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百年奇賭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這事還得從一百年前說起。

  一天傍晚,金薔薇典當行老板老杜爾正在盤點賬目,典當行里來了兩個人。這兩個人老杜爾都認識,一個叫馬拉,是一家手工懷表店的老板;另一個叫蓬皮,是銀行職員。

  兩個人告訴老杜爾,他們要來典當一塊懷表。老杜爾看了看蓬皮遞過來的表,問:“請問二位先生,這塊表你們打算當多久?”

  馬拉搶先說:“一百年。”

  “一百年?”老杜爾以為自己聽錯了,他看著馬拉問,“你是說一百年?”

  “沒錯。”馬拉點點頭,看了看身邊的蓬皮。

  蓬皮瞪了一眼馬拉說:“我倒是要看看,究竟是你錯了還是我錯了!”

  老杜爾發覺氣氛不對,忙問:“不好意思,我想冒昧請教二位,為什么要來金薔薇當這塊懷表,并且期限是百年之久?”

  蓬皮嘆了口氣,對老杜爾講述了事情的原委。

  這天早上,蓬皮發現自己的懷表壞了,想到下午要去見一個重要客戶,于是在上班的路上,拐進馬拉的懷表店買了一塊新懷表。不料下午按照約定時間去見客戶時,對方很不高興地指責他不守時,晚了五分鐘。蓬皮當即跟另外兩個同事的懷表對了時間,結果發現,確實是自己的懷表慢了五分鐘。

  于是,下班后,蓬皮找到馬拉,要求他給自己換一塊懷表。不承想,馬拉一聽說自己的懷表慢了五分鐘,頭就搖得像撥浪鼓一樣,口中連連說:“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我的手藝是家傳的,一直是同行難以企及的。你對這塊表不滿意,我可以給你換,但我決不允許你誣蔑我的懷表不準!”

  蓬皮見馬拉矢口否認,并且態度如此強硬,肺都氣炸了,當場就跟馬拉吵了起來。最后,馬拉提出,不如兩人打個賭。他讓蓬皮在自己的店里隨便挑一塊懷表,然后找個中立的第三方代為保管,看過段時間后,懷表的時間還準不準。就這樣,他們來到了金薔薇典當行……

  聽完蓬皮的講述,老杜爾笑了:“呵呵,看來當一百年不過是在賭氣啊!一百年,時間長得不敢想象,我覺得你們可以重新考慮一下。”說完,他瞅了瞅馬拉。

  馬拉用篤定的語氣說:“有什么好猶豫的?就是一百年!”

  老杜爾見蓬皮也沒有異議,又問:“那么,二位想從我這里當出多少錢?”

  馬拉一聽,連連擺手說:“我們不是要把懷表作抵押換錢,我們只是請貴行代為保管,并作見證。”明白了這一切,老杜爾興致盎然地答應了兩人的請求……

  現在,整整一百年過去了。金薔薇典當行早已是典當業的老字號,它陳舊黯淡的店面與周圍光鮮時尚的門面格格不入。

  這天,金薔薇典當行老板杜爾早早來到店里,他在柜臺后坐下,眼睛盯著門外。此時正值上班高峰,門外人來人往,川流不息,杜爾一邊看,一邊不時扭頭看墻上的掛鐘,像是在等什么人。

  到了九點,從門口一前一后進來兩個男人,一個年近五旬,另一個看上去三十來歲。兩個人的衣著都很講究,尤其是年輕人,更顯得穩重得體,氣度不凡。

  兩人跟杜爾分別握了手后,先后遞上了自己的名片,杜爾看了,連聲說道:“你們終于來了!”

  來人正是馬拉和蓬皮的后代,他們遵照祖訓按時來到金薔薇典當行,要替祖輩們了卻當年的心愿。年近五旬的中年人是馬拉的后人,他是一家繼承祖傳手藝的手工懷表店的老板;三十來歲的男子則是蓬皮的后人,他現在已經是一個跨國金融集團的總裁。

  不知什么時候,一群扛著攝像機、拿著話筒的媒體記者也擁進店里,他們將手里的家伙齊刷刷對著杜爾和那兩個男人。其中一位金發碧眼的女記者對著鏡頭激動地說道:“各位觀眾,再過片刻,激動人心的時刻就要到了!百年前的那次打賭結果馬上就要揭曉……”

  在眾人期待的目光中,杜爾從保險柜里取出懷表,伴隨著“咔噠”一聲脆響,表殼彈起,人們驚異地發現,懷表的指針跟典當行墻壁上懸掛的時鐘分秒不差!

  當年馬拉和蓬皮下的賭注是,輸的一方要在媒體上發表聲明道歉。金融大鱷小蓬皮不僅在各大媒體聲明道歉,而且決定第二天和小馬拉簽訂合同,以后小馬拉制作的所有手工懷表他都會買走,當作獎品發給集團里那些守時敬業的員工。

  次日,小馬拉在合同上簽完字后,便來到金薔薇典當行,他想對杜爾表達謝意。剛走進店門,杜爾就興奮地說:“我正準備聯系你,你就來了!”說完,他把一張紙遞給小馬拉。小馬拉接過來打開一看,那是一張泛黃的信紙,上面寫著這場百年之賭的真相。

  馬拉家族的后代:

  當你打開這封信的時候,我已身在天國很久很久了。我想通過這封信告訴你一個秘密,當年那個打賭完全是我精心設計的一個局。你知道,手工懷表制作是我們家族的驕傲,可我害怕有朝一日它會失傳。我把我的擔憂對老友金薔薇典當行的老板老杜爾講了,他告訴我,他也一樣擔心他的行當。我想了好幾天,終于想到了這個百年之賭的點子。老杜爾那老家伙也精得很,他提議讓我把懷表當在他那兒,這樣,百年之后,金薔薇也會聲名遠播。當然,他也出了不少力,蓬皮就是他暗中替我物色的人選,他說這人有才干,他的后代一定會飛黃騰達。在此,我得對蓬皮說聲抱歉,讓他稀里糊涂地充當了我們的工具。好了,就這些,我會在天國保佑你的!

  最后的落款人正是馬拉。

  杜爾告訴小馬拉,這封信也是小馬拉的祖上請他的曾祖父代為保管的。他的曾祖父吩咐要一代一代地好好珍藏,任何人都不能打開,直到打賭結果出來……

Tags: 百年 奇賭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806.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