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異性兄弟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無端遭搶

  民國年間,軍閥混戰,山海關附近有個小鎮叫牛頭嶺,有火車通往關外,算是咽喉要道,因此,鎮上駐扎著直系的軍隊。

  鎮上有個燒餅鋪,主人叫韓大富,是個四十多歲的單身漢。名字雖叫“大富”,可實際上他連小富都談不上,在那個民不聊生的年代里,充其量勉強解決了溫飽問題。

  這天傍晚,韓大富剛要入睡,響起了敲門聲,外面人說,想預訂兩百個燒餅,先來交訂金。韓大富一聽生意上門,趕緊穿鞋下地去開門。哪承想門一開,“呼啦”從外面闖進來三個蒙面漢子,人人手里握著一把黑亮的駁殼槍。韓大富還算鎮定,知道是遇到歹人了,趕緊作揖求饒:“幾位好漢,我就是個賣燒餅的,你們搶錯人啦!”

  沒想到其中一個漢子甕聲甕氣地說:“跟你明說吧,你得罪人了,限你明日太陽落山之前離開此地,否則要你的小命。”說罷,另兩人在屋里倒騰起來,其中一人竟輕車熟路地從炕邊摳下兩塊磚來,手伸進去拿出個罐子,用力一晃,里面“嘩啦嘩啦”直響。韓大富頭上頓時冒出汗珠子來,那里面是他攢了十多年的血汗錢,本打算過幾年回老家買地蓋房,可現在……韓大富想沖過去,無奈黑洞洞的槍口對著他的頭,他只好眼睜睜地看著。等三個歹人走了,韓大富忍不住抱頭痛哭。

  韓家遭了劫難,第二天左鄰右舍都知道了。大伙兒不明白的是,韓大富老實忠厚,怎會有仇家?韓大富想破腦袋,也沒想起自己得罪過什么人。

  眼看太陽快落山了,韓大富想起那三個歹人的威脅之言,只得含淚把行李扛在肩上,踏上了回鄉的路。韓大富的老家離這三十多里地,叫三岔口,那里有他的親二哥。看來,只有投奔二哥這條路了。

  走著走著,韓大富忽然覺得這事很是蹊蹺,三個歹人怎么會知道自己藏錢的地方?怎么一下子就能找見?驀地,他想起一個人來。誰?是韓大富去年春天救的一個小伙,自己是他的救命恩人,兩人還拜了把子……

  救人一命

  這事說來話長,去年春天的一個下午,韓大富正沿街吆喝:“又香又酥的芝麻燒餅,好吃不貴……”當他走到一戶富貴人家門口時,恰巧遇見幾個仆人拖拽著一個小伙出來。仆人把小伙綁在門外一棵大柳樹上,不停地抽打他。接著,院門里出來一個財主,手拿文明棍,指著小伙叫罵道:“小賊想在我這里找便宜,看我不扒了你的皮!”很快,四周聚攏了一群看熱鬧的人。小伙哭叫道:“我不是賊呀……”從哭訴聲中,圍觀的人聽明白了,這個小伙頭一次來牛頭嶺,誤入了盛家大院。

  小伙很可憐,但沒人敢替他說情。盛財主是鎮上首富,有個兒子是直系軍隊里的團長,掌握著這一方的生殺大權,無人敢惹。

  眼看小伙頭上淌出血來,再打下去要出人命,韓大富急急地跑到盛老爺面前,“撲通”往地上一跪,急切地說:“大老爺,您開開恩,饒了我外甥……”盛老爺扭頭一瞧,說:“老憨,是你呀,這是你外甥?”

  老憨是韓大富的綽號,本地話“傻子”的意思。韓大富點頭說:“回老爺,真是我外甥,鄉下人不懂事,大老爺饒他一條狗命吧!”

  盛老爺一臉狐疑:“老憨,這小子手上有老繭,肩上有扛過槍的印跡,可能當過兵,你還敢替他擔保?”韓大富趕緊說:“回老爺,我外甥確實當過兵,怕死才逃回來的,求老爺開恩放過他吧!”

  盛老爺聽罷點點頭,說:“好,你是個老實人,我信你一次。本來,我想這人不是山賊就是奉軍的探子,寧可錯殺一千,不可放走一人。既然現在說是你老憨的外甥,老爺我就饒了他。”說罷,他一揮手,叫人給小伙松了綁。韓大富道謝后趕緊過去把那小伙攙扶起來,弄回家去。

  其實,韓大富根本不認識這個小伙,他見小伙可憐,就冒認了他,要不,咋說他憨呢!

