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生命的哨音

來源:故事會 作者:王青春

  1。哨聲護學子

  周六的清晨,天還沒亮透,“嗶——嗶——嗶——”三聲清脆的哨聲劃破了香草坪村的寧靜,伴著哨聲,十來個背著書包的娃娃摸著黑向村后的一座老房子走去,一位精干的老人在房前正等著孩子們呢。

  “報數!”老人命令道。“一、二、三……十一、十二!”孩子們稚嫩的聲音一一響起。老人滿意地點點頭,揮動手中雪亮的手電筒,說:“都到了。小柱子,出發!”

  “好嘞,十七公!”一個黑黑的小男孩脆生生地應道,帶著排成一行的隊伍向著后山前進了,被叫做十七公的老人則走在最后面壓陣。

  十來分鐘后,隊伍就進入了密林遍布的后山。這些年,村里的封山育林工作做得扎實,樹木越來越茂密了,林子里不僅有各種各樣的鳥兒,兔子、麂子也不少,甚至野豬都能看到了。只是,冬天的早晨天亮得晚,此時的山間小道顯得格外的陰森可怖,聽著貓頭鷹的叫聲 和山谷深處的風聲,孩子們的心還是禁不住“怦怦”直跳。

  這時候,十七公的哨子又響了起來,孩子們頓時覺得不那么怕了。小柱子也大聲地喊起了號子:“一、二、一……”

  沿著僅容一人通過的崖邊小道,走過窄窄的獨木橋,足足在山中穿行了半個小時,天漸漸放亮了。看到十七公又帶著孩子們來上學,山坡上聯合小學的小章老師趕忙迎了上來:“十七公,今天學校調一天課,又辛苦您老人家跑一趟!”

  十七公笑呵呵地說:“還是你辛苦呀,哪個城里娃能像你一樣守在我們這深山老林里教孩子啊!”小章老師搖頭笑說:“我哪能跟您比,我才來一年,可您接送孩子都整整二十年了。”

  十七公聽了這話怪不好意思的,忙揮揮手和孩子們告別。他獨自走在回村的路上,不禁有些感慨。從學校到香草坪村的十來里山路,他的確不間斷地走了二十年了。二十年前,香草坪村小和芽洞村小合并成立了聯合小學,遷到了香草嶺,十七公看孩子們天不亮就要起來 上學,天黑了才放學回家,擔心他們路上的安全,于是主動承擔起護送孩子們上學的任務,沒想到這一送就是二十年。他最初護送上學的孩子現在差不多都已經生兒育女了。如今他感到步伐一天比一天沉重,畢竟是七十歲的老人了,他不知道到了他不能送孩子們上學的 那一天,會有誰來接替他?現在年輕人都出去打工了,村里除了和他一樣的老人就只剩孩子們了。

  一想到這些十七公就著急,他實在是不放心讓孩子們自己走山路。為了這事,他和兒子大炮沒少慪氣。

  大炮是村支書,前幾年和十七公分了家過。近來,大炮總是躲著十七公,因為十七公一見他就吵著要他修一條從村里通往聯合小學的路,那樣孩子們就再也不用大人接送了。

  回到村里,十七公沒有進屋,而是直接去了大炮家,大炮沒在,只有兒媳婦桂花一個人在家。桂花見了公公,忙去端茶,十七公卻黑著臉說:“我渴不死,大炮呢?我來就是想問問他,這修路的錢到底有轍沒轍,他當真要看著爹這把老骨頭哪天掉下山去摔成幾截?”

  桂花怕公爹,搓著手訕笑著:“大炮到縣里去了。爹,你要不就歇歇吧,別送孩子們上學了,搬來和我們一起住吧。”十七公狠狠磕了磕手中的旱煙袋,說:“我歇歇?我能歇嗎?要是摔著了哪個娃娃,我看他大炮怎么向村里人交代?”

  桂花苦笑道:“爹,這兩年為了修村里通往鎮上的公路,村里把陳年老底都折騰空了,現在實在是沒有錢呀!”

