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天賜良緣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1

  蘇記綢緞莊是南城的老字號,生意興盛家大業大,可是最近老掌柜蘇正南卻常常長吁短嘆。原來蘇正南眼見自己年事已高,想讓兒子蘇云天子承父業,只是蘇云天偏愛舞文弄墨吟詩作畫,對生意毫不上心,被父親逼急了,更是常常找借口跑出去游山玩水,連家也不愛回了。

  蘇云天風度翩翩,出手闊綽,所到之處,盡是贊頌之聲。這天他游歷到鹿城千梅山,但見點點花開,暗香自來。不由心情大好,展開畫布開始作畫,這時突然耳畔傳來鶯啼燕語:“雪后輕橈入翠微,花溪寒氣上春衣”,心下不由一動,透過稀疏的梅影,看到一個裊婷的身影背對自己而立。蘇云天朗聲接道:“過橋南岸尋春去,踏遍梅花帶月歸。”女子轉過身來輕輕作了個揖:“打擾公子雅興了。”

  女子以輕紗掩面,只露出一雙靈動的大眼,卻也看得出是個美人坯子。蘇云天頓時心生愛慕:“想不到姑娘也是惜梅之人,果然是遇到知音了。”于是兩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接起賞梅的詩詞,正相談甚歡時,一陣山風拂過,天色發暗,女子趕緊說:“看來要下雨了,公子也早些回吧。”說完轉身往梅林深處走去,蘇云天大聲追問:“未請教姑娘芳名?”隱約聽到女子回了一聲:“慕凝……”

  蘇云天悵然若失。這時候豆大的雨珠已經灑下來了,蘇云天趕緊拔腿就跑,卻迷了方向。正狼狽不堪時,突然發現山坳深處有一茅草房,上前敲門,一個老太婆開了門,見蘇云天謙恭有禮,便客氣的請了進去。屋內爐前坐著一個老漢正在打盹,老太婆讓蘇云天到爐旁烘干衣服。

  這時,老漢醒了打了個呵欠說:“老太婆,眼見著天黑了,不會點燈嗎?”老太婆撇著嘴說:“家里的燈油給野貓打翻了,拿什么點啊?”老漢伸了個懶腰說:“真不讓人省心,還是我來吧。”只見老漢慢吞吞地從爐內抽出一根燃盡的木柴,走到一堵墻壁邊,就在上面涂畫了起來。蘇云天很納悶,眼見著老漢畫出一個怪模怪樣的油燈來,然后擦燃一根火柴,就近一點,居然亮了。

  蘇云天張大了嘴巴驚奇不已,老太婆笑罵道:“死老頭子,又在賣弄了。這么點小法力還敢在客人面前顯擺,倒不如請客人吃個西瓜可口實在。”蘇云天暗想這寒冬臘月,哪來的什么西瓜。老太婆顧自端了一個裝滿泥土的小碗,一手拿了粒瓜子埋進去,含了口水對著碗噴去,如此數次,少頃即萌芽既而蔓藤展葉,須臾開花結瓜如錢大,總共不過一袋煙的光景。老太婆摘了一個瓜遞給蘇云天,蘇云天哪里敢接,納頭就拜:“小生叨擾兩位神仙清修,萬望恕罪!”

  老太婆扶起他笑道:“你與我們總算是有緣,何來叨擾,你只管在此歇息。”見蘇云天驚疑不定,便告訴蘇云天。他們夫婦二人正是這千梅山的山神,守護這方圓百里生靈。

  蘇云天這才定下神來,心想山神定是無所不知,想起方才林中遇上的那位姑娘慕凝,便請求山神告知她是何方人氏。誰知老漢陡然變臉:“有緣千里來相會,無緣對面不相識。你二人若是有緣自然有再相逢之日。雨停了,你可以走了!”

