十幾天的一個晚上,劉光明戴上墨鏡,花遮柳繞地來到王大嘴的攤位旁,一段時間不見,他又會出何高論呢?聽聽倒怪有意思的。

  王大嘴這回爆料是因為那些老食客的一再要求,有老食客佯裝生氣地說:“我說大嘴,今兒個這碗餛飩少了一個,這樣好了,你要是不來上一段,那就補十個給我。”

  他這一說大伙全鬧騰起來,王大嘴忙含笑說:“我說、我說,我說上一個還不行嗎?”然后壓低聲音一臉神秘地說:“這回還是那交通局新局長,他啊,最近忙著受賄哩,唉,這家伙真是一點記性也沒有,他忘了他的前任是怎么下的臺了嗎?”

  王大嘴這一招使得整個攤位洋溢著一種既神秘又快活的氣氛,大伙也同樣壓低聲音問道:“大嘴,人家行賄受賄向來都是天知地知,連神都不知鬼都不覺,你又是怎么知道的?難道你是人家肚子內的蛔蟲不成?”

  王大嘴淡淡一笑,說:“還是通過晨跑發現的唄。那胖子啊最近身邊陪跑的人換了,全換成生意場上的大老板了,再想到最近咱這里要建兩座大橋、鋪三條大路,所以我斷定那些老板是跟胖子套近乎來了,他們這類人套近乎還能少得了這個嗎?”王大嘴說著手指捻了捻,做了個數錢的動作。

  大伙笑起來,笑聲中有些無奈和憤怒,躲在暗處的劉光明驚得腿都軟了,這王大嘴太厲害了,他說得一點都不差!

  可是,他猜到了又能奈我何?只不過是一幫窮鬼過過嘴癮罷了。

  當劉光明再一次聽王大嘴爆自個兒的料時已過了相當長一段時間,這段時間劉光明日子過得有點心神不寧的,也不知問題出在哪兒,且聽聽那王大嘴怎么扯乎。

  那晚在眾食客齊聲高呼“來一個”后,王大嘴像個大明星一樣一本正經地搖搖手,說:“謝謝、謝謝,說來一個咱就來一個,今晚我要說的還是那胖局長,這位問了,為什么光說他?因為他晨跑打咱地盤過,我不說他說哪個?這回啊我敢斷定,他要出事了,而且一出就是大事!”

  大伙兒故意不屑地歪歪嘴,說:“又來了,你又有什么證據?”

  王大嘴一揚眉毛,說:“還是因為晨跑,這段時間我發現那胖子晨跑時,除了身邊那些老板圍著,身后還總有人跟著……”

  有人說:“人家是局長,前呼后擁不是很正常嘛。”

  王大嘴一臉嚴肅地搖搖頭,說:“可這回身后跟的人與以往不同,一是跟的人固定是兩個,二是兩人遠遠地跟著,好像生怕胖子知道似的。所以啊,我斷定是上級瞄上胖子了,想看看都是誰跟他親近哩。呸,活該!”

  劉光明聽完大吃一驚,難怪最近疑神疑鬼的,原來是這么回事,得迅速轉移財產!

  劉光明立即回頭,誰知到家剛開了門,身后就跟進兩個人,來者一臉嚴峻地說:“我們是紀委的……”

  第二天晚上餛飩攤子上王大嘴和食客們聊的是什么,劉光明是無法知道了,實際上還是關于晨跑的,王大嘴和食客們齊聲說:“胖子再想打咱這兒晨跑,難了!”并且街頭巷尾還流傳開一條歇后語:劉胖子晨跑,泄漏天機。

Tags: 晨跑 天機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807.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