  十七公一瞪眼,氣呼呼地站起來說:“有錢沒錢我不管,我只知道娃娃們的命最要緊,他大炮既然當了村支書,就要為娃娃們著想!”

  桂花勸十七公留下吃午飯也沒勸住,突然想起大炮昨天走時說的話,忙追著十七公的背影喊道:“爹,您別急,昨天大炮說要去縣里談什么項目,他說只要一談攏,村里馬上就有錢了。”

  2。烈焰漫天舞

  下午快放學時,十七公為了準時趕到學校,不慎在山路上扭了腳,走路一瘸一拐。

  聽說十七公扭了腳,小柱子連忙擼起十七公的褲腿,學著大人的模樣給十七公按摩起腳脖子來。小章老師也從房間里拿了瓶紅花油出來,拽開小柱子為十七公搓揉起傷處來。

  等小章老師為十七公搽好藥,十七公卻看到小柱子他們不知打哪兒弄來幾根竹竿,做了副擔架。十七公哭笑不得,斥責道:“胡鬧,十七公只是腳脖子扭了下,又不礙事。再說了,你們幾個娃娃還沒鋤頭把子高,抬得動我十七公嗎?”

  “抬得動!抬得動!”孩子們七嘴八舌地嚷嚷著。小柱子拉著十七公往擔架上推:“十七公,你都送我們好幾年了,一下雨你還背著我們過山溝,香草坪村的學生哪個沒在你的背上趴過喲,今天你的腳扭了,就讓我們‘背’你一回吧。”

  十七公看看這些可愛的孩子,眼眶有些濕潤了,他想了想,詼諧地說:“擔架你們都做好了,十七公不坐的話,會掃了你們的興頭。這樣吧,十七公今天就坐上你們的擔架,但是說好了,下了學校前面的小山坡,十七公就要自己走路了。哈哈,以后你們考上大學有了大 出息,十七公就可以在村里吹牛皮——當年我還坐過那個娃娃抬的擔架呢!”

  孩子們歡呼一聲,七手八腳地將十七公摁在了擔架上。小柱子和長得最壯的虎子打頭,十來雙手一起牢牢地攥住了擔架兩側的竹竿。

  孩子們告別小章老師,一步一步向著山坡走下去。小蘭個子矮,夠不上抬擔架,她從口袋里摸出一只打火機,稚氣地說:“今天幫老師生火做飯,打火機忘了給老師了,十七公,你把旱煙袋給我吧,我幫你點一斗煙,躺在擔架上抽斗煙,好舒坦喲。”

  十七公哈哈地笑了:“小丫頭,這種福氣十七公可享受不起,你啥時候看十七公在山里抽過煙來著?現在天氣干得人冒鼻血,一不小心就會引起山火,你可千萬別玩打火機啊。”小蘭點了點頭,收起火機老老實實地跟在擔架邊。

  十七公雖然不重,但沒一會兒小家伙們的頭上都開始冒汗了,好在這個山坡不長,等下到坡底,十七公連忙使勁敲打著竹竿讓孩子們把擔架停了下來。十七公走下擔架,心疼地看看滿頭大汗的孩子們:“唉,都是十七公老了不中用,害得你們受苦。告訴你們一個好消息 ,你們的大炮叔正在縣里談項目,只要談好了,村里就有錢修路了,你們就可以走平整的大路了。快走吧,晚了,家里人要擔心的。”

  孩子們擁著十七公往村里走去。轉過一道山口,小蘭突然大叫起來:“快看,那邊有火!”

