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寶鑒人心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1。尋寶

  老劉和老牛是一對歡喜冤家,別看一大把年紀了卻見面就掐,抬杠拌嘴成了家常便飯。不過最近老牛卻對老劉畢恭畢敬,言聽計從。

  退了休,老牛忽然喜歡上了古董收藏,而老劉在這方面起步早,是個行家,自然成了他的老師。

  閑著沒事,老劉就帶著老牛在舊貨市場轉悠淘寶。舊貨市場里沒多少真寶貝,時間一長,老牛有點煩了,強烈要求去鄉下撿漏。

  老劉哼了一聲:“現在的鄉下不比從前,人們都精了,有好寶貝不會輕易出手的。再說鄉下早被過完篩子,又過了籮,哪還有寶貝?”

  “你就是留一手!上個月你跑了趟鄉下,抱回個瓷瓶,你當我不曉得?”這話還真不假。老劉在一個農戶家里發現了一個瓷瓶,瓷瓶是清代官窯的,卻被當作花盆種上了花。老劉不動聲色,假裝喜歡花,結果花了二百塊錢給買了下來。

  老劉沒了轍,尋思了一下,應承下來,說那就去“金子溝”。“金子溝”老牛還真不陌生,他二姨就是那地方的。早些年,鄉下日子難,幾個表弟常來城里“騷擾”他。后來他們生活好了,再加上二姨也去世了,也就少了往來。金子溝聽起來挺美,其實是大山深處的一個小村,交通極不便利。山路十八彎,拐來拐去,老劉和老牛進了村。

  老牛道:“我有親戚是這里的,今天讓他們好好招待咱。”

  老劉一擺手:“淘寶這營生靠得是一哄,二蒙,三忽悠……有親戚撂不下臉。”

  老牛一聽也對,便跟著老劉東串西串,也算收到了一些寶貝,像小人書啦,像章啦……足足有小半袋。

  老劉拎著袋子發起了牢騷:“我說你別整這些小兒科,收個大件,也不虛此行。”老劉沒理他,徑直走到一戶人家門前。門前的石頭墩子上坐著一位老漢。

  老劉問道:“跟您打聽一下,徐家義他家現在住哪啊?”老漢指點了一下方位。老劉道謝后,決定馬上去徐家。

  老牛有點不解:“剛才你不讓我找親戚,你咋找呢?”

  老劉神秘一笑:“不是我親戚。徐家義破四舊的時候是這個村的革委會主任,這個你懂的。”

  老牛一聽像想起什么來似的,點了點頭:“我說你咋想到要來這個村呢?想當年……”

  老劉“噓”了一聲:“低調。快走。”

  2。得寶

  徐家坐落在村子的后身,三間土坯房,一個籬笆院。老劉推門進到院子里喊道:“請問有人嗎?”屋里有人搭了聲,隨即走出一位中年婦女。婦女打量著老劉和老牛問他們是干什么的。

  老劉也打量起這個院子來:“我找徐家義徐主任。”

  婦女嘆了口氣:“我公公走了五六年了。”

  老劉問:“你是這家的兒媳婦?那徐大娘呢?”

  婦女朝屋里一努嘴:“炕上。癱了兩年了,剛給伺候睡著了。小點聲,別給吵醒了。”

  老劉壓低聲音說:“我們是城里的,來村上收古董。你們家有嗎?”

  婦女茫然地問:“啥?古董?沒那好東西。要有那東西我家早住大瓦房了。一年到頭累死累活,都不夠還醫藥費的。”

  老劉仍然不死心:“你要是同意我自個瞅瞅行唄?”

  婦女倒挺爽快:“隨便。就幾間破房爛屋……對了,堂屋有張八仙桌有年頭了,會不會是古董啊?”

  老劉和老牛一對眼便跟著婦女來到了堂屋。堂屋靠北墻立著一張八仙桌,不過桌子還剩下三條腿,缺的那一條用磚頭支著。桌子上擺著祖先牌位,原來是一張供桌。老牛來到近前,敲敲桌面,搬搬桌腿,還把腦袋探到了桌子下面。老劉只是掃了桌子一眼,就把目光定在了桌子上的那只香爐碗上。香爐碗還真是一只碗。碗里盛著半碗麥麩,里面有一些熄滅的香頭。

  老劉指著碗說:“這個我可以拿起來看看嗎?”婦女點點頭。老劉來到灶膛前,倒掉麥麩,取出手帕,里里外外把碗擦干凈,舉到眼前,瞇著眼端詳了一番開口道:“賣不?我出一萬,成交。”

