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毒蝶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一

  我為自己策劃了一次撞車事件,欲在某富人小區,上演灰姑娘歷險記,以期撞到一個開豪華轎車的王子。

  那日午后,我穿一身純色棉布衣裙,楚楚可憐地在某富人小區外徘徊良久。眼見路虎、奧迪、林肯等等豪華私家車從我身邊疾馳而過。但我目測了車速,終究是沒敢上前,怕的是,還未曾嫁入豪門,就先去與閻王作伴。

  等到日暮西山,我已然失去耐心,眼見一輛白色寶馬打著轉向燈朝我駛來,便眼一閉心一橫,拔腿沖了上去。

  只聽耳畔傳來一串尖厲的剎車聲,震得耳膜生疼,我眼前一黑,頓時嚇暈過去。

  只不過,我一睜眼,就悔得腸子九曲連環,幾欲撞墻而亡。

  我明明是鉚足勁要撞那白色寶馬,怎曉得橫空出來一貨車,拉著滿車紅木家具正要進小區,我被那貨車后車廂輕刮擦一下,便嚇暈過去。

  二

  這次撞車事件,我沒能撞到開豪車的金龜婿,偏偏撞到一個開貨車的窮小子張獻。讓我欲哭無淚的是,他居然還對我一見鐘情。

  被他糾纏不休時,我問他拿什么愛我。他拍拍胸膛說:“一顆紅心,永遠向著你莫桑的步伐走,就像一朵小葵花是永遠向著你這個太陽笑。”

  我剛剛灌進嘴里的茶水頓時噴出三丈遠,這般幼稚的求愛語,還真能把人雷得外焦里嫩。

  在這物欲橫流的都市,開著一家小文身店的我,本就一貧似水。而張獻連我都不如,他家道壁立,清貧如洗,那貨車都不是他自己的。一個別人雇傭的小貨車司機,用什么來粉飾我的浪漫愛情。

  張獻可不管這些,處處以我男友自居,噓寒問暖,買吃買穿。一有空閑,他還來我文身店幫忙,反正,只要是他能干的活,他都搶著幫我干,生怕累著我。

  對于張獻的舉動,我有過些許的感動,但如此柴米油鹽的愛情,終究不是我想要的。

  為了賺更多的錢,張獻去了工地幫人開運沙土的車。這活又臟又累,他卻干得熱火朝天,毫無怨言。

  張獻的理想是,賺足夠多的錢,買一所房子,面朝大海,和我一起看春暖花開。

  而我,一直想要的是和林家輝朝朝暮暮,一起看云卷云舒,觀花開花落。

  林家輝是這城市的小老板,有型有款,我們做了一年的地下情人。林家輝說他很愛我,但不會娶我,因為他已經有了準新娘。

  我知道,林家輝說的愛,更多的是指我們的身體之歡。但我依然奢望能獲得他身體與靈魂的雙重之愛。

  我去富人小區撞金龜婿,其實也是想氣氣林家輝,看他會不會吃醋,會不會因此和那準新娘分手,讓我做他的新娘。

  沒承想,我運氣如此不佳,一頭撞來個呆頭鵝張獻。

  這樣窮酸的小子根本不值得林家輝吃醋,所以,我沒讓林家輝知道張獻的存在。

  林家輝每次約會,總是懂得用語言與舌尖挑逗得我芳心亂跳。他的唇細細地吻遍我的臉頰、脖子……

  從賓館回到我的小店,已是薄暮黃昏,蘇琪早已經等在了店門口。

  蘇琪是我店里的老客戶,長相頗為清麗,身姿綽約,眉眼如畫,肌膚勝雪,鎖骨深深,很是誘人。

  蘇琪第一次來我店里文身,是為了遮掩鎖骨上的吻痕。那是一塊青紫色的吻痕,突兀在她白嫩的肌膚上。蘇琪輕笑,這是我男友留下的,他每次喜歡吻我這里。

  于是,我在她那吻痕上繪上一只藍盈盈的蝴蝶,羽翼輕揚,倒是顯得分外美艷。

  三

  后來,她說,她男友也愛極了這鎖骨處的蝴蝶,每次都要親吻很久。蘇琪每每說到這里,眼眸澄澈似水,情深款款,甚是甜蜜,讓人羨慕不已。

  我的心底便有了淡淡的酸楚,要是,林家輝肯真心愛我,再與我這般甜蜜恩愛,該有多好。

  張獻給我打電話,非要請我晚上吃飯。一杯紅酒下肚,他竟單膝跪地,雙手捧著一枚戒指,萬分莊嚴與虔誠地說:“莫桑,嫁給我吧。”

  我拒絕了他。他眼里頓時氤氳起一層霧氣,低聲問我:“莫桑,你不肯嫁我,是嫌我窮,還是外面有其他男人?”

