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冬至食鮮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冬至俗稱“冬節”、“長至節”,是我國一個非常隆重的節日,老百姓們要在這一天祭天祭祖,還要吃餃子、米團、長線面等食品,以求年年順利,代代安康。

  上個世紀初,東北的林海雪原深處,有個小鎮叫于楊集,是個滿漢雜居的地方。

  于楊集北靠沙俄邊境,傍山河之險而建,南側銅山腳下是個滿族大寨,以于姓居多,族里的頭人是個二十出頭的小伙子,叫于翔。北側白河岸邊是個漢族村莊,以楊姓為主,族長叫楊爭,是個四十開外的壯漢。滿漢兩莊于楊兩姓和睦相處,親如一家,從清代中葉起已經 一百多年了。

  早在于楊集建鎮之初,于楊兩姓族長就共同鑄造了一口青銅大鼎,取兩姓之諧音命名為“魚羊鼎”,安放在兩族共用的祠堂里。每年冬至這天,兩族族長都要攜手到祠堂里祭天祭祖,并互贈冬至禮,相約冬至食鮮。

  這一年的冬至又快到了,楊爭帶著兒子楊標和幾個莊丁,去白河上釣大馬哈魚,準備今年的冬至禮。

  白河是中俄的界河,這時候,寬闊的河面早已被冰凍上。楊爭指揮莊丁們在冰面上鑿開一個門板大的窟窿,然后拿出馬扎圍水而坐。一行人有說有笑,滿懷期待。但族長楊爭卻是眉頭緊鎖,心事重重。

  去年冬至時,和楊爭生死之交幾十年的滿寨老族長于忠突然含恨死去,連句話都沒來得及跟楊爭說。他握著楊爭的手,指指獨生兒子于翔,睜著眼睛咽了氣。

  于忠是到銅山上打黃羊給漢族兄弟當冬至禮時遭遇意外的。他自恃英勇,不要家丁跟隨,獨自一人上了山,結果一去不返。正當楊爭和兩莊所有族人漫山遍野焦急地尋找時,沙俄的邊防兵將他送了回來。于忠后背上中了一槍,奄奄一息,血都快流干了。

  表面上看,于忠好像是追黃羊越了界,因為身帶武器,而被沙俄的邊防兵開槍誤傷。可是楊爭知道,于老爺子素來謹慎,絕不會輕易越界,這中間肯定有問題。但于翔卻由悲生恨,認為父親都是因為給漢人備冬至禮才遭此不測,心里對楊爭和漢人產生了強烈不滿。

  楊爭曾幾次對于翔說:“世侄,老毛子向來狼子野心,令尊不明不白地死在他們手里,我們不可不防啊!”于翔卻冷笑道:“誰說我爹一定就是俄國人害的?還不定是怎么回事呢!”楊爭不禁愕然,問于翔這話是什么意思。于翔說:“這白山黑水本是我們滿族人的家園 ,是我們的祖先收留了你們這些外來人,現在只怕是有人貪心不足,用毒計害了我爹,想獨霸這片土地吧?”

  楊爭痛心疾首:“世侄,你可不能信口開河啊,這從何說起?”于翔道:“我爹上山第二天,有人看見你兒子楊標背槍上山,他干什么去了?如果我爹是因為越界而被沙俄哨兵誤傷,為何背后中槍?而且我爹的傷明明是獵槍打的,你怎么解釋?”楊爭說:“楊標才十七 歲,他怎么會有如此歹毒的心腸?”于翔冷笑:“這年頭人心難測,再說我也沒說什么,楊族長,你多的是什么心啊?”

  楊爭氣得答不上話,只好回家質問楊標,楊標果真承認冬至前確實背槍上過銅山。楊爭火冒三丈,臭罵了楊標一頓,又問他上山干什么?楊標死活不肯講,只對天發誓說決沒做過任何壞事。氣得楊爭用馬鞭狠狠抽了他一頓,仍是問不出個結果。

  正想著,忽聽楊標大叫:“爹,爹,釣到啦!”楊爭抬眼望去,只見楊標正興奮地從魚鉤上摘著一條魚。楊爭搖搖頭,說:“不行,還有點兒小,賞給你吧。”

  楊標干脆地答了聲:“是!”便用魚叉叉住魚,咔咔幾下刮去鱗,隨手一刀片下一塊魚肉來。跟隨的莊丁捧過一只粗碗,里邊盛著鹽和蒜泥,楊標向碗里蘸了一下,把生魚片丟進嘴里嚼了幾嚼,又扯下酒葫蘆猛灌一口,叫道:“好鮮!”

