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快嘴李翠蓮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北宋首府開封,有個李員外,生有一男一女,兒子早已娶妻成家,只是女兒翠蓮還未許配人家。

  翠蓮年方16,出落得如花似玉,針線家務、琴棋書畫無所不能,諸子百家。賦詩填曲無所不通,只是生就的快嘴快舌,心中有什么話就明白說出,不會有半點含糊。

  一日,媒婆王媽媽上門來說親撮合。

  李員外同意把女兒許配給城中張員外的第二個兒子張狼。兩家門當戶對,只待選擇吉日良辰成親。

  眼看吉日臨近,李員外與夫人滿面憂愁,私下商議:女兒各樣都好,只是心直口快,到了婆家,若得罪了公婆姑嫂人等,便如何是好。必須好好吩咐翠蓮才是!

  老夫妻叫來女兒關照道:“因為你口快如刀,只怕到婆家多言多語,失了禮節,惹人見怪。你以后凡事千萬少作聲,切記切記!”翠蓮聽完便道:“爺開懷,娘放意。哥寬心,嫂莫慮。女兒不是夸伶俐,從小生得有志氣。紡紗織布會裁衣,三茶六飯一時備。到晚來,能仔細,大門關了小門閉,刷洗鍋碗掩廚柜,息灶滅火進房內。鋪了床,伸開被,點上燈,請婆睡,叫聲‘安息’出房來。如此服侍二公婆,他家有什么不歡喜?爹娘且請放寬心,舍此之外值個屁!”

  翠蓮還沒說完,李員外大怒,起身便要打她,夫人勸住說:“孩子,爹娘只因你口快才發怒。古人云:‘多言眾所忌’。到人家后切記謹慎言語!”

  翠蓮說道:“曉得。”

  迎娶前一天,翠蓮與左鄰右舍一一話別,哥嫂為翠蓮收拾打點妥當。

  一日勞累,大家早早安歇。李員外一覺睡到天明,便高聲問翠蓮道:“我兒,不知什么時候了,屋外天晴下雨?”

  翠蓮一腳跨進爹娘房中說道:“爹慢起,娘慢起,不知天晴是下雨。更不聞,雞不啼,街坊寂靜無人語。若非四更時,便是五更矣。且待女兒擔水來,先把鍋兒刷干凈,燒些臉湯洗一洗,梳個頭兒光光的。哥嫂也該早些起,不要娶親的來了慌得腳不著地!”

  翠蓮說完,轉身就去梳洗妝扮。不一會,又來到父母跟前說道:“拜告爹,拜告娘,蒸了饅頭有索粉,果盒吃食件件整。收拾停當慢慢等,看看打過五更聲。我家雞兒叫得準,送親的人從頭再去請,姨娘不來不要緊,舅母不來不要緊,可恨姑娘沒道理,說的話兒全不準。昨日許我五更來,今朝雞鳴不見影。等會她進門沒話說,賞她個漏風的巴掌當邀請。”

  爹媽、哥嫂聽說,為免生枝節,就讓翠蓮向祖宗牌位拜別。

  這時,只聽得門外鼓樂喧天,娶親車馬已到。于是家人簇擁翠蓮上轎。

  一路上,王媽媽不斷叮囑:“小娘子,你到公婆門前,千萬不要開口多說就好!”

  不多時,就到了張員外家大門前,歇下轎子,一時鞭炮齊鳴,鼓樂高奏。

  媒人王媽媽按習俗拿著一碗飯,掀開轎簾,叫道:“小娘子,開口接飯!”

  只見李翠蓮坐在轎中大怒,說道:“老潑狗,老潑狗,叫我閉口又開口,真是胡言亂語媒婆口。方才跟著轎子走,吩咐叫我休開口,如今轎子到門首,怎的又叫我開口?莫怪我今罵得丑,媒婆真是白面***!”