  我沒點頭,也沒搖頭,腦子里浮現的都是林家輝的影子。他的一顰一笑,一言一行,讓我突然濕了眼眶。

  張獻看著我的眼淚,慌得無神,低低央求:“莫桑,別哭,即使你外面有心愛之人,我也會等你回心轉意,會依然愛你,用整個生命。”

  看看,陷入愛情里的人都是傻瓜。我是,張獻也是。

  蘇琪再來我店里,眼角含了清愁。我照例先給她卸去鎖骨處藍蝴蝶的殘妝,而后準備重新繪上一只展翅的藍蝴蝶。

  蘇琪說:“要么,你這次幫我繪個別的吧,妖嬈魅惑的。”

  我不解,她男友不是一直喜歡藍蝴蝶圖案嗎?

  蘇琪說:“他喜歡倒是喜歡,每次也都親吻很久,可最近他的身體卻不似以前勇猛,每次吻完我之后,都說身體疲累得很,只肯摟著我睡覺,什么也做不了,他是不是對那藍蝴蝶圖案厭倦了?”

  我理解蘇琪的愁煩,男女間床笫纏綿的確很重要,是維系美好關系的潤滑劑,若如缺少,情愛之旅難免會有些波折。

  不久之后,林家輝出了車禍。

  據說他的車違章停在路邊,被一輛拉沙土的車撞上。那沙土車未曾掛車牌,肇事司機當場逃逸,警察正在展開調查。

  得到這個消息,我驚駭得暈了過去。張獻來的時候,我依然木呆呆地躺在床上,他怎么喂我吃飯喝水,我都不肯張嘴。

  張獻的臉色也不太好,他說:“莫桑,你就那么放不下林家輝,他現在死了,你還忘不了?”

  我一個激靈,差點從床上摔下來,原來張獻一直都知道林家輝的存在。張獻接下來的話,讓我徹底慌了神。

  張獻說,那個開沙土車的司機是他。他跟蹤林家輝很久,這次終于逮住了機會。

  “只有讓林家輝不在人世,你才會接受我的愛。”這是張獻對我說的撞人理由。

  愛情真是個能致命的東西。

  “莫桑,你會不會去警察局舉報我?”

  我沒有回答。推開張獻,沖出房門,融入車水馬龍中。

  我在林家輝住所附近徘徊。

  蘇琪迎面走了過來。我想閃躲,她卻笑吟吟地抓住我的手腕,低聲說:“如你所愿,林家輝死了,這就是一個同時在三個女人之間周旋的花心男人的下場。”

  蘇琪的話像一記驚雷,炸得我險些站立不穩。

  是的,我早就知道,蘇琪就是林家輝的準新娘。

  而她,竟然也早就知曉我和林家輝的私情。不過,照她的說法,林家輝另外還有女人。而他最近就會跟那個女人遠走高飛。

  蘇琪壓低嗓子說:“莫桑,你才是殺害林家輝的元兇。你每次都在我彩繪粉末里添加了藥粉,林家輝長期舔舐后慢性中毒,所以才會導致他開車時精神恍惚,出了車禍。

  “而你下毒之事我早就知曉,我不揭穿你,是因為我也想林家輝死。背叛愛情的男人,最該死。不過,警察現在正到處尋找兇手,你若不馬上離開這城市,后果你懂得的。”蘇琪撂下這句話,踩著金色細高跟鞋搖曳著走遠。

  我捂住怦怦亂跳的心,努力理順紛亂的思緒。

  四

  我回到文身店,找出藏在抽屜里,從蘇琪脖子上卸下來的彩繪顏料碎末,用紙包好,送去警察局。

  同時,我托法醫朋友化驗了林家輝的頭發、指甲,還有消化系統,均顯示含有大量足可致命的砷。

  警察化驗了顏料碎末,結論是,顏料里含有砷。

  蘇琪真夠聰明,借刀殺人的招數玩得很高超。只是,她恐怕不知道,她每次來我店里重新繪制藍蝴蝶時,我都發覺她鎖骨上的那只藍蝴蝶跟我描繪的不太一樣,于是,我給她卸妝時,悄悄保留了這些粉末。

  的確,我是在彩繪顏料里加了一些粉末,不過,那只是一種降低性欲的藥粉。我想林家輝失去男人本能,他和蘇琪的感情一定會破裂,那樣,我就能順利鏟除情敵,讓林家輝回到我身邊。

  而蘇琪,她每次假裝在我這里彩繪,爾后,回家洗掉,再找另外的彩繪師用摻雜砷毒的顏料繪制了跟我一樣的藍蝴蝶。

  真相至此大白。

  那日,林家輝開著車,卻突然毒性發作,他掙扎著把車停靠在路邊。而張獻卻不知此時的林家輝已毒發身亡,他開車撞了上去。

  這場車禍只是一個巧合,張獻并不是殺害林家輝的兇手,蘇琪才是殺害林家輝的真兇。

  想到張獻,心里突然有了些暖意,或許,這世上,只有他才是真心待我的人。

  推開張獻的房門,他不在,屋里空蕩凌亂。小廳的木桌上有他留給我的信。

  莫桑,我看你去警察局了,我愛你這么深,你終究還是為了那個男人去揭發我,你真讓我傷心……永別了!

  我把紙條緊攥在掌心,心,空落落的疼。真愛,或許就是這般殘酷,從不會站在原地等誰,一個轉身,它便被時間帶走。錯過了現在,就永遠永遠地沒機會了。

Tags: 毒蝶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784.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