  婦女一時沒醒過味來。

  老劉不由分說把錢掏了出來,開始數道:“一千,兩千……八千……老牛,把你的錢借我兩千,我帶的不夠。”老牛不敢怠慢掏錢給老劉。

  出了村,老牛喊道:“停,停!走那么急干啥?怕人家反悔追來啊。把寶貝拿出來,讓我看看,告訴你,我也是投資人。”

  老劉站下身道:“提前聲明,袋子里的東西都歸你也沒問題。但這個碗是我的,你的錢,回到家一分不少的還給你。”

  老牛眼珠一轉:“我就想長長見識,瞅兩眼也給你瞅不壞。要不我這就回徐主任家,把我那兩千塊錢要回來!”

  這一招還真靈,老劉松了口,只好從懷里把碗掏了出來。老牛眼快手疾一把就給奪了過去。碗是木頭碗,黑乎乎的,樣式跟普通的飯碗沒什么兩樣。

  老牛在手里上下掂量著:“除了分量頭不輕外,我咋就看不出它哪兒值那么多錢呢?”

  老劉一本正經道:“知道這是什么木頭嗎?紫檀!純金打造的也抵不過它。”老牛認真查看起來,但是看了半天也沒看不出個子午卯酉,覺得自己太外行了。老劉得意起來,心說,以前在一塊的時候,老牛就嘴不饒味,非要搶個上風頭,現在正好借機壓壓他的氣勢,于是不緊不慢地道:“今天我不收學費教你點真本事。小葉紫檀為紅木中的精品。常言十檀九空,最大的小葉紫檀木直徑僅為二十厘米左右,其珍貴程度可想而知。小葉紫檀乃帝王之木,是宮廷御用之首選,被世人稱為木中之王。現如今紫檀的貨源越來越少,它的價格也是越來越高……這只碗是整塊的木頭摳成的。你說珍貴不珍貴!”

  老牛真被震住了,越看越覺得這只碗不一般,看著看著,他突然有了新發現:“有字,有字!”老劉也湊過來,碗底上模糊地刻著一行字,不過有些字徹底看不出來了,能看清的只有兩個字:六一。

  老牛疑惑地道:“六一……六一兒童節……那這只碗就不算古董……我說,你是不是打眼了?”

  老劉一看剛建立起來的威信轉眼就要垮塌,立馬瞪起了眼珠子:“胡說八道。六一就是兒童節啊?沒文化真可怕。”老牛也不示弱,連連追問。

  老劉晃了一下腦袋:“北宋大文豪歐陽修知道嗎?歐陽修曾自言:集古錄一千卷,藏書一萬卷,有琴一張,棋一局,酒一壺,一翁老于其間。故自號六一居士。這只碗就是歐陽修的!你給我拿過來吧!”老牛慌忙躲閃,一個勁地央求再多看一會。老劉不好再說什么,一起打道回府。

  3。昧寶

  進了城,二人分手各回各家,老劉竟然只字未提碗的事。老牛心里樂了,老劉一定是馬上拿不出錢來,特意把碗先押在自己這里的。

  不料,分手的第三天,老劉的兒子打來了電話,老劉出車禍了,沒搶救過來……

  參加完喪禮,老劉的兒子喊住老牛:“牛叔,您是我爸最好的朋友……我爸臨終就念叨一個事……他說欠您兩千塊錢……我這就去取。”

  一番推讓,老牛接下了錢。

  老牛心里不是滋味:“那好,錢我收下……趕明天……”

  小劉繼續說道:“我媽傷心過度,我計劃明天把她送到鄉下舅舅家。”

  回到家,老牛取出那只木碗,捧在手里好似有一萬斤。老牛尋思:看來,老劉沒有來得及把碗的事跟兒子交代,但是還錢怎么沒忘呢?或者是都交代了,小劉一時沒顧上……老牛忐忑不安一夜沒睡著覺,最后,拿定主意,有什么事等小劉從鄉下回來再說。等了一個月也沒見到小劉登門,老牛從側面一打聽,原來小劉回來后又被公司派到了國外。老牛懸著的一顆心稍稍穩妥了些。

  時間過得很快,一晃半年就過去了,小劉可能已經回了國,但是從沒來找過老牛。老牛也故意不去聯系小劉。又過了些日子,老牛專門買了一只錦盒,把碗放在里面,鎖到了箱子里,寶貝真正姓了“牛”。

  4。鑒寶

  這天一大早,老牛剛剛起床,兒子小牛和兒媳連門也沒敲就闖了進來。

  沒等老牛張口,小牛便問道:“咱家那只宋朝的碗還在嗎?”