  蘇云天苦苦相求,老漢也不再發一言,倒是老婆子心軟,送蘇云天出門時輕輕說:“城西書齋陸家小女慕凝,你二人天賜的大好良緣,只是那姑娘近日將有一場劫難!今日遇見我們之事公子切記莫與外人言。”

  蘇云天還想再問,老太婆已經掩上柴門了。

  蘇云天一路打聽尋到城西陸家,發現那不過是間小小的手工作坊,此刻正大門緊閉。往鄰家的人一打聽,說是一對外地父女,剛搬來幾個月,平日里替人寫信,賣點詩詞字畫。蘇云天想起山神婆說的姑娘有劫難的事,憂心如焚。久候無果只能在附近找了間客棧住下,并修書一封,請鄰家轉達。

  第二天一大早,蘇云天又趕到陸家,依然是鐵將軍把門。蘇云天等了一天仍然沒有結果,晚上回到客棧,家仆蘇海風塵仆仆地找來了,說是蘇母已經臥床不起好多天。

  蘇云天此次離家已近三月,只是偶爾書信報平安。所以,蘇母一看到兒子回來,原來病蔫蔫的樣子立馬精神了很多,沒兩天就能下地走動了,想來這病多半是思念兒子之故。

  接下來蘇云天才知道父母親已經替自己定了一門親事,準備擇日成婚,對方是米行穆掌柜的千金,據說貌美賢淑,與蘇家可算是門當戶對了。蘇云天一聽立刻漲紅了臉,態度堅決地連連搖頭。蘇正南怒道:“自古婚姻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哪由得你自己作主的。”

  為了防止兒子再度出走,蘇正南命令將他房門鎖上,完婚之前哪里也不能去。

  蘇云天心里惦記著陸慕凝,豈肯輕易就范,鐵定了心不吃不喝。蘇母心疼兒子,流著淚好言相勸:“你父親也是為你好,穆姑娘才貌雙全,半點也不會委屈你的。”

  蘇云天不為所動。眼見著兒子連續三天水米未進,說話的力氣都沒了。蘇母實在不忍心,夜里偷了鑰匙將蘇云天放了出來。

  蘇云天快馬趕回鹿城,在陸家只見到陸慕凝的父親,說明來意。

  陸父老淚縱橫,連聲說自己本是京城大戶人家,家境殷實,因誤交損友染上賭習,家財散盡還欠下高利貸,從京城逃到這里,沒想到還是被人找上門來,禍及家人,慕凝已經被對方強搶進京,聲稱三天內不付清銀子就賣到青樓。蘇云天暗想果然如山神所料,慕凝有劫難了,趕緊問欠高利貸多少銀子。陸父說本是二百兩,現利滾利已成五百兩了。蘇云天把身上所帶的銀子都給了陸父,連玉佩也摘下典當,總共不過幾十兩,只能讓他先拿去付利息,自己再想辦法了。

  3

  蘇正南正因兒子逃走而氣惱,沒想到他竟然很快又回來了,還低眉順眼地說愿意學習打理生意上的事情,再無二心,只是婚事還要容后再議。蘇正南大喜過望,兒子終于回心轉意了。至于婚事本來就是為了讓他收心而定的,只要兒子在身邊,慢慢自然能夠說通他。

  見父親心情大好,蘇云天提出自己要預支五百兩銀子。蘇正南皺著眉頭:“五百兩不是小數目,夠買下幾間店鋪了,你要這么多銀子做什么?”蘇云天不敢說替慕凝贖身,謊稱自己在外面結交的朋友生意上周轉出了問題,幫他渡過難關。蘇正南將信將疑地看著兒子,終究還是答應了。

  蘇云天天資聰穎很快就學上了手,將店鋪打理得頭頭是道,蘇正南夫婦看在眼里喜在心里,心想很快就可以頤養天年了。

  這期間蘇云天得空去了幾趟鹿城,慕凝姑娘已平安返家了。到底是大戶人家出身,家教嚴謹,雖感念救命之恩,也只能隔著閨房紗門與蘇云天互訴衷腸。慕凝不但是精通詩詞,更是彈得一手好琵琶,有時靜聽琴音也能讓蘇云天沉醉不已。

  一日,慕凝感懷身世,抽泣道:“我現在家境沒落,又被歹人擄走過,只怕你家人斷不會同意我們二人交往。為防污你名聲,你以后別再來了,欠你的銀兩我自會想辦法償還。”

  蘇云天趕緊好言勸慰:“你放心,我們是天賜的良緣,誰也拆不散的。”暗下決心定要將她迎娶進門,以解相思之苦。為了安慰慕凝,他甚至偷偷從庫房取了銀子辦了些首飾,說是母親已經被自己說通,這是先行付的聘禮。