  可不是,在山的另一邊,紅彤彤的火光照亮了半邊天。十七公暗叫一聲不好,山火猛于虎,冬天的山火更是迅猛無比,是誰這么不小心引燃了山火?香草坪村可是多年的防山火模范村呀。

  十七公忍著腳痛,帶著孩子們向著山口一路小跑,大伙氣喘吁吁地來到山口卻傻了眼,只見一團火焰在東南風的吹送下,點著了山口處的枯枝落葉,把大家出山的路死死地封住了。

  五分鐘,哪怕是提前五分鐘趕到山口,大家就能安全地離開火海了,十七公悔得直頓足。要不是他扭了腳害得娃娃們走慢了,他們這時早已經穿過山口了。

  3。身陷香草嶺

  “往回走!”十七公急忙讓孩子們跟著他往學校走。只有往回走才能從山的另一頭走出去,到達鄰近的芽洞村。孩子們從來沒有經歷過這種場面,一張張小臉嚇得煞白,但還是壯著膽子跟著十七公一路狂奔。

  這條山道的一側是深深的山谷,另一側卻是一人多高的旱蘆葦,這冬天的旱蘆葦枯黃枯黃的特別易燃,一旦沾了火星子,火苗會躥起一丈多高,十七公領著小柱子們沒命地往學校方向跑,屁股后面是沿著旱蘆葦不斷追過來的大火。

  跑了沒多久,體弱的小蘭就跑不動了。十七公只得背著小蘭在后面慢慢跑。眼看大火離他們越來越近,十七公急得豆大的汗珠直往下掉。急切間他突然靈機一動,讓小蘭把打火機給他。他走進小道旁的旱蘆葦,用腳狠狠地踩下去一片,然后果斷地燒出一個隔離圈,大火 沿著旱蘆葦撲過來的線路被切斷了!

  十七公連忙返身背起小蘭朝學校那邊趕去,雖然大火快速傳播的線路已切斷,可是他們仍然面臨著再度被大火包圍的危險,只要風吹來一點點火星,這山林里的枯枝落葉隨時都會再燃起熊熊大火。

  十七公背著小蘭好不容易爬上了學校所在的山坡,站在高處往四周一看,心都涼了。遠遠地,只見通往芽洞村的小路也已經被籠罩在一片火光中,左側的山林里也是處處冒著火光,通往香草坪村的山路上大火也在慢慢逼近,這個山坡已經處在大火的三面包圍之中,就像 一艘小舢板隨時都會沉沒在大風大浪里。小蘭被嚇得哇哇大哭起來。

  十七公正在尋思小柱子他們是否已經平安地沖出了那邊的山口,卻見前面黑煙里走出了一群人,是小章老師和小柱子他們。原來,這山里的小道是彎彎曲曲地在山里盤轉的,而大火卻是徑直燒過來的,等小柱子他們趕到那邊山口時,四處蔓延的大火已將山口死死封住, 他們在山口附近發現了急得四處打轉的小章老師。

  所有人都眼巴巴地盯住了十七公。大家心里明白,能不能走出這座大山就在于經驗豐富的十七公了。十七公放眼望去,現在只有香草嶺北面的天柱嶺還看不到火星,要想逃出火海,看來只有朝天柱嶺去了。可天柱嶺和香草嶺之間橫亙著一道深不可測的山谷,二嶺間最窄 處也有四五米寬,怎么才能過得去呢?

  眼看著大火漸漸向香草嶺上聚過來,十七公的眉頭也越聚越攏,突然,路旁的那副擔架引起了他的注意。

  4。命懸天柱崖

  十七公叫過小柱子,在他耳邊說了幾句。小柱子拔腿就朝學校跑,十七公則領著大家又折往香草坪村方向。

  四周的空氣中彌漫著刺鼻的煙味,本已暗下來的天空愈發顯得陰沉,大家心里都沒有底,不知道十七公會帶著他們從哪里躍過眼前的這條深谷。終于,十七公在路旁的一棵大樹前停了下來。這是一棵高大筆直的槭樹,樹干足有大海碗那么粗,十七公不慌不忙地擼起了袖 子,機靈的小柱子連忙遞上剛從學校廚房里拿來的柴刀。大家這才明白,十七公是想砍倒大樹架起通過深谷的橋梁。

