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瓷器那點事兒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結了梁子

  景德鎮督陶官唐英從京城回來后就愁眉不展,因為乾隆爺下旨,要他在明年各國使節來京前,打造出一件國寶級的曠世瓷器,以展大清國威。可制造一件極品瓷器需經設計、燒窯、出胚胎、加工上色等數十道繁瑣工序,絲毫不容出錯,就算請神仙幫忙也未必能成功。

  不過,唐英倒是想到了一個人可以幫忙:畫師王守拙。王守拙出身窯工家庭,從小耳濡目染,對瓷器的工藝了如指掌。聞聽召喚,王守拙欣然趕至,與唐英共商方案。第二天,唐英在制陶部翻看資料,突然,家丁來報,說福康大人前來拜訪。

  福康大人是當今皇后的哥哥。仗著是皇親國戚,他沒少干缺德事。這會兒,他在唐英這里東看看、西瞧瞧,話里有話道:“唐督官這里的瓷器擺件就是金貴,我這兒有份單子,還請唐督官看看。”

  唐英接過來一看,上面寫的都是些精品瓷器,共有百余件。他不明白,問道:“這是何意?”福康總算道明了來意:“我最近新弄了一處宅院,缺些點綴的,這點小事就有勞唐督官了。”

  唐英忙拱手躬身,道:“大人有所不知,這里的每個物件都記錄在案,有據可查。唐英奉圣上旨意做事,這個,恐怕不妥吧?”

  福康聽了眉毛上挑:“難道你真的不打算幫我這個小忙?”

  唐英面不改色,回道:“如果福康大人確有需求,請先請示內務府。到時,我自會按章辦事。”

  見唐英下了逐客令,福康氣得甩袖而去:“哼,咱們走著瞧!”

  出了岔子

  幸好,和福康大人的那次不快沒有影響唐英的心境,他終于設計出滿意的作品,準備開始制瓷了。制瓷,首先要選用上好泥胎。好的泥料比金子都珍貴,通常,官窯指定的泥土都有重兵把守。

  唐英派家仆去景德鎮郊外西廠采泥。這處因為幾經開采,剩下的泥料已經不多,可以說是最后的開采。可不料,帶回的幾車泥料卻在途中遭劫。唐英心急火燎,這可如何是好,上哪兒再去找上好泥料?這時,一邊的王守拙一咬牙,吐出一個補救之策:挖族宅取土。

  十多年前,王守拙的父親在郊外選了塊地蓋了三間房。當時,王父一眼就相中了這塊地,因為這兒的泥土特別有黏性,泥質光滑,極適合制瓷。他想要為兒孫留下一筆無形的財富。沒錯,泥巴用得好,就是財富。

  為了國寶的誕生,把自己的老宅子掘個底朝天,王守拙這次確實犧牲很大,這讓唐英對他刮目相看。

  兩個月后,瓷器終于出窯。但在拉出窯的那刻,大伙兒全傻了眼:一件件全都開了裂、變了形!唐英沉著臉,捧起碎瓷細細查看,可以斷定,土質沒問題,出問題的是木材,是燒窯工!

  燒瓷,如果燒的時間長,就用紋理緊密、耐火的陰木;如果時間短,就用紋理疏松、不耐火的陽木。而這批瓷器,當用生長于背陰處的木材。負責燒窯的是個老窯工,斷然不會犯這種常識性錯誤。唐英喝道:“速速把老窯工抓來問個明白!”可此令剛下,那個老窯工便已在住處懸梁自盡了。

  出師不利,唐英茶飯不思,顯然有人千方百計地暗中阻撓他燒制國寶……可事到如今,沒別的辦法呀,只能從頭再來。

  這天,唐英讓工人找那些長在高山上、二十年以上的木材分兩次來重新燒制,一次燒制向陽的木材,一次燒制向陰的木材。王守拙很奇怪,問:“大人,我們上次已證明要取向陰的木材,您為何還要用向陽的再燒制一次?”唐英只是點點頭,并未細講。

  一轉眼,兩批瓷器出窯,不出所料,向陰的瓷器獲得成功,而向陽的瓷器還都是半成品,不是碎了,就是殘缺。唐英看了看,下令暫為封存。王畫師看了直搖頭,不明白唐英多此一舉搞的什么名堂。

  瓷器燒制成功,原本以為能松口氣,豈料一波未平,一波再起。當夜,王畫師的住處竟遭了火災,不光工作間被燒得一干二凈,就連制瓷設計圖也不翼而飛。如果有人按圖索驥,提前將瓷器大白于天下,那唐英的心血就白費了。

  一定是有人縱火盜走圖紙,究竟是誰?唐英滿腹狐疑,但來不及細想,他知道,這次是暗流涌動、險象環生,他要好好想想該如何保護好國寶。

  丟了面子

  草長鶯飛,時光荏苒。明日就是進獻成品之時,唐英的國寶瓷器終于加工完成,他累得精疲力竭,恨不得沾床就睡。他命王守拙把國寶裝箱收好,小心安置。孰料,半夜,仆人來報,國寶不見了!

  唐英氣急,只見王守拙哭喪著臉,癱坐在地上,捶胸頓足道:“大人,是我保管不嚴,釀成大禍,國寶被盜,死罪難逃!小人死不足惜,可連累了大人如何是好啊!”

