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百物語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絡繹

  一個秋天的傍晚,跟往常一樣,剃頭的正忙著往顧客光光的腦門兒上涂抹漂亮的青色,壽司郎也照樣背著高高摞起的四方盒,邊走邊高聲吆喝:“壽司啦魚肉壽司——”忽然,就像有什么人一聲令下,“噼里啪啦”下起了秋天罕見的暴雨。大家連忙收了攤子,躥進附近的一處院落。一會兒工夫,院里的回廊上就擠滿了人。每個人都牢騷滿腹地想,真是糟糕的天氣啊!

  眼看著天色越來越黑,大雨卻絲毫沒有要停的意思。背著藥箱,長得圓鼓鼓的胖醫生先坐不住了:“我說,這里這么多人,不如來玩百物語打發時間吧?”旁邊的年輕人也都起勁地大聲附和:“這么干等實在要命,來來來,現在就把蠟燭點起來吧!”

  于是,那個背著一筐零碎的小販不大情愿地掏出一百根蠟燭。大家既緊張又興奮地點上蠟燭,手拉著手圍坐成一圈。至于第一個講故事的殊榮,自然屬于游戲的倡議者胖醫生了,“我這個故事,可以說確有其事。”只聽他故弄玄虛地清了清嗓子。

  第1話:月映

  江戶有個大名老爺,這個老爺,可不像那些威風凜凜老爺,他是個隨和的老爺。他最喜歡做的事,就是每天晚上和近臣們在自家的院子里,喝喝酒,說說笑話,賞賞櫻花。如果哪天的月亮正好又圓又大,大名老爺的心情簡直就好得不像話了。

  可是在家臣中有一個叫茂助的,總是獨來獨往,從來不參加大名老爺組織的集體活動。茂助也沒有任何嗜好,既不喜歡挎著武士的長刀去街上耍威風,也不和其他人一起去花街柳巷找樂子,但是他每個月都會從自己微薄的薪俸中拿出大半,去臨街的雜貨店買一壇小麥燒酒,買回來卻不喝,而是整整齊齊地碼在他只有四個榻榻米大的房間里。大名老爺曾經趁茂助外出執勤的時候,偷偷進去查看過一次,好家伙,酒壇子都快堆到他鼻尖那么高了!

  茂助這家伙一定有什么秘密!大名老爺非常喜歡探聽別人的秘密,成功引誘別人吐露心事對他來說是一種莫大的樂趣。這也正是他會把悶蛋樣的茂助留在身邊的原因。可是無論他在茂助面前表現得多么親切,多么誠懇,茂助始終是一副本本分分、規規矩矩的樣子,一句多余的話都沒有,真讓大名老爺傷透了腦筋。

  這天晚上,大名老爺和一班家臣們照例在院子里飲酒嬉鬧。當晚月懸中天,清輝滿地,大名老爺不知不覺就喝過了頭,樂顛顛地奔到后院的櫻花樹下方便。就在這時,他看見茂助拎著兩壇小麥燒酒走了過來。嘿,這可真是天賜良機,沒準能刺探到茂助的秘密!大名老爺慌忙提起褲子,三下兩下爬上了樹。

  茂助沒有發現大名老爺,徑自拎著兩壇酒走到一個干涸的小池塘邊。嗬!大名老爺吃了一驚,池塘邊少說也堆了有幾十壇酒,看來茂助已經忙活半天了。只見茂助打開一壇酒,“嘩嘩”地倒進池塘里,接著又是一壇,再來一壇……轉眼間池塘就被小麥燒酒填了個半滿。這個茂助到底在搞什么鬼啊?大名老爺忍不住扒開樹葉,想看得更清楚一點。不料,池塘的水面上赫然映出了大名老爺的臉。啪!茂助手上的酒壇掉在地上摔了個粉碎,大名老爺連忙把腦袋縮了回來。哎呀,該死的月亮!茂助肯定看見了吧?糟糕糟糕!爬樹的事要是傳出去,自己可就名聲掃地了,說不定還會得到“枝頭大名”這樣不雅的綽號……大名老爺無心再管茂助的秘密,狼狽不堪地抱著樹干東想西想:不行不行,這個茂助不能再留在身邊了,得把他打發得遠遠的……讓茂助忙得團團轉,或許就可以分散他的注意力,使他盡快忘記“大名上樹”這件事,大名老爺是這么打算的。于是,大名府的閑人茂助忽然變得忙碌起來,但凡運鹽送米這種山長水遠的苦差事,大名老爺統統派給了他。漸漸地,大名老爺和他的家臣們都快忘記茂助這號人了,直到那天夜里,大家在一片刺目的紅光中驚醒。

