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草原悲歌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1.離奇的買家

  扎伊爾是個孤兒,自從父母死于戰亂之中后,他就開始在草原上四處流浪,后來,他遇到了牧民桑和,成了桑和的義子。從那以后,他就和義父在草原上放牧那幾十頭駱駝。閑暇時,桑和便傳授扎伊爾武功,讓扎伊爾驚訝的是,義父的武功十分高強,儼然是個高手。他和義父學了八年,武功精進。

  這天,義父將駝隊交給他放牧,自己去找新結交的朋友烏托喝酒。桑和剛走不久,就見一個行商打扮的人從遠處騎著快馬跑了過來。

  那人來到駝隊前,飛身下馬,轉頭進入正在吃草的駝隊中四處查看起來。扎伊爾氣壞了,心說這人怎么這樣呢。他厲聲質問他是干什么的。那人三十多歲,見扎伊爾問,沖他一笑,說自己是個生意人,打算經營一個駝幫販運貨物,因此想物色幾頭駱駝。

  扎伊爾說,這些駱駝不賣。中年人一笑,說他只買一頭就行,可以出大價錢。說著從駝群中牽出一頭駱駝來。扎伊爾一看,不禁吃了一驚,那中年人牽出來的竟是一頭老駱駝。這人買駱駝不買青壯口的,為什么單單買一頭老駱駝呢?

  扎伊爾起了疑心,于是板著臉說不賣。那人再三強調說,他可以出一百兩銀子。一百兩銀子可以買十頭青壯口的駱駝,這下,扎伊爾心中的疑團更大了,就更不賣了。誰知,那中年人竟然一路漲價,漲到了五百兩銀子上。

  不管出于什么動機,出到這個價位,扎伊爾還是動心了。他正想答應,正在這時,他的義父騎著駱駝回來了。

  扎伊爾驚訝地問義父怎么去而復返,桑和說他的朋友烏托沒在家,自己撲了個空。看到中年人牽著那頭老駱駝,桑和臉色一變。只見桑和跳下駝背,從中年人手中一把奪過韁繩。中年人一愣之余倒退了好幾步。繼而,中年人尷尬地訕笑著,說愿意出五百兩紋銀買這頭駱駝。

  桑和一聲冷笑:“你就死了這條心吧,你就是出一萬兩,我也不賣!”那中年人見強買不成,只得悻悻地走了。

  中年人走后,扎伊爾奇怪地問義父為什么不賣。桑和張了張嘴,卻欲言又止。沉默了片刻,桑和語氣堅定地說:“孩子,這頭駱駝比我們的身家性命還重要,就是有人出再高的價錢,也不能賣!”

  扎伊爾正想再問,這時桑和卻不再解釋,轉身進了氈房。當晚,扎伊爾發現,那頭老駱駝居然被桑和牽進了氈房里面,顯然,義父是怕有人趁夜深人靜偷走這頭老駱駝。從那以后,接連幾晚上,老駱駝都被桑和牽進氈房。

  2.殺機

  這天,扎伊爾注意到,幾個陌生人在附近鬼鬼祟祟地轉來轉去。當晚,扎伊爾沒敢睡覺,他悄悄地出了氈房,在一塊草叢茂密處隱藏了起來。他有種預感,這些人重金買駱駝不成,定會趁黑夜之際偷走它。

  半夜時分,扎伊爾果然看見四五個人鬼鬼祟祟地朝著他們的氈房摸過來。扎伊爾趴在草叢之中,緊張地注視著那幾個人的一舉一動。

  這時,就聽其中一人壓低了聲音命令道:“李金龍,這兩個人武藝高強,不是等閑之輩,你先過去放迷煙,等把他們迷倒之后,我們立即進入氈房,解決他們,牽走那頭駱駝!”

  扎伊爾聞聽,不由激靈靈打了個冷戰,幸虧自己事先有所察覺,不然的話,今晚他們父子倆就稀里糊涂做了刀下之鬼!他咬緊牙關,大氣也不敢出,他知道,現在暴露等于送死,他決定等這幾個人開始行動時,再從背后偷襲,這樣才有勝算。

  工夫不大,那個叫李金龍的人放完迷煙,緊接著,那個小頭目樣的人發出了進攻命令。等那幾個人轉身正想進入氈房之際,扎伊爾猛地站起身來,揮刀向那四五個人背后砍去。

  由于沒有防備,瞬間被他砍翻了四個。那個頭目樣的人聽到背后有動靜,忙跳到一旁,見手下被殺死,那人大驚失色,招架了幾招后,見扎伊爾早有準備,再加上攻勢凌厲,他轉身就跑。

