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如此報恩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張國臣的父母去世得早,他從小和妹妹張小莉相依為命。為了供妹妹念書,張國臣早早地輟學打工,起早貪黑賺點辛苦錢。張小莉這幾年也很爭氣,不但考上了大學,畢業后還辦了自己的公司,算是事業有成,每月會給哥哥寄三千元的生活費。

  妹妹出息了,張國臣卻熬成了大齡青年,三十好幾了還沒個對象。最近,有媒人幫他介紹了個叫吳秀秀的姑娘,人不錯,兩人相處得挺好,很快便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可是問題來了,吳秀秀家突然提出要十一萬元的彩禮。

  張國臣明白,現在結婚就是這么個行情,十一萬,代表著一生一世,也是討個好彩頭。可這錢要從哪里來呢?張國臣自己可是兩手空空。不過不怕,還有妹妹嘛,對妹妹來說,這根本就不算事。

  張國臣掏出手機,興高采烈地把事一說,那邊張小莉卻語氣平平:“好事啊,可是哥,錢我可以給你,不過你得給我打借條。”張國臣大笑道:“好,好,我打。你啥時回來,咱兄妹小半年沒見啦!”

  張小莉沉默了一陣,說:“我最近忙,回不去,要不,你寫好借條簽了字,用手機拍成照片發過來,我存一下也行。”

  張國臣一愣,這才知道妹妹不是開玩笑的,他渾身冰涼:親兄弟,明算賬。話雖這樣說,可養育之恩大過天啊!想到這些年自己對妹妹的辛苦付出,他心里涼透了。一氣之下,張國臣掛了電話,既然妹妹這么忘恩負義,自己也不能觍著臉求她。

  張國臣決定找哥們幫忙,可一聽借錢,幾個哥們都退縮了。這下張國臣沒轍了,只得沮喪地對吳秀秀說:“秀秀,彩禮錢我怕是湊不齊了。我現在才明白,那幫所謂兄弟全是因為我有個有本事的妹妹,才對我好的,可我這妹妹竟然這樣待我,我心里委屈啊!”

  吳秀秀思忖半晌:“其實,不過就是個借條……”張國臣惱了:“這不是借條的問題,她這是要跟我劃清界限!要說,這事早有兆頭了。上個月,她只給我寄了一千五;這個月更少,才一千!我原以為她是一時疏忽,沒想到她是有意要給我斷糧,與我斷了情分啊!”說著,張國臣流了淚:“秀秀,你再等我幾年。明天我就進城打工,爭取早日把這筆錢掙出來!”

  吳秀秀嘆氣道:“可你覺得我們這年紀,還能等幾年呢?”

  張國臣絕望了,吳秀秀猶豫半刻,掏出張存單:“這十一萬,有些是我這些年打零工攢的,有些是我找好姐妹借的。你先拿去,明天交給我爹吧。”張國臣哆嗦著手接過存單,感慨道:“沒想到我的所謂朋友和妹妹,都不及一個未過門的媳婦啊!”

  就這樣,張國臣和吳秀秀“跨”過了彩禮的檻兒,擇良辰吉日,舉辦了婚禮。張國臣身邊沒啥親人,吳家人就幫忙張羅著喜宴,對新女婿也很是客氣。張國臣心里正暖洋洋的,就聽外面“嘀嘀”幾聲,來了輛小車,是張小莉。因為彩禮的事,張國臣心里有氣,沒跟張小莉提結婚的事,沒想到她打聽到日子,自己趕來了。

  見到“沒良心”的妹妹,張國臣語氣不善:“你來干啥?”

  張小莉掏出個紅包:“哥,新婚大吉。”

  張國臣接過紅包,心頭一熱,可終究是喝了點酒,有些失態:“那么,這要不要打借條啊?”

