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黑心紅心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王老虎生前腰纏萬貫,但他是個黑心的包工頭。一次,王老虎不顧幾十號農民工的死活,將工程巨款卷走。老天也算長眼,王老虎卷走巨款的當天,就出車禍死了。

  王老虎死后,走在地府的大街上,除了懷念人間的燈紅酒綠外,只剩下一個念頭,那就是盡快投胎,重生再來!在地府做鬼真是一刻也呆不下去了!

  王老虎攔住一個從身旁飄過的鬼友,請教如何投胎轉世?

  “想投胎去投胎站啊!”他看了眼王老虎,很吃驚地樣子說:“這位老哥,你我是同類啊!”

  “怎么同類啊?”王老虎摸不著頭腦。

  鬼友戲耍地說:“你的心也黑了,投胎容易,可心黑了只能投進**道啊!這不,我剛從投胎站那回來,打死我也不愿轉世做**!”

  王老虎來到投胎站,向里面的判官咨詢了一下,沒想到,果真如那個鬼友說的一樣,來投胎的,黑心者一律投往**道!摸著自己胸口那顆黑心,王老虎傻了眼。等到下班,王老虎找個機會,把鬼判官攔住,一邊往人家兜里塞錢,一邊不甘心地問:“大人,難道就沒有別的辦法嗎?我可不想來世做**呀!”

  鬼判官看了看王老虎,“哼”了一聲,說:“辦法倒是有。”

  “什么辦法?我有的是錢,只要有辦法,要多少,我眼睛絕對不眨一下!”王老虎看到了希望。

  不料,鬼判官哈哈大笑,怒道:“你別忘了這里是什么地方,有再多錢也沒用!除非你有一顆紅心!”說完,甩開王老虎,不再理會就走了。

  王老虎沮喪得一屁股坐在地上,正要哀聲嘆氣,突然聽到有人一邊朝這邊奔來,一邊大喊:“**的,王老虎我可找著你了!”

  看清了來人,王老虎大吃一驚,趕緊爬起來,撒腿就跑!追到這兒來的竟是以前給他干活的農民工根叔啊!王老虎出車禍之前,卷了巨潛逃,扔下根叔和幾十號民工兄弟不管,他知道根叔會替大伙找他,可萬萬沒想到,他如今死了,根叔竟追到地府來了!

  兩人你追我趕,兜著圈子跑了好一陣。根叔把王老虎追上了,劈手就甩耳光:“你個沒良心的,你還跑!大伙都讓你給害慘了!”

  王老虎一邊躲,一邊扭,兩人扭作了一團。最后兩人都累了,王老虎也明白了一切。自從王老虎卷款潛逃后,根叔就從來沒有停止過尋找,但一直沒能找到王老虎的去處。由于奔勞過度,根叔也累倒了,在醫院里躺了幾天,還是撒手人世了。

  “真是生死有相逢啊!”根叔罵夠了,打也打得累了,喘著氣說:“王老虎,現在你我都是死了的人了,我也不跟你多計較,眼下大伙們都在上面等著拿他們的血汗錢呢!只求你托夢叫你老婆把欠大伙的工錢如數還清了,好讓大伙們高高興興回家去!你我也好安心投胎去。”

  一說到投胎,王老虎往根叔胸口一瞥,激動得差點沒叫出來聲,他看到根叔胸腔里跳動著的是一顆紅通通,火熱熱的心哪!王老虎心眼一動,暗叫道:對了,我要是得了根叔這顆紅心,那就不用投**道了!

  想到這,王老虎兩眼溜轉,把根叔拉起來,又是賠禮,又是道歉:“根叔,欠大伙的錢,我會托夢讓我老婆還的。看你也累了,咱先去找個地方住下吧?”

  根叔猜不透王老虎的心思,“哼”了一聲:“到了這里,諒你也跑不到哪里去!”

  兩人在街邊一家旅館住下了,這晚,根叔高高興興的將找到王老虎的消息,以托夢的方式告訴了上面的大伙,并讓大伙放心,一定會為大伙討回血汗錢的!

  次日,根叔早早起來,正想去找王老虎,不想,王老虎卻過來找他。兩人坐下來,根叔焦急地問:“王老虎,你昨晚托夢給你老婆了沒有?”

  王老虎慢騰騰地一邊倒茶,一邊說:“急什么呀根叔,我們先商量一下。”

  “商量個屁!大伙們的血汗錢你卷走了還好意思讓人不急?”根叔生氣地說,“我們沒有什么好商量的,你欠大伙的工錢,那是該還!該給!你倒還要講商量!”

