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完美的殘手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一、美麗女友的要求

  曲浩最近談了個女朋友,名叫朵麗,是個城里人,長得如花一般嬌艷。曲浩對她真是千依百順,生怕一不小心,失了美人心。不是有句話嘛:愛到深處的人,一定有顆卑微的心。曲浩對朵麗就是這樣。

  這天,朵麗跟曲浩說:“十一國慶,帶我去見***媽吧?”按說,女朋友對自己提出這樣的要求,該是件高興事兒,可曲浩就是高興不起來。因為,他的媽媽,那個樣子——唉,反正,他就是不想讓朵麗見到他媽。朵麗見他半天沒說話,就說:“看來,你口口聲聲說愛我,都是假話。”曲浩矢口否認:“不不不,我是真心愛你,真的!”“那為什么我要見***,你都不讓呢?”曲浩一聽,只好答應朵麗,國慶節一定帶她去見他媽媽,朵麗這才重展笑顏。

  但自從答應了朵麗以后,曲浩卻整天神思恍惚……

  這天,曲浩無意中在報紙上看到一則整容廣告——五十歲女人整得像三十歲一樣,三十歲的女人整得像大姑娘一樣,有缺陷的還能整得特別完美。曲浩心中一動:何不帶母親去做個整容呢,不求整得多年輕,至少能像個正常人一樣。這樣,他就不怕朵麗見到媽媽了。

  說做就做,因為時間有限,距離十一也就一個多月的時間了。

  曲浩跟單位請了三天假,回了一趟老家。臨走前,沒忘記跟朵麗打個招呼:“單位派我到外地出差一趟,大概要四五天的時間。”然后,他就坐了五個小時的大巴,一個小時的中巴,然后又步行了五里路,到了老家。

  剛進門,就見母親蹲在院中,低著頭翻曬煮過的豆角——將鮮豆角在沸水中煮幾分鐘,撈出后在太陽下曬。曬干后,煮湯燒肉都非常好吃。曲浩就愛吃這個,母親每年都要給他曬好多,讓他帶到省城吃。但母親的手生來有殘疾——十指外翻,與手背部的皮膚粘連。整個看來,就像兩只肉拳套——做起事來有諸多不便。沒法抓住豆角,母親就用掌腹來回地撥,直到把豆角翻個身。遇到厚實的地方,她就兩手合起來,一點一點地夾著,再放到別處。就是這雙手,在父親去世后,供了曲浩吃的穿的用的和上學的,直供到他大學畢業。而如今,他已經工作了,月薪有六千呢。

  看著母親,曲浩心里五味雜陳,眼淚一下子擠滿了眼眶,聲音哽在喉嚨里怎么都發不出來。

  曲母感覺眼前有團黑影,抬起頭一看,竟是兒子!她真有點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這不年不節的,兒子怎么突然就回來了呢?她高興壞了,趕緊洗了雙手說:“媽給你做飯去。你早飯肯定沒吃,這會兒一定餓壞了。”曲浩沒阻攔,他知道,母親的愛想攔也攔不住。

  二、媽媽同意整容了

  吃飯時,曲浩跟母親說了回來的原因,想讓母親過上正常人的生活,想讓母親能像城里老太一樣年輕好看,他現在有這能力了。可最重要的原因,怕朵麗看見母親的手而跟他分手,卻沒有說,他怕傷了母親的心。母親卻說:“都土埋半截的人了,還要什么好看不好看的。再說了,有我這手,你爸還能認識我;要是整好了,將來我百年了,你爸認不得我了,那怎么辦?我和你爸不是再也聚不到一起了嗎?”母親這樣說,曲浩不知該如何往下勸了。母親與父親一生恩愛,父親出車禍走那會兒,母親天天趴到父親墳頭上哭,恨不能隨了他去。后來母親能振作起來,聽說還是因為父親的囑托:你可一定要把曲浩拉扯大啊,一定要幫他成家立業……

  見勸不成,曲浩也沒心思吃飯了,快一口慢一口的,心不在焉。母親見兒子這樣,心下猜想,兒子一定有什么事瞞著自己,只是不好開口,就旁敲側擊地試探:“小浩呀,你也不小了,什么時候給媽帶個兒媳婦回來呀?”話音剛落,曲浩便不耐煩地道:“有倒是有了,可我怎么帶回來呀……”

  當媽的一聽兒子找了對象,心里立即樂開了花。但很快,她也明白過來,兒子為何突然回來,為何讓她去做整容,又為何悶悶不樂了。

  曲浩臨走那天,母親突然改變了主意,非要和兒子一起去省城,做整容。“你看,媽把錢都準備好了。這些錢反正也是媽攢著留給你娶媳婦的,既然你要掏錢為媽整容,不如就帶上媽這筆錢吧。”曲浩不明白母親為什么突然改變主意了,母親就說,她想通了,自己一輩子不知道人有一雙正常的手是啥滋味,現在有條件了,她應該嘗試一下。

  到了省城,到了那家整容醫院,找到主治醫生,曲浩說明了來意——想通過手術把母親這雙手整得像個正常人一樣;如果可能,他還想讓母親變得年輕些。

  每一位來醫院整形的人,在簽字之前,醫生都要進行一番心理疏導,血母也不例外。主治醫生事先聲明:手術不是萬能的,不一定能整到他們母子期望的效果,但他們一定會盡力。曲母一聽這話,連忙對主治醫生說:“醫生,你可一定要給我整好啊。我家兒子談了女朋友了,下個月就要來見我呢。要是整得不好,被她看見,我擔心——”主治醫生一聽,這心理顯然不符合整形條件啊,就說:“整形,首先得自己心里認同,如果只是為了取悅別人,醫院是不會同意手術的。因為,整過之后,受術者大多有心理障礙。”曲浩一聽醫生這話,再想想母親先前說的父親認不認得她的話,遲疑了:“媽,要不,咱不整了。”“那哪兒成啊,朵麗見到我這樣,一定不會跟你好了。”說著,曲母還讓兒子拿出未來兒媳的照片來給醫生看,嘴里炫耀說:“醫生,你看,我兒子這女朋友多漂亮啊。如果他們因為我談不成了,你說我得多自責啊。所以醫生,你一定要幫我整,而且還要整好啊。”主治醫生接過照片看了半天,冒出一句:“你們說她叫朵麗?”

