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雙“城”記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奇事

  民國時期,福建福州有個萬源錢莊,老板叫李錦行,三四十歲,肥胖精明,一副標準的商人模樣。這天,李錦行收到一封信,信里寫了一件怪事。

  寄信的人叫趙有福,家住山西太原。信里寫道:前些天,他的兒子趙小城一早醒來后,就大哭大鬧,說這不是自己家,不認識他,吵著要找自己的爹。請了醫生來看,都說孩子脈象平和,身體無礙,也不似瘋癲之癥。一番詢問后,孩子才斷斷續續地說自己的名字叫李棟城,爹叫李錦行,家在福州,是開錢莊的。孩子還說他前一天生病了,服藥后就在自己房中睡下,沒承想,醒來后卻到了這不認識的地方。

  趙有福還在信中寫道:他雖然覺得這件事匪夷所思,但孩子說得有鼻子有眼,而聽孩子說話,確實夾雜著一些方言,似乎是福建那兒的話。此后,他便托了朋友打聽,得知福州還真有個萬源錢莊,老板李錦行確實有個獨子叫李棟城。只不過五年前,李棟城就因病過世了,死時才六歲,恰好和現在的趙小城同齡。

  這種轉世還魂的故事,趙有福聽老人講過,可沒想到竟發生在自己兒子身上。他左思右想也沒個主意,最后還是決定給李錦行寫了這封信,將事情原原本本地說了一遍,想問問李錦行的意見。

  李錦行看完信,一開始認為是無稽之談,打算不予理睬,但細想又覺得這里面可能另有門道,便派管家去當地一能人——徐準那兒遞上拜帖,想向他討教一二。

  第二天上午,李錦行來到徐準住處。見面落座,客套幾句后,李錦行說明來意,然后把趙有福的那封信遞給了徐準。只見徐準一遍一遍地看著信,慢慢露出了笑意:“有意思,有意思。”

  李錦行不解地追問道:“您看這真是我兒子轉世去了趙家嗎?”

  徐準不緊不慢地說:“先不急著下結論。現在,對方那邊的說法我知道了,但您這邊的情況我還需要多了解一些。據我所知尊夫人在生下令郎不久后便去世了,而在令郎去世后,您就一直獨身一人,請問您還有其他親人嗎?”

  李錦行說:“我還有個弟弟叫李盛行,從小就不服管教,家父生前一怒之下和他斷絕了關系,而且立下遺囑,這份家業將來不可以由他或他的子孫后代繼承。當時他還趾高氣昂地說他會開創自己的一片天地,不會要我爹一分錢。后來,他就離開了福州,有十多年沒有聯系了,聽人說他已經病死了。”

  徐準“哦”了一聲,沉思了一會兒,說:“想弄清事情的真相,我還要再安排一下,也請您配合我演一出戲……”然后就在李錦行耳邊低聲說出了他的計劃。

  來。訪

  再說山西太原,趙有福這天正在家中坐著,忽聽有人敲門,原來是福州的李錦行派人來送信了。送信人說:“請您看過后,馬上寫個回信,我好帶回福州。”

  趙有福打開信一看,內容大體是:李家也很想知道這件奇事是怎么回事,邀請趙家父子來福州會面。需要趙有福回信寫明,是李家隨后派人來接,他和來人一起走;還是他自己去福州,路費由李家負擔。趙有福想了想,提筆寫了個簡短的回信:“李先生,登門打擾,非常抱歉。麻煩請派人來接,我們和來接的人一起走。趙有福。”接過信后,送信人就急匆匆地走了。

  又過了兩天,福州李家派的人來了,對方買了火車票、雇了馬車,把趙有福和孩子一路接到了李府。說來也怪,到了李府門口,孩子下了馬車,飛快地跑進大門,然后徑直跑向李錦行的書房。

  這時,李錦行已把徐準請到府上,倆人正在書房里喝茶閑聊。李錦行就看見跑進來一個陌生的小孩,見面就往他懷里撲,還一邊喊著:“爹,我回來了。”

  李錦行驚得目瞪口呆,要知道自己的兒子已經去世好幾年了。但是徐準仿佛一點也不驚訝,還在旁邊說著:“回來就好。”

  李錦行抬頭看了看徐準,按照徐準交代的話說:“棟城,坐了一路火車,看你這一身汗,快回屋換身干凈衣服吧。”孩子說了聲“好呀”,就蹦蹦跳跳地跑出去了。

  李錦行和徐準隨后也跟了出去,只見孩子一溜煙地跑進里面的跨院,鉆進了一間廂房。李錦行詫異地回頭對徐準說:“這、這的確是棟城的房間。”

  徐準用手輕輕地拍了拍李錦行的肩膀說:“這孩子能從這三進院落的十五間房里找到少爺的房間,很不簡單呀!”