  王老虎笑嘻嘻的說:“根叔,錢我會給,但有個條件,只要你答應了這個條件,我就托夢讓我老婆把錢算給大伙。”

  根叔下意識地問:“要是不答應怎么樣?”

  “要是不答應,那我頂多不投胎,也不托夢給我老婆。”

  根叔氣得一肚子火,放眼一看,看到王老虎胸腔里那顆墨斗般黑的心,他一下子明白了,“你想得可真美,你當我不知道?你想讓我把心換給你,好讓你不投**道?”

  王老虎以為根叔動搖了,拍著胸口,說:“根叔,我有了你的紅心,保證讓大伙拿到工錢!”

  沒想到,根叔一拍桌子,站起來就走!

  王老虎連喊數聲,根叔理也不理。接下來,好幾天,根叔天天過來,王老虎就是不同意托夢讓他老婆還大伙的錢,而根叔也不肯把心換給他!

  就這樣兩人耗了一個多月,王老虎天天往投胎站那里跑,每一次都因為他的心是黑的,都投胎不成,不是不能投,而是他打死也不肯投**道!

  這天,王老虎從投胎站回來,仍然是一臉的沮喪。剛回到旅館,就看到根叔等在屋里,而且也是一臉的哀聲嘆氣。

  王老虎還沒發問,根叔卻焦急的先開口了:“王老虎,你不是要換我的心嗎?”

  王老虎兩眼一亮:“怎么?根叔你同意了?”

  根叔艱難地點點頭,王老虎大喜,迫不及待地說:“那趕緊把心拿來!”

  根叔手一抬,說:“慢著,現在還不行。”

  王老虎早就心花怒放,“那什么時候換?根叔,這可是你自己同意的。”

  根叔咽了咽口水,說:“今晚你必須托夢讓你老婆把欠大伙的錢還了,到時我才會把心換給你!”

  王老虎認真地想了想,一口答應下來。

  又過了三日,這天一早,根叔過來了,王老虎生怕他跑了,抓住他說:“根叔,欠大伙的錢,我已經托夢讓老婆去還了,現在該是你把心換給我了吧?”

  根叔苦澀地笑笑,說:“王老虎,你倒是沒有食言,我昨晚也從大伙的托夢中得知,你老婆確實已經按照你的意思,找到大伙把錢還了。現在,大伙們都已經高高興興坐上了回家的客車。好吧,我這顆心你拿去!”說著,根叔伸手往胸膛里一掏,將一顆火紅的心掏了出來。

  王老虎迫不及待地將心一把搶過來,三下兩下裝進了自己的胸膛,將他那顆黑心扔到了窗外。摸著這顆紅心,王老虎樂壞了,忍不住疑問:“根叔,第一天叫你換心,你死不同意,怎么就這么幾天的工夫,你倒又同意了?”

  不問還好,一問,根叔兩行老淚就流了下來:“王老虎,你一顆黑心怎么會明白。我臨死前對大伙說過,就算到了陰曹地府,也要替他們把血汗錢討回來!我不把心換給你,是不想看著像你這樣的惡人還能轉世做人。可是,前幾天晚上,我托夢時得知,大伙們因為沒錢,已經在工地上逗留了幾個月,最后又被趕出來,都流落街頭了。眼看就要過年,我不能讓大伙們因為拿不到血汗錢而回不了家!”

  王老虎得了顆紅心,哪里還有心思聽根叔說這些?他得意洋洋地走出旅館,屁顛屁顛地去了投胎站。

  根叔因為把心給了王老虎,抬胎不成了,只能逗留在地府下。這晚,根叔在街邊迷迷糊糊地睡著了。他不知不覺做了個夢,夢見已經各自回家團圓的大伙們,在大年三十那晚,不約而同的默默為他祈禱!緊接著,一聲聲的祝福從人間飄落,向著根叔的心口匯聚而來。

  醒來的時候,根叔驚喜地發現,自己的胸膛里竟然又長出了一顆紅心,而且比原來的更紅,更亮。

  摸著這顆滾燙火熱的心,根叔喜極而泣。他來到投胎站,在入口那里聽到議論,聽了一會,得知王老虎前幾天來投胎,正當準備投往人道時,沒想到王老虎胸口那顆明明通紅的心,卻在眨眼間又變成了黑色,而且更黑更臭!最終王老虎再無選擇,被無情地投進了**道!

  聽到這里,根叔一拍大腿,叫一聲:“真是報應啊!”接著,高高興興地也投胎去了。

Tags: 黑心 紅心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719.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