  見這人就是那個當初買駱駝的人,扎伊爾奮起直追。追著追著,他猛然想到,萬一有人趁此機會暗算義父呢?想到這里,他激靈靈打了一個冷戰,忙飛身跑入氈房。

  進了氈房,果然看見四五個人正在氈房里,其中一人正舉刀對義父下手!義父由于吸入迷煙,正一動不動地躺在床上。情況萬分緊急,扎伊爾來不及多想,手中的鋼刀甩手而出,正中那人咽喉,那人慘叫一聲,死于非命!

  緊接著,扎伊爾又將其他四人踹倒在地。他拿起鋼刀,質問他們為什么深夜偷襲,還要搶走那匹老駱駝。可任憑他怎么問,那幾個人就是咬緊牙關,一個字不說。

  這時,那匹趴著的老駱駝猛地站起來,把扎伊爾嚇了一跳,那幾個人趁他受驚回頭之際,迅速起身拔刀,其中一人還想以昏迷的桑和作人質。扎伊爾一刀砍斷那名想襲擊他義父的人的雙腿,其他幾個見狀,轉身跑出氈房。

  扎伊爾沒敢追,他拿著刀,一步步走向那個斷腿的黑衣人。扎伊爾說,只要他說出真相,就可以饒他不死。

  斷腿的黑衣人見扎伊爾步步逼近,迅速伸手入懷。扎伊爾以為他要用暗器襲擊自己,趕緊低頭。再抬頭時,發現黑衣人口鼻中已經流出黑血,顯然,黑衣人已經服毒自盡了。

  3.驚變

  扎伊爾用冷水弄醒義父,桑和醒來,見到眼前的死尸,不禁大吃一驚。扎伊爾又把義父拉到氈房外,讓他看另外的死尸。桑和驚訝得嘴巴都合不攏了,他倒吸了一口冷氣后自言自語道:“看來危險已經來臨了!”

  義父話里有話,扎伊爾忙問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這些人是什么人,為什么要出高價買走這頭老駱駝,買不走又偷襲,為此不惜置他們父子于死地?桑和長嘆了一聲:“孩子,你什么也別問了,現在,你趕緊給我去送一封信,事不宜遲,你將信送往四十里之外的鳳鳴山上。”

  義父告訴他,鳳鳴山山勢險峻,山路隱蔽,山腳下有棵大樹,義父讓他爬上樹,將信放在樹上的一只竹籃里。竹籃子里有響箭,將響箭射向山頂方向,就會有人將竹籃拉上山頂。送完信,義父讓他遠走高飛,永遠不要再回來。

  桑和最后說:“孩子,不告訴你原委,是因為此事事關重大,不想讓你攙和進來!”說完,桑和拿出一塊老羊皮,開始寫信。寫完后遞給扎伊爾,扎伊爾看了一眼,見老羊皮上都是他看不懂的圖形和文字。他將信放在懷中,朝義父點點頭,然后牽了頭駱駝,連夜趕往鳳鳴山。

  一路上,扎伊爾思緒翻滾:義父為什么說那些神秘莫測的話?這鳳鳴山上秘密居住的到底是些什么人?他們和義父又是什么關系?義父說讓他遠走高飛時變顏變色,看來此事非同小可!雖然想不明白,但他決定送完信后立即回到義父身邊。義父對他恩重如山,就是死,他也要和義父死在一塊!

  天明之前,扎伊爾終于趕到了鳳鳴山腳下。舉目一看,見鳳鳴山山勢巍峨,山前果然有棵大樹。他跳下駱駝爬上大樹,將懷中的信放在樹杈上的竹籃中,然后拿起樹枝上掛著的響箭,朝山頂射去。響箭帶著哨音飛向山頂,很快,就見竹籃的繩子一緊,再看,竹籃已經升空,被人拽了上去。

  見狀,扎伊爾長出了一口氣,他下了樹,爬上駱駝打算往回趕。剛走出一里多路,就聽身后鳳鳴山上火光沖天,喊殺聲大作。扎伊爾大驚失色,雖然不知道山上到底發生了什么,但絕不是什么好事,很可能山上的人中了埋伏。

  一絲不祥的預感猛地升上心頭。如果猜得不錯的話,這些昨晚伏擊他們父子的人顯然已經破解了義父他們所有的秘密,看樣子,他們是先阻斷義父的援兵,再回頭算計義父、搶奪那頭負載著重大秘密的老駱駝。

  想到這里,他不敢怠慢,忙趕著駱駝往回跑。他知道,隱藏在暗中的敵人留給他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他們消滅了山上的力量之后,一定會立刻對義父動手,義父現在隨時隨地都會有生命危險!