  “是不是茂助回來放火了?”有人忍不住插嘴。

  “放火的不是茂助,”胖醫生搖搖頭,“是盜賊,成百上千的盜賊趁夜攻入了大名府,把那班平時養尊處優的家臣們從熱烘烘的被窩里揪出來。就連故伎重施躲在樹上的大名老爺,也被他們團團圍住。盜賊的頭目獰笑著揮起柴刀往樹干砍去,“撲哧!”一刀下去,竟然濺起了一泡濃稠的血!

  “求你別再說了。”坐在胖醫生旁邊,涂著深紅色眼影的女人嚇得猛掐他的手。

  原來這一刀并沒有砍在樹上,而是砍在了一個人的脖子上。熱血噴涌而出,濺得那人滿頭滿臉,但這個血淋淋的人竟然一只手托著頭,一只手抱著樹干爬了上去,把早就嚇得暈厥過去的大名老爺架在背上,然后跳下樹梢,仍是一只手扶著頭,一只手緊緊夾住背上的大名老爺撒腿飛奔,脖子上的刀口像只噴壺似的不斷往外淋著血。盜賊們從沒見過如此駭人的情景,紛紛避之唯恐不及地向后退卻,那人就這樣把大名老爺救出了有如人間地獄的府邸。

  “哎呀,這回一定是茂助了!”剛剛嚇得屏住了呼吸的人們好不容易松了口氣。

  “沒錯,此人正是茂助!”

  大名老爺在顛簸中醒來,發現這個冒死救出自己的血人竟然是茂助,不由得又是感激又是愧疚。“茂助呀,”大名老爺眼淚漣漣地說,“唉,茂助呀,為了救我不惜搭上自己的性命,現在很少有像你這樣實在的家臣了。”

  茂助一邊飛奔一邊說:“老爺,茂助救您其實另有原因。”

  “另有原因?那到底是什么原因呢?”大名老爺困惑地問道。

  “茂助從小與父母失散,多年來一直在苦苦尋找自己的雙親,可是人海茫茫,要找兩個人談何容易,直到幾年前遇到一位游方僧,他指點了茂助一個妙方,讓我用小麥燒酒注滿一個干涸的池塘,在旁邊燃起松枝,如果茂助的雙親尚在人世,他們的面孔就會浮現在小麥燒酒上,”可能是奔跑得太劇烈了,茂助的頭“咕咚”一聲掉到了地上。“那天,我還沒點燃松枝,水面上就浮出了您的臉……”地上的頭顱嘴唇翕動著說完了最后一句,臉上還帶著溫柔而喜悅的表情。

  “呼——”胖醫生吹熄了面前的蠟燭。

  或許是這個故事太讓人唏噓不已了,蠟燭熄了很久都沒人接茬,只有“嘩啦嘩啦”的雨聲讓人想起茂助把小麥燒酒倒進池塘的聲音。過了好半天,一個頭發胡亂卷成一團的女人抽泣起來:“茂助真是太可憐了。”壽司郎連忙踢了踢坐在身邊的小販:“到你了!”“啥?我可不會講什么嚇人的故事,”小販嘟嘟囔囔地撓著頭,“我就知道一個,還是從休吉那兒聽來的,休吉你們知不知道?就是附近那間桔梗店的伙計。這個休吉,遇上過一件怪事呢!”

  第2話:藏豆

  事情大概發生在兩年多以前的一個清晨,天剛蒙蒙亮,休吉正蹲在門口撥拉著火盆里的炭灰呢,就看見一個長相兇惡的武士,拖著一個沉甸甸的布袋經過。休吉連忙站了起來,熱情地和他打招呼:“武士老爺,您這是要往哪兒去呀?”可是那武士好像沒聽到他的話一樣,眼珠都不斜一下就從他面前走過了。休吉苦笑著搖搖頭,心想武士老爺果然是瞧不起我們這些窮人的啊。

