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你有發財的命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有個叫孫五毛的小商販,十四歲就輟學開始做小買賣,他養過豬羊開過屠場,賣過茄子販過香腸,挖過人參搞過食堂,炒過股票辦過煤礦……凡是賺錢的門路,他都鉆研過,可不知是時運不濟,還是陰差陽錯,孫五毛賣啥啥跌價,做啥啥不順,眼見自己都四十多歲了,依舊過著餓不死撐不著的窮日子,眼瞅著如今的大款們開轎車、住別墅,一擲千金、紙醉金迷,孫五毛郁悶極了:自己這么努力,怎么老天爺就不讓自己發財呢?

  這年冬天,孫五毛囤積了一批暖棚西瓜,準備趁年關前水果走俏,大賺一筆,沒想到一場鋪天蓋地的大雪下來,把一倉庫西瓜凍成了冰坨子,孫五毛欲哭無淚,只得開著貨車,以賠血本的價錢把西瓜賣給了幾個鄉下銷售點。

  那天,大雪下了一整天,孫五毛送完了貨就往回趕。由于積雪路滑,天又黑了,車子開不快,走到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地方,車子突然老牛般“轟轟”了幾聲,便趴窩不動了。

  孫五毛下車鼓搗了半天,車子仍然不動,孫五毛凍得渾身哆嗦,只得丟下車子,深一腳淺一腳地往前走去。誰料越走風雪越大,雪花打得人眼睛都睜不開,孫五毛急了,突然瞅見路旁有座不知哪個年月修建的破廟,他就一頭扎了進去。

  破廟雖爛,卻也能擋風寒。孫五毛生了堆火,烤得渾身熱乎乎的,往神案下面一鉆,便睡了過去。

  蒙中,孫五毛好像聽到耳邊有人說話,他瞇縫著眼,悄悄掀開神幔一角,竟然發現有兩個衣著怪異的老頭在自己生的火堆邊烤火。一個老頭玉面短須,笑容可掬,穿著一身大紅色的官袍;另一個面如重棗,長髯飄飄,身著綠袍,倚著青龍偃月刀。

  孫五毛張大了嘴,這兩人怎么有些面熟呢?想了半天,他一拍腦袋,看他們的打扮,不是廟里供奉的文武財神嗎?

  孫五毛揉了揉眼睛,再細瞧,沒錯,他曾多次到財神廟燒香,財神爺的模樣絕不會記錯,那穿紅袍的是文財神趙公明,穿綠袍的是武財神關云長。天哪!孫五毛驚得渾身發抖,自己難道是在做夢?他狠狠咬了自己一口,疼得齜牙咧嘴,再瞧外面,兩個老頭仍在烤火攀談。

  只聽趙公明說:“如今的人呀,整天忙忙碌碌,追名逐利,貪金抓銀,可到頭來一切成敗榮辱,不過都是過眼煙云而已。”

  關云長點頭:“不錯,咱倆掌管著天下人的財運,反正現在沒事,不如拿出‘金銀錄’,瞧瞧世人的財運。”

  趙公明聽罷,從懷里掏出一本冊子,打開后慢慢念起來。孫五毛悄悄鉆出神案,躲在柱子后面,豎起耳朵,屏住呼吸,仔細聽著,只聽財神爺一個個地念著,某某人,什么地方人氏,這輩子財運如何如何……突然,孫五毛聽到財神爺念到了自己的名字,心不禁狂跳起來,只聽財神爺念道:“孫五毛,小商人,奔波勞碌之命,財運二分。”

  孫五毛一聽,差點暈過去。剛才財神爺念別人的名字,財運多則七八分,少也有三四分,自己才二分,還不如隔壁修鞋的劉糊涂呢。

  趙公明念完,旁邊的關云長沉吟半晌,說:“這孫五毛真不走運啊!今晚天寒地凍,我們還多虧了孫五毛生的這堆火取暖,我看,不如把這孫五毛的財運改一下,改為財運五分,讓他將來也能當個有錢的老板,也算報答他生這堆火的恩情了。”說完,他拿起仙筆,在孫五毛的名字下寫了幾個字。

  趙公明笑道:“好了,這下孫五毛注定有發財的命了。”

  兩人改完,收了冊子,飄然而去。

  孫五毛望著兩人遠去,心中又驚又喜:沒想到自己無意生的一堆火,竟然感動了財神爺。

  回家后,孫五毛一門心思做起了發財夢,既然連神仙都說自己能發財,自己這輩子能不發嗎?可是不知什么原因,過了幾年,孫五毛的狀況仍舊半死不活,賺的錢只夠全家喝稀飯的。孫五毛急得整夜睡不好覺:自己的財運啥時候能來呀?