  很快將至年關了,蘇正南清點貨銀時大吃一驚,生意如常興隆,銀兩卻短缺不少。便沉下臉將蘇云天叫到賬房,并追問那五百兩銀子何時能還。蘇云天眼見瞞不住,只好跪倒在地,一五一十地將自己偷偷和慕凝交往的事情說了出來,并請求父親成全自己。

  蘇正南氣得渾身發抖,這叫他如何向穆家交待?可眼見兒子態度堅決,揚言非她不娶也無可奈何。

  蘇云天趕到陸家卻發現人去屋空,陸慕凝甚至未留下只言片語便離開了。蘇云天疑心是自己的父親用手段逼迫他們離開的,心里萬分憤怒,更是不愿回家。四處找尋無果,一日又尋到千梅山,眼見梅樹依舊,人卻無蹤,不由感懷萬千,潸然淚下。

  4

  無奈之下蘇云天想找到山神指點迷津,幾經周折找到那座茅草房,但見柴門虛掩,里面空無一人,蘇云天在門口徘徊良久。這時一個樵夫擔著一擔柴經過,蘇云天趕緊上前打聽。樵夫像聽到天方夜譚一樣上下打量了他一眼:“這是山野便民小居,供路過的人歇息的。我在此二十年,從未聽說有何山神住此。”

  蘇云天無奈回到家里,只是從此便像丟了魂似的,對任何事都提不起興趣。如此又過了些日子,這天蘇海告訴他街上來了一群雜耍藝人,表演可精彩了,硬拖著他一起去看。

  壓軸節目是種瓜,大家對著片刻生長出來的西瓜都驚奇不已,連聲贊嘆。蘇云天一看之下突然精神大振,表演散場后還死死跟著雜耍班子不放,非要請教他們種瓜即生的方法。

  班主被糾纏的沒法,又見蘇云天打賞了不少銀子,這才告訴他,其實這都不算什么,只是一些小把戲而已。所謂的種瓜即生不過是將雞蛋鉆一個小孔,去白存黃,將西瓜籽用官柱甘草各二錢研末拌之仍裝蛋殼內,封其口埋潮濕墻邊,不令其干。用的時候再弄松泥土,種上瓜子,噴水后即可生長。

  再問及墻上點燈法,班主笑了:“這更簡單了。只要事先在墻上鉆一個綠豆大的孔,孔內放一個樟腦,然后再在外面畫一盞燈,用火柴一點就著了。”

  聽完班主的話,蘇云天如夢初醒,原來自己一開始就是落入了一個圈套,先前種種只不過是一群騙子精心布的局。沒想到慕凝如此清純美好,卻也是騙局里面的一枚棋子。

  母親再張羅蘇云天和米行千金的婚事時,蘇云天也不再反對了。婚禮辦得很隆重,等送完親友回到洞房,蘇云天已經有幾分醉意,新娘子仍然蒙著蓋頭端坐在床頭。掀開蓋頭后蘇云天驚得一屁股坐到地上:“怎么是你!”

  蓋頭底下那雙靈動的大眼睛,曾經令蘇云天朝思暮想,可不就是慕凝。慕凝趕緊起身扶起蘇云天:“原來是公子你,何以如此驚訝?”蘇云天指著慕凝,手直哆嗦:“你這個騙子,如何又混到了穆府,你膽子可真不小!”慕凝道:“夫君你醉了。我本來就是生在穆家,閨名一個寧字,當日與夫君曾在千梅山有過一面之緣,你難道忘了嗎?我告訴過你叫穆寧的……”

  這時候蘇云天才想起來,當日陸家的那個女子的確是聲音有所不同,似乎更嬌媚些,原來根本就是假冒的。想到這里他不禁緊緊握住穆寧的手:“那個假山神有一句話倒是真的沒說錯,我們是天賜的良緣。”穆寧有點莫名其妙:“夫君你當真是醉了,哪來的什么山神?”

  尾聲

  兩年后,蘇正南正式將店鋪交與蘇云天打理,自己樂得含飴弄孫,頤養天年。在蘇云天的精心打理下,生意也是穩中有升,越做越大。分號開到好幾省。一次從京城傳來一個消息,說是一個冒充神仙招搖撞騙的集團被官府破獲,招供出不少受害者,其中就有蘇云天的名字。蘇云天聽到這個消息時,不置可否,看著穆寧在院內哄逗兒子,眼中盡是柔和笑意。

Tags: 天賜良緣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718.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