  奇怪的是,接下來一連十幾天,休吉準能在這個時候看見一些路過的武士,雖然穿著各異,但都無一例外地拖著一個鼓鼓囊囊的布袋。休吉這家伙可是每天起得比雞還早,這些武士老爺大清早的拖著布袋上哪兒去呢?布袋里裝的又是什么呢?看那圓溜溜的形狀,該不會是……人頭吧?休吉被自己這個念頭嚇了一跳,人頭……每天一個……人頭?休吉越想越害怕,遠遠地看見一個布袋武士走了過來,慌忙端著火盆躲進屋里去了。

  雖說嚇得躲進了屋里,休吉還是想看個究竟,于是就扒在門縫上往外偷看。呀!武士老爺腰上掛著佩刀,刀鞘上還有暗紅色的血跡呢!休吉嚇得緊緊抓住了門閂。就在這時,布袋大概是被路上的石子硌了一下,劃出一個小口子,從里面滴溜溜滾出了幾顆像是黃豆的東西,武士卻渾然不覺地拖著布袋繼續前進。豆子越滾越多,布袋慢慢癟了下去,看樣子里面沒有人頭啊,休吉這才松了口氣。

  等到武士走遠了,休吉跑出去一看,石板路上果然滾了一地的豆子。武士老爺要這么多豆子做什么呢?他納悶地把這件事報告給老板,桔梗店老板一聽就慌了神:“哎呀,武士老爺把豆子買光了,我們拿什么來做年糕小豆湯啊!”連忙打發休吉上糧店去買豆子,可是休吉連跑了幾家糧店,得到的答復都是“實在不巧,本店的豆子都被武士老爺們買走了。”

  休吉拎著空空如也的口袋站在門板前面犯愁,后頭有幾個人也拎著口袋過來了,一聽豆子賣完了全都失望得直嘆氣。“唉,跑了十幾天也沒買到豆子,看來今年活該喝不上小豆湯了!”“那怎么行啊?忙了一年不就是想喝個小豆湯嗎?”“就是啊!正月里要是喝不上小豆湯,接下來的一年都要無精打采,做什么都提不起興致了!”“聽說豆子都被武士老爺們買走了,唉,要是能勻點給我們就好了。”

  糧店門口的人越聚越多,都是買不到豆子又不甘心空手而歸的,這會兒紛紛發起了牢騷,到后來甚至連將軍都抱怨上了:“現任的將軍大人真是不明白事理,竟然讓手下這樣任性妄為!”

  “聽你說得我都餓了!”回廊下聽故事的人群中有人大聲嚷道,“說起來,現在正是喝小豆湯的時節啊!”“就是啊,真想現在就來碗熱乎乎暖肚腸的小豆湯!”見大家的注意力都被小豆湯吸引了過去,小販連忙提高了嗓門:“諸位,在下是將軍大人的親隨孫右衛門!”

  “你什么時候成將軍大人的親隨了?”

  “不是我,嗨,是人群中忽然擠進了一個衣著華貴的武士,向大家打聽買豆子的武士到底長什么樣。”小販解釋道。

  休吉鼓起勇氣向孫右衛門形容了那些武士的特征:“有一個瘦高個的,頭發掉得差不多了,還有一個下巴上有顆痦子……”孫右衛門沉吟道:“據我所知,將軍府上并沒有你說的這幾個武士,想必是賊人喬裝改扮。不過諸位大可放心,在下明日一早便埋伏在桔梗店,尾隨賊人深入他們的巢穴,相信定能為諸位取回豆子!”

  第二天一大早,又有一個拖著布袋的武士準時出現了。等候多時的孫右衛門躡手躡腳地跟了上去,休吉也壯著膽子跟在后面。經過一座板橋,穿過一條長滿了芒草的小路,繞過一堵石頭墻,又爬了幾級快要坍塌的臺階,也不知道到底走了多久,布袋武士終于拐進一處破落的庭院,向回廊最里側的一扇小門走過去。

  小門是虛掩著的,屋子似乎沒有窗戶,只點了一盞光線微弱的油燈。休吉和孫右衛門屏住呼吸,扒在門縫上向里張望,勉強能夠看見地板上的豆子堆,少說有一人高。四周還站了十來個武士,全都手握刀柄一動不動地站著。休吉和孫右衛門面面相覷,不知道他們到底在搞什么鬼,可是當其中一個武士的臉轉向油燈的時候,孫右衛門突然大驚失色,牙齒咯咯打起戰來。