  這天,一個生意上的朋友找到孫五毛,說有一批過期食品想托他處理,孫五毛正在猶豫,突然想到,莫非這就是自己發財的轉機?既然自己注定會發財,那就絕對不會出事,有了這個信念墊底,孫五毛的膽子頓時大了,他決定做這筆生意,便約了那個朋友喝酒。

  沒想到,孫五毛在酒場上喝多了,很快醉得不省人事。等他醒來時,只聽全家人哭成了一團,再一看,自己的身體直挺挺地躺在靈柩里。

  “我怎么了?難道我死了?”孫五毛大叫起來,可家人仿佛根本感覺不到他的存在,只見他的妻子攙扶著老娘,老娘哭成了淚人:“兒啊,你酒精中毒走了,留下我們可怎么辦啊?”孫五毛的兒子則紅著眼,打電話讓殯儀館來拉遺體。不久,殯儀館的車子來了,把孫五毛的遺體拉進了火葬場。

  孫五毛傻眼了,他大喊大叫:“我沒死,我沒死!神仙說過我能當大老板,有發財的命,我怎么可能死啊?”

  可喊叫也無用了,孫五毛眼見自己七尺長的身軀,不一會兒就變成了一捧骨灰,孫五毛呆了,嘴里只是喃喃自語:“神仙也騙人,神仙是騙子……”

  就在這時,殯儀館外突然人聲喧嘩,哭聲震天,只見一大批人涌進來,抱著孫五毛的骨灰盒就大哭。這些人女的披金掛銀,男的西裝革履,一看就是些有錢有身份的人,只聽這個哭喊:“孫總,你走得太急了!”那個號啕:“孫老板,你帶我一起走吧!”

  孫五毛一頭霧水,這些人他一個都不認識啊!這些人鬧了足足有五分鐘,就見一個全身穿黑的人匆匆走進來,大叫:“你們哭錯了,那個骨灰盒不是我爸爸的,是重名了。”

  剛才還在號啕大哭的那些人一聽,先是一愣,隨即厭惡地丟開孫五毛的骨灰盒,嘴里嘟囔:“搞什么嘛,浪費感情。”這時,全身穿黑的那人另拿了一個鑲金嵌玉的骨灰盒出來,上面的名字果真也是“孫五毛”,那些人一見,立即撲了上去,抱著骨灰盒再次號啕起來。

  孫五毛見此,哭笑不得,正在這時,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孫五毛回頭一看,竟然是文財神趙公明!孫五毛大怒,扯著財神爺說:“你不是說我這輩子有發財當大老板的命嗎?我還沒發財,為啥就死了?”

  趙公明笑了:“我可沒騙你啊,你剛才不是當了一把有錢人嗎?那些哭喪的人叫你孫總、孫老板,你可都聽見了。”

  孫五毛大怒:“那是他們哭錯了,跟我有什么關系?”

  趙公明指著冊子說:“你本來財運只有二分,我們給你改成了五分。剛才我讓那個孫老板的兒子遲到了五分鐘,你享受了五分鐘的老板待遇,不正是‘財運五分’嗎?”

  “財運五分”,就是有“五分鐘”的財運啊?孫五毛的鼻子差點氣歪了,財神爺卻意味深長地說:“小子,老板不是好當的,錢也不是好賺的,人生更是難琢磨啊!”說著,只見兩個小鬼跑來,拉起孫五毛就走,孫五毛掙扎著想跑,卻怎么都跑不了。正在糾纏之際,忽聽耳邊有個熟悉的聲音喊道:“大夫,快來呀,人醒過來了。”

  孫五毛睜開眼,發現周圍一片潔白,自己正躺在醫院的病床上,旁邊是眼圈發紅的妻子。原來,那晚他睡在破廟里,夜里被凍僵了,幸好被過路人發現救起,他已經昏迷一個星期了。

  原來是個噩夢!孫五毛悵然若失,卻又慶幸無比。康復后,孫五毛仍舊做小生意,買賣還是三分好七分壞,可是他覺得自己心態好多了。

  那年春天,孫五毛再次路過那里,他心里一動,就停下車子,走了下來。由于修路,小廟已被拆毀,廢墟邊只有一塊殘碑斜歪地豎立著。孫五毛拂去碑上的塵土,上面赫然有副古聯:身后有余忘縮手,眼前無路想回頭。

Tags: 發財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798.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