  見拗不過母親,醫生同意了。曲母就在手術書上按了手印,因為她不會寫字。曲浩也在母親的手印旁,簽上了自己的名字。進手術室時,曲浩感到了母親的害怕,因為她走路的姿勢跟平時明顯不一樣。但母親卻強裝笑顏,這讓曲浩感覺抬不起頭來——自己競打著孝心的幌子,把***上了手術臺!如果父親泉下有知,不知道要怎樣責怪自己呢!

  八個小時后,母親終于從手術室里出來了。從頭到腳,被裹了個嚴實,只露出眼睛鼻子和嘴巴。曲浩聲淚俱下,覺得母親為自己犧牲太大了。

  術后,母親需要在院觀察一個月。這期間,曲浩天天往返在單位與醫院之間。困了就趴在醫院走廊里睡一晚,餓了就吃盒泡面。朵麗幾次約他出去,他都以單位加班為由拒絕了,他怕母親看不到自己而感到害怕。

  三、假如能有一次反悔機會

  終于熬過一個月,母親可以拆線了,主治醫生決定從手部先拆。看著紗布一層層解開,曲浩的心真是提到了嗓子眼。終于最后一層紗布揭開了,一雙完美的手呈現在大家面前,周圍的醫生護士都不由自主地鼓起掌來。

  曲浩卻一甩頭,沖出了病房。他一點都高興不起來,還十分難過,他突然非常懷念母親殘手時的樣子。那雙手為他穿過衣,為他做過飯,還為他洗過的媽媽,才把***上手術臺的。

  主治醫生就問,假如給你一次反悔的機會,你會怎么做呢?

  “我會帶朵麗來見母親,如果朵麗因為母親的手而跟我分手,那分手就分手吧,我不能因為愛情而讓自己的良心不得安寧。但我想,朵麗不是那樣的人。”曲浩抽咽著說,“可無論朵麗怎樣,現在都已經不重要了。因為,事情已經不可挽回地發生了。”

  “既然發生了,你作為男子漢,就得有一顆敢于擔當的心。”主治醫生說,“現在,回到病房吧,你母親還等著你呢,你不能把她一個人孤零零地扔在那里。那樣,她心里會更難受的。”曲浩這才止住哭泣,重新回到病房。可就在病房門前,他卻意外地遇到了朵麗,他的內心激動萬分。在他心中,朵麗其實和母親一樣重要,不是說分手就可以分手的。母親只有一個,可朵麗也只有一個,世上不會再有第二個朵麗。

  朵麗問曲浩,你怎么會在醫院里啊?曲浩就把情況和朵麗一五一十地說了。朵麗問曲浩為什么要這樣做,曲浩說,你難道還沒聽明白嗎,我是不想失去你。朵麗抿嘴一笑,沒再說什么,跟在曲浩的身后,進了病房。一進病房,曲浩大吃一驚:母親全身的紗布已經拆除了,而整個人竟像術前一樣無異,手,當然無數次的澡,可他竟還嫌棄它。現在好了,那雙溫暖的手再也回不來了。

  曲浩心理上有了障礙,主治醫生決定暫緩拆除曲母身體其他部位的線,先去疏通曲浩的心理再說。

  主治醫生在病區走廊的盡頭找到了曲浩,她和藹地說:“母親整好了,你該高興啊!”曲浩哽咽不能言語。老半天,他才緩過勁來說,他后悔讓母親來整容,因為母親根本不想整,都是自己自私,不想讓女朋友看到他有這樣一個殘疾也不例外!“這,這,怎么回事?”曲浩又驚又喜地抓住母親的雙手問。“這全是我媽的功勞,她有回天乏術的本事。”朵麗撅著小嘴,俏皮地說。

  “你媽,你媽是誰?”曲浩問。

  這當口,主治醫生剛好進來,朵麗撲上前,叫道:“媽!”主治醫生卻指著曲浩對朵麗說:“這下,你可以好好跟他說說了。”“說說,說什么呢?”曲浩更加糊涂了,愣愣地看著朵麗母女。

  見曲浩一臉疑惑,朵麗一把拉住他:“走,到外面說去。”主治醫生的話從后面追了過來:“朵麗,你可一定要想好了!”

  兩人出了病區,一直來到院中花園,曲浩這才明白,這一切全是朵麗和她媽媽得知曲母整容的原因后,為了讓他醒悟,而設的一個計。曲浩看到的那只好手,其實是朵麗媽媽一個同事的。“如果不是你的真心愧悔和對媽媽的悉心照顧,你可能同時要失去媽媽和我呢!”朵麗望著曲浩,而這時的曲浩,眼里已盈滿了悔恨而又感激的淚水……

Tags: 完美 殘手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748.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