  “怎么了?”休吉奇怪地小聲問道。

  “是,是平一!三年前聚眾謀反未遂的平一!啊,還有他的部下原一郎!小松!真定!”孫右衛門渾身戰抖著低聲說道,“他們全都參與了那次謀反,事敗之后在將軍面前集體切腹謝罪的!我親眼看見平一切腹,你看他佩刀上暗紅色的血跡,那正是切腹時留下的。這些人,這些人都是鬼魂啊!”孫右衛門拉起休吉的手就要往外逃,誰知道一不小心踩到了回廊上的豆子,撲通!結結實實摔了一跤。

  平一聽見動靜,警覺地跑了出來,看見地上的孫右衛門,神色戒備地握住了刀柄:“原來是孫右衛門啊,為什么鬼鬼祟祟躲在門外!想來偷我們的豆子嗎?”

  “不,不,在下豈敢,在下是想來,想來和大家敘敘舊。”孫右衛門緊張得結結巴巴。

  “既然不是來打豆子的主意,那我們倒是可以敘敘舊了,”平一的臉色緩和了不少,“將軍身體還康健吧?”

  “康,康健。”

  “那我就放心了。”平一露出欣慰的神情。

  “說起來,這兒怎么會有這么多豆子呢?”孫右衛門戰戰兢兢地問道。

  平一長嘆了口氣:“說來話長啊,回想當年將軍宴請佐助大名,席間喝得醉醺醺的時候,忘了我平一也在座,就對佐助大名說:‘我手下的這班武士里面,最沒用的就是一個叫平一的家伙!’佐助大名明知我坐在下首,故意問道,‘這個平一是否也在這里呢?’將軍一聽這話就厭煩地皺起眉頭說:‘難道佐助大名以為,今天這種場合,我會邀請那種一點豆子都沒有的家伙列席嗎?’后來,平一之所以犯下聚眾謀反的滔天罪行,也正是因為將軍的這句話,事后想想實在是追悔莫及。所幸我在黃泉之下得以追隨已故老將軍,奈何仍是得不到重用,老將軍也常常把‘平一這個沒豆子的家伙’掛在嘴邊,我真是咽不下這口氣啊!”

  “所以平一君就把江戶城所有糧店里的豆子都搬到這兒來了?”孫右衛門總算鎮定了一點,“可是這些豆子究竟有什么用呢?”

  “我暫時也沒想到,不過將軍大人以前常說‘人生在世最重要的就是源源不斷的豆子’,想來這些豆子一定能給人帶來神奇的法力吧。”

  “在下倒是不記得將軍說過這話呢。”孫右衛門覺得喉嚨里有些癢,“咕嘟”吞下一口唾沫。平一臉色突變,上前揪住孫右衛門厲聲質問:“你剛剛吞了什么下去?是不是豆子?你果然是來偷豆子的啊!我平一最痛恨的就是你這種心口不一的人,事到如今只好將你切腹取出豆子——”說著就抽出了腰際的長刀,孫右衛門嚇得面如死灰,眼看刀尖就要抵上孫右衛門的小腹。

  講到這里,小販住了嘴,伸手從筐里拿出一包瓜子,旁若無人地嗑了起來。

  明知道他是要賣個關子,大伙兒還是很給面子地爭相去買他的瓜子。“怎么在這個節骨眼兒上停下來了!快說啊,后來呢?孫右衛門到底有沒有被切腹?”大家拿著瓜子齊齊盯著小販。

  小販嘿嘿一笑,接著講了下去。

  一直在旁邊發抖的休吉忽然大聲叫了起來:“是‘斗志’!將軍大人說的是‘斗志’,人生在世最重要的就是源源不斷的斗志啊!”

  “哐啷”一聲,平一的佩刀掉落在地。“斗志?”他回頭看了看屋里的豆子,“難道沒有有法力的豆子這回事嗎?”平一的神情極為困惑,搖搖晃晃地走了幾步,“咚”地一跤栽倒在地,雙腳竟然漸漸消失了,接下來是腿,慢慢上升到腰,到胸脯,再到肩膀……平一的身體一點點地消失在空氣中,只剩下一顆頭的平一恍然大悟道:“是啊,是斗志啊!多謝這位小兄弟幫我解開心結。從今以后,我一定會做個斗志最強的鬼武士!”說完這句話,就連頭也消失不見了。

