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婚托的愛情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1

  美女花菲和帥哥何波是上海灘一家婚介公司的婚托。花菲外號花姐,何波外號撩菜男,自稱波波。花姐和波波做婚托多年,練就了一身本事,知道怎樣對付前來婚介所的各式男女。干婚托這一行要有耐心,就好比釣魚一樣不能急,要放長線釣大魚。凡是進了婚介所的男人,無不對花菲流連忘返。花菲自吹,嘿,玩那些臭男人沒有點水平哪成。波波呢,更是深諳此道,只要進了婚介所的女人,沒有一個能在他花言巧語下全身而退,讓他占了身子花了冤枉錢,還讓那些女人自以為得了便宜。

  這天晚上,一位看上去本分老實的板刷頭,衣著別扭的化纖西裝,腳穿三節頭皮鞋的四十歲男子林先生走進了這家婚介所。婚介所老板周姨熱情迎上前去,打開登記征婚信息的電腦視頻讓林先生看,登記的女性條件一個賽過一個,有研究生畢業的,有在政府機關工作的,有年輕漂亮的,有身材苗條的,有三十出頭的老姑娘,也有離婚帶小孩不帶小孩的少婦,想要啥樣就有啥樣的。花三百元登個記,一個月內可以見三個應征者;如果你交一千五百元,半年內可以見二十個,比交三百元的劃算多;如果交三千元,就成為本婚介公司的會員,可以享受星級服務,任意挑選應征者,直到滿意。“先生,金錢和終生幸福哪個更重要呢?要不,你先交三百元登記吧。”

  林先生看著視頻上的應征者信息和照片。一眼相中了“護士”身份的花姐。周姨連忙給花姐打電話要她馬上過來,然后笑吟吟對林先生說看來你真有福氣,那個應征者今天正好休息在家,馬上就過來。

  花姐來到婚介所,林先生對花姐的容貌和談吐極為滿意。

  花姐和林先生去外面一家茶樓,花姐按照以往見征婚者慣例,點上一大堆酒水飲料零食。林先生問出許多和別的征婚者不一樣的話語,在哪兒工作家里有幾口人等等?讓見多識廣的花姐馬上明白,對方是個老實本分不黯世情的男人。初次見面,林先生就說他中專畢業,現在電力局工作,工資獎金多,父親已經去世,母親在鄉下養老,上海家里只有他一個人……花姐心里已經厭煩了他,只是表面上敷衍著,對方受寵若驚。

  這時候,波波的電話又適時來了,那是事先的約定。花姐就掏出手機裝模作樣地說:“什么事非要找我?不告訴你們不要打擾我嗎?誰來了?王主任來了?好!好!你讓他稍等一等,你馬上派車來接我!張總也來了?你讓你手下人來辦就行嘛,還勞您大駕親自跑一趟,我真不好意思!我馬上就回去,請您稍等。”

  花姐巧妙地收兵撤退了。林先生依依不舍,問什么時候再見面?花姐敷衍,以后再說吧。對方卻一點不明白她已經回絕的意思,要花姐留下手機號碼聯系。花姐莞爾一笑,初次見面,不太合適吧?

  花姐告別林先生,來到茶樓老板那兒拿回扣。按照婚介公司與一些茶樓事先的約定:“紅娘”和應征者約在茶樓見面時點單的收入由婚介所和茶樓五五分成,“紅娘”再與婚介所對半分。為了盡可能多地提成,茶樓的消費都貴得驚人,這種收入在婚介行內被稱為“見面費”。花姐今日讓男子在茶樓消費八百元,自己可以從中得到二百元。

  翌日,花姐回到婚介所,興沖沖告訴周姨和波波,斬到一個沖頭!波波說:“花姐,那是你福氣啊!要是天天都斬到這種沖頭,那你過好日子了!”

  周姨告訴花姐,那個男士給婚介所打來電話,問她要你的手機號碼。看來他吃煞花姐了。花姐問周姨怎么回答他?周姨說當然不能把手機號碼給他啦。

  就在這時候,花姐看到那個姓林的男人竟然走進了婚介所!波波低聲說:“沖頭又來了,花姐,把刀磨快一點!”

  林先生見到花姐喜出望外,花姐不得不敷衍他,也是為了斬他。

  林先生對花姐說,我到你說的那家醫院去問過,醫院說沒你這么個護士。

  花姐一愣,沒想到這個男人竟然會真的去她編造的那家醫院詢問,連忙說你聽錯了,自己受醫院委派,現在正在醫學院進修……花姐胡編亂造,男子信以為真。

  林先生請花姐外出談談,花姐欣然帶著林先生去了一家很像樣的飯店,幾杯酒喝下去,林先生的眼睛都紅了,他說,他在好幾家婚介所都登了記,已經花掉兩萬多元了,到頭來還沒有談成一個女人,不是他相不中女人,就是他相中的女人相不中他,不知道怎么回事,花姐自然知道事情的真相,但是能告訴他嗎?自己現在不就是正在欺騙他嗎?告訴他真相等于砸了自己 別人的飯碗,他沒相中的女人十有八九是職業婚托,她們根本沒心思和他談婚論嫁,就是看上他的錢,享介紹費見面費,怎么能相中他,他相中的,差不多都是兼職的已婚女人。

  花姐真想告訴他,他再花多少錢怕也是要白花。但是話到嘴邊又忍住了。花姐只能看著他,聽他嘮叨。以前,每逢她這樣挺起高高的胸脯一臉嚴肅地說話時,坐在她對面的男人總是很尷尬,總是很知趣地不再與她攀談,她能馬上溜掉。但是這個男人卻纏著她不放。林先生反復問她:“你看我怎么樣?”

  她只好說你讓我回去想想再說,再考慮考慮。

  林先生纏著要花姐給她地址,手機電話,問:“下次我怎么再找你?”

  花姐只得說婚介所周姨和她算是朋友了,以后就到婚介所去吧。也許,還能碰上你需要的女伴呢。

  林先生直勾勾說:“別的女人我不要,我就要你做我的家子婆。這輩子我就喜歡你了。”

  花姐真是被這個一根筋男人弄得哭笑不得,無話可說。花姐看到他熱情似火的樣子,心有不忍,閃爍其詞地暗示,兩人好像不太合適,但是對方卻不理會她的暗示。

  花姐回到婚介所告訴周姨,她不想再見這個男人,就是占天底下所有男人的便宜,也不想占這個男人便宜。

  2

  周末,林先生以后每個周末都守候在婚介所里等花姐到來,送保健品及充滿他真摯祝福的鮮花。

  周姨也覺得這么下去自己心里有愧,勸他,給他介紹別的應征者。可是這個男人就是不要,就是一根筋到底,盯著花姐不放。周姨委婉告訴他,花姐說他思想陳舊,而花姐這種時髦女人開銷很大,是很物質的那種女人,而你太老實巴交,你們之間不合適,旁敲側擊好心提醒男人。男人卻堅持花姐是最合適自己的,央求周姨替他再聯系花姐。他就一直坐等著花姐。

Tags: 婚托 愛情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782.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