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不嫁直男癌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家有剩女,是方杰最大的一塊心病。這不,幾十年不見的初中同學聚會,這事兒又端上了臺面。巧的是初中閨蜜楊萍有個剩男兒子,倆孩子居然條件接近,當媽的當即就給拍了板,先見一面再說。

  周末的晚上,茶樓雅座包廂里,剩女于曼、剩男覃勇準點兒來到,兩人一對眼,都覺得心里一動。兩位媽媽也是心下暗喜,還真是蠻般配的一對!寒暄幾句后,媽媽們趕緊撤離去跳廣場舞,覃勇和于曼有了相貌上的舒服感墊底兒,又有上輩兒的關系,自然也沒什么拘束。

  覃勇看看裝束干練舉止灑脫的于曼,開口就說了一句:“晨江晚報首席記者于曼,早聞大名。我很喜歡你采寫的野生動物保護的新聞稿,聽說你為此還專門去白頭山盜獵集團臥底,佩服。”

  于曼笑吟吟點點頭,心里暗暗得意。可覃勇接下來的一句話就讓她眉頭一皺:“可這活是男人干的,你一個女孩子家,用得著這么拼嗎?聽說你還讀了兩個碩士,讀那么多書干嗎?”

  于曼隱藏起了高級記者特有的鋒銳眼神,嘴角一抿,溫柔地說:“讀書是跟同學的風,現在也追悔莫及呢。”

  覃勇一副了然的神情:“就是,讀到博士也還是要嫁人生小孩的,有那么多精力應該多學學廚藝、兒童教育,多實用!”

  于曼心里一沉:這是一個直男癌晚期患者,無藥可救!這一句話就把一見面那點感覺破壞得差不多了,可她臉上卻還是笑瞇瞇的:“說的是。我正準備去學點家政、插花什么的,再讀讀啥《女誡》、《女馴》,將來也好做個三從四德的賢妻良母。”

  覃勇愣了一下,咂摸出點不對味兒來,兩人話不投機,草草收場,告別的時候連句再見都沒說。

  剛一分開,于曼就迫不及待的把相親經過發到了微信群,聲稱遇到了一個典型的IT業直男癌患者,奇葩一枚。姐妹們紛紛跟帖索要患者照片,并一再囑咐她,奇葩千載難逢,錯過了豈不可惜,好歹也感受一番再掛掉!

  于曼哭笑不得,不過想想以往自己也是這樣調侃人家的,也就釋然。剛一回到宿舍,方杰電話就跟過來了,連珠炮似的先發表一通感想,什么高大威猛啊,IT收入高啊,有房有車啊,一副釣到金龜婿的熱衷模樣。聽女兒一聲不吭,這才小心翼翼問她談得怎么樣,合不合得來。

  于曼不忍心掃了她的興致,就應付著說還行,處處看吧。方杰心花怒放,立刻就把這信息傳遞給了楊萍,感情一向挑剔的覃勇對于曼一見鐘情,讓兩位媽媽的熱度先到了沸點。于曼也就跟覃勇不涼不熱又見了兩次,越發鄙薄他不但大男子主義還自戀的本性,手機里冷清的微信群倒是變得空前火爆。

  三八婦女節的前一天,于曼正在整理稿件,覃勇來電話說讓她下樓,有禮物要送給她。于曼心里嘀咕著這冷淡的關系,不適合接人家的禮物吧,心里卻好奇他會相中什么禮物,一邊下了樓。

  一見到她,覃勇就塞給她一個包裝盒:“一套裙裝,我第一眼看見就覺得適合你。”

  于曼一邊道謝一邊忍不住說:“女人穿衣服是大事,很挑剔的,你就算要給我一個驚喜,也最好找我看一下,試試吧。哪怕在我手機發一張照片也行啊。”

  覃勇滿不在乎地說:“我相信我的眼光,這衣服相當于是給你量身打造的,你一定會喜歡。我還有事,先走了。”

  于曼打開包裝盒卻哈哈大笑起來,那衣服整個就是《鄉村愛情》里謝大腳和王云的混搭風格!她正在狂笑,手機卻進來一條微信:是不是很滿意?樂慘了吧?于曼強忍住笑回復:慘,慘不忍睹!