  老牛怒起來:“老子還沒死,你就來算計?”

  小牛惱了:“爹,我聽說你把那只碗送到古董行估價了。你有所不知,這一行里面的黑幕太多了。古董行為了騙你的錢,故意把假的說成真的,這樣你才會心甘情愿地掏腰包啊。”

  老牛不信。他前段日子還真去了古董行,付了1000元鑒定費,老板給老牛的古董碗估價50萬!老牛一聽當下激動得不行。那老板說如果要去參加拍賣,價格能上百萬,只是要先付一筆數目可觀的保證金。老牛正為這保證金犯愁呢。

  小牛:“爹,您可千萬別上當啊!我有個哥們正巧在那家古董行辦事,他讓我一定要勸住你啊!”

  老牛:“你小子有那么好心?你惦記我的寶貝可好長時間啦。”

  小牛一時語塞。他和媳婦確實勸過老牛把古董碗變現,可現在他倆確實是替父親擔心。新聞里揭秘的關于拍賣行的騙局,那可是活生生的教訓啊!

  兒媳緩和口氣說:“爹,這樣吧。咱們市電視臺有檔節目叫‘鑒寶’,你把碗拿過去請專家給看一看,結果不就清楚了?”

  老牛心疼那一大筆保證金,認為兒媳這個辦法可行。

  一個月后,電視臺有了消息,讓老牛他們帶著寶貝去參加節目。節目是現場直播。老牛手捧錦盒還真挺緊張。

  專家說話了:“老先生,請您介紹一下寶貝的來歷。”老牛一五一十把尋寶的過程講了出來,不過他略去了老劉。

  專家點點頭,然后取出木碗看了片刻笑道:“老先生,剛才說花了一萬?我看您沒多花錢。”

  老牛心里撲騰一下:“怎么說?這是真的?”

  專家面帶笑容:“我是說您交的學費還不算太貴。這件東西在行里就叫‘出門假’。為什么呢?首先材料它就不是紫檀,可能是材質硬的一些雜木;再有后面‘六一’二字也證明不了是歐陽修,字跡也顯粗糙……不過這確實是整塊木頭摳成的,能摳得如此圓整,也算不容易,還是有點技術的……”

  后面專家再說什么,老牛一個字也聽不到了……

  老牛病了。B超,CT,核磁共振……也沒檢查出病癥所在。在醫院住了幾天老牛執意回家。老牛前腳進家,后腳就來了客人。客人正是多年沒來往的金子溝的大表弟。表弟還帶來了一個中年漢子。中年漢子自我介紹說是徐家義的兒子。

  表弟直爽,說道:“你那只碗就是從他家買去的吧?徐家侄子跟我說,你前腳走,老太太便醒了,問清緣由后急了。她說碗是村里的木匠陳六一做的,值不了一萬!她讓兒媳婦出門去追,決意把錢還給你們……沒追到。”

  徐家漢子接口道:“我娘把媳婦訓斥了一頓,怪她貪心。最后老人家放出話,說不把錢還回去,就不讓我們兩口子百年后進祖墳……這錢我們一直放著,多難都沒動過一分。對了,這是那一萬塊錢,您過過數。”

  老牛愣了好一會兒,長吁一口氣道:“這錢我不能要。因為我不是真正買碗的人。”

  表弟“咦”了一聲:“我們看電視了,村里有好幾個人把你認出來了,你買過人家的小人書啥的。”

  老牛擺擺手:“我說不是我,就不是我。小牛你把電話給我,我看看你劉叔家的座機還打得通嗎?如果打不通你就跑一趟,去把小劉找來。”

  電話通了,接聽的是老劉的老伴。

  老牛也不兜彎子:“嫂子,我是老牛。我和劉哥曾經去了一趟鄉下金子溝,你還記得這事嗎?”

  老劉的老伴“嗯”了兩聲,仿佛想了起來,答道:“對,有這事。那回他一回家就跟我講了……那個村是老劉當年下鄉插隊的村,雖說只待了三個月,但老徐家真不錯,對老劉有恩哪……老劉記在心上,一直想著報答,因為種種原因,一直沒有……那天看徐家日子艱難,又怕人家不肯接受,就故意花一萬塊錢買了一只普通的木頭碗……老牛啊,提這些干啥?”

  老牛的手機“吧嗒”一聲摔到了地上,兩行老淚泉涌而出……

Tags: 人心 鑒寶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773.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