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算出來的萬元戶

來源:故事會 作者:鄧磊

  山陂鄉是全縣出名的窮地方,到如今老百姓連溫飽都沒解決,有時還得吃返銷糧,領救濟款。年輕的鄉長卜梧實剛上任一個月,就接到縣里通知,5月1日全縣要開萬元戶表彰大會,要鄉政府立即上報名單。

  卜鄉長看著手里的通知,兩道眉毛擠成了疙瘩:這萬元戶怕是戴著放大鏡也難找啊!但上級的通知又不能不執行。卜鄉長當機立斷,立即把各村村長召來開會布置,又緊急動員鄉政府全體人員出動去尋找萬元戶。眼看著會議日期一天天逼近,縣里又一次次來電話催報,卜鄉長急得吃飯不香,睡覺不寧,整天唉聲嘆氣,像丟了魂似的。

  他的妻子桂花看他這副模樣,不知發生了啥事,就關心地問:“梧實,你哪兒不舒服?還是啥事掛住心啦?”

  卜鄉長翻了一個身,沒好氣地說:“去去去!給你講也沒用。”

  桂花見他滿臉陰云,笑著又追問道:“到底是咋回事?說出來我興許能替你拿個主意呢。”

  卜鄉長一想也是,便把找萬元戶的事說了一遍。桂花一聽,撇著嘴說:“俺當是啥子大不了的事呢,這萬元戶嘛,嘻嘻,娘家就有一個。”

  “誰?”卜鄉長像觸電似的一躍而起。

  桂花用手指在他腦門上輕輕一點,說:“咱二舅唄。”

  卜鄉長有些不相信:“你是說王村的王老萬?”

  桂花點點頭說:“是啊!他早幾年在縣城里賣過燒餅,別看那生意利小不起眼,可聽咱舅媽的口氣,也積攢下不少錢呢!”

  “哎呀呀!你咋不早說呢!”卜鄉長一骨碌翻身下床,推上自行車,風風火火就朝王村騎去。

  到了王村,卜鄉長直奔王老萬家,進門一看,院子里可熱鬧了,東墻根拴著一頭大黃牛,西墻角是豬圈、羊舍,房檐下的籠子里喂著長毛兔,一群母雞正在院子里低頭覓食。一見這情景,卜鄉長禁不住暗暗叫好:桂花說得不錯,看這架勢,二舅家像個萬元戶,就是這房子太破舊了點,看這山墻的裂縫有多大!

  卜鄉長正想著,忽聽背后有人叫道:“梧實,好稀客喲!當鄉長就忘記二舅了,今天來有啥事?”

  卜鄉長回頭一看,正是王老萬,就笑著說:“二舅,是這么回事,縣里要召開萬元戶表彰大會,咱們鄉準備讓你去。”

  王老萬聽了一愣:“梧實啊,你莫和二舅開玩笑,我能是開會的料?”

  卜鄉長哭喪著臉說:“二舅,不跟你開玩笑,你想想,我當鄉長才個把月時間,如果連這件事都辦不好,我的臉往哪兒擱?領導往后還會信任我嗎?再說我在臺上,總有你們的好處。二舅,會議就那么兩三天,有吃,有玩,又不要你花一分錢。二舅,去吧,去吧,開開眼界也好嘛。”

  王老萬一聽,可為難了:“梧實啊,不是二舅不愿幫忙,只是我手頭的票子離一萬元差遠嘍!”

  “二舅,這你就不懂了,上面并沒要求萬元戶必須有萬元鈔票啊,咱們可以用實物折算嘛!你這牛、羊、雞、兔一大群,我看算下來只多不少。”

  卜鄉長這么一說,王老萬不好回絕了。他銜著煙袋嘴吧嗒了好一陣子,最后把煙袋鍋朝桌子上一敲,說:“行,二舅依著你,就當一回萬元戶。不過梧實啊,這實物折合成錢,二舅的賬頭可算不清啊!”

  “這好辦!”卜鄉長當即掏出鋼筆和筆記本,說,“咱倆一塊兒合計合計。二舅,先說說你手頭的錢數。”

  王老萬說:“二舅不怕你笑話,信用社只存有一千五百元,這是打算蓋房子時付工錢的。”

  卜鄉長邊記邊說:“二舅,你先別急,起屋蓋房是百年大計,倉促動工可不保險。等開罷萬元戶表彰大會,我給你聯系個工錢低、質量高的工程隊,包你房子蓋得漂漂亮亮、結結實實的。來,咱們往下算。那頭大黃牛你看值多少?”

  王老萬說:“牙口正好,膘水也行,有人出過九百,我都沒舍得賣。”

  卜鄉長痛快地說:“湊個整數,就算一千吧!二舅,你喂有幾只羊?”

