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祖母的祖母綠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1.老祖母的算術題

  老祖母最近迷上了看電視,尤其是《鑒寶》節目,看完了首播還要看重播,飯也忘了煮,豬也忘記喂,搞得兒孫們都有意見。這天傍晚,老祖母又湊到電視機跟前,因為聽力不好,她的耳朵都快貼到電視上了。

  “媽,你這是咋啦?要往哪里鉆啦?棺材板在那頭呢!”兒子老貴回來看見冷鍋冷灶的,一肚子火沒處冒,上前一把薅了電源線。老祖母悻悻地走到一邊,悶聲不響去了灶房。

  半夜的時候,老祖母悄悄叫醒身邊的重孫女小惠,說要考考她的算術,如果小惠答對了,明天就給她做油炸糕吃。小惠受不了油炸糕的誘惑,揉揉眼睛,爬了起來,讓祖母出題。

  “咱們家那電視機一千五,你算算,一百萬可以買多少臺電視機?”老祖母出了題目。這樣的算術當然難不倒小惠。她很快就有了答案,六百六十六臺半。

  “那一半是哪里來的?”老祖母問。“四舍五入,半臺。”小惠說。

  老祖母又問小惠曉不曉得鎮上二癩子開的小車多少錢。“大概兩萬塊吧。”小惠想了想,“也可能值五萬。”

  老祖母要小惠再算算,一百萬可以買多少輛那樣的小車。這好算,“兩萬一輛的話,一百萬就是五十輛,五萬一輛的話,就是二十輛。”

  “小惠,你曉得水泥多少錢一口袋嗎?”老祖母問。小惠搖搖頭,說不知道。

  “你明天去給我打聽打聽,看一百萬可以買多少袋水泥……”

  2.老貴的算盤

  就在老祖母叫小惠做算術題的時候,老貴的老婆大饅頭也把老貴叫了起來。老貴迷迷糊糊,問大饅頭啥事。

  “啥事,你就沒覺得屋里頭這些天怪怪的啊?”大饅頭見老貴又要鉆進被窩,擰了他一把。這一把將老貴擰得直咧嘴,“咋啦?啥怪事啊?”

  “你娘。怪事在你娘身上。”大饅頭說,這些天老祖母天天往電視機跟前湊,這老太太瞧的電視可不一般,是《鑒寶》。這是個叫人瞧著眼熱的節目,好多人拿個破玩意兒往專家跟前一擺,人家就說值三十萬五十萬的。

  “我道什么奇怪事呢,不就瞧瞧節目嘛。睡吧,有啥大驚小怪的。”老貴又打了個哈欠,這些天地里活兒重,太累了,懶得跟婆娘雞腸鴨肚瞎扯。

  “你說她一個八九十歲的老太太,天天瞧《鑒寶》節目,還魂不守舍的,就不為點兒啥?”大饅頭自言自語似的說道。這話叫老貴一個激靈,一筋斗翻起來,頓時想起一些事來。

  老貴記得自己剛記事的時候,就聽人家說他娘是城里的富家千金。娘真的是富家千金嗎?咋就沒見過她回娘家呢?有一回他問娘,娘卻是淚流滿面,他就打住了探尋的念頭。

  “你說你娘以前是千金小姐?”大饅頭倒吸了口涼氣,“難道……難道她藏了什么寶貝?要不然,她咋對《鑒寶》那么感興趣呢?”

  老貴兩口子再也睡不著了。到天明的時候,兩人作出了決定,先不忙聲張這事,因為老祖母除了老貴,還有另外

  兩個兒子,老富和老祥。老貴只有一個兒子,兒子呢,只養了個女兒小惠。而老富和老祥,兩人都有四個兒子,四個兒子各自又生了兩個孩子,是多大一家子人啊。老富老祥可不是算不來賬的憨子,他們的那些兒子也個個精得像猴。

  怎么辦呢?老貴和大饅頭思忖著,還是先跟老祖母套套話,要是能把老祖母說熱乎了,把那寶貝私自交給他,才是件大美事呢。

  3.老祖母的寶物

  老貴起床干的第一件事,就是去鎮上買了甲魚鴿子,還買了幾盒桃酥。

  “咋啦?有貴客要來?”老祖母問。“不是,娘,是給你買的。”大饅頭把一塊桃酥塞到老祖母嘴里,“給你補身子的!”

  聽說老貴上街給老祖母買了甲魚鴿子,老富和老祥也覺得稀奇。三兄弟中,就數大哥老貴最摳門了,平常在外頭拉泡屎都要用樹葉子兜回來扔自家糞坑里。平常別說是甲魚鴿子,老祖母就是多拈兩筷子肥肉片子,老貴那個老婆也要作臉色給她看。但是現在,老貴兩口子咋就舍得給老祖母買甲魚鴿子吃呢?

  中午的時候,小惠給了老富和老祥兩兄弟答案。放學回家一進院子,小惠在心里叫聲糟糕,忘記老祖母的吩咐了。正好見二爺三爺在一旁,就走過去叫了他們,問水泥多少錢一袋。

  “水泥不論袋,論斤。哦,不對,論噸。”老富說,“去年三百多塊錢一噸,今年漲了,得四百多了。”

  “這孩子真上心,是老師布置的作業啊?”老祥問。“不是,是老祖母叫我問的。”小惠回答說。

  “老祖母咋關心起水泥啦?”老富問。

  小惠就把昨天晚上老祖母要她做算術題的事情跟兩個爺爺說了,還說,她已經算出了一百萬可以買多少臺電視機、多少輛小汽車……“一百萬?”老富輕輕念了聲,看著老祥。“一百萬?”老祥也輕輕念了聲,看著老富。這兩兄弟不約而同地想起了小時候聽到的那個傳聞。就是老貴昨天晚上跟大饅頭說起過的,老祖母曾經是富家千金……而此刻,老貴和大饅頭正在伺候老祖母吃東西。老貴給老祖母夾了塊肥嘟嘟的甲魚肉,大饅頭趕緊撕下鴿子大腿放在老祖母碗里。

  老祖母很不習慣,她輕輕推開面前的碗,看看老貴,又看看大饅頭:“你們有什么事兒,還是跟我直說吧。”

  老貴趕緊支開小惠,訕笑說:“娘,你是不是有什么東西準備給我們啊。”

  “東西?什么東西?”老祖母故作糊涂。“娘啊,不管什么東西你都該給我們啊,我們是你的長子長媳呢。”大饅頭湊在老祖母耳朵邊,瞪了一眼門外,“你別想著老富和老祥,他們只會假惺惺,對你一點兒都不好。過年在他們家吃飯的時候,別瞧他們給你夾菜,夾的可都是骨頭,骨頭你嚼得動嗎?”

  “你就別說了!”老祖母拍拍桌子,打斷大饅頭的嘀咕,看著他們說,“不瞞你們,我確實有樣東西——”

Tags: 祖母 祖母綠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747.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