  遠處冰面上忽然無聲無息地滑過來一架雪爬犁,楊標大叫一聲:“什么人?”

  爬犁小心翼翼地停下來,上頭的人沖楊標哈腰一笑:“少爺,是我呀!”大伙兒這才看清,原來是于府的大廚陳久。

  楊爭問陳久到哪里去,陳久說:“這不又到冬至了嘛,東家命我出來采買時新果品菜蔬,特別要買一條大馬哈魚。”

  “什么?你們東家要自己買魚?”楊爭聽了這話,只覺得臉上好像被人抽了一巴掌,熱辣辣的。陳久小心地向左右看了看,壓低聲音說:“是呀,楊爺。我們東家今天一早就上山打黃羊了,不過我們東家說,今年不會再給您送羊了,您想食鮮的話趕快自己想轍吧。”說 完爬上爬犁匆匆走了。

  “爹,大魚咬鉤啦!”

  楊爭猛一回頭,發現楊標正在用力把魚線拉出水面,一條三尺多長的金鱗大魚閃著迷人的光澤跳躍而出。正在這時,遠處的銅山上傳來一聲清脆的槍響,震得樹上的積雪簌簌直落。

  楊爭的臉色更陰沉了,向山上望了望,說:“回吧!”

  一到家,楊爭就讓人把大魚送到后廚,吩咐廚子按每年的規矩對半剖開,剔凈骨刺。

  往年的這個時候,廚房早已經忙得不可開交了。于忠派人送來的半只黃羊一到,大廚們馬上各顯神通,把大魚洗凈剁成魚茸,摻進白面里揉成團,搟成薄薄的餃子皮,再把野黃羊肉剁成餡,加蔥、姜、香菜末拌好,端到大廳里包餃子。餃子皮鮮,黃羊肉餡香,連空氣里 都洋溢著濃郁的香氣。

  可今年廚房里卻冷冷清清。楊爭不禁又想起于忠每年冬至請他到滿寨赴宴時的情景。寬大的八仙桌上,穩穩地放著一只銅火鍋,紅白相間的野黃羊肉片像刨花一樣擺在火鍋周圍的食盤里。火鍋里翻滾的,正是楊爭送的半條大魚……世世代代的冬至食鮮,漢人以魚茸面皮包黃羊肉餡餃子為鮮,滿人以魚湯火鍋涮黃羊肉為鮮,總而言之有魚有羊方為鮮。而今年,魚羊真的要分家了嗎?

  魚剖好了,楊爭叫過楊標,說:“走,我們親自給滿寨送去。”莊丁們都有些憤憤不平,只有楊標歡天喜地。

  于翔的小妹于云開寨門迎進楊家父子,看見楊標,她樂得跳了起來,毫不客氣地搶過楊標手里的魚,還捶了他一拳,說:“死楊標,才來!”楊標臉紅了,偷偷看了父親一眼。這時馬蹄“”響,于翔領著莊丁們回寨了,每個莊丁的馬上都馱著一只肥碩的黃羊。

  見了楊爭父子,于翔連馬也沒下,只拱了拱手,說:“請到寨內說話

  吧。”便策馬而過。于云氣得大叫:“哥,你干嗎擺著張臭臉!”等回過頭時,楊爭已經沉著臉帶著楊標離去,她急得又叫,“楊標,干嗎說走就走了……”

  晚上掌燈時分,幾個莊丁慌慌張張跑來報告:“族長,不好了,于翔帶人打上門來了!”楊爭拍案而起:“真是欺人太甚,備槍,隨我前去招呼這小子!”

  一行人匆匆趕到寨門,影影綽綽的火光中,只見于翔騎著高頭大馬,身后跟著一幫橫眉瞪眼的莊丁。楊爭壓住火氣,叫道:“世侄,你這是何意?”