  “大大小小有六只。”王老萬回答道。

  卜鄉長沉思片刻說:“現在羊肉價錢挺貴。一只羊按五十元沒說的,六只羊就是三百元。二舅,咱家喂有幾只兔子?”

  王老萬說:“去年秋季買回來二十只長毛兔。咱又不會喂養,死了七只,跑了三只,今年開春母兔又下了八只。”

  卜鄉長扳著指頭算了算,說:“一只少說也值三十元,十八只就算六百元吧!一年剪下的兔毛也能賣個四百元,加起來一共一千元。二舅,那群雞有幾只?”

  王老萬仔細想了想,說:“五只公雞,三十六只母雞。”

  卜鄉長用筆劃拉了好一會兒,說:“就按四十只母雞算吧!一只母雞一年下二百五十個蛋,四十只母雞能下一萬個蛋。一個雞蛋按一角錢算,一萬個就是一千元。還有四十只雞也值個二百元。二舅,已經有五千元啦!”

  王老萬吭吭哧哧地說:“梧實,算得不對頭吧?咱那雞養得不好,沒下那么多蛋,有時候下的蛋自己也吃了。”

  卜鄉長放下筆解釋道:“二舅,大致估計一下嘛,哪能把幾分幾厘也算上?你想想看,咱家還有啥值錢的?”

  王老萬尋思著說:“沒啥子值錢的了。”

  卜鄉長略一思忖,問道:“二舅,你不是準備蓋房子嗎?木料準備得怎么樣了?”

  王老萬說:“家里有十五根檁條;椽子是兩元錢一根,我買了一百二十五根。”

  “這不就有了。”卜鄉長邊算邊說,“現在木材的價錢比吃肉還貴,一根檁條算五十元,十五根是七百五十元,加上買椽子的二百五十元,正好一千元。”

  王老萬又忍不住了:“梧實,那檁條是咱自己種的樹……”

  “咳!自己種的樹就不值錢了?”卜梧實打斷了王老萬的話,又問道,“對了,二舅,你買了多少磚?”

  王老萬老老實實地答道:“沒買啥子磚。我和大生起早摸黑,打了五萬塊磚坯,打算這兩天就點火燒窯。”

  卜鄉長掐指一算:“好!一塊磚算六分,五萬塊磚就是三千元。二舅,九千元啦!”

  王老萬說:“梧實呀,我不是給你說了,那還是磚坯呢!”

  卜鄉長道:“哎呀呀,二舅喲,你不是說這兩天就點火燒窯嘛!等大會開

  始時,磚不就差不離了!”

  王老萬不吭聲了。卜鄉長靈機一動,又問道:“二舅,你今年要繳多少斤小麥?”

  王老萬答道:“九百多斤。”

  卜鄉長說:“四舍五入,就算一千斤吧!一斤小麥賣兩角錢,一千斤就是二百元。二舅,你再想想還有什么?”

  王老萬一拍腦門:“咳!咋會把那兩頭豬給忘了!”

  “一頭豬按二百元,兩頭豬是四百元。”卜鄉長飛快地算了算,興奮地喊道:“九千六百元啦!二舅,還有什么?”

  “沒有啦!”王老萬皺著眉頭苦苦地思索著。

  卜鄉長勸慰道:“別急,別急,只差四百元啦。二舅,你再使勁想想。”

  “使勁想也沒有啦!二舅又不會生票子。梧實,你先坐會兒,我去喂喂豬,那頭老母豬快下崽了,得勤喂著點兒。”王老萬說著站了起來。

  卜鄉長一聽,突然興奮地大聲叫道:“有了,有了!二舅,你是不會生票子,可那母豬會生票子呀!你想想,母豬要是能下十只豬崽,滿月后二只賣四十元,不就湊夠一萬元啦!”

  王老萬搖著頭說:“這法子使不得,使不得,誰知下幾只呢!再說豬崽沒滿月,會也早開過了。咱莊戶人要守本分,有一是一,有二是二,可不能蒙哄人啊!”

  卜鄉長打著哈哈說:“好好,咱爺兒倆先別爭了。我問你,母豬啥時候下崽?”

  王老萬說:“約摸就是這一晚的事。”

  “好!”卜鄉長雙手一拍說,“二舅,我今天就守在這兒不走啦!”

  正說著,舅媽和表弟大生回來了,大家在一起熱熱鬧鬧地吃了一頓晚飯,便等著母豬下崽。

  半夜時分,果然有動靜了,母豬一連生下了七個胖嘟嘟的小豬娃。卜鄉長可著急了:“還有沒有?”話音未落,第八只豬崽生了下來。緊接著,第九只豬崽也落了地。

  這時,卜鄉長心頭怦怦直跳,兩只眼睛瞪得滾圓,直盯著母豬的屁股,連聲喊道:“生啊,快生啊!再生一個就夠啦!”

