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吃你沒商量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李洪文

  張成河是稅務局的老干部,已經退休好些年了,一直一個人獨住。

  這天一大早,張成河睡得正香,忽然聽到外面響起了“咣咣”的敲門聲。張成河以為又是哪個冒失鬼來推銷降壓儀、降糖靈之類騙人的玩意兒,懶得理會,哪知敲門聲越來越大,一副不開門誓不罷休的模樣。張成河火了,披上睡衣,氣呼呼地沖到門后,隔著貓眼一瞧, 他的氣頓時消了——嘿,牛二順!

  牛二順是張成河的老戰友,兩人一起參加過抗美援朝戰爭。當時張成河是班長,牛二順是他手下的一個兵。抗美援朝勝利后,張成河分到了稅務局,而牛二順因為沒有文化,被“發配”回原籍榆樹屯,成了那里的村主任。掐指一算,兩個人已經有些年沒走動了。

  老戰友見面,自然聊不夠。吃罷早飯,兩人把各自的情況都說了一遍。原來牛二順也早從村主任的位置上退了下來,可他閑不著,張羅著要給村里辦一個谷類深加工的廠子。他為這事跑了半年多,今年一開春,總算把所有的手續都辦了下來。

  兩人話匣子一打開就忘了時間,等到肚子餓得咕咕叫,這才想起來要去弄午飯。張成河摸出手機一看,已經中午12點了。他拍了拍牛二順的肩膀,說:“二順子,時間不早了,今天咱們也‘腐敗’一回,我請你到外面吃,吃啥你說了算!”

  牛二順撓了撓頭皮,問道:“真的?”張成河樂了:“二順子,別看老班長退休了,但是管你一頓飯還是沒問題的!”牛二順“嘿嘿”一笑:“那我可就不客氣了哦,來的時候,我看見路邊有個大飯店,叫啥‘魚城’來著?……”

  “魚城?你是說澳洲海鮮城吧!那可是一家大飯店,檔次不低呢!”張成河豪爽地一揮手,說道,“成,今兒個老班長就帶你去吃外國海鮮!”

  兩個人打的來到澳洲海鮮城,牛二順拿起菜譜,也不看菜名,用手指一劃拉——什么澳洲龍蝦、悉尼刺參、深海霸王蟹……總之什么貴來什么。不多時,兩人面前的桌子上便堆滿了平時見都沒見過的洋海鮮。

  牛二順毫不客氣,伸著脖子“咔嚓咔嚓”地啃著霸王蟹,含含糊糊地說:“老班長,想當年咱們打仗的時候,你的糧袋子被子彈打爛了,還是我把自己的半袋炒面分給你……誰會想到現在有這樣的好日子啊!”

  看著牛二順饞嘴的模樣,張成河暗中嘆了一口氣,說:“二順啊,你慢點兒吃,不夠咱們再點!”

  這一桌子海鮮吃下來,張成河花了兩千多。往外掏錢的時候,張成河直吸涼氣——他一個月的退休金算是報銷了!

  第二天中午,不等張成河張羅飯菜,牛二順搶先說道:“老班長,你還記得咱們在朝鮮白草山前線打的那場伏擊戰嗎?”

  張成河說:“我咋會不記得!咱們埋伏了兩天一夜,帶的糧食都吃光了,要不是你做的鋼絲套子套住了一頭野鹿,大伙兒拿啥再堅持一天一夜?”

  因為怕暴露目標,那次的野鹿肉是生吃的,除了血腥味就是土腥味,張成河現在想起來還反胃。正想著,牛二順竟變戲法似的在兜里一掏,摸出了一張鹿鳴春大酒店的宣傳單。

  牛二順抖著宣傳單說:“沒想到現在城里也有鹿肉,還打折呢!”看樣子老戰友想吃鹿肉啊,不過鹿鳴春大酒店可是市里最豪華的酒店,進去簡單,出來就得大放血了。張成河一聲苦笑,得,老戰友好不容易來一趟,怎么也得滿足他的愿望不是?

  張成河揣了一沓錢,帶著牛二順來到鹿鳴春大酒店。牛二順居然輕車熟路,拿起菜單掃了一眼說:“老班長,咱們就不要太浪費了,我看這全鹿宴就挺不錯!”

  鹿肉、鹿筋、鹿血這些東西并不貴,貴的是鹿茸,一個鹿茸八珍鍋就是1800塊。這哪兒是吃飯,這分明是吃錢呢!張成河臉上的表情凝固了。可牛二順壓根兒不看他,不等菜上齊就揮起筷子,一邊吃還一邊大聲地叫好。

  這場全鹿宴兩個人一直吃到下午5點,張成河捏著癟癟的錢包,沖著牛二順打了個哈哈:“二順啊,照這么個吃法兒,用不了一星期,你的老班長就得破產!”