  當晚,于曼回家給媽媽過節,方杰見了女兒拿回家的衣服就是一愣:“我今天跟楊萍去健身房了,她身上就穿了一件這樣的,說是兒子送的節日禮物……”

  于曼差點樂哭了:“媽,你看,這就是你給我釣的金龜婿!這得多惡俗的品位才能干出這事兒啊!得,您要喜歡就拿去穿吧,只要您不怕被人誤以為是象牙山村民。我看您哪,這次是又白操了一回心。”

  方杰嚇了一跳,又開始不住口地夸覃勇的優點。大過節的不能讓媽媽不開心,于曼就沒吭聲。

  第二天晚上,于曼著了涼,發燒咳嗽起來,吃了藥打算早早上床發汗,卻接到了覃勇的電話,直通通地說:“于曼,我在金三湘吃飯,你趕快過來,我介紹個朋友給你認識!”

  于曼很生氣,卻還盡力壓抑著不滿:“國王陛下,臣妾四肢酸軟,渾身無力,可否告假?”

  覃勇聲音中透著命令:“別矯情了!趕緊過來!”

  于曼的火忽地竄了上來,再也不想演戲了,大聲說:“你是不是真以為自己是皇上了?自戀狂!直男癌!”說完狠狠掛斷電話,難受加上氣憤,眼淚都掉下來了,轉過頭立刻撥通了方杰的電話,氣惱地喊著:“媽!我就是一輩子不嫁,也不跟這自大狂的小子處了!我明天就跟他吹!您千萬別再勸我!”

  方杰聽出女兒氣壞了,連忙安撫:“有話好好說,又咋惹你了?我今天看見楊萍,還說你們處得挺熱乎……”

  “熱乎什么啊?您是不知道內情!她媽媽知道也不會告訴你的!覃勇,他就是一個直男癌患者!還是晚期的,無藥可救,直接宣判死刑!這不是坑我嗎?”

  喊完這句話,不等方杰反應過來,于曼就掛斷電話,想了想又關了機,蒙上頭生悶氣去了。

  方杰那邊可受不住了。直男癌!那是什么癌?她再撥打女兒的電話想問問清楚,那邊卻關了機。她坐在床上又難過又窩火,現在的癌也太多了,以前還只聽過肺癌胃癌直腸癌,這又冒出來個直男癌!楊萍啊楊萍,咱可是發小兒啊,你這兒子都癌癥晚期了,還來坑我閨女,這,是人沒有這么干的啊!不行,等天一亮,我非得找你去要個說法!

  這一晚方杰都沒睡好,好容易挨到天亮,直接就殺奔了楊萍家,見面不由分說就是一通數落。楊萍聽了也慌了手腳,眼淚都嚇出來了,急忙給兒子打電話,電話那邊的覃勇愣了半天,連聲說自己沒病,可他越是否認,楊萍越以為是兒子得了絕癥瞞著她,急得嚎啕大哭起來。一個小時后,覃勇氣喘吁吁跑上樓,哭笑不得地說:“媽,阿姨,我什么病都沒有,上個月單位體檢,完全正常!至于什么是直男癌,你們自己上網查去吧。昨晚的事兒的確是怪我太莽撞了,我一會就給于曼解釋。我得回單位了。”

  覃勇跑了,兩個媽媽一頭霧水,打開電腦一百度,敢情所謂的直男癌,是女人們給那些超級自戀又品位惡俗的大男子主義男人的一個新鮮命名。虛驚一場,看著楊萍哭紅的眼睛,方杰難堪得不行,趕緊告辭,買了蔬菜肉粥給于曼送去,一進屋,看見她正在接電話。

  電話是覃勇打來的,先是道歉,然后問候病情,最后解釋說:“昨晚我們一群朋友吃飯,中途有個哥們帶著一個白頭山野生動物保護站的朋友來了,那個人長期跟盜獵分子打交道,掌握不少第一手資料,他身上一定有很多你需要的故事。我看時候不早,怕很快散局,光顧著急叫你來也沒說清……不過你也沒吃虧,一句直男癌把我媽差點嚇出病,也真有你的!我就有那么惡劣嗎?”

  聽到這兒,于曼的氣雖然消了很多,可一時還是回不過勁兒:“你不是直男癌嗎?你看看咱們來往的這段時間,你哪些事不是全憑自己?從去哪吃飯,到我該梳什么發型,還不都是你說了算?不是直男癌晚期患者是什么?我真是覺得我們合不來,正好我又要去白頭山采風,我們還是先分開一段,冷靜冷靜再說吧。”

  覃勇沉默了片刻,同意了。方杰也不好再勸女兒,幫著于曼收拾起行李。

  于曼這一去就是十幾天,大山里沒信號,跟外界完全斷了聯系。她一直追蹤的盜獵集團盜殺黑熊這事的證據這一次完全被她掌握了,她立即回到省城舉報此事,又發了微博,博友們轉發迅猛,居然驚動了公安部,限期破案,盜獵集團分子很快被繩之以法,刑期最短的也被判了七年。

  于曼的名聲大噪,博客也一躍成為新浪名博,粉絲漲到了幾百萬,采寫的長篇通訊也獲了大獎。

  就在于曼已經把覃勇忘得差不多了的時候,這一天突然接到他的電話,第一句話就是急促地說:“于曼,你有麻煩了!趕緊跟報社請長假,避避風頭!”