  十七公彎腰揮刀對著樹干砍了起來,“坎坎”的伐木聲重重地敲打在每一個人的心上。一下又一下,十七公手都被柴刀震麻了,右手的虎口都震得滲出了血。

  不知砍了多久,只見十七公站起身來,將槭樹朝著對面用力一推,槭樹終于搖晃了一下,朝著對面倒了過去。筆直的樹干剛好架在了深谷上面,就像一座獨木橋,大家頓時歡呼起來。

  “小柱子,你和虎子先過去,在那邊接應大家。”十七公有條不紊地指揮著大家通過這座“獨木橋”。谷底的風強勁地吹動著躺倒的槭樹枝葉,小柱子和幾個膽大的男孩還好,手拉著手一步步走了過去。小章老師是城里分配來的大學生,哪里見過這陣勢,她只得和小蘭 坐在樹干上慢慢地挪了過去。等到十七公最后一個過了“橋”,大伙吃驚地看到,火舌正將他們剛才站著的地方一點一點地吞噬。

  “十七公,萬一大火燃了過來,我們該往哪里跑呀?”驚魂甫定的小章老師看看四周,擔心地問。

  “上天柱崖!”十七公悶聲道。天柱崖是天柱嶺的最高處,可是如果天柱嶺起火,那里能幸免嗎?小章老師雖然有些疑惑,但也只能抱起小蘭跟著十七公走。

  一行人剛走出十來分鐘,大伙忽然覺得四周亮堂了許多,回身一看,全都呆了,只見天柱嶺上好幾處也燃起了熊熊大火。

  “快!大家快跑!”十七公見此情形也變了臉色。大家不敢耽擱,只得深一腳淺一腳地與撲過來的大火賽跑,小蘭趴在小章老師的懷里嚇得連哭都忘了。好在天柱嶺并不寬,不久后一行人終于來到了天柱崖下面。

  天柱崖山如其名,形如一個大方柱,山崖上滿是大青石,石頭縫隙里長滿了各種灌木和雜草,好在朝南的這一面并不算高,就著越來越近的火光,一行人手腳并用地向著崖頂攀去。

  十七公在山崖下大聲吼著給大伙鼓勁:“翻過天柱崖就到了琥水河大橋,大家就安全了!”二十多年前琥水橋修建時,十七公在工地上打過工,知道這里的地形。大伙兒你拉我我拉你攀爬了好一陣,終于都爬上了天柱崖,站在高處往剛才經過之處一望,不禁有些后怕, 此時的天柱嶺處處燃著熊熊大火。

  這天柱崖下面的確有一座琥水橋,可是天柱崖背面比南面離地面要高出許多,且像刀削過一樣平整光滑,這可怎么下得去?

  5。哨壯娃娃膽

  天已經完全黑下來了,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十七公。

  十七公揮了揮手中旱煙袋,說:“娃娃們,現在我們的前面是大火,后面是懸崖,沒有人能救得了我們,我們只有靠自己。大伙兒不要怕,只要十七公還有一口氣,就一定要帶著大家安全地走出去。”

  十七公再次給了大家信心,沒有人再哭鼻子,就連小蘭也止住了抽泣。“大家先把外衣脫下來!”十七公開始下命令了。不一會兒,地上就堆起了一堆衣服,十七公讓小章老師帶著小柱子們將衣服全部撕成布條條,然后他親自一條一條牢牢地結在一起,一條結實的布繩 就這樣做好了。

  十七公將結好的繩子末端系上一塊草鞋大的石頭往崖下一扔,“咚”的一聲石頭明顯探了底,十七公四下找了一會兒,卻發現繩子的另一端在崖頂上沒法“生根”,這山崖上連棵樹都沒有。

  十七公提溜起崖下的繩子,然后在小柱子的腋下系了個圈,說:“小柱子,一會兒十七公先把你放下山崖,你要在下面好好地接應大伙兒。記住,這條繩子套的是空心結,下去的時候你要牢牢地抓住繩子,別朝下面看,就像過吊橋時不看橋下面一樣,心里不害怕手上才 有勁。”小柱子聽得連連點頭。

