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春蠶戀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鎮江金山湖畔,一個衣著華美的少年正搖著扇子觀賞湖光山色。忽然“嘩啦”一聲,身旁路過的一個挑水姑娘腳步不穩,身子一歪,水桶里蕩出來的水花濺濕了少年的衣裳。

  少年剛要發火,看到那挑水姑娘明亮而略帶羞怯的眸子,呆住了,連她的道歉都沒有聽見。待他回過神,姑娘已走遠,少年望著那纖瘦的背影和兩條漆黑的長辮子悵然若失。

  少年沒有心思再賞景,信步回了家。剛一進花廳,就被父親沉著臉教訓了一番:“春生,你整天這樣東游西逛真是太不務正業了!從明天起,你到繭行去幫忙,咱家的生意你也該上點心了。”

  第二天,春生無可奈何地來到了自家的“廣義源”繭行,看著繅絲女工們在院子里一人守著一口大鍋忙碌著,他卻百無聊賴,一點興致也提不起來。

  忽然,春生的眼睛亮了起來,他看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這不就是昨天挑水濺濕他衣裳的姑娘嗎?春生連忙進屋去問繭行的管事董叔:“那個梳著兩條漆黑長辮子、眼睛彎彎像月牙的女工叫啥名字啊?”

  董叔順著春生手指的方向望向院子里的女工,說她叫易絲兒,已經在繭行做了兩年了。她有一家子人要養,所以干活認真勤快,再苦再累都沒抱怨過。

  春生從此對到繭行學做生意來了興致。繅絲的環境很差,光是那股燙煮蠶繭的氣味就夠春生受的,但是只要能每天和絲兒搭上幾句話,或只是望著她的倩影發呆,他就覺得值得了。

  這天春生剛從繭行回家,父親就拿出一封信,說已經幫他聯系好了上海一家洋人開的教會學校,讓他立即動身去念書。

  春生愣了一下,然后堅決地搖搖頭,說自己不去,要留在繭行幫忙。父親生氣道:“你是去幫忙還是去搗亂?整天圍著個繅絲女工轉,你不知道大家都在私底下議論你們嗎?”

  春生這下明白了,他心想自己要真去了上海念書,只怕再回來時已是物是人非!

  春生倔強地表示自己堅決不走,父親一時氣惱,指著大門說:“你現在只有兩個選擇——去上海念書或者‘凈身出戶’自生自滅!”

  春生傲然一笑,把身上的錢包和懷表拿出來往桌子上一放,大搖大擺地走出了家門。父親望著兒子的背影意味深長地笑了。

  春生來到金山湖邊站了好久。絲兒聞訊后趕來拉住他:“你別想不開!”

  春生笑了,她以為他想自盡?生命如此珍貴,他怎么舍得這美麗的湖山和美麗的她!

  絲兒把春生領回了自己簡陋狹小的家。讓春生沒想到的是,絲兒的家人對他很熱情,將一間小小的雜物房收拾整潔讓他安心住下來。

  春生很感動,即使再沒有高床暖枕、大魚大肉的富裕生活,但是能跟自己喜歡的姑娘在一起,能跟一家淳樸善良的人過日子,他覺得吃咸菜都是甜的。

  不過絲兒家很快連咸菜都吃不起了,春生的父親得知他們收留了春生,一氣之下讓董叔辭退了絲兒,而其他的繭行為了不想惹麻煩得罪首富向家,也都將來找活干的絲兒拒之門外。

  望著愁眉苦臉的絲兒,春生安慰道:“天無絕人之路,大不了我們自己養蠶開繭行!”

  絲兒搖搖頭:“你真是大少爺脾氣,不知世事艱難,自己開繭行不需要本錢嗎?”

  春生微微一笑,把手伸入衣領中拽出一枚鑲嵌著珍珠的玉墜子,說道:“看見沒有,這叫‘珠圓玉潤’,價值不菲,當初離開家時我沒把它交出去是因為這是我娘留給我的遺物,和向家沒關系。我現在就把它拿到鎮上當了,籌錢開繭行!”

  絲兒連忙勸春生三思,因為萬一繭行賠了錢不能如期贖回,玉墜子就會變成絕當了。

  春生卻信心滿滿,說這些天住在易家,看到他們一家老小都很勤勞地在為生計奔波,就連身體羸弱的絲兒父親也都在盡量找一些力所能及的零工來做。易家人的勤勞肯干再加上自己和絲兒對桑蠶業的了解,一定會成功的!

  不久,小小的繭行開起來了,春生取名——春絲繭行,既有“春蠶到死絲方盡”的寓意,又是他和絲兒兩人名字的組合。

  從此,兩人一起采桑、養蠶、繅絲,看著胖乎乎的蠶寶寶貪婪地吃著桑葉,看著自己家的小院一點點地被雪白的新絲堆滿,兩人心底的幸福就像金山湖的湖水,滿滿地要溢出來一樣。

  這一年,金山附近的桑樹遭了蟲災,數不盡的桑葉被桑螟吞噬個精光。沒有了桑葉,餓死了無數可憐的蠶寶寶。

  春生和絲兒的繭行陷入了困境,春生的父親派人來傳話:可以出錢幫助他們的繭行渡過難關,但春生必須回家。

  春生左思右想,最后還是無奈地答應了,為春絲繭行換回了一筆救命錢。

  春生回到家里沒幾天,父親就說給他定了一門好親事,三日后就擺酒成親。

  春生只是敷衍地笑笑,連女方的庚帖都丟在一邊懶得看。

  大喜之夜,春生趁著家人都在忙著婚禮對他疏于看管逃了出來,他奔回絲兒家,但是已經人去屋空。

  失魂落魄的春生被追來的仆人拉回了家里。喜堂上,春生大聲說他今生唯一的新娘只能是絲兒,否則他寧愿步許仙的后塵,去金山寺出家當和尚!

  賓客們大聲笑了起來,春生覺得笑聲很熟悉,他看到了絲兒的父母、兄弟和外婆都坐在筵桌旁望著他和身邊的新娘,滿臉的笑意。

  春生像是明白了什么,待他看到新娘胸前掛著那枚“珠圓玉潤”的玉墜時,毫不猶豫地一把揭開了新娘的紅蓋頭,看到了那雙明亮又略帶羞怯的眼眸,仿佛又回到了金山湖畔的第一次偶遇……

Tags: 春蠶戀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739.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