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一千兩銀票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非同尋常的托管

  洪武二十七年,又是大比之年。離應試的日子還有一個多月,應天府城內就擠滿了前來趕考的舉子。這天午后,一個名叫宋一輪的窮書生風塵仆仆地來到夫子廟附近的一家客棧投宿,看到門側“客滿”的木牌正要離開,一位公子哥打扮的青年微笑著走來:“看來兄臺是第一次到京城趕考,現在別說是城內客棧,就連城外的廟觀都人滿為患了。”宋一輪聞言神色一黯,青年又道:“在下蘇明舉,鎮江人士,僥幸在這客棧討得一間上房。兄臺要是不嫌棄,擠一下也無妨。”宋一輪大喜,可想到上房的資費,又猶豫起來。

  蘇明舉看出了他的擔心,就哈哈一笑道:“不過這房也不是白住,每天的茶水錢可要記在兄臺賬上。”宋一輪當下明白了他的好意,連忙道謝應下了,心中卻暗暗發誓,他日一定要報答人家的恩情。

  蘇明舉住的是個套間,外間本就有給使喚小廝住的床鋪。此次他是一人出來,外間正好可以讓宋一輪住。

  因為性情相投,不幾日兩人就成了莫逆之交。

  眼看考期日近,這天兩人用過酒菜回到住處后,蘇明舉從內間拿出一個碎花包袱交給宋一輪,道:“宋兄,我這里有一千兩銀票,放在身邊多有不便,請宋兄代為保管一段時間,待考試過后我再來取。”

  宋一輪哪里敢接,這一千兩銀票可是一筆巨款,自己要是弄丟了咋辦?可難得蘇明舉如此信任,自己多蒙蘇兄照顧,連這點忙都不肯幫也太不仗義了,就接過包袱直接鎖到了柜里。

  考試過后,蘇明舉不由分說就拉著宋一輪去了酒肆。酒酣耳熱之際,蘇明舉突然舉杯沉聲說道:“此番來京,本欲博個功名,眼見仕途無望,但能交到宋兄這樣的知己,也是不虛此行。”宋一輪細問之下才知道蘇明舉自感中榜無望,已打定主意明日返鄉,就急忙出言挽留,要他等放榜之后再走不遲。

  蘇明舉慘然一笑,只是搖頭。宋一輪又道:“縱使今年不得圣寵眷顧,下次還是有機會的。”蘇明舉長嘆一口氣:“沒有下次了。”

  原來蘇明舉自小醉心仕途,可他是商賈世族出身,家中向來對功名看得很淡。自從他父親辭世之后,家人一直希望他盡早打點家中生意。這次離家之前,他已和出嫁到閩南的姐姐談妥,若再博不得功名就得棄文從商,跟隨姐夫下南洋做生意。宋一輪知道自己也強留蘇兄不得,也不再多說,只是添酒,心想怎么也得讓好友盡興而歸。

  為信義歷盡艱辛

  待宋一輪醒來,已是次日正午,看到自己躺在客棧床上,內間卻是空空如也,忽然想起蘇明舉的包袱,急忙取了追出去。等他趕到江邊時,才得知駛往鎮江的客船早出發一個多時辰了。

  就在宋一輪心急如焚時,一個漁夫打扮的中年漢子跑來搭訕。問明緣由后,他把胸脯一拍,說自己有艘小船輕便靈活,加上順風順水,半日就可以追上前面的大船,只是這樣一來就得耽誤一天打魚工夫。宋一輪就從懷中掏出一兩多銀子,塞在中年漢子手中,跟他上了一艘小漁船。

  小漁船沿著長江行了百十里水路,眼看天色漸晚,還是沒有看到大船的蹤影。宋一輪愈發心急,一個勁地催促中年漢子,絲毫沒有注意到小船已經不知不覺地駛進了江邊的蘆葦蕩。等到中年漢子放下船槳,獰笑地回過頭來,宋一輪這才明白,自己碰上了強盜。好漢不吃眼前虧,他主動掏出身上的銀兩遞了過去。看到中年漢子收下銀兩后,還兩眼放光地盯著自己背上的包袱,他趕緊解下包袱,抱在懷里,苦苦哀求對方手下留情。中年漢子哪肯理會?抬腳將他踹翻,順手奪過包袱,打開一看,里面包著幾件舊衣,一抖,又掉出一個錢袋和一封信來。

  一見到信封,宋一輪就想里面裝的應是那一千兩銀票。誰料大漢沒有理會那封信,將錢袋里的銀子倒在手里一點,約莫幾十兩的樣子,就隨手將那封信往包袱里一塞,直接扔到了江里。

  那包袱一到水里就被沖開,宋一輪頓時大驚失色,立即從船上躍下去打撈那些東西。中年漢子也不阻攔,趕緊撐著船逃走了。可憐宋一輪只是粗諳水性,江水又急,他一連嗆了幾口水,也沒能抓住那信封。好在有蘆葦擋著,包袱和衣物都沒沖遠。宋一輪掙扎著一一撈起,爬上了岸。他沿著江岸走了十幾里夜路,才找到一間破廟住下,卻因一路穿著濕衣服,受了風寒病倒了。廟里的方丈可憐他,幫忙請了大夫診治,這一來二去,竟花了一兩個月時間,他的病才算痊愈。

  宋一輪掐指一算,放榜的日子早已過了,即便高中,這么久沒去報到,也得被除名了。自己的事倒還算小,不過再考一次罷了,那弄丟的一千兩銀票可怎生是好?他略一思量,心中便有了計較,決定無論如何也要先把這一千兩湊齊還回去,要不然他會一輩子不安。