  十七公又摸出哨子,說:“大伙兒在我后面排成兩行,拿起繩子聽我的哨聲指揮。我吹響第一聲哨子時,大伙兒就要跟著我一齊拽著繩子把小柱子往下放,放繩子的時候要跟著口哨的節奏。”

  “嗶——”隨著十七公的哨聲威嚴地吹響,小柱子被慢慢地放了下去,十七公站在隊伍的最前面,手里死死地拽穩繩子,口中的哨子發出緩慢而有節奏的聲音。除了十七公的哨聲,山崖上似乎十分安靜,面對面拽住繩子的兩個人幾乎可以聽得到對方“怦怦”的心跳聲, 雖然只是短短的幾分鐘,大家卻感覺很長很長,都在為小柱子捏一把汗。突然,大家手上的繩子一松,心里一緊,剛要向下面喊話,卻聽得小柱子在下面興奮地大叫起來:“虎子、小蘭,快下來,這比爬村口的老槐樹容易多了。”

  在小柱子成功“著陸”的鼓舞下,孩子們一個接一個地鉆進繩套里,在十七公的哨聲中下了天柱崖。可是,每下去一個孩子,十七公手上的分量就要增加幾分,因為山崖上又少了一個拉繩子的人。

  最后,崖頂上只剩下小蘭、小章老師和十七公了,而大火早已經從天柱崖的南面攀援而上,迅速地向崖邊蔓延過來了。

  小章老師把小蘭遞給十七公,誠懇地說:“十七公,你累了,還是你帶著小蘭先下去吧,我年輕,能拉得住你們。”

  十七公頓時瞪圓了雙眼:“瞎胡鬧!小蘭離不開你,孩子們也離不開你,你一定要帶著小蘭安全地下去,我就是拼了老命,也不會讓你和小蘭傷著一丁點。”十七公說著將繩子不由分說地綁在了小章老師和小蘭身上。

  接著,十七公鄭重地吹響了口哨。小章老師只得緊緊抱著小蘭一點一點地離開崖頂,就在離開崖頂的一瞬間,淚眼迷蒙的她才發現十七公手里的繩子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被鮮血浸透了。

  好一會兒,小章老師才感覺到有好多雙手在托著她和小蘭,她們終于平安下來了!

  就在這時候,山崖上“呼”地掉下一個火球,重重地摔在地面上。大家圍上去,不由驚呆了,這個火球竟然是十七公!

  十七公身上的衣服已被燒得所剩無幾,很明顯小章老師和小蘭還在山崖中間的時候,大火就已經燒到了十七公身上,而十七公為了讓小章老師和小蘭安全“著陸”,竟然任由大火燒身也沒有松開繩子。

  十七公的頭上臉上滿是鮮血,吃力地睜開了雙眼,說:“娃娃們,都是我不好,要不是我扭了腳,你們就不會受累了。”

  小章老師聽了,忍不住痛哭起來:“十七公,都怪我,我不是個好老師,要不是為了參加縣里明天舉行的教師進城考試,孩子們今天就不用來補課了。十七公,明天的考試我不去參加了,我要永遠留下來……”

  一股鮮血從十七公口中噴涌而出,他艱難地指指香草嶺方向,說:“小章老師,你是好老師,以后我沒法再送娃娃們上學了,你告訴……大炮,我要天天看著孩子們去上學……”

  6。誰是縱火人

  香草嶺的大火嚇壞了整個香草坪村,村民們匆匆趕到山口想去把孩子們救出來,卻被大火阻在山外半步也踏不進去,大炮想冒死沖進山去,也被村民們死死地拖住了。

  眼見整個香草嶺遍地煙火,大家幾乎都絕望了,這時村里有人急匆匆地過來報信,說看見學校里的小章老師帶著孩子們正沿著公路繞回來。

  大炮帶著村民們急忙往回趕,就在村口的大槐樹下,他們看到了讓人潸然淚下的一幕:小章老師背著小蘭,吹著響亮的口哨走在最前面,在她的身后孩子們肩上扛著一副擔架,孩子們的肩上都壓出了一道道血痕。看得出他們已走了很遠的路,但卻沒有一個人叫苦,擔架 上靜靜地躺著已經沒了呼吸的十七公,安靜得就像睡著了一樣。

  村民們再也忍不住了,圍在十七公的身邊抽泣起來。這時,有人說話了:“下午香草坪沒有外人進來過,這把火到底是誰不小心點起來的?這個人一定就在我們當中,我們要查出來,為十七公報仇!”

