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誰動了我的假畫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一、“故友”現身

  軒墨畫廊的生意一直不太景氣,眼看著其他同行的生意做得風生水起,老板高大嶺再也坐不住了。為了擴大影響、廣開財路,他決定傾其全力,籌辦一次大型畫展。

  說起高大嶺,也曾是個小有名氣的美術家,特別會臨摹名家的畫作,可謂出神入化。可是潛心創作多年,最后竟然落得個腰包空蕩蕩。無奈只好放棄老本行,在朋友資助下開起了這個軒墨畫廊。

  在本市的美術界,他最推崇的就是國畫大師林中愷林老先生。林老為人行事低調,所以他的畫作當前價位并不高。高大嶺決定把林老先生的畫作作為畫展重點好好運作。

  不料,高大嶺畢恭畢敬親自送上門的請帖卻被林老先生客客氣氣一口回絕了。林老先生生性淡泊,從來不曾參加此類追名逐利、商業氣息很濃的活動。

  不甘失敗的高大嶺多方打聽,聽說林老最聽他獨生女兒林木木的話,便直接找到了在學校執教的她。聽了高大嶺的來意,林木木沉思了片刻,問高大嶺:“這事你能辦多大?”一聽這話,高大嶺馬上露出了笑容。

  木木回家再三動員林老參加那個畫展,怎奈林老打定主意就是不去。木木使出了殺手锏,說:“您要不去可別后悔。”林老還是笑著搖頭。木木得意地賣著關子說:“那里可有你的一個老朋友喲。”林老不解地看了看木木。

  木木說:“就是你的那幅《學童暮歸圖》。”

  《學童暮歸圖》是林中愷年輕時的一幅作品,表現了一群山區的孩子傍晚放學回家的情景。日薄西山、溪流潺潺,孩子們背著書包,歡快地結伴而行,蒼翠的青山灑滿落日的金輝。這幅畫林中愷傾注了極大的心血和激情,沒有想到的是,有人別有用心稱這幅畫的作者居心叵測,惡毒詛咒我們偉大祖國和偉大的黨是黃昏落日、是小人當道。年輕的林中愷百口難辯,被打成右派發配到云南勞動改造。而那幅帶來災難的畫也從此下落不明了。

  一幅畫讓林中愷及全家吃盡了苦頭,多少年過去了,林老仍對那幅畫念念不忘。現在知道了它的下落,林老不再堅持,答應出席那個畫展。

  二、畫展風波

  經過一段時間的籌備,軒墨畫廊的大型畫展如期開幕。這天,林老在高老板的陪同下早早地來到了展館。

  果然,那幅《學童暮歸圖》放在展廳中最顯眼的位置,林老一眼就看見了。作品很完美,同時,標價也很高:590000。00元。林老一言不發地看著那幅畫,嘴角微微有些顫動,可是不久,他的臉色突然陰沉下來,果斷地搖了搖頭:“假畫!”

  高大嶺一聽立刻就跳了起來,大聲喊道:“這不可能!林老您可一定要看清楚,這絕對是您的原作!”

  林中愷無奈地搖搖頭,自顧自地走到那幅畫前,指著畫中一個小學生的前胸說:“整幅畫臨得很像。只是這里多畫了一個隱隱約約好似胸章的東西,好像是毛主席像章,雖然這符合當時的時代特征,但是這是一個明顯的失誤。我記得很清楚,我的原作上根本沒有!”林老說得很堅決。記者們的相機咔嚓咔嚓地響個不停,林老卻頭也不回地離開了展廳。

  發現假畫的消息瞬時傳遍了全市,各大媒體記者們興奮得像老式的鬧鐘上足了發條,紛紛開辟專欄連篇累牘地跟蹤報道事件的進展。

  高大嶺說那幅畫可是花很多錢、好大精力得來的,林老說是假的,兩個字就讓他傾家蕩產了,這不公平。他希望林老先生再仔細鑒別一下,可林老先生斬釘截鐵地拒絕了。

  讓人沒有想到的是,高大嶺竟然召開記者發布會對林中愷的“輕率認定行為”進行了有力的反擊。他說他掌握了一些有力的證據,足以證明該畫作就是真品而非仿冒。同時,他希望林老先生對該畫作重新給予公正的認定和評價。否則,他只有訴諸法律,讓法律保護他這個弱勢的藝術收藏家了。

  林老覺得太可笑了,竟然有人無恥到了這種程度,還敢拿假畫到法院打官司。不管怎樣,林老還是有足夠的把握的——我自己的作品我還不清楚嗎?

  三、法庭激辯

  法庭公開審理的時候,原告高大嶺和被告林中愷林老先生均未出庭,好像拳擊擂臺賽的雙方擂主,不到最后時刻不會露面一樣。原、被告雙方都請了國內的知名大律師來代理該案。原告方提交了許多的證據,包括照片、證詞、合同等。而被告的代理律師提交了一份林老先生的文字材料,詳細講述了原作的創作理念、創作時間、創作細節以及對于贗品的幾點質疑。法官認為雙方的證據都不充分,宣布擇日繼續開庭。

  第二次開庭林老先生親自來了,林老道:“我承認臨摹這幅畫的人也有很深的功底,就這幅贗品畫來講,臨摹得非常好,簡直可以亂真。可是從這幅贗品里無法感受到他對那個時代的切身體會,而且贗品本身多了一處原畫沒有的東西。這個失誤很明顯也很不應該,我清楚地記得原畫的每一個細節。所以,我可以明確地告訴法官:原告高大嶺先生展示的《學童暮歸圖》就是贗品。”