  唐英皺起眉頭,雙眼緊閉,良久,吐出一句:“王畫師,明日請如約與我押運國寶瓷器進京。”王守拙疑惑道:“大人,還有什么我們能拿去見皇上的?”唐英緩緩道:“碰碰運氣吧。”

  次日,當唐英小心翼翼地將一個精美盒子擺放在乾隆爺面前時,文武百官都伸長了脖子。這時,福康卻搶先一步,對皇上說,他也學著制作了一件瓷器,想讓皇上過過目。說著,他在皇上面前亮出一件精美的粉彩瓷瓶來—這件粉彩瓷瓶除以粉彩繪畫為主,還加繪金彩,與青花、五彩、斗彩并施于一器,結合琺瑯彩,可說是集多種陶瓷工藝于一身,彩瓷雍容華貴,大美卓然。乾隆爺高興壞了:“未想愛卿也能制出如此精美之物,堪稱國寶啊!”

  大臣們看了福康的瓷器,都嘆為觀止,接著他們一個個眼巴巴地瞧著唐英,國寶被人搶了先,唐英該如何收場呢?

  唐英青著臉,一動不動。福康譏笑道:“大人為何遲遲不開箱?”

  唐英“哼”了一聲,示意了下王守拙。此時的王守拙不知為何,異常緊張,半天才將盒子打開,不過,打開后,他的嘴巴就再也沒閉上!只見盒子里是一件類似于福康制作的粉彩瓷,但這件瓷器,不見瓶頸與瓶口,罐不是罐,瓶不是瓶,分明是一件沒有燒制成功的廢品。

  乾隆爺見了,瞪圓了眼睛,大聲責問:“這是國寶?”

  唐英面不改色地答道:“正是,國寶只能是一件。”

  大臣們看著這個殘次的廢瓷瓶,認為唐英的腦子一定是出了毛病,這樣的四不像拿出來當國寶,不是傻子是啥?

  真的樣子

  福康趁機火上加油:“這顯然是唐英戲弄皇上,這可是死罪!”

  “福康大人,戲弄皇上的不是我,而是你!”唐英不緊不慢地說道,“皇上,我手里這件瓷器,只是國寶其中的一個部件,國寶是由兩套件組裝完成。”

  乾隆爺一聽,眼里冒光。誰都知道,瓷器因為本身薄脆,歷朝歷代,只能在色彩工藝上下功夫,還從未聽說能瓷套瓷組裝成套,這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只見唐英捧起他帶來的那件“殘次品”,緩步走到福康大人獻的粉彩瓶前,輕輕地一扭,放在了粉彩瓶里,內膽正好在大件的瓷瓶頸處套牢,對接得天衣無縫。大瓶身有鏤空部分,輕輕觸動外瓶,轉動后清晰見得內膽的彩繪圖案。

  “這才是真正的粉彩鏤空轉心瓶。”唐英向大家講解著,“感謝福康大人親自押送,不過,他拿的是這件瓷器的外件,而我這個,是它的內膽。恐怕福康大人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吧!”

  乾隆爺完全被粉彩鏤空轉心瓶所吸引,福康卻氣瘋了,搞什么,那圖紙并沒標明里面有內膽啊!他氣急敗壞地奔向王守拙,惡狠狠地問:“你給我的圖紙不是說是全部嗎?現在這個兩套件,是怎么回事?”

  王守拙早已亂了方寸,粉彩瓶失竊時,他就納悶唐英為何還要進京,原來早有準備。唐英看著王守拙,眼里冒著火:“果真是你!”

  乾隆爺細問個中緣由,唐英這才把泥料遭劫、燒制失敗、圖紙被盜等一系列事件稟告給皇上。原來,當日福康在唐英這里碰了壁,便懷恨在心。他派人盜走泥料,制造麻煩,后又勾結王守拙,暗中盜取唐英的圖紙,想依葫蘆畫瓢,搶先制得國寶,在皇上面前讓唐英難堪。只是制瓷哪有這般容易?縱使有王守拙暗中相助,福康也難成精品。于是他命王守拙暗渡陳倉,將唐英最后制作出的成品偷出來。

  唐英說:“當日王畫師主動獻出祖宅,此舉實在慷慨,慷慨得令人生疑,所以,當初把圖紙交予王畫師時,我留了個心眼,并未給他圖紙的全部。”

  王守拙癱坐在大殿上,想不明白:“那內膽是何時燒制的呢?”

  唐英“嘿嘿”一笑:“就在你眼皮底下燒制的,還記得那次一陰一陽的燒制嗎?”王守拙恍然大悟,“原來內膽就在向陽燒制的那批瓷器里!”他仍不甘,“你又如何知道粉彩瓶在福康大人手里?”

  唐英笑了笑說:“我只是說‘碰碰運氣’,盜我瓷瓶者多半也是為了進獻皇上,以此邀功,與其我自己押送,冒途中遭人劫持之險,不如就讓那‘賊’親自替我保瓷瓶周全!昨日,我故意試探于你,如今你果然露了餡。”

  王守拙趕緊跪地求饒,唐英搖了搖頭,說:“你精通制瓷,卻不知做人就如制瓷一樣,須經千錘百煉,才能成為人中翹楚。你的貪念,最終毀了你……”

  后來,福康和王守拙都受到了乾隆的嚴懲。而唐英的“粉彩鏤空轉心瓶”讓外國使節領略了大清國高超的制瓷工藝。再后來,世代的同行們都想做出如粉彩轉心瓶這樣的國寶來,卻始終沒有成功,粉彩轉心瓶成了絕響。

Tags: 瓷器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781.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