  村民們聽了,紛紛高聲附和:“對,查出來,為十七公報仇!”

  這時候,大炮慢慢地走到十七公面前,撫著十七公的手在發抖。半晌,大炮發出了一聲撕心裂肺的叫喊:“爹,是兒子害了你,這火……火,是我故意放的!”

  在場的所有人全都靜下來了。大炮是村民們公認的好干部,他想方設法籌集資金修通了公路,又從外面引來老板收購村民種植的各種土特產,讓香草坪村的村民看到了富裕的希望。可是,他為什么要放火燒山呢?原來,為了讓孩子們能走上寬敞安全的道路,他一直在鄉 政府和縣里的各個部門之間奔波,可是誰也不肯為了香草坪村的孩子們撥款修路,而村里剛剛修通了到鎮上的路,家家戶戶都捐了不少款,實在拿不出錢來了。無奈之際,他只得盯上了山上的樹木,本來木材老板都已經找好了,價格也十分理想,可是林業局遲遲不肯批 砍伐指標,昨天大炮再次找到林業局求情,但是林業局堅持說香草坪村修路時砍的樹太多了,砍伐指標早用完了,得過幾年才能再砍樹了。大炮沒辦法,只得找到木材老板說山上的木材不賣了,沒想到那木材老板給他出了個主意:只要在山上放一把火,到時候大火燒了 山,林業局不批也得批。大炮也知道過了山火的樹木肯定活不了,但是用作建材卻一點不受影響,但這樣做一旦被公安查出來是要坐牢的,大炮有些猶豫不決。可今天中午禁不住木材老板左勸右勸,再加上喝了不少酒,大炮回到村里,沒有進自己的屋,直接就上了山, 在山上點了一把火。

  村里年齡最長的四公公,指著大炮痛心疾首地說:“你糊涂呀,香草嶺上有學校,你這樣做不是要把孩子們活活燒死嗎?”

  大炮痛苦地搖搖頭,說:“不,其實我放火的地方不是香草嶺,而是香草嶺南面的茶花嶺,兩個嶺之間不是有條小溪嗎,今天一直吹的是北風,我原想在茶花嶺上放火,怎么也燒不到北邊的香草嶺,沒想到,大火起來沒多久,風向突然轉成了冬季里少有的南風,那時我 再想救火也來不及了,我更沒想到的是今天孩子們竟然在學校里補課……”

  大炮的話說完了,香草坪的村民看看大炮,又看看躺在地上的十七公,好一陣沒有人說話。大炮對著地上的十七公“咚咚”地磕了幾個響頭,站起來轉身走上了通往鎮上的公路。

  尾聲

  兩年后,因為在獄中表現出色,犯縱火罪的大炮被提前釋放了。

  當他回到日思夜想的香草坪村時,頓時愣住了,白須飄飄的四公公正帶著村里人默默地站在村口的大槐樹下等他。四公公拉著大炮的手慢慢地走向了香草嶺,他們身后跟著長長的隊伍。

  在香草嶺山口不遠處的山坡上,一座剛剛爬滿青藤的墳墓靜靜地躺在那里,墓前的石碑頂上放著一只锃亮的口哨,這里是十七公的長眠之地。大炮拿起口哨狠狠地吹響了,哨聲嘹亮,久久地回蕩在山間。大炮“撲通”一聲跪倒在父親的墓前,兩年前他沒顧得上安葬父親 就去了派出所。

  在他的身后,是一條通往聯合小學的寬敞得足可跑下吉普車的山間便道。在大炮自首后不久,香草坪村用出售木材的錢修通了這條便道。

Tags: 生命 哨音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724.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