  法庭辯論開始,原告的代理律師站起來說:“我首先想要提出一個問題,誰才有資質對這幅畫作出真偽鑒定?原作者嗎?林老先生作為原作者來鑒定這幅畫就好像既當運動員又當裁判,是不是具有客觀性和公正性?其次,林老依據的是自己的記憶,而我們知道,任何人的記憶都不是百分百準確的。以林老這樣的年齡,回憶三十年以前的事情,細節上根本不可能百分百準確。”

  原告的代理律師最后說:“清朝的時候也有一書法家叫斌良,他在北京廠甸畫棚就曾經把自己的字當成晚明書畫家董香光的字買回來,后在別人的幫助下才鑒別出來。他還寫了一首詩紀念這件軼事。由此可見,作者本人也有失誤的時候。我們多年前走失了一個孩子,現在這個孩子找到了,我們自己的孩子我們自己能夠確定嗎?我們說這個就是我們的孩子或者不是我們的孩子,法律認可嗎?不,法律只信任科學,那就是DNA鑒定。綜上所述,我們認為林老的鑒定沒有法律依據。”

  從法庭辯論及證據的提交上看,案件的勝負看來已經板上釘釘了,勝券在握的原告高大嶺長長舒了一口氣,露出了難以掩飾的笑容。果然,原告勝訴了。高大嶺的要求就是讓法院判定該畫為林中愷所作、是真品,其他一無所求。媒體又開始大肆炒作,軒墨畫廊名聲大振,林中愷林老先生也聲名鵲起。

  可事情卻還沒有完,林老提起了上訴。在法庭上亮出了他的重磅炸彈,他聲稱,將公布保守了將近一生的創作中的一個秘密。

  林老說:“初審原告方提到了印章款式,并把它當作了證據的一個方面。但是他們沒有提到印油。在我幾十年的畫畫生涯中,我有一個小小的個人防偽手段,那就是,我總是在印油中添加一些很細小的透明石英砂。這種沙子無色半透明,比較硬耐腐蝕,多少年也不會變質或消失,和印油混合后外表一點也看不出來。我的每幅作品都加蓋了使用這樣印油的印章,在高倍放大鏡下一定會發現很小的紅色沙粒,那就是被印油染紅的石英砂。如果沒有的話,那一定是贗品!”

  法庭上又一次炸了鍋,就連高大嶺也驚詫得不由自主地站了起來。法官的法槌重重敲下,再次宣布休庭,等對印油鑒定結果出來以后再做宣判。

  乾坤會扭轉嗎?

  四、赤裸炒作

  等林老得到宣判結果的時候,一下就心臟病發作住進了醫院。鑒定機關在印章里果然發現了石英砂顆粒,綜合各種證據,法院終審判決那幅畫是真的。林老再一次敗訴。

  高大嶺和他的軒墨畫廊也因此案而蜚聲全國,客戶和畫師紛紛主動上門請求合作。軒墨畫廊已儼然躋身于全國一流畫廊的行列了。《學童暮歸圖》仍然高高地掛在畫展的展廳里,下面的標價已經翻了一番以上,成了120萬,而且已經加上了售出的標簽。畫展中林老其他的畫也水漲船高、價格大幅上漲。同時,收藏界好像因此發現了林老作品的驚世價值,紛紛收購收藏。林老的作品成了搶手貨,一畫難求。

  從這個結果看,好像這場風波反而讓高林雙方取得了雙贏的效果。

  木木到醫院看望林老的時候,把這個消息告訴了林老。林老悶悶不樂地坐在醫院的花園里,看也不看女兒一眼,嘆口氣道:“這不正是你處心積慮想要達到的嗎?你和高大嶺串通好了制作那幅假畫,故意賣個破綻給我,引發了這一場官司。木木,爸爸萬萬沒有想到的是,你竟然把爸爸一輩子的秘密都賣了。”

  木木低下了頭,小聲說:“爸,那個印章是我親手蓋上去的,我沒有告訴任何人。”林老說:“就是那個印章讓我明白了原來是你在背后操縱,因為那個秘密只有你知道。你既然蓋上去了,現在還要辯解什么呢?那不就是你給假畫上的最后一道保險嗎?高大嶺的假畫確實很逼真,騙了那么多人,他一定有那幅真的了?”木木轉身從車里拿出了那幅原作,交給林老。林老接過來掂量了兩下,看也不看,摸出打火機一下就點燃了。

  木木驚呆了,喊了聲:“爸!”

  林老說:“你知道高大嶺為什么會送給你嗎?因為這幅畫就是你和爸爸難以啟齒的恥辱,他料定我不會拿出來翻案。”他嘆了口氣,接著道:“木木,在這場赤裸裸的充滿銅臭的炒作中,你讓爸失去的是一輩子的追求!”

  回病房的路上,林老指著天上的太陽對木木說:“多好的天氣!陽光明媚,正是大家策劃好了作假畫、賣假畫的好日子!不過我以后不會再給你們利用的機會了,我已經下決心就此擱筆,再也不畫畫了。即使是一只貓也不畫了,不管是什么白貓還是黑貓!”

Tags: 假畫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742.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