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一只燒雞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從前,有這樣一個縫鞋匠,他四海為家,光棍一條,修鞋為生。

  鞋匠養著一只小巴狗,鞋匠走到哪,小巴狗就跟到哪,形影不離。

  這天,鞋匠邊走邊吆喝,不知不覺,眼前驚現一幢豪宅。高大的門樓上掛著一塊漆黑發亮的匾,匾中央閃耀著兩個金色大字:王府。鞋匠見此情景,暗想:我早聽說此地有個大財主名叫王土地,這豪宅定是王土地的家。我還是到別處招攬生意吧,這樣的大戶人家,怎么會修補一雙破鞋子穿呢?鞋匠想到這,挑著擔子走開了。

  鞋匠剛走幾步,突然聽到背后有人喊:“縫鞋匠,我們老爺有鞋要補。”小巴狗聽到有人喊,回過頭去“汪汪汪”地叫個不停。

  鞋匠很驚訝,挑著擔子忙回頭,見豪宅門口站著一個身穿粗布麻衣的年輕男子,手里拎著一雙鞋,招呼自己過去修鞋呢。

  這位年輕男子,正是王土地的下人,名叫張三。

  吃驚歸吃驚,來了生意就要做。鞋匠挑著擔子緊走幾步,又回到豪宅門前。

  張三說:“縫鞋匠,這雙破鞋是我們王老爺的,你可得補結實嘍。”

  鞋匠干脆地答應:“好嘞!”鞋匠上前接過鞋子一看,驚得差點沒跳起來。這王土地真是走路算賬,財迷轉向了。這雙破鞋,比活佛濟公腳上穿的還要破。這樣還舍不得扔掉,看來,王土地是個不折不扣的吝嗇鬼加財迷鬼。

  鞋匠拿著破鞋翻來覆去地看了會兒,說:“這位爺,你家老爺這雙鞋修補起來要費點工夫,一時半會兒縫補不好,你先回屋等候吧。”

  王土地這雙鞋破得面目皆非,實在太難修補,盡管鞋匠技術嫻熟,費了半天勁也沒補好一只。這時,已到正午時分,鞋匠忙了一上午,餓了,他想:反正王土地這鞋一時半會兒修不好,我吃了飯再修吧。于是,鞋匠拿出備好的燒雞和老酒,津津有味地吃喝起來。

  小巴狗興奮地沖著主人直搖尾巴,目不轉睛地盯著燒雞,一旦鞋匠把雞骨頭吐在地上,就急忙去搶。

  鞋匠吃燒雞喝燒酒的當兒,大財主王土地走出大門來,他要看看鞋修好沒有。當王土地看到鞋匠邊吃燒雞邊喝美酒的一幕時,驚得目瞪口呆,他眼巴巴看鞋匠“咔嚓”咬一口燒雞,細嚼慢咽,吃得那個香,“吱溜”喝下一口燒酒,細細品味,感覺那個美!直把王土地饞得口水順著嘴角嘩嘩直流。與此同時,王土地心里暗罵:我王財主活了大半輩子,竟連雞骨頭都不舍得啃,人常說美酒好喝,可我從不知道酒是啥滋味。天下咋有這么不公平的事?

  王土地懷著憤憤不平的心情,氣呼呼地回去,大聲吩咐張三道:“快給我殺只雞,再打半壺燒酒,老爺我今天要大口吃雞大碗喝酒。”

  張三聽王土地這樣一說,頓時驚得愣住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從小在王土地家當下人,如今已十幾年,雖然王老爺家財萬貫,可從來沒給張三吃過一頓凈面饃饃,每頓飯不是吃糠就是咽菜。不僅如此,王老爺自己也吃這樣的飯食,除非逢年過節,他才舍得吃幾頓不摻糠菜的凈面饃饃。

  莫不是今天王老爺發高燒,在說胡話?張三再次向王老爺問個明白,免得產生誤會。張三硬著頭皮膽怯地問:“老爺,您是吩咐我殺雞燉雞嗎?”王土地趾高氣揚地回答:“沒錯!挑瘦小的雞殺,又肥又大的雞貴,殺了浪費我的錢財。殺雞時要秘密行動,莫讓任何人知道我要吃雞,把雞燒熟后悄悄端進我的房間。快去。”

  張三立刻行動起來,只用了一炷香的工夫,就把一只又瘦又小的燒雞和半壺燒酒給王土地端上了餐桌。隨后他退出了房間,等著啃王土地吃剩下的雞骨頭。

  王土地看到雞和酒喜出望外,他先用鼻子湊近燒雞聞了聞,垂涎欲滴,而后重重吸了兩下鼻翼,抓起燒雞,狠狠地咬了一口。

  王土地這輩子沒吃過雞,所以他嘴巴張得很大,用力很猛,只聽“咔嚓”一聲,好家伙,竟然咬斷了一塊雞骨頭。王土地想:這么香的雞骨頭吐出來多可惜,干脆連雞肉帶骨頭一塊兒吞進肚里得了。于是,王土地把連著雞肉的雞骨頭一起往下咽。剛咽到喉嚨口,就出了點意外:卡住了。王土地憋得喘不上氣來,直憋得臉色發紫,伸脖子瞪眼,最后蹬了幾下腿,翻了翻白眼,不省人事了。

  王土地的鬼魂急急忙忙跑到了閻王殿,王土地戰戰兢兢走到殿角,“撲通”一聲跪下,號啕大哭道:“閻王老爺,小人知道你法力無邊,你讓誰三更死,誰敢留他到五更?小人不知犯了何種罪過,你讓我死這么早。我狠狠心讓下人做了燒雞給我吃,剛咬了一口,還沒咽下肚里就不省人事。閻王爺啊,你可不能讓我死!”

