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巨大的陰影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我最開始認識王琥珀的時候,她隱瞞了那份令人羨慕的工作,好像那是生命中的一個傷疤。

  在小縣城里,王琥珀其實過得非常優越,旱澇保收,優厚的養老保險,逢年過節可安排旅游;不節外生枝的話,過幾年就會結婚生子,一種四平八穩,人人失意后都想要的一種規則人生。

  嗯,她是一個測繪員,白日里鉆進那棟灰撲撲的大樓,日光燈下,埋頭伏案,嚴謹細致。在小縣城里,她算體面人。

  但是青苔總是會爬上陰冷的暗石,嘚嘚瑟瑟地捕捉陽光。王琥珀的心不那么安分了。她喜歡畫畫,小青苔、喇叭花、光線微弱的臺燈,斜陽找不到的窗戶,都悄悄地在她筆底游走。不開心的時候畫幾筆,開心的時候也畫幾筆。

  回到家的時候,她還畫夢。也不知道哪來這么多夢,彩色的,精靈的,即便是二十幾歲了,她的夢里仍舊有童年的光影。

  但是測繪工作,只是和線條、直尺、數據打交道,這些雖然和她的夢想保持著某種聯系,但是完全限制了她的發展。她色彩斑斕的夢好像被強制抹上了灰色。

  小縣城的年輕人都愛往大城市里跑,聽聽音樂會,看看展覽,以年輕人為名目的聚會那么多。有一年,她遇到了一個出版人,把她那些“夢”印在了書上,那時她也還年輕,很快就出名了。

  出版人是個老奸巨猾的男人,讓王琥珀繼續以天真少女的面目示人,開講座、做簽售。王琥珀過了二十五,同齡人都奔著談論婚嫁去了,但她覺得少女形象更符合自己的作品氣質,便繼續扮演起來。

  她頂著天真的皇冠,光明正大地畫畫了,她驕傲自得地去了更遠的城市,和更多的女人男人交朋友。一年年過去,王琥珀已經完全接受了自己是個孩子的想法,并且擁有了孩子的待遇。走到哪里,別人都喜歡她,寵著她,聽她信口開河講不著邊際的夢與畫。她再也不用拿著尺子,對著繁復的數據,開始一天的工作。很多人追隨她,因為還有人能活得和自己的理想一樣,他們欽羨不已。

  不管生活是不是一條湍急之河,小縣城的那幢灰大樓都變成了巨大的礁石。

  王琥珀在工作上犯了兩次錯誤,說起來是數學問題,但是領導和同事都對她有了看法。

  直尺、測繪儀、墨水瓶擺在案上,她呆呆地望著這些衣食之源,而灰樓外的天空沒有一絲云彩,混沌的灰藍色,這就是縣城的風景。終年累月,都是如此。于是她決定成全自己。

  剛辭職的時候,她并沒告訴任何人,只是和朋友們不停地相約,天壇、五臺山、衡山、廬山,光影和樹葉追逐中,人們才疑惑她的閑暇從何而來。王琥珀坦然相告,她言必稱藝術家,連畫家在她嘴里都是個不入流的人生定位。

  她身邊又凝聚了一幫人,跟著她漫山遍野地畫畫,那些畫,在外人看來更像是涂鴉。為了堅定信徒們的藝術信仰,她還開設了心靈課程:“你們是用靈魂在畫。”

  對于反對意見,她自有屏蔽的能力,就這一點,我覺得她具備了成功的素質。

  有各種各樣的人邀請她上課、吃飯、喝茶。她的年歲漸長,可人還是一個小女孩兒,住別人家里,貪睡貪吃,高興了,會在眾人面前且歌且舞。

  不久,王琥珀研究靈修學了。塔羅牌、天象、水星逆轉組合出擊。一開始她是自己想知道前程,后來追隨者們也跟著她上道,她說“隨喜、隨喜”。由于募捐者眾,她竟不知不覺聊以度日起來。她就這么天真無邪地撞到了中年。沒有男人,沒有家,沒有孩子。

  我那一次遇見她的時候,是在書店,她作為嘉賓為別人捧場。她穿了一件袍子,像所有40歲女人一樣,喜歡選擇腰部寬松的服裝。她認為自己在轉型。她現在談什么都是離不開錢,或者,做出一個拈花微笑的姿勢沉默不語。

  我們之間話很少,我隱隱覺得不能讓她產生虧本的感覺。也許她不需要朋友。

  她最終還是把自己繞了進去,她跟眾多的人談星象,畫星象,堅持不去學習畫畫的基本功,素描、水彩,感覺有一點點所獲,就放棄了扎實的枯燥的基本功練習。

  我在尼泊爾遇見她時,她已經年過六十。她已經長成了讓人防不勝防的那種女人,張口就是修為、靈學。她盤腿坐在一根雕花石柱下,身邊放著一個攝影包。旁邊是趨之若鶩的信徒,要去聽某著名法師布道。

  那束光從屋頂上折射下來,然后投向了更遠的人群,她始終在陰影中,對著那束光微笑,沒有照耀到她的身上并非壞事,她用表情告訴來者,無限的接近就是最好。

  她打了一個長長的呵欠,好像夢來了,她得抓住。她吞咽了一下,閉上眼睛。在那個陰暗的角落里,她伸了伸腳,我以為她要走出那片陰影,但很快她又縮了回去。沒有艱苦卓絕的枯燥訓練,人生怎會給你燦爛光明?

  但是她管不了那么多了,她把目光投向我,好像認出了我。她做出拈花微笑的樣子,然后閉上了眼睛。

Tags: 巨大 陰影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728.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