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劉二順在咆哮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奪妻之恨

  酒匠海半仙從外鄉收酒賬回同山鎮的路上,發現了田野上一大片豐滿的高粱地。

  海半仙走向高粱地,掐下幾顆高粱粒放進嘴里,閉著眼,仰臉對著高粱地上的天空,一口一口嚼。海半仙嚼出了三分甜,三分澀,三分淡寡,再加一分尚捉摸不定的滋味,這正是他夢寐以求的高粱酒好料。

  海半仙又摘下一小撮,準備帶回同山鎮好好品嚼,忽地平地一聲雷,“干什么的?!糟蹋高粱啊你!”

  海半仙手里的高粱撒落在地。回頭一看,不禁一呆。

  是他的死對頭劉二順。

  海半仙跟劉二順本來沒什么事兒。一個釀酒,一個種地。一個住鎮上,一個居鄉間。井水不犯河水,陽關道不通獨木橋。

  可三年前兩人結下了梁子。因為一場酒神會后,劉二順的未婚妻變成了海半仙的老婆。

  海半仙賠著笑臉,二順,這高粱地是你的啊?

  劉二順陰著臉說,咋的,還成你的啦?

  海半仙問,二順,能不能賣幾百斤給我,你這么大一片地……

  劉二順笑了,想買?

  海半仙說,二順,你開個價,好商量。

  劉二順的臉又陰了,門都沒有!滾,再不滾我劈你!

  劉二順抄起鐵鍬揮來,海半仙趕緊滾出來。劉二順的鐵鍬果然劈下去,砍斷了兩三株嫩生生綠油油的高粱。

  海半仙都離高粱地老遠了,還能聽見劉二順憤怒的咆哮。

  三年前劉二順帶未婚妻翠屏去同山鎮逛酒神會。

  劉二順給翠屏買了三尺花布,一根紅頭繩,半斤桂花糕。翠屏咬著桂花糕跟劉二順逛到酒神會。兩人在人群里悄悄捏手。

  高臺上一字兒排開十二壇酒。海半仙那時瘦瘦高高的,人也眉目俊朗,高臺上一站,比旁邊長著碩大酒糟鼻的中老年酒坊主要清新許多。亮相時,酒坊主如數家珍夸夸其談。

  輪到海半仙,他上前抱拳往臺下緩緩一掃。海半仙這時發現了臺下一張天真的滿月臉,嘴里塞著半塊桂花糕,一雙黑幽幽的亮眸牢牢盯著他。海半仙一慌,差點兒忘了自己來做什么。定了定神,他的手臂往空中一劃,腿往上一踢,低低一吼,打起了拳腳。

  人們一開始懵懵懂懂,接著眼花繚亂,最后海半仙以鷂子翻身的姿態穩穩落臺,完成了亮相。人們掌聲雷動。

  酒好,加上出場醒目吸人,那年海半仙酒坊拔了頭籌。

  翠屏的心在那一刻像鷂子一樣飛過去,停在海半仙身上不肯走了……

  高粱紅的時候,海半仙幾次跑到劉二順的地頭,貪戀地看那垂著紅纓穗子似沉甸甸的小腦袋的紅高粱。其實收獲季自有農戶將高粱送上門,可劉二順這幾畝高粱品種不同,海半仙以酒匠對糧食的高度敏銳,嚼出那是優質山西高粱種,比本地高粱明顯高出一大截。

  高粱收獲的時候,海半仙遙遠地看著,看劉二順和一幫雇工收割。海半仙心里就像雞爪在抓一樣,他眼紅這片高粱。

  劉二順和雇工們像田雞一樣從地頭消失后,海半仙坐在空曠的地里,撿起幾顆高粱粒嚼著。短茬茬的高粱秸像一群耀武揚威的士兵對他發出嘲笑。海半仙重重踢了腳高粱秸,幾聲槍響爆破在高粱地的上空,驚飛了一群撿啄高粱的麻雀。