  牛二順打了個飽嗝,不以為然地說:“沒關系,明天我請你!”張成河眼睛一瞪:“說什么呢!”可不,這話也就說說,要真讓牛二順請,他的臉面往哪兒擱?

  牛二順看樣子還真想把張成河“吃破產”,第三天,他竟提出要到歇馬山度假村去吃。

  這個度假村地處偏僻,雖然沒什么景點,用餐的人卻不少,餐廳門口停的小轎車一溜兒一溜兒的。張成河不無擔心地問:“二順子,這里吃飯貴不貴?”牛二順說:“不貴,老班長你能承受得起!”

  兩個人被服務員請進了單間,牛二順大搖大擺往沙發上一坐,對服務員說:“不用看菜譜了,直接給我們來個2號套餐吧!”

  時間不長,2號套餐端了進來。張成河一看桌子上大大小小的盤子,眼睛就有點兒直了。這十幾個盤子里裝的東西別說吃,就是見他都沒見過!牛二順可不管三七二十一,跟張成河客氣了一句,就鼓起腮幫子,“吧唧吧唧”吃得山響。

  張成河提心吊膽地陪著牛二順把這桌菜吃完,叫服務員送來賬單。一看上面的數字,張成河差點兒沒暈過去——這桌菜竟然要8680塊!張成河抹著腦門上的汗,哆哆嗦嗦地問牛二順:“二順子,咱們吃的是啥,這么金貴!”

  牛二順一邊剔著牙一邊回答:“不貴不貴,這可是老虎肉呢!”張成河“啊”了一聲,驚叫道:“老虎可是國家保護動物,怎么敢吃!”牛二順滿不在乎地搖搖手:“老班長你落伍了,這兒的老虎都是人工養殖的,不算野生動物。在歇馬山莊吃老虎肉,絕對不犯法!”

  張成河的錢包里一共也就5000塊錢,還差3000多呢。他只好擦擦冷汗,給兒子張放打電話,讓他趕緊來救駕。

  打完電話,張成河看著吃得滿面紅光的牛二順,皺眉說道:“牛二順,你變了,你已經不是朝鮮戰場上那個一把炒面一把雪,和我一起并肩作戰的牛二順了!”

  牛二順眨巴了幾下眼睛,說:“老班長,你急啥,是不是這點兒小錢花得你心疼了?”

  張成河臉都綠了:“牛二順,這樣的地方是咱們老百姓該來的嗎?了不起啊,你還知道2號套餐,我看你是當村干部的時候經常來這種地方大吃大喝,習以為常了!你變了,都叫我認不出你

  是誰了!”

  牛二順聲音也大了起來:“我沒變,我看是你變了。你是‘光棍點蠟燈下黑’,說別人理直氣壯,沒看到自個兒的問題吧?”

  話音未落,就聽房門一響,張成河的兒子張放走了進來。張放瀟灑地掏出一張銀行卡丟給服務員,然后扭頭對張成河說:“爸,這地方消費不低,你怎么突然跑到這兒吃飯來了?”

  張成河氣得呼呼直喘,還沒來得及說話,牛二順用煙袋鍋子敲了敲桌子,輕描淡寫地說:“問啥,是我領你爹來的。”張放瞇著眼睛看著牛二順,尷尬地說:“我想起來了,你是榆樹屯的牛……牛二順!”牛二順冷笑一聲:“張副鄉長,謝謝你還記得俺!”

  張放是牛二順他們那個鄉主管經濟建設的副鄉長,榆樹屯村想辦加工廠,必須得找他簽字。可誰知張放推諉拖延,就是不批。沒有鄉里的批文,信用社不給貸款,加工廠別指望能辦成。牛二順沒辦法,只好帶著村干部,違心地請張放吃飯。牛二順領著張成河吃的幾個地 方,就是張放帶著他們“談工作”的地方。

  張成河這下聽明白了,他哆嗦著手,一把抓住兒子的脖領子,咬牙切齒地問道:“張放,你二順叔說的都是真的?”

  張放沒想到事情會是這樣,連連擺手:“我們真的是談工作,吃個便飯,沒什么大不了的,你兒子可沒有貪污腐化啊!”

  張成河火了,飛起一個大耳刮子,吼道:“你小子吃澳洲蟹、全鹿席、老虎肉,還他娘的不算腐敗?老子今天打死你,省得你給咱們老張家丟人現眼!”

  ……

  牛二順從包間里走出來,隨手把包間的門關上,然后大方地塞給服務員一千塊錢,說:“任里面怎么打,你們都甭管,打壞的東西我先賠給你們……哈哈,這一千塊,花得真值!”笑完,他又覺得鼻子里酸酸的。

Tags: 商量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734.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