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臭味相投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廁所驚魂

  下午剛過四點,忙了一天的谷田弘子起身朝辦公室外的洗手間走去。這個時間點洗手間里通常沒什么人,弘子上完廁所正洗手時,突然聽到一個沙啞的聲音:“谷田小姐……”

  弘子緊張地朝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廁所最靠近窗戶的那個隔間的門被緩緩推開,一雙男人的眼睛正死盯著弘子。同時,弘子從門縫中驚訝地發現,里面還有一個人!

  這兩個人弘子都認識,一位是有“公司之花”美譽的宮本彰子。這位美人此刻花容失色,一臉驚恐,而在彰子身后的竟是主管石崎恒雄!不,準確地說,是前主管,因為石崎已于兩日前提出了辭職。

  弘子滿臉的驚詫,原本待人謙和的石崎主管,此刻身著一件灰白色風衣,臉色鐵青,眼神兇狠,右手還握著一把類似登山刀的兇器,他挾持了彰子!

  弘子不由得往后退。石崎又發話了:“谷田小姐,你別緊張,我今天感冒發燒,喉嚨都啞了,所以請你走近一點,你要是不聽話,宮本小姐只有自認倒霉了。”

  “求求你,請你聽這個人的話吧,我不想死……”彰子的苦苦哀求,讓弘子不忍心撒手不管,她顫抖著問:“你、你要我做什么?”

  石崎說道:“我這次辭職是被逼的,我咽不下這口氣!你現在去把倉岡課長叫來,還有,告訴大家,任何人都不許接近這個洗手間!我這里可帶著炸藥呢!宮本小姐,你能證明我不是在唬人吧?”

  彰子哭哭啼啼地說道:“這里有好幾根紅紅綠綠的東西,我不知道是什么。他是個瘋子……天呀!你把我弄痛了!”

  弘子聽到彰子的慘叫聲,不敢耽擱,慌慌張張地沖出了洗手間。

  要求一二

  當弘子語無倫次地把話傳給倉岡課長時,倉岡額頭滲出了汗珠。

  公司內的派系斗爭相當激烈,前不久,實力派的核心人物桑野先生因為車禍去世,與他為伍的一幫高級干部都被以各種理由撤了職。而石崎作為他的女婿,也遭到了百般刁難,被逼離職。倉岡原本以為,仗著妻子和美能繼承到巨額遺產,石崎不該對丟一份工作那么耿耿于懷,可沒想到他竟然會做出這種極端的行為來。

  倉岡硬著頭皮趕到了那個洗手間,站在外面喊話:“石崎!我是倉岡,你有話要對我說?你出來說吧,別把事情鬧大!”

  半晌,才傳來石崎宣讀聲明般的聲音:“倉岡課長,你存心把莫須有的侵占公款的嫌疑安到我頭上,可我沒有動過公司的一分錢!”倉岡申辯道:“這是誤會!我也不是只懷疑你一個人啊……”

  石崎似乎完全漠視倉岡的辯白:“我要求你們幾位領導向我遞交謝罪狀還我清白!或者是補償我一筆慰問金,這就全看你們的誠意了。我給你們兩個小時,過了時限,就別怪我對人質不客氣!”

  “你……你別不講理好不好?還有,宮本小姐是無辜的,你為什么要連累她呢?”

  石崎沒有回答,彰子卻哭得歇斯底里:“天啊,我求求你別再多說了,這個人現在根本沒有理智啊,他說什么,你就聽什么吧!”

  接著,石崎低沉的聲音又傳出來:“另外,說來丟臉,我的老婆和美背著我偷男人,昨天晚上竟離家出走!我有確證,這個男人就是公司里的一個人,我的第二項要求就是:兩個小時內,把這對***給我帶來!”倉岡一頭霧水:“這種男女間的私情,我怎么能在兩個小時內查出來呢?”

  “這個家伙,難道不是表面上裝著道貌岸然的倉岡課長你嗎?”

  倉岡一聽,激動得口沫飛濺:“你……你別血口噴人好不好!”

  石崎繼續說道:“那或許另有他人,我不想多說了,你們去查吧!”

  “好,可你剛才說你有確證,能說給我聽聽嗎?”

  半晌,石崎才開腔,但似乎答非所問:“順便告訴你,我據為人質的宮本彰子是和美以前的同學,是個壞女人。是她煽動和美紅杏出墻的,所以我不能放過她,必要時我會毫不猶豫地對她下手的!”

  “沒有……沒有這樣的事……我是冤枉的……你饒了我吧!”彰子絕望的尖叫聲再度傳了出來。

  虎頭蛇尾

  公司領導們開始研究應對之策,其間,幾位和石崎關系不錯的同事,也嘗試了曉之以理的說服攻勢,其中還有與石崎同在一個登山俱樂部里活動的前輩。可不管怎樣,都沒有起到什么作用。公司最后決定:由幾位領導聯名寫謝罪狀,同時給石崎一筆不菲的慰問金。對于這個答復,石崎似乎默許了,隨后他又問:“你們怎樣答復我的第二項要求呢?”