  于曼聽這沒頭沒腦的話鬧不清是怎么回事,好在接下來,覃勇就說清了:原來于曼舉報盜獵集團這事影響太大,破壞了整個白頭山地區的珍稀保護動物食用生財鏈,這鏈條上所有的既得利益者都對她恨之入骨,尤其是那些被判刑的罪犯家屬,已經聯手湊了叁拾萬元,買通黑社會人馬要報復于曼!

  于曼的手心冒出冷汗,雖然她早有心理準備,可危險真的到來還是嚇得不輕:“那……你是從哪兒得來的消息?”

  覃勇說:“我不是有個哥們的好朋友是保護站的嗎?他是白頭山老坐地戶,人頭熟,探聽到這事兒就趕緊捎信兒給我了!你還不趕緊請假還磨蹭啥?算了,我來吧!”

  一句沒頭沒腦的我來吧,電話一下就掛斷了。于曼正在發呆,社長已經打電話讓她過去,原來覃勇掛斷這邊的電話,那邊就打給了社長,指出于曼所處的危險境地,要求報社立即準假,還立即向公安機關報告,申請暗中保護于曼。社長也怕出事兒,趕緊答應下來,隨后通知于曼回家暫避風頭,等危機解除再回來上班。

  直男癌患者!于曼苦笑著在心里恨恨地說。可這次卻怪,不滿中卻帶著淡淡的溫暖。她收拾了東西匆忙下樓,只覺得明晃晃的大太陽下,行色匆匆的路人個個長了一雙暗殺的眼睛。

  她的手腕突然被人捉住,于曼驚叫一聲回過頭,正是覃勇。他二話不說把于曼拉上車,車子一路急行,于曼驚訝地發現走錯了路,覃勇卻說:“沒錯,你不能住原來那兒了。我已經在我家附近給你找好了房子,東西我給你搬過來。從現在開始,你不許再露面,老老實實呆在房間里,任何生人敲門都不許開!”

  他的聲音還是急促的,凌厲的,不容質疑的,可此刻聽在于曼的耳朵里,卻分外動聽。那一刻,她忽然一點都不害怕了。

  新租的房子離覃勇家不遠,屋子里雖然陳設簡單,可生活日用品一應俱全。夜深了,于曼好容易朦朧合眼,就見一個蒙面大漢悄悄摸進來舉起了屠刀!她尖叫一聲驚醒過來,全身都出了一身冷汗,是一個噩夢。她捂著狂跳的心穩了穩神,走到窗前把窗簾撩了一條縫,對面的街道閃著昏黃的光,不好!一個男人在暗處徘徊,還不時抬頭看著自己這扇窗!

  于曼的心再次狂跳起來,掏出電話要打給覃勇,再細一看,不對,樓下的男人似乎眼熟!沒錯,那個裹緊了棉襖走來走去的男人正是覃勇。

  于曼看了看手表,一點半。她的鼻子一酸,飛快地穿上棉襖跑了下去,這一下就一頭扎進了覃勇的懷里。那一刻,什么直男癌患者,什么大男子主義,都飛得無影無蹤。

  生活不是講故事,沒有那么多的波折跌宕。殺手遲遲沒來,白頭山保護站的朋友處倒傳來消息,迫于警方的強大震懾力,暗殺行動偃旗息鼓自然流產。這對做媽媽的方杰來說,是一條大好消息,可還有一個更大的喜事等著她呢。于曼和覃勇二人居然手拉著手宣布了婚訊。

  兩人和好了,方杰倒有點擔心,趁覃勇不注意偷偷跟女兒咬耳朵:“你不是說他是那個啥……癌患者嗎?不怕合不來?”

  于曼爽朗一笑:“女漢子和直男癌患者一起過日子,必定會有很多磕磕碰碰,我們都做好了心理準備。大男子主義有弊也有利,就沖著他給我的這份安全感,我對我們的婚姻就有足夠的信心!”

Tags: 直男癌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794.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