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變幻的壽祿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一、同人不同命

  早先,某鄉有三位義結金蘭的讀書人,分別叫王生、莊生、曾生。其中莊生家境較為貧困,而王生、曾生乃富裕人家。王生慷慨大方,經常暗中接濟莊生。三人同窗攻讀,志同道合,竟成了莫逆之交。

  這年秋季,恰逢大比之年來臨,各地舉子正紛紛準備赴金陵趕考。王生便與兩位同窗商議一塊赴考之事。誰知莊生突然提出放棄這科考試,原因是因為家貧拿不出趕考的盤纏。王生當即取出十兩紋銀交給莊生:“賢弟,如此小事,何足掛齒。這些紋銀是給賢弟的安家費用,另外沿途的一應開支費用也全包在我身上,這下該沒后顧之憂了吧!”

  誰知莊生雙手捧著紋銀還是支支吾吾,沉默不語。追問再三,莊生方才長嘆一聲,說出原委。原來兩天前,鄉間來了一位算命先生,鄉人都夸他十分靈驗。莊生便也請他算了一命。誰知這瞎子掐指一算,便連連搖頭嘆息,說他壽數已到盡頭,白露節定要遭橫禍而死。而今立秋已經兩天了,也就是說離莊生的死期很近了,故而莊生憂心忡忡,只好坐等死神降臨。

  王生聽罷哈哈大笑,安慰莊生道:“算命瞎子信口雌黃,休得聽他胡說八道。賢弟還是安下心來,排除雜念,三人同赴考場,求得一官半職,也是榮耀!”

  在王生和曾生的勸說下,莊生終于打消顧慮,打點行裝,一起啟程。

  來到金陵后,因離考期還有幾天時間,為了放松一下旅途的疲勞,王生三人便一起外出游玩消遣。這天來到郊外的承恩寺,只見里面的人進進出出,十分擁擠。莊生便上前打聽何故如此熱鬧?有人告訴他們,寺里最近來了位麻衣相士,相法十分了得,能斷生死禍福,前程富貴,而且準確無誤。凡是被他相過面的人無不嘆服,稱他為“活神仙”。

  莊生一旁聽罷不由動了心思,在家鄉算命先生判了我的死期,今日遇上了這位“活神仙”,何不再作一試,以驗證這壽祿究竟如何?主意打定,他便竭力慫恿王先、曾生一起去相面,以卜前程。

  相面先生年近古稀,須眉皆白,頗有點仙風道骨的神韻。他首先相了曾生一面,連連打著拱手,贊不絕口:“先生好福相,今科必定皇榜高中,解元非你莫屬!”

  曾生聞言,頓時喜笑顏開,當即慷慨解囊,賞了相面先生十兩銀子。

  接著,相面先生給王生也相了一面,依然笑容可掬,朝王生抱拳相揖:“先生同樣可喜可賀,今科定然榜上有名,只不過名次略遜于前面這位先生而已!”

  王生笑道:“如此說來,今科的名次都讓我們兄弟兩人占了,恐怕是大年初一拜年——盡說好話,長子哄得矮子歡心罷了,再說剩下我這位兄弟又怎樣講呢?”

  相面先生當即正色道:“先生此言差矣!老朽是依人相貌而下斷詞,怎敢胡說八道,敗壞名聲?”說罷,盯了站在旁邊的莊生一眼,便長嘆出聲:“似這位先生的面相可就差矣,差矣!”

  曾生搶過話頭問道:“何以見得?請道其詳!”

  相面先生盯著莊生的臉部,一眼不眨,侃侃言道:“諸位,恕老朽直言不諱。你們瞧,這位先生面相枯槁,神情虛浮,天庭上已現晦紋。依法理,這五日之內必死于非命,應當盡快趕回家中。但依相看來,必然客死異鄉,即使馬上動身,恐怕也來不及了!”

  相面先生的話語說得如此斬釘截鐵,不獨莊生駭得面如土色,就連王生和曾生也感到十分震驚。王生急忙問道:“能否請先生再仔細審究一下,有沒有解救之法?”

  相面先生拈須長嘆出聲:“生死之數,如果沒有大陰德,是難以有回天之力的。何況死期已至,能有什么辦法?如果從現在起算,六天后,這位先生還在人世的話,老朽該當收拾攤子,絕不在此看相了!”

  一旁的眾人聽得無不嘖嘖咋舌,說得如此果斷,看來這相士“活神仙”的綽號果然名不虛傳。

  回到寓所后,王生和曾生不住地安慰莊生,神仙難斷生死命,相士的話語未必會靈驗。

  莊生垂淚道:“今日相士之言與算命先生說的如此巧合,完全一樣,必然會有所應驗。自古人生誰無死。死倒不怕,我就擔心死在此間會連累二位兄長。所以不如馬上趕回家鄉,爭取能在家中壽終正寢。”

  悲情話語說到了這地步,王生和曾生也便不好挽留了。王生當即又掏出十兩紋銀交給莊生,含淚說道:“這點小意思略表我的寸心而已!”

  當下,莊生仰面長嘆一聲:“同人不同命!”遂與王生、曾生灑淚而別。

  二、散金救五命

  莊生萬念俱灰,心情郁郁地雇了一條小船回鄉去。誰知這船在江中只逆行了半天,便因為風太大,不得不停靠在岸邊。船主說,須等那風小些時才能前行。誰知這一等就是四天,風頭仍未減退。很快第五天期限到了,船還是不能開。莊生心情就急躁起來了,他耳畔不住地回響著相士的那句“道斃”的預言,難道真的就要應驗了?到了這時刻,他只有一心等死,萬慮皆空。只是苦于寂寞無聊之感,無法排遣,他便向船家打聲招呼,獨自離船閑逛。走出了一里多路光景,四周不見人跡。莊生十分納悶,正要打轉身,突然聽得不遠處傳來幾聲小孩的啼哭聲,便舉目尋去。只見眼前突然出現了一位大腹便便的中年孕婦,隨身帶著三個年幼的小兒,只見她左手抱著一個,右手牽著一個,身后還跟著一個。小孩只管邊走邊哭,孕婦滿臉淚痕,十分悲苦。

  莊生見狀,不由十分奇怪:“這江岸空曠無人,周邊又無住戶人家,這女人大腹便便,帶著這三個哭哭啼啼小孩要到哪里去呢?”他越想越可疑,越想越可怕,便禁不住主動走上前去問詢。誰知這女人仿佛什么也沒聽見,只管走自己的路。莊生愈加生疑,索性走前幾步攔住了她的去路,躬身一揖問道:“請問大嫂,瞧你這副悲情樣子,究竟碰上了什么難處?能否道將出來,說不定小生能代為排難解憂。”

  孕婦瞧了瞧莊生這副憨厚認真的樣子,終于“哇”地哭出一聲,倒出了滿腹苦水。原來,這婦人不幸嫁了一位屠夫,這屠夫性情暴戾,經常虐待妻子,打罵成了家常便飯,婦人經常被打得體無完膚。昨天丈夫將賣豬肉的十兩銀子交給她保管,準備過幾天外出販豬。誰知,今天婦人發現這十兩銀子不翼而飛了,八成是讓盜賊偷走了。這下婦人嚇得魂飛魄散,丈夫肯定不會輕易饒過她。與其被這惡人活活打死,還不如自己去輕生!轉念一想,要是自己死了,扔下這三個幼小的孩子也是可憐,同樣要受到他們惡父的虐害。所以,她干脆橫下一條心,趁丈夫去市場賣肉之際,將這三個孩子全帶上準備一塊投江而死,以了卻凡塵煩惱。

Tags: 變幻 壽祿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731.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