  石崎的妻子和美到底和誰有私情?難道真是倉岡課長?面對領導的詰問,倉岡拼命為自己辯白。

  快到時限了,公司當局知道這件事情已經無法關起門來自行處理了,他們只得報警。

  警察聽說石崎持有短刀以外還備有炸藥,便不敢貿然行動了。他們嘗試與石崎談判,可石崎置之不理,只是一再強調,在兩項要求都被滿足之前,是絕不會妥協的。他的感冒好像很嚴重,說話都有些困難的樣子,因此,幾次表達意思還是由彰子代理發言的。

  將近六點,在和美居住的青山公寓調查的警員,發來了最新的消息:刑警們破門而入后,在公寓客廳內發現了和美的尸體……警員初步判定,和美是被掐死的,且剛死不久。她的衣服齊整,也沒有外傷,像是事先被人下了安眠藥。

  是誰殺了和美?那個與和美私奔的男人又在哪里?他是兇手嗎?警察一時無法斷案。指揮官江口警部決定采取迂回戰術:“石崎,你太太昨晚離家出走后突然得了急性盲腸炎,被送進醫院動了手術,因而不能來見你。她表達了對于離家出走的悔意,她很擔心你啊!你要是現在罷手,這個罪不會很重。”

  石崎想了一會兒,可能由于身體真的撐不下去了,竟有了降服的意思:“我要求警察以及公司人員全部撤離現場。我會自己出去的,不然,我立刻對宮本彰子下手!”

  江口警部思索了一下,便依石崎的要求撤了人手,但他示意一些警員埋伏在暗處,伺機行動。十分鐘過去了,十五分鐘過去了,洗手間里并沒有動靜。突然,站在窗前的一名警員“啊”地叫了一聲。江口警部沖過去,朝這名警員所指的方向張望,看到一樣東西在黑暗中飄落下去——這是一件灰白色的風衣。

  難道石崎跳樓了?不可能,那件風衣如果是人穿著,哪會那樣飄然而下呢?江口警部把頭探出窗外瞧,墻壁上并沒有腳可以踩的地方,石崎也不可能爬窗而逃。

  約莫十分鐘后,江口警部還在發愣時,洗手間門開了,憔悴的石崎和彰子雙雙出來。石崎在毫無抵抗力的狀態下,接受了逮捕。

  百密一疏

  這不是虎頭蛇尾式的一場鬧劇嗎?簡直莫名其妙!警員們從洗手間里搜出了一把真的開山刀,而所謂的炸藥卻是假的,是一些用涂了顏色的塑料管偽裝起來的東西。

  “我大概是由于發燒而昏了頭,”接受審訊時,石崎沮喪地說,“我太絕望了,妻子、公司,甚至是老天爺都對我不公平!”

  江口警部直接問道:“你把風衣從窗口拋出去,這是干什么?”

  “我想自殺,我不想活了,但我太窩囊了,我看到手里的風衣掉下去的時候,我又退縮了……”石崎癱在座位上,狼狽至極。

  另一方面,石崎之妻和美的死亡案件還懸而未決。石崎的反常行為,引起了江口警部的大膽推測:莫非石崎在殺害和美后,故意演出這場鬧劇來?他挾持人質,鬧得雞犬不寧,但論起罪來,因為是初犯,人又發著高燒,再加上有情有可原之處,因而獲得緩刑的可能性相當大。何況石崎還有動機:和美死了,桑野家的巨額遺產將全數歸他所有……

  可是,推測歸推測,根據驗尸結果,和美的死亡時間是下午五點前后。可是,石崎在下午四點的時候就把自己關在洗手間里了。

  江口警部反復思索,他的腦海中始終有一幕場景揮之不去,那就是在空中飄落的灰白色風衣。他仔細翻查了那件風衣,款式極其平常,口袋也空空如也,然而,他終于發現某樣東西了!

  不久后,石崎和彰子以共同殺人嫌疑遭到逮捕。

  原來,石崎先利用安眠藥讓和美昏睡,再來到公司演出了一場挾持彰子的戲碼。然后,他趁弘子去報告領導的時間,從洗手間溜出去,趕回家向妻子下了毒手。而彰子則一個人在廁所里操作錄有石崎聲音的錄音機,同時,適時加上自己的臺詞而演了一場獨角戲。

  石崎在殺害妻子后,在約定時間回到這幢大樓。這時六樓已是戒備森嚴,而五樓尚可自由出入。

  彰子用事先準備的繩索把錄音機吊到五樓,石崎接到錄音機后將它藏好,彰子再將繩索的一端固定好,然后把灰白色風衣拋出窗外。

  警員們的注意力會被從天而降的風衣吸引過去,而在登山俱樂部受過訓練的石崎就利用這個時間,靠繩索攀登到六樓。上來后,再將繩索藏入洗手間吊頂的隔層里。

  利用挾持人質惹一場事端,以制造殺人不在場的證明,這項大膽的計劃,卻因一點小小的疏忽而功虧一簣:這件風衣上沾有一小塊嚼過的口香糖漬!警方化驗得知,上面有彰子的唾液!

  一個生命受到威脅的人質,怎么會悠閑從容地嚼著口香糖呢?

Tags: 臭味相投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716.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