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滑梯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佐野洋,日本推理小說作家,被譽為日本推理文壇的“懸念大師”。本文改編自他的小說。

  櫪館和未樹子是一對戀人。這天,櫪館上門拜訪未來的岳父岳母,請求他們答應自己和未樹子的婚事。

  未樹子的父親中村態度有些冷漠,他看了看櫪館帶來的家庭狀況履歷表,說:“令尊是兩年前去世的,目前你和令堂生活在一起。你是長子,下面有一個弟弟,那你有沒有姐妹呢?”

  櫪館一聽,臉色微變說:“是的,原來我有一個妹妹……可是她在年幼時就死了。”

  中村若有所思地問道:“是因病而亡的嗎?”

  “不……”櫪館突然有些局促不安起來,他點了根煙,抽了一口后說道,“我妹妹……她死于意外事故……”

  中村神色凝重地點頭說:“我可以問問,她是怎么死的嗎?”

  櫪館猶豫片刻,突然望向未樹子說:“未樹子小姐,還記得我第一次來你家的情景嗎?當時,你曾經把你的相簿給我看。”未樹子有點莫名其妙地點點頭,可櫪館接下來說的話更是讓她大吃一驚。櫪館說那些相片中未樹子小時候的模樣,和他的妹妹十分相像。

  未樹子聽了,忍不住問道:“這件事你以前為什么沒有告訴我呢?”

  櫪館喃喃說道:“我覺得我們倆之所以會在一起,是死去的妹妹在冥冥之中的安排,而且我認為這樣對我母親最好,妹妹是她唯一的女兒,而未樹子小姐長得很像我妹妹,等我們結了婚,就能減輕我母親的傷痛……”

  未樹子不禁有點悲哀:“所以,你要我做**妹的替身?”

  櫪館嘆了口氣說:“或許你會有所不滿,但這是我的真心話。因為……這個妹妹是被我殺害的!”

  “什么?!”未樹子不覺驚叫起來。

  接下來,櫪館說出了事情的經過。在他上小學時,一次無意中聽到鄰居說,幾年前是他把妹妹從滑梯上推下去致死的。回家后,他立刻向母親詢問,母親卻含糊其詞。后來,父親告訴他,他們家的院子里原本有一座滑梯,有一回,他和妹妹一起玩耍時,把妹妹給推下去了,妹妹折斷頭骨,當場就斃命了。當時妹妹才剛過兩歲,而他也只有三歲零十個月。

  等櫪館說完這些,氣氛更加凝重了。中村突然問道:“櫪館先生,你是在F市出生的,對嗎?那你后來在F市住到什么時候呢?”

  櫪館說直到他小學畢業為止。后來他父親換了工作,不當警官了,他們就搬家了。

  “爸!”未樹子突然想起了什么,問道,“您在結婚前剛當上新聞記者的時候,不就在F市的分公司待過一段時間嗎?當時,你聽到過有關櫪館先生的這件事嗎?”

  奇怪的是,中村并沒有回答女兒的問題,他對著櫪館追問道:“你把妹妹從滑梯上推下去的情形,你還記得嗎?”櫪館搖搖頭說他沒什么印象。

  “那你記得出殯的情形嗎?”中村繼續問道。

  櫪館點點頭說:“這我倒有一點印象,家里好像來了許多客人……”

  中村皺起眉,質疑道:“這不是很奇怪嗎?事件的發生和出殯時間只隔了兩三天而已,你怎么會完全不記得事件的發生呢?如果**妹確實是被你推下去的,你多少會有些記憶的片段才對。就算推的那一剎那的情形記不得,**妹倒在地上的情形總該會有點印象吧?”

  聽中村分析得如此頭頭是道,櫪館忍不住連連點頭,突然他滿臉詫異地驚呼道:“您的意思是說,我妹妹說不定不是被我害死的,對嗎?”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中村猶豫片刻,這才告訴櫪館和未樹子,其實,早在他在F市剛當上新聞記者的時候,就認識櫪館的父親。當時,櫪館的父親是F市警察局的警部。櫪館說的這個事件,他當時就知道,不過,當時的報紙并沒有把這個事件登出來,這是因為櫪館父親拜托各報記者的緣故。

  最終,櫪館的這次上門在有些尷尬而神秘的氣氛中結束了。

  過了兩天,櫪館突然找到未樹子說,他有非常重要的事要親自和她父親談談。

  未樹子打電話征得父親的同意后,把櫪館帶到了父親所在的報社。進了會客室,櫪館一見到中村,就迫不及待地說:“那天回家后,我左思右想,總覺得您的質疑好像有弦外之音,我也認為自己當時雖然還小,可這么大的事不可能一點印象也沒有,因此,我就向母親央求告訴我實情……”

  中村點點頭問:“那么結果呢?”