  小伙在韓家養了三個多月傷,總算把傷養好了,但那條斷腿沒接好,落下了病根,走路有點瘸。小伙告訴韓大富,自己叫鐵柱,是黑龍江人,一直在外闖蕩。這次聽說鎮上有一種會吐白煙的鐵頭車,可以在兩根鐵條上跑,他就趁沒活干來鎮上看西洋景,后來誤入那位大老爺家,差點惹來殺身之禍。

  鐵柱跟著韓大富學做燒餅,他機靈勤快,天天起早貪黑,從不偷懶。日子一長,兩人拜了把子,韓大富年長,自然是大哥。

  就這樣,鐵柱在韓大富家住了半年。臨走那天,鐵柱雙眼含淚,雙手抱拳,說:“大哥,青山不改,綠水長流,我不會忘記你……”

  用心良苦

  此時此刻,韓大富為何想起鐵柱?因為當夜搶自己的那三個歹人之中,有個人的身形、步態和鐵柱很像,而且藏錢的地方除了自己,只有這個和自己有八拜之交的異姓兄弟知道。唉,自己真是瞎了眼,救了一個恩將仇報的**!他想不明白,如果真是鐵柱領人搶了自己,干嗎還要把自己從鎮上攆走?韓大富越想越傷心,再加上餓了一天,等他剛敲開二哥的家門,就覺得天旋地轉,眼前一黑,一頭栽倒在地。

  韓大富在二哥家的火炕上躺了三天三夜,總算清醒過來。他把這事跟二哥講了一遍,沒想到二哥卻說:“老三,你不知道呀,你其實是死里逃生啊!”

  韓大富一聽,蒙了。接著,從二哥的訴說中,韓大富才知道,自己回到老家當晚,直系軍隊和奉系軍隊在牛頭嶺爆發了一場大戰,那仗慘烈極了,雙方開槍打炮,老百姓也跟著遭了殃,死的死,傷的傷。

  這天下午,韓大富扛著鋤頭剛從二哥家往地里走,村南面忽然跑來一匹快馬,馬上有一個穿軍裝、背包裹的漢子。

  那漢子騎著馬直奔而來,到了近前,漢子翻身下馬,見了韓大富就叫“大哥”。韓大富上下打量面前這穿軍裝的漢子,覺得很面生。那漢子從背上解下包裹,雙手捧到韓大富面前,說道:“大哥,這是你的東西,現在完璧歸趙了。”

  韓大富更詫異了,遲疑著接過來,說:“這位軍爺,你是認錯人了吧?”那漢子卻說:“沒錯,我認得大哥,你打開看看吧!”

  韓大富解開包裹一看,竟是自己藏錢的罐子,打開罐子,錢全在,他吃驚地問:“這、這是——”

  漢子讓韓大富別著急,聽他慢慢說。漢子叫趙龍,和鐵柱同是奉軍的探子。前幾日,正是鐵柱領著趙龍劫了韓大富,為的是逼走大哥,因為奉軍的先頭部隊要攻打牛頭嶺了。鐵柱知道這是場惡仗,為了讓大哥逃難,又不能泄露軍情,才出此下策。趙龍還說,鐵柱那次冒險去盛老爺家,其實是想偷取直系部隊的布防圖!

  韓大富忙問:“鐵柱兄弟呢?”

  趙龍低下了頭,半晌,才說:“鐵柱他……陣亡了。開戰前,我們幾個把兄弟發誓,無論誰活下來,都要把‘錢罐子’還給韓大哥,鐵柱說過,你老家是這三岔口的,我等戰事稍平就找來了!”

  韓大富一聽,哭了。

  趙龍翻身上馬,說了句“大哥保重”,就疾馳而去。

  后來,韓大富用這筆錢買了幾畝地,蓋了三間房,又娶了一位從關里逃難出來的女子。轉年,這女子給韓大富生了一兒一女。趙龍再也沒來過三岔口,也不知是死是活。

  時不時,韓大富會跟孩子們提起那段往事,他總是叮囑道:“為人處世,都要把善心好意放在前頭。比如我,若是沒有那拜把子兄弟,可能早死在戰亂之中了……”

Tags: 異性 兄弟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805.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