  過了好半天,休吉和孫右衛門才敢推開那間小屋的門,其他的武士也都消失得無影無蹤了,屋里只剩下堆成一座小山的豆子。

  “呼——”小販也吹滅了面前的蠟燭。

  這個故事果然算不上嚇人,聽到小販模仿休吉的聲音大叫“是斗志!將軍大人說的是斗志!”時,深紅色眼眶的女人甚至“咯咯咯”地笑了起來,大家臉上的神情都放松了很多,坐姿也變得自然了。

  故事就這樣一個接一個地講了下去,沒過多久,就講滿了九十九個故事。大雨仍然鋪天蓋地下個沒完,最后一個講故事的是一名身材瘦小的女孩,大大的眼睛里好像始終蓄滿了淚水,看起來神情凄惻,“這件事是我的親身經歷……”她的聲音很小,大家要全神貫注才能聽清她的話。

  第3話:鬼臉

  在我五歲那年,三五七節(在日本,每年的十一月十五日被稱為三五七節,所謂的三五七節就是大人們要帶當年三歲、五歲、七歲的小孩子前往神社參拜、祈福的日本傳統節日)的前幾天,我生了一場大病。媽媽說今年的三五七節一定要過得格外隆重,希望神明可以保佑我平安長大,所以她給我買了件貴重的和服,我還記得上面描著金閣寺的圖案。那天媽媽讓我在屋里試和服:“奈美,走起來給媽媽看看。”我就像個千金小姐一樣慢吞吞地走了幾步,當我走到格子門前時,紙門上忽然出現了一張奇丑無比的臉,臉上的神情看起來倒是高高興興的。當時我一點也不知道害怕,反而非常興奮地叫媽媽過來看,可還沒等媽媽扭過頭來,紙門上的臉就“咻”地消失了。

  接下來的幾天里,我經常能在紙門上看見那張丑臉,可是等到我通知大人們來看的時候,丑臉卻又不見了。大家都笑話我:“奈美一定是發燒把腦子燒壞了!”我當然生氣了,就想等丑臉再出現的時候,用筆把它描下來,這樣大家就會對我心服口服了。

  到了晚上,丑臉果然又出現了。我連忙站在小圓凳上,拿毛筆仔仔細細地描了起來。丑臉害臊似的扭來扭去,我板起臉來,大聲對它說:“不要動,讓我好好畫!”它馬上就老實了,一動不動地等到我描完最后一筆,才慢慢從紙門上消失,臨走時還鄭重其事地沖我點了個頭。

  第二天,我請大家來欣賞我的畫,我以為他們看過之后就會知道自己錯了。可是小姑姑一看見那張臉,就臉色慘白地大叫起來:“鬼!鬼啊!”爸爸也嚇得往后退了幾步,扶著茶幾才勉強站穩。真是大驚小怪,鬼有什么好怕的呢?我指著爺爺的靈位安慰他們說:“別怕,我們家里不是也有一只鬼嗎?大不了讓爺爺出來對付它好了!”可是他們聽到這話以后好像更害怕了,小姑姑沒命地跑了出去,爸爸上前一把撕碎了我的畫,媽媽也把我抱出了房間。

  那天晚上,我睡在門上換了新紙的屋里,無緣無故地又發起了高燒,整個人好像被扔在在開水里煮那么痛苦,一會兒清醒,一會兒迷糊。迷糊的時候好像感覺到那張丑臉拿它的額頭貼著我的額頭,清醒的時候就看見媽媽眼圈紅紅地對爸爸說:“家里有不干凈的東西,所以奈美才會生病的吧?那個到底是什么鬼?求您別再瞞著我了!”

  爸爸兩只手抱著頭,心事重重地蹲在地上,好半天才說:“紙門上的鬼,說起來其實是我哥哥。聽媽說,當年把他生下來以后,發現兒子居然比妖怪還丑,氣得恨不得把他丟到水缸里淹死。可畢竟是自己親生骨肉,誰也不忍心真的做這種事,只好勉強養了養,指望大了可能會變個樣子。誰知道越養越難看,有一個長得像貓頭鷹似的兒子,要是傳出去的話可就太丟人了。爸媽只好把他鎖在一間小屋子里,免得被人看到。到吃飯時,就把門打開一條小縫,把食物放進去之后又立刻把門鎖起來。這樣過了幾年之后,有一天爸爸心血來潮想看看這個兒子有沒有變得好看點,誰知道一開門,就看見好幾天的食物都原封不動地堆在門口,唉,那個丑東西已經安安靜靜死去很久了。”

  “這么說,他這次一定是回來報復的!”媽媽驚恐地搖著爸爸的肩膀,“那怎么辦?奈美高燒不退一定是紙門鬼在作祟,求你想想辦法救救奈美吧!”