  桑和見扎伊爾回來,氣憤地責怪道:“我不是已經說了嘛,送完信后讓你立即遠走高飛,你又回來干什么?快走,這里已經不是你該待的地方了!”

  扎伊爾說了送信的經過。桑和聽完,面如死灰,他黯然道:“從昨晚我就知道了,這些人行事兇狠,必定是草原上的馬賊!”呆愣半晌后,桑和還是催促扎伊爾快走,說再晚就來不及了!

  扎伊爾一聽是馬賊,也嚇了一跳。因為他早已聽說草原上的這批馬賊,明搶暗奪,個個兇狠狡詐,歹毒殘忍,嗜殺成性。他眼含熱淚,跪在義父面前:“義父,您待我恩重如山,如同再生父母,現在危急時刻,我怎能獨自逃生呢?那樣的話我還是個人嗎?要走咱們一起走,要死也死在一塊!”

  見扎伊爾意志堅決,桑和嘆了口氣后拉起扎伊爾:“孩子,事已至此,我也沒有隱瞞你的必要了。他們之所以要弄走這頭老駱駝,是因為這是一匹祭墳駝!”

  原來,為防止死后墓葬被盜,蒙古貴族死后都不起墳地,只是在埋葬之后,用馬蹄將墓地踏平,然后在墓地上,當著母駝的面,殺死它的小駝,將小駝的鮮血灑在墓地上,最后再派士兵守護。直到來年夏天,草木生長茂盛之后,士兵們才會撤走。

  這時,原來的墓地處已經重新成了草原,平常人根本找不到墓地的所在。如果要祭祀,只需松開那頭喪子的駱駝,由于駱駝有著極強的辨識路途的能力,走到最后,母駝的悲鳴之地,就是葬者的墓地所在了。

  這些撤走的士兵,就成了這座墓地的專屬護墓駝兵,一般不超過百八十個人,他們負責保衛、守護這頭駱駝!這頭駱駝老了之后,再如法炮制。桑和是護墓駝兵,由于行事穩重,武功高強,被指派負責放牧那頭負載著墓葬信息的駱駝。大元滅亡后,為了不被人發現,這批護墓駝兵都躲在了附近的鳳鳴山上。

  “現在,這些馬賊肯定已經知曉了墓地的全部秘密,他們試圖找到墓葬,挖出里面的寶藏,可這些馬賊是怎么知道的呢?”桑和氣憤而狐疑地道。聽義父說完,扎伊爾著急地問桑和道:“義父,現在事情萬分緊急,你打算怎么辦?”

  桑和說,既然駝兵已經指望不上,他打算趕著駝群向草原西部遷移,五里地之外,有片火藥地帶,是為最后的危急時刻準備的,他打算去那里伏擊這些馬賊。

  4.大戰

  聽義父說完,扎伊爾說最好先把那頭老駱駝藏在安全的地方,父子倆找來工具,在氈房很遠的地方挖了一個大坑,將那頭老駝牽到坑內,捆住四蹄,然后在坑上搭上木板,蓋上青草偽裝起來。接著,桑和點燃氈房,趕著駝群,和扎伊爾一起,向目的地奔去。

  剛到目的地,就見幾百名馬賊殺氣騰騰飛騎而來,來到離他們不遠處,馬賊們停了下來。

  目的地四周布滿火藥,這也是歷代元朝貴族玉石俱焚、最后的防范措施之一,只要在包圍圈里面點燃炸藥引芯,就能瞬間引爆。當然,駝群實在趕不到這里,駝兵為防止負載著墓葬信息的母駝落入敵手,也可以選擇殺死母駝,當然,這是駝兵在實在沒辦法后迫不得已的選擇。

  這時,只見馬賊中跑出一個人來。見到這人,桑和一愣,因為這人竟然是他的朋友烏托。烏托滿臉含笑:“老朋友,識相的趕緊交出駱駝。”桑和氣得直咬牙:“你認識我,敢情早有陰謀!”烏托哈哈大笑著說:“不錯,我早就懷疑你是護墓駝兵。謝謝你那晚喝醉了,對我說了實話。”桑和聽說是自己泄露了信息,痛苦得頓足捶胸。烏托說現在后悔沒用,要他趕緊交出駱駝。