  李錦行已經有些不知所措了,他穩了穩心神對管家說:“時候不早了,準備午飯吧。”

  不一會兒,一桌豐盛的飯菜已經擺上桌了,李錦行招呼眾人分賓主落座。只見孩子對著面前的一盤荔枝肉,大快朵頤起來。李錦行在一旁看著,想到兒子棟城還在世時的情景,眼眶不禁有些泛紅。這一切當然都被徐準看在眼里,他隨口岔開了話題,和趙有福聊了起來。

  聊著聊著,徐準好像忽然想起來一件事,對李錦行說:“李老板,聽說您要把后面那個院子辦成學堂?您一心支持教育真是令人敬佩。”李錦行笑著擺擺手說:“哪里哪里,盡一點微薄之力而已。”

  徐準接著說:“您過謙了,可不可以讓我們去后院看看?”李錦行說:“后院里原有的西廂房已經拆了,準備蓋幢二層樓房,現在拆得亂七八糟的。”

  徐準轉身對趙有福說:“趙先生是不是也一起去看看?”趙有福便隨聲附和說:“李老板尊師重教令人欽佩,咱們一起去看看吧。”

  兄。弟

  眾人來到后院,放眼望去房屋倒塌,廢墟遍地,園中一棵大槐樹也被放倒了,準備移種到院墻邊。

  趙有福四下看看不禁皺了皺眉頭,徐準卻好像興致很高的樣子,不停地指指點點,問這問那。又過了一會兒,他朝著李錦行使了一個眼色,李錦行心領神會。

  不一會兒,一個小男孩和一個小女孩手牽手跑進了后院,身后是管家牽著李棟城。小男孩一進后院,看見滿目瘡痍的情景,不禁問了句:“咦?刮臺風了嗎?”一旁的小女孩看了看倒在園中的那棵大槐樹,傷心地說:“唉,我家的石榴樹就是這么被臺風刮倒的。”最后,李棟城走進院子,看到滿院房屋倒塌一片的景象,脫口而出道:“啊!又地震了!”

  這時,徐準轉過頭笑著對趙有福說:“小孩作出的反應是根據自己經歷的事情,就比如有的孩子在雨后看見彩虹,每次雨過天晴就會到處張望,希望能看到彩虹,而沒有見過彩虹的孩子就沒有這個舉動。”趙有福愣了愣說:“你究竟想說什么?”

  徐準微微一笑說:“這兩個小孩是在福州本地長大的,他們看到院子里房屋倒塌,馬上就會說是臺風來了。而跟你一起來的這個孩子第一反應卻是說地震了,如果他真的是李家少爺還魂轉世的話,那應該和這幾個當地小孩一樣說這是刮臺風才對。因為李家少爺在世的時候,福州至少經歷過三次大的臺風,而這個孩子應該是經歷過地震才對。我只是想證明,你們的計劃并不是天衣無縫的。”

  趙有福漲紅了臉說:“徐先生,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正在這時后院外有人敲門,管家過去打開門,一下子愣住了:門外李家的傭人帶來了一大一小兩個人,這大人長得和李錦行十分相似,而那個孩子也是五六歲的年紀。

  李錦行一見門外的大人,便脫口而出道:“盛行!”而那個孩子則是哭著跑向了趙有福,嘴里喊著:“爹,你總算接我來了!”

  此時,趙有福愣愣地沒有回應孩子,卻對著李盛行問道:“你、你怎么來了?”李盛行也愣住了,支支吾吾地說:“是你寫紙條讓我來的呀,這是你的字跡沒錯啊!”

  趙有福接過紙條一看,上面寫著:“和來接的人一起走。趙有福。”想到這是自己寫給李家送信人的回信,趙有福立刻看向了徐準。

  “這是我使的一個小計策,二位請見諒。”徐準說道,“我并不相信投胎轉世之說,所以對信中所寫之事,我的判斷是趙先生在說謊。但趙先生又敢于帶著孩子來李家,那合理的推斷就是,這個孩子是在和李家相同或極其相似的環境中長大的,并且有一位跟李老板‘一樣’的父親。”

  徐準繼續解釋道:他有位好友是民俗專家,在看過李家大院后,就表示河北有一處地名叫福州埠,是明朝末年福建人在當地的聚集地,那里的建筑風格、民風民俗和口音也都保留著福建特色,而且那人曾經在福州埠見過和李家大宅極其相似的宅子。

  徐準走到李錦行身邊說道:“我聽說李老板有一個分別多年的弟弟,便推測這件事很有可能跟這位弟弟有關;當得知兩人還是孿生兄弟后,更加確信了幾分。”

  聽到這里,趙有福和李盛行已經是垂頭喪氣了。

  趙有福低頭嘆了口氣說:“徐先生說得沒錯。早些年,盛行兄思念家鄉,就在河北當地買了和他家祖宅格局一樣的老宅居住。我倆是多年的好友,都是獨身帶著個兒子,孩子的年齡也差不多。一次喝酒時,盛行兄說他大哥的獨子夭折了,他有兒子卻不能繼承家里的祖業。我想起他們是孿生兄弟,又住在幾乎一樣的宅子里,于是便提出了這個計劃:讓盛行兄把他兒子的名字也改為李棟城,等孩子長到六歲時,就悄悄地和我的孩子互換,由我出面把盛行兄的兒子帶來福州,希望李錦行可以相信轉世還魂的說法并認下這孩子,待日后分得家產,盛行兄也許諾有我一份。”

Tags: 錢莊 信件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732.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