  翠蓮的一番言語,惱得王媽媽沒喝一滴喜酒,一溜煙地甩手走了,也不管翠蓮下沒下轎,拜沒拜堂。

  大家顧不得,也只能簇擁新人到了堂前,拜見公婆,和家里人一一見面。

  拜堂后,送新人入洞房,按照風俗行“坐床撒帳”的儀式:張狼在前,翠蓮在后,陰陽先生捧著米麥黍豆等五谷,跟隨進入房中。

  新娘坐床,陰陽先生抓把五谷,邊撒邊唱,無非唱些吉利的話語。

  但未等陰陽先生撒帳完畢,只見翠蓮站起身來,抄起一根面杖,在陰陽先生的腰間狠狠地打了兩面杖,罵道:“撒甚帳?撒甚帳?東邊撒了豆兒,西邊米麥滿床上,仔細思量像甚樣?公婆性兒若莽撞,只說新婦不收拾。丈夫如是不體諒,要怪娘子邋遢相。你可快快走出門,饒你幾下搟面杖。”那陰陽先生被打,逃出房去了。

  張狼大怒道,“千不幸,萬不幸,娶了這個潑辣的快嘴婆。

  ‘撒帳’這個儀式可是自古就有的,怎的讓你攪和了呢?”

  翠蓮便說:“丈夫丈夫你休氣,聽奴說得是不是,想起剛才那人就生氣,他胡亂把豆麥撒滿地。你不叫人掃去,反說奴家不講理。假如你真的惱我生了氣,連你一起趕出去,閉了門,獨自睡,晚起早眠隨心意。阿彌陀佛念幾聲,耳旁清靜真愜意。”

  張狼無可奈何,只能獨自往喜筵上敬酒去了。到了夜深席散,客人都去了,張狼才進得房中,見翠蓮已獨自睡了,也就不敢作聲,將就縮在一邊睡了。

  天明以后,婆婆在門外叫道:“我兒,你可叫娘子早早起床梳妝,快到外面收拾!”

  翠蓮聽得說便應聲說道:“不要慌,不要忙,等我換了舊衣裳。菜自菜,姜自姜,各樣果子各樣裝;豬是豬,羊是羊,莫把鮮魚攪白腸;酒是酒,湯是湯,腌雞不要混臘獐。眼下天氣還算涼,便放五日也不妨。待我留些整齊的,三朝還要請姨娘。要是親戚吃不了,剩與公婆慢慢嘗。”

  公婆聽得,半晌說不出話來,待要高聲責罵,又怕鄰居笑話,只得忍氣吞聲。

  到了第三日,親家李員外夫人來張家“完飯”,婆婆把翠蓮打先生、罵媒人、趕丈夫、毀公婆,一一敘述。

  李媽媽聽后,羞愧滿面,只得到女兒房中埋怨。

  翠蓮便說:“娘親娘親休吵鬧,聽我一一細稟告,有些事情你不知道。

  三***要上灶,吃飯無湯把水泡。母親今日初來到,就把話兒來訴告,不問青紅與白皂,一味責怪奴胡鬧。婆婆性兒不大妙,說的話兒惹人跳。我的性兒也不弱,不要真的惹我惱,我就尋條繩兒一吊,這條性命問她要!”

  李媽媽聽女兒這么說,又不便高聲痛罵,氣得菜也不吃,酒也不喝,別了親家上轎回家去了。

  大伯張虎在旁看不過,便對張狼說:“你不聞古人云:‘教婦初來’,雖不至于要你打她,但也要早晚訓海。再不然,就去一一告訴她那一走了之的老虔婆知道!”

  翠蓮接口就說:“阿伯真的愛把閑事管,我又不曾碰著你飯碗。媳婦雖是話兒多,自有婆婆與丈夫。我娘不曾沖撞你,如何罵她老虔婆?等我滿月回門去,到家告訴我哥哥。我哥性兒烈如火,那時叫你認得我。巴掌拳頭一齊上,讓你旱地烏龜沒處藏!”

  張虎大怒,走上前要張狼去打翠蓮。

  張虎妻子施氏趕快上前拖住,說道:“各人妻小各自管,干你什么事?”