  方丈念他一個書生流落外鄉不易,就請揚州城“寶昌記”當鋪的周掌柜收他做了伙計。這“寶昌記”是經營字畫的店鋪,宋一輪早年就對字畫之道頗有研究,有時眼光比起幾位老朝奉還要準上三分,加上為人勤懇好學,深得周掌柜賞識,第二年就被提為朝奉,工錢也越漲越高。他平日里省吃儉用,五六年下來也攢了三四百兩銀子。

  不料,第七年燕王朱棣發兵南下,眼看就要渡過淮水。揚州一帶風聲鶴唳,每日都在傳言燕王的部隊快要打過來了,一時間人心惶惶。周掌柜吩咐眾人趕緊把店里的古玩字畫低價處理了,一起過江逃命。宋一輪見一些字畫的售價實在便宜,就找到周掌柜,用自己攢下的銀兩買下了幾幅字畫。周掌柜見他有心攢些家當,就又送了他幾個黃玉扳指和十幾兩銀子,這才帶著家眷過江去了。

  敘舊情良多感慨

  宋一輪到江邊舊廟躲了半年。后來燕王打下應天,當了皇帝,天下也逐漸安定。宋一輪就去了應天府將字畫和扳指賣出,手上竟也有了六七百兩銀子。他拿這些銀兩做本錢,在揚州一帶做起了字畫生意,三四年后,終于攢夠了一千兩銀子。

  這年春暖花開,宋一輪帶上攢夠的銀兩興沖沖地到鎮江尋找蘇明舉。這已是他和蘇明舉分別后的第十個年頭了。但一問之下,哪曾想林家多年前就搬離了鎮江。

  天下之大,要找一個只知名字的人談何容易!無奈之下,他只得在鎮江安頓下來,娶了妻室,繼續經營書畫生意,只盼有朝一日蘇明舉返鄉,兩人能得以重見。

  這一等又是十多年。此時宋一輪已成了當地數一數二的大富商,有嬌妻愛子,可他心里還是放不下那一千兩銀票的事。這天,鎮江知府宴請一位途經鎮江上任的巡撫,發帖請了當地的名流巨賈作陪。一進酒樓頂層的雅間,宋一輪就呆住了:那個坐在知府身邊的巡撫大人竟然就是失散二十多年的蘇明舉!

  蘇明舉也很快認出了宋一輪。顧不得什么禮節,兩人當下就抱頭痛哭起來。隨后,宋一輪帶著蘇明舉來到家中,先讓他見過自己妻小,又領他來到內室。蘇明舉以為宋一輪要和自己敘舊,卻見他從床頭的暗格里取出一個碎花包袱,鄭重地交給他。蘇明舉一見這包袱,就感到似曾相識,打開一看,這才想起這正是自己當年寄存在宋一輪處的。他看到舊衣服里還夾著一個信封,抽出一看,里面竟是一張一千五百兩的銀票。

  宋一輪解釋道:“我受人之托,卻未盡人事,實在慚愧。現將受托之物完璧歸趙,里面原應有一千兩銀票和幾十兩碎銀,另外四百多兩權當這二十多年的利息。”蘇明舉聽聞大驚,幾十兩散銀子的事自己還記得,可哪有什么一千兩銀票?

  原來,當年考試之前蘇明舉就沒抱什么希望,打算考完之后,不等結果立馬就走,但想到宋一輪連回程的盤纏都頗為勉強,有心幫他,又怕被拒,就想了個主意,將自己的幾件舊衣和幾十兩銀子包起來謊稱要他保管,并附一封書信道明緣由,考完之后自己一走了之,那包袱宋一輪就不收也得收了。如今見宋一輪要還那子虛烏有的銀票,他料定里面必有隱情。

  宋一輪就從那天醒來發現他忘了取走包袱說起,把其中的曲曲折折一口氣講完,此時蘇明舉已是泣不成聲,幾聲抽噎后竟暈厥了過去。宋一輪慌忙掐他人中,忙活了好一會兒,才將他弄醒。

  蘇明舉醒來之后,從床上掙扎起來,對著宋一輪倒頭便拜:“宋兄,我對不起你啊……”終于知道真相的宋一輪聞言臉色一變,這時蘇明舉哽咽半天又道:“而且,宋兄有所不知,我正是補了宋兄的缺才當上的官啊!”

  原來當年宋一輪確已高中,只是當時他還躺在百里之外的舊廟養病沒能報到,禮部就錄取了下一名,而此人正是蘇明舉。當時,不抱希望的蘇明舉已在鎮江變賣完家產,正準備去泉州投奔姐夫,到南洋經商。待到了京城才知道自己被錄取了,而且是補宋一輪的缺。初得消息,他打算擇日去尋訪一下宋一輪,可三日后他接到前往廬州上任的命令,尋訪一事只得作罷。為官以來,他一直不知道當年宋一輪發生了什么事,但心里卻非常感激他,自己的飛黃騰達也算拜他所賜。

  現在明悉了事情的來龍去脈,蘇明舉懊悔不已,如果不是自己當初的任意妄為,宋一輪也斷然不會誤了出榜的日子。憑他的本事,今日的成就絕不會在自己之下。

  宋一輪得知二十多年的辛苦竟是一場陰差陽錯,一時間也是默然無語。良久之后才回過神來,見蘇明舉還在地上長跪不起,急忙將他扶起:“真是天意弄人啊!此事怪不得你,當年你也是出于好意。何況,如今我富甲一方,比起當初強了何止百倍!你也不必內疚,只要你能為官一任、造福一方,這官誰做不是一樣!”

  蘇明舉見他肯原諒自己,這才放下心來。于是兩人把酒言歡,徹夜暢談。蘇明舉愈發仰慕宋一輪的品行,堅持要和他結拜兄弟。幾年后,蘇明舉更是把小女兒許配給宋家,和宋一輪結為親家。

Tags: 銀票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774.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