  閻王聽后問道:“下跪者何人?快快報上你的姓名。”

  “小人姓王,叫王土地。”

  閻王聽后緊鎖眉頭,兀自捋著胡須思忖:奇怪,我沒派牛頭馬面去捉拿一個叫王土地的人啊?閻王打開生死簿查看,哈哈大笑起來:“王土地,你莫悲傷,你能活一百歲,你離死期還早呢。可你沒有吃美食的命,你非要異想天開吃燒雞,能有好結果嗎?”

  王土地哭得更傷心了,邊哭邊不解地問:“我富甲一方,家有糧倉不計其數,六畜多得像天上的星星……就連那個窮鞋匠還吃燒雞喝燒酒呢。”

  閻王不耐煩地說:“你不必多言。鞋匠雖家境貧寒,但命中注定吃香喝辣,你怎能和他比?”

  原來,王土地前世是個大貪官,他置平民百姓不顧,千方百計搜刮民脂民膏,用百姓的血汗錢大肆揮霍。他的可恥行為惹怒了天神,天神就降下一道旨意,命閻王讓他死后托生在一個富貴人家,讓他生在富貴中,卻無享受的命,以此來懲罰王土地。

  王土地聽閻王這么一說,眉頭緊鎖。閻王早猜透了王土地的心思,解釋說:“陽間的任何人在陰間都有個食物倉庫,我派鬼王帶你到各自的食物倉庫看看,一目了然。”

  鬼王領旨后,抓小雞一樣拎起王土地就走,少頃,鬼王把王土地扔在一個大門前,說:“這就是你的食物倉庫,自己進去看看吧。”王土地爬起身來,“吱呀”一聲推開倉庫大門,將信將疑地走了進去。只見滿倉堆積起來的米糠和野菜像一座座山丘。王土地心灰意冷,聳拉著腦袋走出食物倉庫。鬼王又把他帶到鞋匠的食物倉庫門前。

  王土地走了進去放眼一看,各種美味堆積如山,目不暇接。

  閻王見王土地服氣了,就讓牛頭馬面速速把他帶回陽間。

  回頭來說張三。他想啃雞骨頭心切,就躡手躡腳地趴在王土地窗前,他要先聽聽屋里有啥動靜,來判斷王土地把燒雞吃完了沒有。

  張三豎著耳朵聽了好長一會兒,屋里鴉雀無聲。張三感到蹊蹺,他高抬腿、輕落足,慢慢溜進王土地的屋里,一看,王土地躺在餐桌下一動不動,手里還拿著那只瘦小的燒雞。張三大聲呼喊起來:“老爺,老爺……”

  喊了數聲不應,張三哭喊道:“老爺要斷氣啦……”

  這時,鞋匠把鞋修好,正準備送進去,他聽到張三殺豬般的叫喊聲,立刻趕了過去。王府內的男女老少聞聲也驚慌不已,紛紛從四面八方跑出來。

  一群人徑直向王土地的房間蜂擁而去。王土地的老婆見此情景驚慌失措,她緊緊盯著張三問答案:“老爺為何成了這個樣子?還不從實招來?”

  事到如今,張三只得將事情原委說與她聽。王土地老婆聽罷,著急地說:“老爺平日身體狀況頗佳,一定是他吃雞時噎住了。”

  眾人束手無策,鞋匠把補好的鞋往窗臺上一放,往前跨出一步,獻策道:“我有個土辦法,就是不知你們下得了手嗎?”

  王土地的老婆管不了那么多,死馬當活馬醫吧,忙問鞋匠怎么辦。鞋匠胸有成竹地說:“你們趕緊把老爺扶起來,讓他的頭盡量放低,然后用手掌用力拍打他的背部,同時不停地扇他耳光,這樣可以促使卡在喉嚨里的食物排出,如此行事,定會救得老爺性命。”

  “大家快快行動,按鞋匠說的辦法做。”王土地的老婆下了命令。

  眾人一哄而上,七手八腳把王土地扶了起來。這時,鞋匠發現王土地手里還死死攥著那只咬了一口的雞。鞋匠用力掰開王土地的手指,只聽“啪”的一聲,燒雞落地了。眾人有的往下按王土地的腦袋,有的不停拍打他的背,有的不住扇他耳光。“噼噼啪啪”不絕于耳。

  就在大家忙著救王土地時,鞋匠的小巴狗聞著燒雞的味道就過來了。它箭一般往地上的燒雞撲去,風卷殘云般將燒雞吞進肚里,而后用舌頭舔舔嘴巴,神不知鬼不覺地搖搖尾巴,回到鞋匠的身后。

  此時的王土地,正和牛頭馬面迅速往陽間趕。行走間,王土地憤憤地想:“別的不說,那只燒熟的雞反正飛不了,我回到陽間,只要喘過氣,第一時間把燒雞吃掉,哼!”

  王土地正想著,只聽牛頭馬面宣布道:“陽間已到,快快還魂!”

  這時,剛才還奄奄一息的王土地慢慢睜開了雙眼,眾人見狀,驚喜不已,同時七嘴八舌地夸鞋匠的土辦法好用。

  剛睜開雙眼的王土地有氣無力地說道:“我要,吃,燒雞……”

Tags: 燒雞 鞋匠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792.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