  “結果……”櫪館有些激動地說道,“我母親說出來的話實在太令我震撼了。她說,害死我妹妹的其實不是我,而是我的父親!”

  一旁的未樹子忍不住驚叫出聲,而中村卻只是輕輕地點了點頭。

  櫪館接著告訴中村,他母親說事件是在一個星期天發生的。當時,父親正在院子里陪著他們兄妹玩滑梯。輪到妹妹要滑的時候,父親推了一下她的背。不巧的是,妹妹大概還沒有坐穩,而父親推的手勢可能也有點不對,妹妹就往前滾落下去,不幸把頸骨扭斷了。

  說到這里,櫪館突然問中村:“事件發生后,我父親向警察局報告說是我把妹妹推下去的,對嗎?”

  中村點了點頭說,當時櫪館的父親確實是這么和記者們說的,并懇求記者們為了孩子的將來,不要把這個事件報道出去,記者們也都同意了。

  這時,未樹子忍不住問道:“父母替孩子頂罪,這是常有的事,可這個事件卻剛好相反,這一點實在叫我無法理解。你父母為什么不告訴警察真相呢?”

  櫪館解釋說,如果他父親當時說出真相,即便是過失,根據當時的制度,必須被迫辭職,萬一一時找不到新的工作,就沒辦法維持一家人的生計。而他當時只有三歲零十個月,當然不必承擔刑事責任。

  頓了頓,櫪館又轉向中村問道:“可我還是很困惑,在我年幼無知的時候,父母把責任轉嫁到我的頭上;到我快要結婚的時候,母親又把一切罪責推到死去的父親身上。伯父,您當時采訪過這起事件,真相到底如何,能不能告訴我呢?”

  “這……”中村沉思片刻后說,“我雖然采訪過這起事件,但我既沒有看到現場,也沒有訪問過所有的有關人士,所以,我也不能肯定地說什么。既然令堂這么說,你就相信她的話吧。”

  未樹子聽到這里,忍不住質問櫪館:“你上次不是說過嗎?你如果娶到一個很像**妹的女性,你母親會格外高興。現在,你母親告訴你,害死**妹的并不是你,既然真相大白,你還有贖罪的必要嗎?這就是你準備和我結婚的理由?”

  “不!”櫪館連忙否定道,“這不是唯一的理由!”

  未樹子更加生氣了:“我看你很有必要重新考慮一下我們的關系,若就此結束,我也不反對,再見!”說完,她就沖出了會客室。

  當天晚上,未樹子來到了父親中村的書房。中村滿懷愛意地看著女兒說:“孩子,白天你那樣沖出去,難道不后悔嗎?”

  未樹子氣呼呼地說:“我才不后悔哩。他這不是在耍我嘛!他說有重要的事情要和您談,我還以為是要談結婚的事,結果還是在講他那件事,這不氣死人嗎?可是……”未樹子突然想到了什么,問道,“爸,我倒是想問您,櫪館所講的那件事,您知道的恐怕不只您所說的那些吧?”

  中村愣了一下,問道:“你為什么會這樣說呢?”

  未樹子振振有詞地說:“那天櫪館帶來的履歷表上并沒有提到他有妹妹,而您卻主動問起,并就此事對他提出了一系列的質疑。結果,竟引出了他母親對此事的更正。這樣一來,我怎么能不懷疑您原本就知道這件事的真相呢?”

  中村環抱起雙臂,沉思良久,才開口說道:“看樣子,我好像非說不可了。說起櫪館先生的母親,她是一位很美麗的女人,你知道嗎?”

  “是的,我聽櫪館說過,他母親年輕的時候,是一位大美人……”此時,未樹子的心里突然忐忑不安起來,她有一種強烈的預感,她將聽到的真相會非常令人震驚。

  中村緩緩說了起來:當時他剛到F市參加工作,在前往櫪館父親的公館采訪時,認識了櫪館的母親,兩人暗生情愫。沒多久,櫪館的母親告訴他,自己懷孕了,并且很有可能是他的孩子。他當時很害怕,很快就申請調到外地去了。過了幾年,櫪館的母親寫信告訴他,他們的女兒由于橫禍而夭折了。于是,他打電話問了F市分公司的朋友,得到的回答是:這個小女孩是被她哥哥從滑梯上推下去的,由于不想傷及小孩的前途,所以大家說好不發消息。

  “當時,我就有一個念頭……”中村一字一句道,“莫非她的丈夫發現這個女孩長得很像我,于是他自己動手解決,然后把責任轉嫁到自己的兒子身上……”

  未樹子驚訝得張大了嘴巴:“這么看來,櫪館今天所說的話不就為您證實了這一點?”

  中村點點頭說:“我要是沒有改姓,櫪館先生的母親或許早已察覺到,你是我的女兒了。”

Tags: 滑梯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796.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