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最妙的一記

來源:故事會 作者:王君超

  劉鵬在宜州市的商業圈小有名氣,他對外宣稱自己是代理商,說白了就是個二道販子,幫別人把產品賣出去后,他從中抽取點好處費。劉鵬自小熟讀三十六計,為人處世可謂八面玲瓏,在這一行混得如魚得水,自稱三十六計在手,賺遍宜州不愁。

  這不,眼瞅著春雪大廈竣工在即,他牢牢地盯上了這塊大肥肉。這大廈的主人春雪集團是北方最大的熟食加工企業,此次將分廠落戶宜州。劉鵬這幾天就盯著大廈里的人進進出出,苦于找不到什么機會接近他們。

  這天,劉鵬又假裝路過春雪集團大門,看到一個中年婦女端著好幾盆植物,正準備往大廈里面走,劉鵬見狀,趕緊上去搭了把手:“大姐,我來幫你一下。”

  大姐連連道謝,劉鵬笑著說:“沒事兒,舉手之勞。您買這么多盆栽干嗎?”

  大姐說他們公司馬上要搬進這新大樓了,買這些綠色植物用來吸收甲醛。劉鵬一聽,趕緊說:“嗨,原來這樣,不過您買的這些植物可不吸收甲醛啊,我自己就是做這行的,下午我讓人給您送幾盆過來,免費給您用,如果覺得好,您就幫幫忙,給領導和同事推薦推薦我們店,怎么樣?”

  大姐聽了,更是感激不已:“那多不好意思啊,我得給錢。”

  劉鵬笑著說:“錢真不用給,只要您到時候幫我們做做廣告就行啦。”大姐滿口答應,兩人還互留了手機號。

  劉鵬轉身出門,就打電話給賣盆栽的張三:“喂,老張,下午送十盆綠蘿、十盆仙人掌到春雪集團大廈,錢我來付。”張三不解地問:“錢你來付?白送人啊?”

  “你懂啥?”劉鵬笑道,“這是三十六計中的‘拋磚引玉’,不放點兒餌,怎么釣大魚?”

  一個禮拜后,劉鵬果然接到了那位大姐的電話:“劉老弟,你們送的盆栽很好,又新鮮又有活力,我們后勤部的吳部長想跟你談一下整個集團大廈的綠化合作。”

  劉鵬一聽,立刻趕到了集團大廈。不出所料,他與吳部長的談話非常順利,劉鵬替張三攬下了一個大項目,以后整個大廈的綠化業務全部由張三的店鋪負責。

  洽談結束后,劉鵬與吳部長一起走出大廈,無意中看到許多快遞散亂地堆在大廈前方的院子里,快遞員正一個個地打電話通知收件人下來取貨。

  劉鵬半開玩笑地說:“吳部長,這樣收發快遞是不是有點影響咱們集團的形象了?”

  吳部長點點頭說:“是啊,目前還有不少員工沒搬進來,以后快遞會更多。這樣亂七八糟地堆在院子里,實在不太像話。”

  劉鵬一聽,建議說:“現在快遞柜這么流行,在院子里裝幾個不就行了嗎?既方便,又美觀。”見吳部長贊同,劉鵬趕緊趁熱打鐵,“吳部長,您要是放心,這個事情交給小弟來做,我保證找最好的快遞柜廠家,價格肯定也最優惠。”

  吳部長點頭說:“可以考慮,你把廠家的資料發給我,只要符合要求,就由你來做了。”

  回去后,劉鵬就給做快遞柜的李四打電話:“老四,把你們家最好的師傅派到春雪集團來,安裝三個快遞柜。一定要保證質量,好處費我就不要了,你給個最優惠的價格就行。”

  李四在電話那頭笑著問:“鵬哥,這趟買賣你又用的啥計?”

  劉鵬得意地說:“這一計叫‘反客為主’,我不主動提出來裝快遞柜,這種好事還能輪到你頭上嗎?”

  隨著時間的推移,離大廈竣工的日子越來越近,劉鵬與吳部長的關系也越來越密切。這天兩人閑聊時,劉鵬隨口問道:“吳部長,竣工典禮那天,集團總部是不是也會派人過來啊?”吳部長說老板等公司高層都會過來。

  劉鵬恭維道:“這么大的陣勢,您作為后勤部長,可得面面俱到,所有工作都到位啊。”

  吳部長頗為感慨地說:“是啊,從竣工剪彩到慶功宴,哪一環都不能出岔子。”

  劉鵬借機說:“有什么需要兄弟幫忙的,您盡管說啊,在宜州市,我劉鵬還能辦成點事兒。”

  吳部長略一思索說:“你這么一說,還真有個事要麻煩你。竣工典禮那天,能不能找些媒體過來?權當為咱們集團打打廣告。”

  “包在我身上!”劉鵬雖然答應得干脆,心里可沒底。自己雖在商業圈里吃得開,跟媒體可是半點交集都沒有。這可如何是好?看來還得使一計“瞞天過海”。

  竣工典禮這天,春雪集團總部高層領導全部出席,現場布置得恢宏大氣,祝賀的花籃堆滿了主席臺,細細一瞧,這不都是張三家的嘛!電視臺的小伙子全程跟拍,三百六十度無死角記錄領導的風采,吳部長看著甚是滿意。只有劉鵬心里清楚,這小伙子可是影樓拍婚紗照的王五。

  竣工典禮完美閉幕,吳部長和劉鵬都松了一口氣。慶功宴安排在“齊魯酒樓”,因為老板祖籍山東,劉鵬特地向吳部長推薦了這家大酒店,這一計叫“渾水摸魚”。

  老板一邊看著手機視頻上熱熱鬧鬧的竣工典禮畫面,一邊品嘗著美味可口的晚宴,他當場宣布,齊魯酒樓以后就是春雪集團在宜州地區的指定接待酒店。酒店經理冉總也相當夠意思,立刻表示今晚春雪集團晚宴的所有消費統統打八折。賓主皆歡,劉鵬這心算是放到肚子里了。

  典禮結束后一個禮拜,劉鵬約張三、李四、王五到冉總的酒樓小聚,作為他們幾個好兄弟的慶功宴。

  酒過三巡,張三忍不住問道:“鵬哥,我有件事一直想問你,他們幾個肯定也想問。”

  劉鵬大大咧咧地說:“有什么隨便問,咱們兄弟誰跟誰。”

  張三說:“這次跟春雪集團的買賣,我們兄弟幾個掙錢了,你啥也沒撈著啊。盆栽你自己掏錢白送給別人,安裝快遞柜不要好處費,攝影是你自己花錢雇的王五,好不容易到冉總這兒了,你非要自己貼錢給別人打個八折。你是我們的好大哥,但不是活菩薩,這賠本賺吆喝的買賣,你是咋想的?”

  劉鵬笑了笑沒說話,從口袋里掏出幾張名片,給每人發了一張。

  “春雪集團宜州分部后勤部采購科副科長——劉鵬!”李四讀了一遍,驚叫道,“鵬哥,你當科長了?”

  原來劉鵬做這一切的目的是為了能夠打動吳部長,讓吳部長看到他的能力。

  晚宴后,吳部長果然對他的表現非常滿意,向公司高層推薦了他,聘請他為采購科的副科長。

  “劉科長,恭喜你了!”李四打趣道,“這里面是不是也用了什么計謀啊?”

  劉鵬微微一笑道:“這是最妙的一計,叫明修棧道,暗度陳倉。”

Tags: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777.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