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大遼追貪記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北宋年間,宋英宗覺得國庫空虛,錢不夠花了,就想了個辦法:大力整治查處貪污,貪官下獄,家產充公。別說這一招還挺奏效,查出來的貪官還真不少,宋英宗賺了個盆滿缽滿。

  讓英宗比較郁悶的是一個叫徐偉廷的工部侍郎,在任時主持了不少朝廷的大型施工,一查之下九成都是豆腐渣工程,而自己的宦囊卻是塞得滿滿當當的。一見反貪風暴來襲,精明的徐偉廷棄妻兒于不顧,帶著一大筆巨款望風而逃,從此杳無音訊。

  刑部查了好久都找不到這個人,宋英宗雖然心有不甘但也只能作罷。不過天網恢恢,一年以后,大宋在遼國潛伏的細作來報,在幽州城見到了改名換姓為徐榮的徐偉廷,現在干的還是老本行。

  英宗立即下令刑部派得力干將去幽州,抓捕這個可恥的貪官!刑部六扇門總捕頭鐵中寒接到命令,不禁有點犯愁:幽云十六州被后晉皇帝石敬瑭割讓給遼國后,已經是契丹人的聚居地,而且要抓捕貪官,不可避免要與遼國的官方打交道,語言不通可怎么辦?

  忽然,鐵中寒腦中靈光一閃,刑部最近辦了個學習班,從全國各地的衙門中選拔了一些優秀有潛質的捕快來京深造。他記得荊城縣衙女捕頭周紫淇的履歷上寫著會說契丹話,忙找來了她。周紫淇聽說要跨國追外逃貪官,頓時興奮不已,表示一定會完成任務!

  由于大宋和遼國的關系比較尷尬,雖然自宋真宗時兩國簽訂“澶淵之盟”后,到現在一直處于和平狀態,雖沒有交戰,但畢竟是敵對國,又是去抓貪官這么敏感的事情,人多了反而礙事,于是鐵中寒和周紫淇兩個人輕車簡從地上路了。

  鐵中寒和周紫淇冒充來進行貿易的中原商人進了幽州城。他們準備先去打探一下徐偉廷,也就是徐榮的情況。要查徐榮并不難,他現在在幽州城混得風生水起,而且因為正在為官府建造一座寶華樓,也成了遼國官場的紅人。

  在確定徐榮就是徐偉廷后,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怎么抓捕他回大宋了。鐵中寒決定先去幽州官府探探口風。

  鐵中寒帶周紫淇來到幽州府衙,表明身份準備辦交涉。交涉的結果很不好,遼國官方態度很強硬,說徐榮現在是大遼的商人,并非宋朝的貪官,不許他們跨國辦案。

  雙方正在爭執時,走進來一個身穿官服的青年男子,幽州官員連忙躬身參見,可見是個大官。周紫淇一見這個人也呆住了,失口驚呼:“蕭璋!”

  那青年大官看見周紫淇也呆住了:“周紫淇,你怎么在這里?”

  周紫淇喜道:“我真沒認錯人,果然是你!”隨即皺起了眉頭,“你是遼國人?”

  幽州官員介紹道:“這位是我們大遼工部的北院宣微使蕭璋!”

  周紫淇神情有些恍惚,想起來曾經見過蕭璋。三年前在荊城縣,周紫淇在巡街時,幫蕭璋抓住了小偷,找回了錢袋。蕭璋說,他是從關外來的,在這里人生地不熟的。周紫淇就為他當起了向導,帶他逛了小城。沒想到后來一別就是三年。此刻,她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她沒想到自己一直牽掛的人竟然是遼國人。

  鐵中寒輕輕扯了扯周紫淇的衣袖,周紫淇才回過神來。蕭璋顯得很高興,問清了周紫淇他們投宿的客棧名字,說晚上會去拜訪敘舊。

  到了晚上,蕭璋果然如約而至。三人在酒桌上談起這個徐榮,蕭璋說:“徐榮現在正在建造的寶華樓是遼帝耶律洪基在幽州行宮的主體建筑,所以他現在的地位十分重要。如果非要動他,只有讓遼人覺得他的存在會對大遼帶來危害,他們才有可能會驅逐徐榮,這樣你們才有可能帶走徐榮。”

  周紫淇想了想,說:“這個徐榮在我們大宋建造了好多偽劣工程來中飽私囊,我想他在遼國也會為了賺錢而故伎重演。既然你是遼帝派來監督寶華樓建造的工部官員,一定能找到這方面的證據!”

  蕭璋微微一笑:“我這幾天一直在巡視建造中的寶華樓,憑我的經驗,這個樓絕對大有問題。現在只要找到寶華樓的建造圖紙,就可以揭穿徐榮的罪行!這么重要的東西,他一定會自己保管,不會交給別人。所以我建議你們去他家找一找!”

  周紫淇微微一笑:“謝謝你的意見,沒想到這次是你幫了我們!”