  爸爸的辦法就是,請和尚來家里做法事。一個頭上長癩子的和尚在屋里吹吹打打了半天,憂心忡忡地說:“大事不妙!此鬼可是怨氣沖天啊!當日他含恨自殺,正是為了化為厲鬼,實施報仇大計,如今回來勢必要把施主全家綁赴黃泉,方能消他心頭之恨。幸好此鬼不知因為何事要離開幾天,貧僧才有時間為施主禳解。”說完,他從自己頭上的癩子里擠出膿汁涂在紙門上,又在院子里放了一口水缸,水缸正上方的柏樹枝上懸吊了一口寶劍,寶劍上還貼著他咬破手指寫下的符咒。“這樣就萬無一失了,此鬼就算再惡也逃不過這口寶劍!”癩頭和尚煞有介事地夸口道。

  紙門上的丑臉果然有好幾天沒再出現,我也一直高燒不退。一天夜里,當我被外面的響動吵醒,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發現那間屋子里燃起了熊熊大火。我扶著墻虛弱地走到門口,奇怪,屋里的茶幾了凳子了布簾了什么的全都安然無恙,只有紙門上火焰騰騰,還有紙門上的丑臉——他又回來了——表情猙獰地撲騰了半天,終于忍受不住,一頭扎進院子里的水缸。懸吊在水缸上方的寶劍應聲而落,水面上頓時“咕嘟咕嘟”泛起了許多泡沫,那是鬼在流血嗎?丑臉掙扎著把后腦勺擱在水缸沿上,嘴里還叼著一張字條。

  爸爸奔到水缸前大聲喝道:“我們并沒有對不起你,為什么為了報仇,寧愿自己變成厲鬼呢?”爸爸的聲音因為憤怒和害怕,聽起來格外高亢嚇人。

  丑臉虛弱地搖搖頭,好像想說什么,可是喉嚨被寶劍釘住了,只能發出咝咝的聲音,爸爸上前顫巍巍地把寶劍拔了出來。“我變成鬼,只是想以后可以自由地在門上露露臉,想不到還是不成啊……”丑臉氣息奄奄地說,他一張嘴,字條就掉在了水面上,丑臉也慢慢地沉到了缸底。

  門邊的我,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糊了滿臉的淚水。

  “呼——”女孩也吹滅了面前的蠟燭。

  不知道是這個故事本身,還是女孩講述的語氣有一種讓人身臨其境的力量,在女孩講故事的過程中沒有一個人打斷她,直到這會兒大家才回過神來問:“那張字條上寫著什么呢?”

  “紙條上寫著‘毛毛蟲燒成灰可治高燒不退’,那應該是丑臉跑了幾天向其他鬼問來的藥方吧,后來媽媽偷偷喂我吃下了毛毛蟲的灰,我的燒果然退了。”女孩的語氣仍是淡淡的,聲音卻有些發澀,“到現在我還保存著當初為他描的那張畫,我想那天他沖我點頭,是感謝我為他完成了一幅肖像吧。”

  大雨不知不覺地停了,天邊泛出了些微的魚肚白。四周的景物好像剛剛形成似的,忽然出現在眾人眼前,寶塔、香爐、放生池……原來這是一間寺廟啊。這時,不知是誰不小心碰翻了最后一根蠟燭,天色好像一瞬間又暗了下來。忽然,在他們身后的紙門上,真的出現了一張人臉,接著是兩張,三張……“鬼啊!鬼啊!”大家爭相向四面八方逃竄而去。眨眼之間,院子里就已經一個人都不剩了。

  紙門打開,做早課的和尚們一個接一個地走了出來。昨晚住持帶著大師父們外出做法會去了,整條街上都灑滿了驅邪水,過往的鬼魂全部躲進了寺廟,在走廊里吵了一夜。他們這些小和尚也聽了一夜的墻腳,這會兒打哈欠的打哈欠,伸懶腰的伸懶腰,還有人在晨風之中貪婪地做著深呼吸。寺院里的銀杏一夜之間就掉光了葉子。庭園明亮得啊,就像鋪滿了黃金。

Tags: 百物語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730.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