  于翔“呸”了一聲,說:“誰是你世侄?姓楊的,去年你指使兒子害死我爹,今年又設下毒計要害我于姓滿門,我和你勢不兩立!”

  楊爭道:“到底咋回事,你把話說清楚。”于翔不由分說,朝身后一揮手:“弟兄們,給我滅了這姓楊的,鏟平他們漢人的莊子,上啊——”楊爭忍無可忍,大吼一聲:“你敢!”他身后十多個親信一起端起了快槍,眼看雙方就要血拼。

  “住手——”遠處一騎快馬飛奔而來,馬上的少女正是于云。于翔驚問:“妹子,你怎么來了?”楊爭也叫道:“于姑娘,這到底是咋回事呀,你哥他……”

  于云誰也不理,從懷中取出一塊生魚肉,像楊標一樣削了一片魚肉,送到嘴邊:“這是楊家送來的魚,我嘗給你們看看。”于翔變了臉色,驚呼:“妹子當心,魚肉有毒!”

  于云淡淡一笑,把魚肉丟進嘴里,若無其事地大嚼起來。吃罷魚肉,她豪爽地叫了聲:“拿酒來!”楊標忙摘下酒葫蘆拋過去,于云穩穩接住飲了一大口,這才不慌不忙說起事情的原委——于翔收下楊爭的半條魚,卻沒讓它進于家的廚房,而是隨手吩咐莊丁熬一鍋魚湯,賞給下人們喝了算了。就在魚湯熬得滾開時,寨子里來了一個乞丐,莊丁們看他可憐,就舀了一碗魚湯給他喝。誰料不出片刻,乞丐竟七竅流血而死。于翔聞訊大怒,當即率人殺出門去… …于云說:“哥,那半條魚讓我割下了一塊藏著,它根本沒毒。”于翔問:“你藏它干什么?”于云臉上飛起一朵紅云:“因為,它是楊標親手打上來的。”

  楊爭看著于云,又回頭看看兒子,問道:“標兒,你們?”楊標催馬上前:“爹,于大哥,我就實說了吧,我跟云兒好很長時間了。去年冬至,我上山是偷偷約會去了,我沒有傷害于老族長。”

  眾人都呆住了。

  于翔的臉色變得很難看,突然一撥馬喝道:“回寨!”

  這時寨里有人稟報,廚師陳久跑了。

  茫茫原野上,陳久邊拼命抽打拉著爬犁的狗邊回頭望。火把之中,滿漢兩寨的人合兵一處,策馬緊追不舍。眾人大喊:“抓活的,別讓他跑了——”

  眼看就要到邊境了,追兵距爬犁還有兩丈多遠。于翔急了,舉槍瞄準。楊爭忙叫:“別開槍!”這里離邊境太近了,萬一射擊不中,子彈飛過邊境,那就等于主動挑釁并向鄰國宣戰了。

  楊標突然笑了,說:“他跑不了!”話音未落,只聽“轟”的一聲,爬犁掉進了冰窟窿。那正是白天里楊爭等人釣魚時鑿的窟窿,只結了薄薄一層冰殼,爬犁慌不擇路軋上去,立馬塌了。

  楊標跑上前,撈餃子一樣把陳久撈了上來。據陳久交代,他早就被沙俄人

  收買了,三年前來到于忠家做廚師,實際是奉主子之命潛伏于此,伺機行動。去年冬至,于忠獨自一人上山打獵,是他報告沙俄主子,并設計殺害于忠,嫁禍給楊標。今年他又在魚里投毒,目的就 是挑動滿漢兩族反目,給沙俄侵略東北以可乘之機……冬至當日,萬里無云,于楊集滿漢兩族百姓齊聚白河岸邊。楊爭和于翔攜手登上祭壇,祭罷天地,兩位族長共同抓住一支箭,發誓今后于楊兩姓有福同享,有難同當,若背此誓,有如此箭。說畢兩人合力將箭折斷。

  隨后二人命莊丁抬來魚羊大鼎,熬起魚湯,就著新打的黃羊肉,開懷痛飲。打那以后,兩族和好如初,直到1917年二月革命爆發,沙皇倒臺,俄國人都沒再敢打這個小鎮的主意.

Tags: 冬至 食鮮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726.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