  見話不投機,怕壞了哥哥大喜的心情,張小莉也沒多呆,沖鄉親們打了個招呼,寒暄了幾句,就坐車走了。

  晚上,送走賓客,吳秀秀忍不住念叨起來:“國臣,你不該那樣對咱妹啊!”張國臣一撇嘴:“她以為送個紅包就算了卻我們之間的情分了?她辦那么大個公司,也不說拉一把我這個哥哥,隨便給我安排個職位都好啊!唉,她進城讀書開了眼界,卻壞了品性,不懂回報!”吳秀秀一時接不上話,索性另提一茬:“還有件事,今天婚禮都辦了,至于彩禮那些錢……”

  張國臣也不含糊:“秀秀,我知道,這錢終究是要還的,過幾天我就去城里找工作。”

  婚后第三天,張國臣就收拾了打工家什,出門找活兒了。過程不太順利,好不容易才在一家廠子里找了份電工維修的活兒。可讓張國臣郁悶的是,還沒等他打電話回家報喜,這活兒竟然又“黃”了。張國臣一打聽,簡直要氣炸了,從中作梗的竟然又是妹妹張小莉!那家廠子的老板和張小莉的公司有合作關系,張小莉和老板通了氣,老板就變了卦!

  張國臣氣急敗壞地沖到張小莉家討說法,還一拍桌子要和張小莉斷絕關系。張小莉似乎早有準備,面對哥哥的指責,她不氣不惱,心平氣和地說道:“哥,你這次出門,證件都帶齊了吧?”

  啥意思?難不成還真要辦手續與我斷關系了?張國臣有些慌了:“你想干啥?”

  張小莉從茶幾抽屜里拿出幾張表格,說道:“雖然你原先干過電工的活兒,但也過去好些年了,你又沒有正正規規考過證,我給你報了個自費培訓班,你先進修一下,再去工作。”張國臣沒好氣地嘟囔著:“你別瞎折騰,我哪有閑工夫進修啊,我還得還人家彩禮錢呢,你忘了?”

  “不急,不急,妹子從一開始就沒打算讓你還彩禮錢!”

  老婆吳秀秀不知從哪兒閃了出來,張國臣傻眼了,只見吳秀秀攬著張小莉的胳膊,笑著說道,“國臣,趕緊謝謝咱妹子吧,這一切還是她想得周到!”

  原來,張小莉雖遠在省城,但還是關心著哥哥的情況。她知道張國臣因為有了她這樣有出息的妹妹,就變得游手好閑,整天與狐朋狗友喝酒、打牌,于是,她就逐漸減少他的生活費,想逼一逼哥哥。誰知張國臣寧愿得過且過,也不愿意出去找工作賺錢。后來,知道哥哥同吳秀秀談婚論嫁后,張小莉私下找到了吳秀秀,勸她討要彩禮,好再將張國臣一軍。吳秀秀當初拿出的十一萬存單,就是張小莉給的。張小莉說這筆錢就當是給哥哥嫂子的結婚賀禮,只是不能讓張國臣知道,她要用這筆“債務”激出哥哥的斗志!

  張小莉說:“哥,你前半輩子為了我辛苦打拼,可等我有出息了,你卻一下子泄了氣,總想著‘前半輩子哥供妹,后半輩子妹養哥’,可你還正當壯年,以后的日子還長著呢,你沒點干勁可不行!你的恩情我都記著,這恩我得報,怎么報?首先我就不能讓你這么糊里糊涂地過日子啊!”

  走出張小莉家,張國臣心里很慚愧,他對吳秀秀說:“是我眼界窄啊,誤會了妹妹,唉,我這個當哥的沒本事,讓妹妹看了笑話嘍!”

  吳秀秀溫柔地摟著張國臣的胳膊,說道:“你猜小莉第一次跟我見面說了啥?她說,她哥哥一個人把她拉扯大,是天底下最最有本事的人!”張國臣一聽這句話,一串熱淚終于流了下來……

Tags: 報恩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720.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