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風云承濟堂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風云亂世,百年老店掌柜意外身死,臨終前把家業托付給了一個來歷不明的姑娘。有人說她是仙女下凡,有人說她是土匪出身,她卻說,自己只是一個知恩圖報的普通人...

  1.少奶奶

  民國年間,北洋政府治下的熱河都統承德府有一家老字號藥鋪,叫承濟堂。承濟堂的老掌柜姓楊,他為人厚道,急公好義,偏偏兒子楊濟是個敗家子,人們給他起了個外號叫“楊趴蛋”。

  這段時日,老楊掌柜去奉天做藥材生意,楊趴蛋就像松了轡頭的驢子,四處撒歡。這天,他豪賭了一夜,一算賬,竟然輸了一萬大洋。從賭場出來,楊趴蛋腸子都悔青了,好在今天是父親回家的日子,他希望父親這趟買賣能多賺點,好替自己還賬。

  楊趴蛋到了家門口,轉了好幾圈沒敢進門,正想著怎么和父親交代,就見承濟堂的老管家劉叔匆匆從里面跑出來,一看到楊趴蛋就哭著說:“少爺,你可回來了,趕緊進屋吧,老掌柜他……不行了。”

  “不行了?”楊趴蛋懵懵懂懂地跟劉叔進了屋,屋里的景象讓他驚呆了——只見老楊掌柜躺在床上,已經奄奄一息,兩手的手腕上各有一道深割的口子,血好像已經流干了。床旁邊站著一個陌生的姑娘,二十出頭,打扮得干凈利索,雖然眉頭緊鎖,但看上去異常冷靜。

  老楊掌柜聽到楊趴蛋進來,緩緩睜開了眼睛,看了看楊趴蛋,又指了指旁邊的姑娘,斷斷續續說了一句話:“我走后……你和她成親,以后凡事要聽她的。”接著就斷氣了。楊趴蛋撲倒在炕頭大哭。

  人情冷暖世態炎涼,老楊掌柜死的當晚,賬房便卷著承濟堂的錢跑了。劉叔和老掌柜帶回來的姑娘忙里忙外,料理后事,楊趴蛋卻只會坐在角落里一個勁地哭。

  出完殯,賭場的債主侯三帶著一群人來要賬了。要賬的這群人里,居然還有承濟堂以前的一個伙計——閻六。這閻六經常干一些偷雞摸狗的事,后來被老楊掌柜辭退了,沒想到竟然投奔了侯三。

  此時,閻六得意洋洋地對楊趴蛋說:“還不出錢,就拿承濟堂抵賬!老掌柜死了,這承濟堂在你楊趴蛋手里,敗了還不是早晚的事?不如交到我們侯三爺手里,還能造福于民。”

  侯三拿出一張字據,舉到楊趴蛋面前說:“白紙黑字紅手印,賭場的規矩,賴賬的砍手,交出承濟堂還是砍一只手,你可想清楚了。”

  楊趴蛋嚇得魂飛魄散,哆嗦著一句話也說不上來。閻六見狀,獰笑一聲,上前就要揪楊趴蛋的衣領,手還沒沾到衣裳邊,就被迎面而來的一盆水澆了個透心涼。接著,就聽到一個纖細卻鎮靜的聲音:“把字據給我。”

  眾人順著聲音的方向看去,只見老掌柜帶回來的那個姑娘扔掉盛水的銅盆,從懷中掏出一張紙,沖著侯三說:“現銀沒有,這是承濟堂的房契,抵賬了,把字據拿來,咱們兩清。”

  閻六狼狽地抹掉臉上的水,一個箭步沖到那姑娘跟前,叫囂著:“你他娘的活膩了吧……”

  “啪!”只見那姑娘揮手就是一個嘴巴,狠狠地抽在閻六臉上,罵道:“狗奴才,沒大沒小,我跟你家侯三爺說話,你插什么嘴!”這一巴掌可把閻六打愣了,直勾勾地看著她。

  侯三也是一愣,他仔細打量了一番那個姑娘,只見她眉清目秀,皮膚雪白,看似柔弱,神情里卻有著異于常人的倔強和冷靜。侯三不敢輕視,想了想說:“承濟堂現在這樣子,房契只能抵兩千大洋,剩下的八千呢?”

  “兩千就兩千。”姑娘不慌不忙,“老掌柜剛走,現在賬上周轉不開,日后承濟堂若能東山再起,我必將剩下的銀子還上。”

  侯三大笑:“東山再起?誰不知道你們的賬房跑了,承濟堂就剩下個空殼子。我改主意了,今天拿不出一萬大洋,就按賭場規矩辦。”

  姑娘淡淡地說:“侯三爺,既然您不明事理,那我也豁出去了,您聞聞這承濟堂周圍是什么味。”

  侯三這才注意到,原來剛才姑娘潑的那一盆不是水,竟然是火油。姑娘凜然道:“侯三爺,這承濟堂里里外外全讓我澆了火油,當然也包括您腳下踩的。今天要么您拿著房契走,要么,您帶著承濟堂的灰和我們的魂兒走。”說著,姑娘就擦著了洋火,要點那房契。

  這場面可把侯三驚住了,不由得就問了姑娘一句:“那什么,你、你到底是誰啊?承濟堂的事輪得到你做主?”

  姑娘盯著侯三說:“三爺您聽好了,我叫張小玉,打今兒個起,我是承濟堂的少奶奶。”

  三天后,張小玉和楊趴蛋搬出了承濟堂,承濟堂里的藥材全抵給了侯三,楊趴蛋只帶走了老掌柜的一箱遺物和承濟堂的牌匾。這箱遺物除了一些醫書,就只有一面銅鑼。據管家劉叔說,當年楊家祖上當醫生,走街串巷時敲的就是這面銅鑼,興家立業后,歷代承濟堂掌柜都把它當做鎮店之寶。

  張小玉用帶來的首飾在離承濟堂不遠的地方租了兩間小房。全都安頓好以后,劉叔開口問道:“小玉姑娘,別怪我這個老東西多心,我有些話想問你。”

  張小玉放下手里的活,說:“劉叔您問吧。”

  劉叔清了清嗓子,說:“我在承濟堂幾十年,雖然不開方治病,但也能看出點門道。老掌柜臨死前手腕上的刀痕,從刀鋒走勢上看,像是自己割的,老掌柜到底出了什么事?您又是打哪來的?”

  楊趴蛋也在一旁插嘴:“對呀對呀,我爹到底是怎么死的?”

  張小玉沉默片刻,說:“劉叔,老楊掌柜已經走了,您問的事,我以后會慢慢告訴你們,現在我們應該先想辦法把日子過下去。”

  劉叔有些尷尬地說:“可我們連你的來歷都不清楚……”

  張小玉笑道:“劉叔,承濟堂都沒了,您還有什么讓我圖的?我是老掌柜給楊家找來的媳婦,趴蛋要是不嫌棄我,我愿意全心全意地和他過日子。”

  劉叔點了點頭,此時,他只能遵守老掌柜的遺囑,認定了這個少奶奶。沒過幾個月,劉叔便張羅著讓楊趴蛋和張小玉拜堂成了親。

Tags: 風云 承濟堂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788.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