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老爹的墳頭冒青煙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皮二是個潑皮無賴,光棍一條,天生一副懶骨頭。整天無所事事,不是打麻將就是拎著酒瓶子在街頭晃悠。這里是城鄉結合部,來往車輛多,皮二就把眼睛瞄上了那些外地車牌的過路車。

  碰瓷這活技術含量高,皮二卻玩得溜轉,因為他不怕死。用他自己的話說他是爛命一條,啥都不怕!派出所進得比自己家還勤,人家也拿他沒辦法。他敲得不多,夠不上判刑,趕上他心情好,一包煙也能打發他。

  那天皮二正靠在墻角曬著太陽,迷迷糊糊中做了一個夢,夢見被自己氣死的老爹墳頭起了火,老頭子嗷嗷叫著從墳里躥了出來,一把抱住他,火順勢蔓延到他身上,燙得他一下子跳了起來。

  原來是隔壁飯館的小寡婦正在轉角處倒爐灰,一陣風刮過,沒燃盡的火星有一兩顆被揚到皮二裸露的皮膚上。

  皮二罵咧咧地說:“原來是你干的好事,害老子做夢我爹墳頭被燒,火還燒到老子身上。”

  小寡婦嚇得不知所措,連聲道歉。旁邊擺攤的三仙師湊過來,說起來這三仙師還是皮二的遠房叔公,自稱通曉易經八卦,靠替人相面測字糊弄日子。三仙師煞有介事地說:“這是好夢啊,大吉大利!你想啊,墳頭起火,不就是說祖墳冒青煙嗎?否極泰來,你要交好運了!”

  皮二呸了一口,好運?踩到狗屎才有可能。他家祖輩農民,八代里面也沒出什么顯貴,到他頭上更是一窮二白。

  這時候他煙癮上來,也沒興趣跟他們閑扯淡,摸摸癟癟的口袋起身就走。三仙師沖他捻捻手指:“添些香油錢吧?”

  皮二牛眼一瞪:“老子自己都吃不飽,還管得了那些泥胎子?”

  皮二做夢也想不到的是,好運還真的來了,真真切切地砸到了他皮二的頭上。

  那天,從一輛寶馬車上下來個胖男人,一臉的貴氣逼人。他找到皮二握著他的手一個勁地搖:“恩人啊,貴人哪,叫我怎么感謝你?”

  皮二丈二和尚摸不著大腦,自己損人利己的事干得是不少,雷鋒那是絕對沒學著做過。

  再看那胖男人果然有些眼熟,皮二仔細想了想,終于想起來:幾個月前自己攔過這胖男人的車!當時他開得急,皮二躥出來時分寸拿捏得剛剛好,有驚無險。胖男人火氣卻挺大,氣呼呼地搖下窗戶甩出兩百元。胖男人爽快,皮二也省事,他捏著票子甩了甩,卻不起身,腆著臉沖人家要煙。

  胖男人皺著眉頭說自己不抽煙,很不耐煩地揮著手示意皮二讓開。皮二心里冷笑,胖男人身上有煙味,同是煙友不敬支煙,這不是擺明了瞧不起人端架子?

  皮二很生氣,后果很嚴重。他哎喲著往地上一滾裝起死來。皮二有的是時間,胖男人卻耗不起。后來還是胖男人從邊上的店里買了一整條阿詩瑪,并且親自點上一支送到他嘴邊,皮二才作罷。

  皮二心想對方該不是想秋后算賬的吧?再看胖男人的表情又不像,那樣子簡直就是感激涕零!

  胖男人自稱是一家外貿公司的老總,姓黃。那天黃總擺脫皮二的糾纏后就上了高速,不久就看到前面一串追尾車禍現場,他當時就驚出一身汗!那其中一輛在昌鎮時就行駛在胖男人的前方五十米處。要不是因為自己被皮二拖住了,估計他也不能幸免。

  更幸運的是黃總說那天心急火燎地趕路的主要原因,是因為要和一家境外企業簽訂一份大合同。一個星期后,那家境外企業卷了資金一夜之間人去樓空,而黃總因為簽約路上耽擱了,被別的公司搶了先,而僥幸躲過。

  胖男人還說自己后來請人算過,說自己命中西南方向會遇貴人,躲過災劫。而且貴人如果在身邊輔助他,會更加如虎添翼。

  一旁人群中湊熱鬧的三仙師趕緊擠上前來,自作主張要了黃總和皮二的八字,掐著手指之乎者也了一通,然后說:“黃總是土命,皮二是甲寅年水命,真是他的命中貴人!”

  作為恩人的皮二心安理得地被黃總迎進了城,黃總說要好好報答他。身后有人放起了鞭炮,也不知道是歡送還是慶幸送走瘟神。

  好吃好喝暢玩了幾個月,皮二算是開了大眼界,但是皮二覺得空虛!他在一個早晨從松軟的大床上醒過來,做出一個偉大的決定:他不能再無所事事,他要做真正的城里人,所以他要有自己的事業,他想上班。

  黃總問:“你會做什么呢?”

  這下把皮二給問住了,他撓了撓頭皮。想了半天,最后指著穿著筆挺保安服的門崗說:“那衣服挺神氣,比我們鎮警服還漂亮。我就當保安吧!”