  鐵中寒查明了徐榮在幽州的住處,趁他外出時潛入他家尋找了一番,最后把目標鎖定在他臥室的一具鐵柜上。可惜鐵柜上鑲嵌的卻是契丹鎖匠所制的鐵鎖,構造和中原的鎖具大不相同,鐵中寒雖是開鎖高手,但使盡渾身解數還是打不開。

  周紫淇換上夜行衣,深夜潛入徐榮府中,發現他每晚臨睡前都要到浴房泡個澡。他先把門窗都反鎖,再脫下外衣,取下掛在頸上的鐵鑰匙,往桌子上的花瓶里一扔,就到屏風后的浴桶里去洗浴了。

  周紫淇觀察了三天,皆是如此。鐵中寒皺眉道:“徐榮將門窗反鎖,咱們是鐵定進不了屋子的,他將鑰匙藏在花瓶中,這個舉動很高明,一來別人想象不到,二來花瓶放在桌子上鐵定有機關,移動花瓶他就會發覺。”

  周紫淇喃喃道:“鐵……咦,我有辦法了!”

  這天深夜,周紫淇又潛入了徐府。她來到浴室的房頂,輕輕揭開一片瓦,看到徐榮把鑰匙放入花瓶,轉到屏風后去泡澡后,就拿出一根短竹竿,竹竿上綁了很長一條細繩,繩子末端拴了個黑黝黝的鐵東西。她將繩子一點點放下去,對準花瓶瓶口探了下去,鐵鑰匙一下子被吸在了繩子末端。再將繩子從瓶口收回,一點點收到手中,終于拿到了鑰匙!

  周紫淇將鑰匙摁在帶來的濕泥團上印了個模子,擦干凈鑰匙上的泥跡,手腕一抖,用發射飛鏢的手法將鑰匙投回了花瓶,由于這一下力道剛剛好,鑰匙落入花瓶只輕微地響了一下,屏風后泡澡泡得迷迷糊糊的徐榮完全沒有聽見,周紫淇終于全身而退。

  拿到鑰匙模子的鐵中寒欣喜不已,夸贊道:“還是紫淇聰明,想到用磁鐵從花瓶中吸出鑰匙。”

  鐵中寒立刻找鎖匠配了鑰匙,剩下的事兒就簡單多了。鐵中寒從徐榮的鐵柜中偷出了寶華樓的建造圖紙和賬目明細,交給了蕭璋。蕭璋立即帶著這些材料返回大遼京都,覲見遼帝耶律洪基。

  耶律洪基看完材料后大怒,命人立刻將其抓捕斬首。

  蕭璋趁機將徐榮的來歷稟告了皇帝,并呈上了大宋刑部的公文:“陛下,如今宋遼兩國修好,何不做個順水人情,將此蠹賊發還大宋?而且這次能得到徐榮的罪證,也是多虧了大宋的兩位公差。”

  耶律洪基若有所思,最后準奏,將徐榮交由宋朝的捕快遣返回國。

  在幽州城的驛館中,周紫淇和衣而睡,睡夢中出現的卻全是和蕭璋在荊城縣相處的畫面,那是多么美好的一段時光啊。迷迷糊糊中,她忽然感到一陣濃煙刺鼻,她猛地睜眼一看,窗外已是火光沖天!

  正驚疑間,只見房門被一腳踹開,蕭璋沖了進來:“紫淇,快跟我來!”

  周紫淇來不及多想,跟著蕭璋沖出了房間。蕭璋帶著紫淇左拐右拐,進了一座小院的柴房:“快,這里有個地道,我已經讓親信帶鐵捕頭和徐榮下去了。”

  周紫淇跟隨蕭璋下了地道,果然看見了鐵中寒和徐榮。

  蕭璋解釋道:“因為徐榮這一年多來結交了不少大遼商場和官場上的重要人物,了解了很多內幕,再加上我主陛下感覺你跟鐵捕頭都是很能干的人才,不想放你們回大宋,但又肯定說服不了你們效力大遼,就決定火燒驛館,讓你們葬身于此!我得到消息時已經晚了一步,但幸好還來得及救你們出火海!”

  蕭璋說他已經讓親信從死牢中找出兩男一女三個死囚安排在火場內冒充紫淇他們三人,應該可以瞞天過海!

  出了地道,蕭璋的親信已然等在那里,身旁是一輛馬車。蕭璋讓紫淇三人分別在馬車內換上了契丹人的服飾,點了徐榮的啞穴,把他偽裝成病人,親自送他們出了幽州城!

  出城后蕭璋又送了很遠,終于停下了腳步:“前面就是大宋的國界了,你們應該安全了,送君千里終有一別,我就送到這里吧。”

  周紫淇望著蕭璋,良久才道:“你今日此舉已是背叛了大遼,你在遼國很危險,不如你跟我們一起回大宋吧!”

  蕭璋黯然搖了搖頭:“今日此舉實屬無奈,但我不會再背離我的國家。再說我一個遼國人,去了你們大宋,也不會有好日子過。一個背棄了國家的人,在異國他鄉是不會得到尊重的!”

  周紫淇無話可說,她明白宋遼兩國雖然現在和平,但畢竟是敵對國,遲早會開戰。

  鐵中寒走過來提醒紫淇他們要趕路了。周紫淇依依不舍,蕭璋微微一笑,遞給她一個錦囊:“等我走了再看!”說罷他便縱馬而去。

  待到已看不見蕭璋的身影了,周紫淇才打開錦囊,里面是一塊絲帕,上寫道:吾之心愿,世間和平。千秋萬世,永無戰爭!

  周紫淇的眼淚止不住地流了下來……

Tags: 大遼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744.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