  同山鎮在那天淪陷于被稱作“江南作戰”的日軍之手。

  同仇敵愾

  海半仙聽翠屏說劉二順要把一車高粱酒送到日軍駐地,當時翠屏氣得說我瞎了眼,以前竟然看中過那種軟骨頭。

  海半仙悄悄去看動靜。他果然看到門口停了一大車高粱酒。劉二順抬起車轅,往外溜了幾眼,朝村外走去。

  海半仙一路跟著。臨近同山鎮的三岔路口,劉二順的手一沉,車把落地,回頭看見海半仙蹲坐在車上。海半仙冷冷地說你想去哪里。劉二順說你管不著。

  海半仙的腳一掃,一個酒壇子嘩啦落地,跌得粉碎。海半仙說你再往前走一步試試,馬上會像這酒壇子一樣粉碎。

  劉二順嘴唇哆嗦,說海半仙你個討債鬼,我前世欠了你什么,為啥你老跟我過不去──我的酒愛送哪兒送哪兒,哪條王法規定得讓你來管?

  那天傍晚,無奈的海半仙目送劉二順進了同山鎮的日軍駐地。

  同山鎮的人們也發現劉二順竟然跟日軍勾搭上了,一趟趟送酒,跟日軍小隊長大島打得火熱,甚至還學會了說“喲西喲西”。日本人來了以后,物價開始往上漲了,各商號都在哄抬價格,漲得一塌糊涂。老百姓說,這錢不是錢了。這錢連紙都不是,因為紙上還可以寫字呢。

  有一回海半仙發現劉二順的眼睛青腫得像臭灰蛋,嘴角掛著一條未干的血痂,一只腳有點瘸。海半仙想說什么,劉二順冷冷地瞥了他一眼,大搖大擺地晃進人群。人們嘩地從劉二順身邊閃開,好像他是一只惹人討厭的臭蟲。有人還在他背后狠狠地吐唾沫,罵狗漢奸。

  與此同時,人們去海半仙酒坊買酒,海半仙竟然說酒不多了,每人只能買三兩。人們明明看見年初海家大院有十八只七石缸的酒,就說,海半仙也變了。海半仙大概是想囤酒,然后抬價。

  約莫一個多月后的一個黃昏,同山鎮淪陷的天空彌漫著織錦緞一樣美麗的晚霞。突然一聲巨響炸裂了天空。

  人們看到鎮西的日軍駐地上空,濃煙黑霧遮住了織錦緞般的晚霞。日軍的胳膊大腿槍械東洋刀什么的,跟著濃煙塵土四下噴濺……

  人們看見海半仙沖過來,朝那個方向狂奔幾步,又停下,神情悲愴,雙腿緩緩跪下。海半仙蒼涼地痛呼,二順兄弟,走好──

  日軍駐地被炸后,人們驚恐等待的報復掃蕩沒有來,因為恰好這時日軍的戰線拉向內地,后援不及,而無暇顧及這一頓挨揍。

  人們終于得到了還原的真相。原來那回劉二順是真要給日軍送酒討好,海半仙半路攔截,他用了一個下午一個黃昏的工夫,終于把這匹懸崖邊的危馬拉了回來。劉二順答應海半仙的要求,即以送酒為名,與日軍打交道。取得鬼子徹底信任后,那天傍晚他又以送酒為名,在日軍駐地把堆在一起的海半仙酒坊度數最高的三步倒點燃了。轟然一聲巨響以后,把日軍駐地的軍火倉庫炸了個稀巴爛,連同他自己。

  海半仙從駐地找回一段燒焦的手拉車車轅,擱在桌上,算是劉二順的衣冠。他供上最香醇的七里醉,說二順兄弟委屈你了。說著眼圈一紅。

  海半仙開始嘮嘮叨叨。

  他說,二順,喝酒,喝頂好的七里醉。

  他說,二順你個豬頭三,你竟然說送給日本鬼子也不賣我一粒高粱。

  他說,日本鬼子趕跑后,我種你的那塊高粱地,我要釀全同山鎮頂好的酒。

  他說,翠屏,扎上那根紅頭繩,來,咱們給二順兄弟送行了。海半仙和翠屏都舉起了酒碗,舉起酒碗的時候,眼淚就滾滾地掉了下來。

Tags: 咆哮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772.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