  馬賊首領發出命令,幾百名馬賊慢慢逼近,扇形包圍圈慢慢合攏。之所以沒有馬上沖上來搶奪,是因為馬賊首領通過烏托,已經知道了駝兵的權限,真把他們逼得太急了,生怕他們父子倆一急之下,殺死母駝,要是那樣,他們這么長時間耗費的心血就付諸東流了。

  桑和找到引芯所在,掏出火折子點燃,引芯由于采取了防潮措施,還十分干燥。很快,隨著一聲巨響,進入前圈內的馬賊被炸得人仰馬翻,哭爹喊娘,那些沒死的馬賊見有埋伏,一哄而退。

  見狀,桑和又點燃了第二道引芯。第二道引芯的爆炸地點正好就在馬賊們現在退后的方位。那些馬賊剛以為退到了安全地帶,誰知爆炸聲又起,瞬間又死傷無數。

  沉寂半天后,馬賊分散開來,繼續進攻,他們商定的計劃是先在外圍開始射箭,用箭射死兩人,再搶母駝。畢竟,在他們看來,這兩個人活著,對那頭駱駝是個極大的威脅。要不然,萬一逼急了他們,駱駝死了,那就白忙活了。箭如飛蝗,扎伊爾和桑和仰躺在草地上,撥打飛箭。

  不久,桑和腿部中箭,鮮血如注。扎伊爾趕緊一咕嚕爬起來,打算背著義父逃走。桑和搖搖頭說:“孩子,你快走,不要管我,趕緊帶著那頭老駱駝離開這里……”

  這時,馬賊們開始撥著野草上前追殺兩人,聲息可聞。桑和用手一推扎伊爾:“快走,晚了誰也活不了!記住,千萬不要讓老駱駝落到馬賊們的手中!實在不行的話……”桑和沒有說下去,扎伊爾卻已經明白了。

  扎伊爾還是堅持要帶桑和一起走,桑和氣憤地一把抓起地上的單刀,搭在脖子上威脅道:“你要是還不走,我立即死在你眼前!”

  見義父以***,扎伊爾含淚點點頭,他痛苦地問桑和:“我走了你怎么辦?”桑和悲壯地一笑后告訴他,他們現在待的地方是最后的火藥區域,等馬賊的人馬全部上來后,他就點燃引芯,和他們同歸于盡。

  說到這里,桑和命令他快走!扎伊爾無奈,只得依依不舍地爬著,迅速離開了這里。爬出半里地后,扎伊爾猛地聽到幾聲巨大的爆炸聲傳來。扎伊爾頓時淚如泉涌,他站起身來,一口氣飛也似的跑向隱藏老駱駝的地點。來到坑前,他去掉偽裝,跳進坑內,揮刀砍斷捆綁老駝的繩索,然后擁土入坑,讓老駝爬上坑來。

  接著,他牽著老駱駝,向著草原深處走去。剛走出不遠,就聽身后傳來一聲冷笑。扎伊爾悚然回頭,見冷笑的正是當初買老駱駝的那個人,在這人背后,還有四名馬賊。

  這人自報家門,說自己是馬賊的二頭目,叫楊進笑。楊進笑讓扎伊爾將駱駝留下,他可以饒扎伊爾不死。扎伊爾怒從心頭起,他憤然道:“你們這些馬賊,為了自己的目的不擇手段,喪盡天良,殺害無辜,罪該萬死!”

  說完,他揮刀沖向那幾名馬賊。他砍死四名馬賊,正要回頭找楊進笑算賬,一抬頭,見楊進笑牽著那頭老駱駝,已經走出二十多步遠,扎伊爾氣壞了,“你給我站住!”扎伊爾奮起直追,追出十幾步遠的距離之后,他猛地甩出了手中的鋼刀,鋼刀像是離弦之箭似的朝著楊進笑的后心而去。

  只聽一聲凄厲的慘叫聲傳來,楊進笑被鋼刀貫穿,一頭栽下馬背,死于非命,手中還緊緊抓著駱駝和馬的韁繩。扎伊爾從他手中撿起駱駝的韁繩,迎著如血的太陽,向著草原深處緩緩走去……

Tags: 草原 悲歌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741.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