  舅媽笑著說:“豬是**,咋能聽懂人話呢!”誰知話音剛落,那母豬像通人性似的,把第十個墊豬窩豬崽生了下來。

  二舅和舅媽滿臉笑容,忙著給母豬喂米湯水。卜鄉長心花怒放:“二舅,明兒個你趕緊收拾收拾,理理發,刮刮胡子,換換衣服,打扮得精神點兒,準備進城開會去。”

  舅媽插話說:“梧實啊,別攛掇你二舅了,他笨嘴笨舌的,去又不會說個啥,盡給你丟人現眼的。”

  卜鄉長正色道:“舅媽,你別擔心,咱這萬元戶又不是吹的,誰問了照實回答,保管沒錯!”

  時間過得飛快,全縣萬元戶表彰大會終于如期在5月1日正式開幕,縣長講話,少先隊員獻花,整整忙乎了一上午。中午吃飯時,王老萬更是大開眼界,滿桌的菜肴,喝的那些啤酒、飲料,叫都叫不上名字,縣領導還一個接一個前來碰杯,直灌得王老萬紅光滿面,暈暈乎乎的。

  吃罷午飯,王老萬打著飽嗝回到屋里,本來準備歇一會兒,可躺在那軟綿綿的鋼絲床上,渾身不舒服。王老萬正在翻來覆去睡不著的時候,忽聽有人敲門,下床開門一看,原來是山陂鄉政府的張會計。

  張會計一屁股坐在床上,抹了把汗說:“我來找你商量件事。”

  “找我有啥事?”王老萬感到有些奇怪。

  張會計說:“直講吧!找你認購國庫券。”

  “那不是在村上買過了?”王老萬滿臉疑惑。

  張會計表情嚴肅地說:“你是買過了,王老萬同志,可你只買了十元錢。這像話嗎?我們發家致富可不能忘本啊!要是在過去割資本主義尾巴,你能當萬元戶嗎?你能睡鋼絲床嗎?你能和縣長平起平坐、吃山珍海味、喝可口可樂嗎?現在國家有困難,咱們要盡力而為喲!再說以后還要還本付息,這和存錢儲蓄沒什么兩樣。你聽說沒有,紅泥鄉的萬元戶代表主動認購了一千元,河口鄉的代表也自愿認購了一千元。你比比人家,看看自己,再拍著胸口想想,多買一點兒,既是對國家作貢獻,也是支持你外甥女婿卜鄉長的工作嘛!”

  聽了張會計這番演講,王老萬低頭一想:是這個理兒,大不了五間房先少蓋二間,就是大生娶媳婦也住得開。想到這里,他試探著問張會計:“那依你看該買多少?”

  張會計爽快地說:“前頭有車,后頭有轍。買得少了你臉上寒磣,買得多了我過意不去。干脆,你就買一千吧!”

  王老萬倒吸了口氣,一咬牙說:“就依你,記上一千元。”

  “這就對了!”張會計大功告成,起身說道,“老萬,我回去就把國庫券給你送家里。你留步,留步。咱們回頭見!”

  張會計走后,王老萬還沒關上門,又有一男一女闖了進來。那男同志劈頭就問:“你是王老萬同志?”

  王老萬急忙答道:“是啊,是啊!二位是……”

  那女同志開口道:“我們是稅務局的,來向你核實一些情況。老萬同志,根據大會印發的材料看,你在縣城賣過六年燒餅?”

  王老萬眨巴著眼睛想了想,說:“沒有啊!只有兩年零三天。”

  “老萬同志,為人要誠實嘛!”那女同志從皮包里取出一份材料,翻了幾頁說,“你聽聽這一段,‘王老萬賣的燒餅用料考究,做工精細,皮黃里酥,老少咸宜,分量充足,注重聲譽,既活躍了市場,又方便了群眾。六年來,他早起晚歸,勤勞致富,成了我鄉首屈一指的萬元戶。’”

  王老萬聽到這里,急得渾身直冒冷汗。他前言不搭后語道:“這、這不是我的話,你們別、別相信啊!”

  “我們不信這信什么?”那男同志聲音高了八度,“這是你們鄉政府報上來的材料,你瞧瞧上面紅堂堂的大印。可你呢,明明賣了六年燒餅,卻只繳了兩年稅款,按規定你每月應繳三十元,一年是三百六十元,四年就是一千四百四十元。你是萬元戶代表,我們只罰你六十元,你再補繳一千五百元吧!”

  王老萬一聽這個數目,臉都變了顏色。他一個勁兒央求道:“同志,好同志啊!我真的只賣了兩年燒餅,你們千萬別搞錯呀!”