  皮二神氣活現地上班了沒幾天,他就膩歪了。他平時懶散慣了,哪受得了這個管束。他倒是覺得那些跑銷售的挺好,滿城市轉悠,見多識廣,聽說業績好還能出國旅游。

  銷售跑了一個月不到,他覺得累得慌,還不如當個工人做流水線簡簡單單,不用費腦子。

  折騰到后來,黃總笑著說:“要不我給你掛個董事頭銜,法人用你的名,你只要偶爾來辦公室報個道就好,工資照領,時間不受約束。”

  這下皮二總算消停下來了。他每天都會西裝革履,人模人樣地去辦公室報到,倒不是因為他有多么敬業,而是他看上了辦公室的文員小芹。

  老總的器重令公司里所有人都對皮二刮目相看,董事的光環更是令皮二平凡的相貌增色不少。看得出來小芹對皮二也很有好感,兩人很快就從眉目傳情進展到公開拉著手進出。

  沒過多久,小芹告訴皮二自己懷孕了。皮二高興地跳起來,他要當爸爸了!真是想也不敢想啊,四十歲的老光棍,幾個月前的自己還躺在墻角捉跳蚤呢。小芹說:“有孩子了,你總不能讓他在出租房出生吧?”

  皮二吞吞吐吐地找到黃總,黃總二話不說,直接遞給他一張寫了皮二名字的房產證:“這事我早就幫你想好了。”

  皮二接過來揣進口袋,嘴里還裝模作樣地說:“這錢以后從工資里扣吧!”

  黃總笑著說:“這是你應該拿的!你真是我的貴人,自從你來公司,我們業務都翻了幾番!別說區區一套房子,我還打算把公司的股份讓給你一些,你只要簽個字就行了。”

  皮二看不懂那些條條款款,他也懶得看,反正黃總敢送他就敢接。

  晚上,皮二睡在寬敞明亮的大房子里,摟著懷里的嬌妻,自己的人生終于掀開了新的篇章。小芹點了一下他油光發亮的腦門,嗔怪著說:“沒車代步,以后我上下班大著肚子可不方便。”

  皮二狠親了她一口:“咱買,寶貝兒!”

  皮二挑了個日子攜著小芹衣錦還鄉,他算是徹底地揚眉吐氣了。看著大家羨慕嫉妒恨的目光,皮二飄飄然的感覺那真是爽極了。

  給老爹上墳時,他還計劃著蜜月回來要把墳駁一下,一定要整得富麗堂皇,把村主任家的風頭蓋過去。

  黃總還送給他們馬爾代夫旅游套票,親自把他們送到機場,讓兩人痛痛快快地出去玩。

  蜜月回來,皮二一進公司就被圍住了,黃總不見了!來討債的里三層外三層,群情激憤!有人看到皮二高叫著:“這是公司法人代表皮二,姓黃的把他當個寶,聽說他才是幕后投資人。”

  人群一下子把皮二圍起來,他們氣憤地揮舞著拳頭,幸好這時候有幾個穿制服的人進來把皮二架了出去。

  對方舉著證件對他說:“我們是商業罪案調查科的,想請你協助調查一件案子。”

  皮二被關押了,罪名是非法集資。黃總卷了錢跑了,攤子扔給了他。

  小芹來過一次,手上拿著離婚協議。皮二嘆著氣說:“我把房子車子都給你,你要照顧好我們的孩子!”

  小芹冷冷地說:“你的房子房產證是假的,車子被封了。你老家那套四處漏風的房子不值錢我不稀罕。孩子我打掉了,你想讓我生一個詐騙犯的孩子嗎?”

  皮二沖著小芹的背影,聲嘶力竭地大叫起來:“孩子,我的孩子,你不是說愛我嗎?為什么?為什么這樣對我?我是你們的恩人啊,該死的,墳頭冒青煙啊,我要發財啊!”

  大喜大悲的刺激來得太猛烈,皮二瘋了!

  與此同時,在邊遠地區的一家旅館里,黃總正在看著報紙,然后他默默地把報紙放在一張黑白照片前點燃了,照片上是一個漂亮的少婦,懷里抱著個可愛的嬰兒。

  那次,黃總心急火燎地趕回去的原因并不是簽什么合同,而是因為有產后抑郁癥的妻子懷疑他不忠,勒令他馬上回家。等他趕到時,妻子剛剛抱著孩子從樓上跳下來。他就算是早到十分鐘悲劇也不會發生,而皮二就是罪魁禍首。

  黃總想過報警讓皮二受到懲罰,可他咨詢過律師,像這種事法律也很難界定他的罪責,說到底他不過是一個渾渾噩噩的潑皮無賴。于是他想出了這個辦法,他要把皮二捧到天上,再狠狠地摔下來,這樣才是最好的解決方式!

  他決定馬上回家處理公司的事,他的公司是盈利的,那些錢和利息,他會分毫不差地還給債權人。

  一年后,皮二的老家在新城規劃中納入拆遷范圍,皮二家也分到了一筆可觀的拆遷費,三仙師幫他代領了。

  三仙師邊點錢邊喃喃自語著:“皮二的夢我還是算準的吧?這不是財來了嗎?只是他之前作的孽報應也來了。唉!人在做天在看。”

  然后他心里估算了一下,這錢應該夠支付皮二接下來的精神病醫院治療費了吧?

Tags: 老爹 墳頭 青煙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749.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