  姑娘在旁看著聽著,就來到母親面前說道:“你是婆婆,如何不管,盡著她放潑,像什么模樣,被人家笑話!”

  于是,張媽媽站起,向翠蓮說道:“虧你是才來我這三日的媳婦,若做了二三年媳婦,我家大小都開不得口了!”

  翠蓮便道:“婆婆休得沒主見,做大不尊小不敬。小姑不要太任性,母親面前少言論。本是一派胡亂言,誰知老蠢聽得便就信。言三語四把我傷,說的話兒不中聽。我若有些長和短,不怕婆婆不償命!”

  張員外聽翠蓮說了這些,便大怒說:“女人家須要溫柔穩重,說話得體,方是做媳婦的道理。哪曾見這樣快嘴的婦人!”

  翠蓮立即應道:“公是大,婆是大,伯伯姆姆且坐下。你兒媳婦既不蠢,你兒媳婦也不傻。從小生來性剛直,話兒說了心無掛。公婆不必討厭咱,寫張休紙萬事罷。我不愁,也下怕,雇頂小轎回去罷。不招婿,不嫁郎,不搽胭粉眉不畫。上下穿件縞素衣,侍奉雙親度日罷。記得幾個古賢人:張良刺文通能說話,曹植楊修也不差,蘇秦張儀說六國,晏嬰管仲說五霸。這些古人能說話,齊家治國平天下。公公要奴不說話,將我口兒縫住吧!”

  張員外道:“罷,罷!這樣媳婦,久后必敗壞門風,玷辱祖上!”便叫張狼,“孩子,你將妻子休了吧!我別替你娶一個好的。”

  翠蓮聽后,接著說道:“公體怨,婆休怨。丈夫不必苦留戀,大家各自尋方便。快將紙墨和筆硯,寫了休書隨我便。不曾打公婆,不曾罵親眷,不曾欺丈夫,不曾兩鄰串,不曾偷人財,不曾被人騙,操勞家務會書算。今朝隨你寫休韋,搬去嫁妝莫要怨。手印縫中七個字:‘永不相逢不見面’。恩愛絕,情意斷,鬼門關上若相逢,別了臉兒不相見!”

  張狼只得寫了休書,兩邊摁了手印,叫人抬了嫁妝,一頂小轎把翠蓮和休書送到李員外家。

  父母與哥嫂都埋怨翠蓮嘴快不對。

  翠蓮上前說道:“爹休嚷,娘休嚷,哥哥嫂嫂也休嚷。女兒不是自夸獎,從小生來志氣廣。今日離了張家門,是非曲直休要講。不是女兒牙齒癢,挑描刺繡能織紡。大裁小剪我都會,漿洗縫補不說謊。劈柴擔水與下廚,就有蠶桑也會養。我今年小正當時,眼明手快精神爽。若有閑人自眼看,就拿巴掌給他臉上賞。”

  李員外和媽媽道:“罷,罷!我們兩人也老了,管不得你,只怕有些一差二誤,被人恥笑,可憐!可憐!”

  翠蓮便說:“孩兒生得命里孤,嫁了無知蠢丈夫。公婆厲害猶自可,怎當姆姆與小姑?我若略略開得口,便去挑撥公婆怒。且是罵人不吐核,動腳動手便來拖。生出許多無根話,就寫休書休了奴。指望回家圖自在,豈料爹娘也怪我。夫家娘家住不得,剃了頭發做尼姑。身披道袍掛葫蘆,手中拿個大木魚。頭兒剃得光光的,那個不叫一聲小師姑。”

  說罷,卸下濃妝,換了一身布衣服,向父母合掌行禮拜別,轉身又向哥嫂告別。

  哥嫂說:“你既要出家,我二人送你到前街明音寺去。”

  翠蓮便道:“哥嫂休送我自去,去了你們才方便。古人說得好:‘此處不留有留處’。離了俗家門,便把頭來剃。四海便是家,何必明音寺?散淡又逍遙,卻不自在了!”

  翠蓮自此便削發為尼,出家去了。

Tags: 快嘴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750.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