  那女同志拍打著材料說:“沒錯,這白紙黑字寫得清清楚楚,你還想抵賴不成?作為萬元戶,更要遵紀守法,起模范帶頭作用嘛!要知道,偷稅漏稅是違法的。如果拖延不繳,我們還要加倍重罰。”

  “啊!”王老萬嚇得張口結舌,“這、這,可我、我身上沒帶錢啊!”

  那男同志見狀,口氣緩和下來:“老萬同志,這好辦。材料上說你不是有存款嗎?我們可以先打電話通知你們鄉信用社,等會議結束后再跟你一道去取款。就這么定了!啊?”

  送走了兩位不速之客,王老萬重重地癱坐在沙發里,胸口疼得難受。

  他正在尋思回去如何向老伴交代,李縣長推門進來了,王老萬急忙站起來讓座。

  李縣長和藹地問道:“老萬同志,飯菜合胃口嗎?”

  王老萬連連點頭:“蠻好,蠻好,合胃口。”

  李縣長又笑吟吟地問道:“老萬同志,我看你氣色不大對勁兒呀,中午休息好了嗎?”

  王老萬擠出笑臉說:“沒啥子,沒啥子,休息好了。李縣長,讓你費心了。”

  “噢,那好!來,抽支煙。”李縣長遞過來一支過濾嘴香煙,王老萬受寵若驚地剛剛雙手接過,“啪”的一聲,氣體打火機又伸到了嘴邊。

  李縣長點著煙說:“老萬同志,今天下午的活動已經安排好了,全體代表到縣中學參觀,走,車子就在下面,我們一道去。”

  一輛大客車把三十多個萬元戶代表拉到了縣中學,校領導恭恭敬敬地把李縣長和萬元戶代表請上主席臺。校長首先致詞,接著,李縣長開始講話。只聽他扯開嗓門說:“同志們,同學們,今天召開這個歡迎大會,意義非常重大。大家都知道,是黨的開放政策,才使這些萬元戶走上了富裕道路。可我們也應該清醒地看到,我們國家的底子還很薄,縣里也有困難,因此我們拿不出更多的錢來辦教育。就拿我們縣中來說吧,斷斷續續建了幾年,至今連圍墻還沒拉起來,更不用說添置圖書、儀器了。教育是實現四個現代化的基礎,幫助發展教育事業是每個公民應盡的職責。對此,我深信,我們的萬元戶是不會袖手旁觀、無動于衷的。”

  李縣長大手一揮,結束了講話,臺下便響起一陣熱烈的掌聲,全場幾百道眼光齊刷刷一起射向這些萬元戶們。迫于這種形勢,有些萬元戶代表坐不住了,這個報“八百”,那個報“一千”。李縣長見王老萬還呆坐在那里,就悄聲催促道:“老萬同志,你呢?快表個態吧!”

  王老萬哪里還愿捐款,他哭喪著臉咽了口唾沫,神情尷尬地伸開五指擺了擺手。縣長一見,驚喜地喊道:“太好了!王老萬同志捐款五千元。記上記上!同學們,同志們,我提議,我們要為這些熱心支持教育事業的人樹碑立傳。”又一陣掌聲打斷了李縣長的話。王老萬呢,坐在那里哭笑不得,只聽得照相機“咔嚓咔嚓”直響,鎂光燈閃得他瞇縫著眼。

  好容易熬到會議結束,回到招待所,正趕上吃晚飯,王老萬一下子倒了胃口,他胡亂扒拉了幾口飯,像害了場大病似的,回到屋里倒頭便睡。

  昏昏沉沉地不知過了多久,一聲霹靂把王老萬驚醒了,一望窗外,狂風怒吼,雷電交加,豆大的雨點打在窗上“啪啪”作響。王老萬心里更犯愁了:這大雨一下,不知家里的房子怎么樣呢?他干瞪著兩眼坐了幾個鐘頭,天稍稍亮,就冒著大雨往家趕。

  緊走慢行到家一看,房屋早被大雨沖倒了,墻土正好砸在豬圈、羊舍、兔子籠上;卜鄉長和大生等人正忙著在清理,老伴坐在稀泥地上大哭大號。

  老伴一見王老萬回來,騰地一下子爬起來,一把抓住他哭喊道:“你個老不死的東西,你只顧上廣播揚名,捐款,捐款,咋不把你那把老骨頭也捐上呢?嗚嗚,這房子倒了,錢也光了,大生的對象怕也要黃了,往后可咋過啊……”

  王老萬本來就窩著一肚子火,再加上頂風冒雨走了幾十里路,回家又遇到這種場面,氣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身子一歪倒在了地上。卜鄉長一看不好,立刻指揮眾人把王老萬送進了醫院。

  王老萬這一去就是一個多月,雖然沒啥大危險,可吃藥打針花費了不少錢。等卜鄉長前去探望時,王老萬憋了好久,才長嘆一聲道:“唉!你這小子啊,算把二舅給害苦了!”

Tags: 萬元戶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755.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