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兄弟情仇

來源:故事會 作者:曹茂榮

  李家有個童養媳叫水蘭,16歲時出落得人見人愛,鄰里都夸李家有福氣。可是,李家也有煩惱的事,就是:水蘭許配給李一還是李二呢?

  李一李二是孿生兄弟,今年都已16歲了,但兩人的性格不同:李一厚道講義氣;李二聰明有能力。兄弟倆對水蘭都掏心掏肺。李一從山上給水蘭帶來八月黃,李二便從鎮上帶來一條頭巾;李一幫水蘭切豬草,李二便教水蘭唱山歌。兄弟倆也不傷和氣,心照不宣地搶著水蘭的心。

  起先,李家大人還有些著急,擔心兄弟倆鬧出傷風敗俗的事來,但后來看到兄弟倆并無爭斗痕跡,大人們也就放了心。

  天有不測風云,一支游兵散勇路過村子,將李一抓去當兵。從此李二就獨自伴著水蘭,兩人漸漸親熱起來。

  一日,他們到后山坡挖紅薯,水蘭挎著籃子,李二扛著鋤頭,一前一后,像對小夫妻。水蘭一轉身,說:“二哥,紅薯啥時候長大?”

  李二點頭,說:“秋天就長大了。”

  水蘭走幾步,又轉身問:“二哥,人多大了算長大?”

  李二一笑,順手折朵野菊花插在水蘭頭上,說:“我們正長大呢。”水蘭臉一紅,噔噔地獨自跑上山坡。

  李二挖紅薯,水蘭撿紅薯,不久就滿了一籃。兩人坐在樹下乘涼,李二教水蘭唱歌:“一更里喲一寸香,哥哥打扮進妹的房……”

  水蘭嘴一撇,雙手蒙眼,咯咯一笑,說:“不唱不唱,羞死人了。”李二便逗她,伸手摸她的頸脖,水蘭笑成一團。

  李二一把摟住水蘭,說:“不準笑,不準笑,再笑就不帶你回家。”說著,兩人抱在一起。李家大人不知,天地卻可以做證,李二和水蘭就這樣圓了房。

  不久,又有一支軍隊路過村子,把李二也抓走了。李家倒了門楣不說,更苦了水蘭,她整天癡等著,淚流干了,嗓子哭啞了,不吃不喝。李家大人慌了手腳,只道丟了兒子將來又要丟兒媳,這是作的什么孽呵!

  李一、李二分別在兩支軍營里當兵,打過不少仗,卻都只想著一件事:早日逃回去和水蘭一起過。無論在炮彈紛飛的戰場,還是在一片靜寂的營地,他們心里只有水蘭在笑,在唱。

  一日,李二所在軍隊在一塊高粱地里打仗,先打了一個上午的炮彈,下午時分就短兵相接。李二撂倒幾個敵兵,卻不防刺刀斷了。幾個敵兵圍著他,轉一圈,如貓耍老鼠般,也不急著置他于死地。李二慌作一團,心里對水蘭喊:水蘭,不能回家看你了,將來哥回去了,你就靠他吧!明晃晃的刺刀離他越來越近,誰都明白這刺刀刺入肉體是什么滋味。

  李二全身篩糠般發抖,差不多要癱下去。可是,天下事也是這么巧,猛聽見有人大喊一聲:“弟……”接著幾聲槍響,逼過來的幾把刺刀丟在地上,人也倒下幾個。那邊有人丟了槍,猛撲上來,竟是李一。

  李二明白過來,跪在李一腳下,痛哭不已,說:“哥,我們回家去吧。”

  李一也流淚,千般情緒結在心頭說不清,許久,才哭著說:“弟,我們回家去。”

  他們偷偷溜進一片高粱地,順著一條溝跑,跑呀跑呀,跑到天黑才停下。李二到附近弄了點吃的來,兩人狼吞虎咽地吃飽了,才各人講起自己的情況。李一不斷地問:“水蘭怎么樣?”李二明白李一的意思,只是含糊回答,兩人又繼續上路。

  忽然,李二停著不走了。李一問:“有什么事?”

  “哥,我不回去了。”李二說。李一大吃一驚。李二吞吞吐吐地說:“哥,我知道你也喜歡水蘭。你救了我一條命,水蘭我讓給你了,算我對你一點報答。你回去照顧好水蘭,我過幾年再回去吧。”

  李一不知如何是好,李二轉身跑了。

  李一回到家里,不久便和水蘭圓了房。他耕田種地,水蘭養蠶織布,不久又生了個兒子,一家老小過得和和氣氣。

  兩年后,李二突然回到了家里,他一身灰塵,鞋也破了。水蘭一見他,兩眼含淚,忙打水給他洗澡。水蘭成了嫂子,李二也不便說什么。李一下地干活,李二也跟著下地。李一不在家,李二也借著理由出去,他不好意思單獨和水蘭呆在一起。

  日子雖然平平安安地過去,但水蘭和李二相思得掉了魂,終究管不得這么多規矩了。有一日,當李一扛著木犁出門時,水蘭和李二竟抱在一起流淚。水蘭有多少話要說呵,怪李二不早點回來,李二便將原因說了個清楚。水蘭在李二懷里一個勁兒哭,用指甲掐李二的胸脯,李二便將水蘭摟得更緊。

  正在這時,李一回來拿牛軛,冷不防碰到這種場面,一下子愣住了。好半天抄起一把刀逼向李二。李二心想不妙,起身出門,李一就追出門,一個逃,一個追。李二跑得快,追不著,李一便揮刀擲過去,不偏不倚,刀落在李二的左腿上。李二頓時身子一歪,喊了聲:“哥……”倒在地上,身下立即出現了一攤血。

  李一這才想到自己出手太狠,上前扶住李二。李二卻推開李一,狠狠地說:“哥,我這條命是你給的,我報答過你了。今天你砍了我一刀,我們誰也不欠誰的。水蘭的事,我們把話挑明,由她說愛跟誰就跟誰,以后你不能怪我無情。”

  這時,水蘭趕過來,她流著眼淚幫李二包扎好傷口。李一呆在一旁,看著水蘭和李二的親熱勁兒,想到水蘭還沒有這樣對自己好過,心里非常痛苦,暗暗流著眼淚,轉身走開。

  李一沒有往家里走,而是走向很遠的地方,一走四十年沒有消息。

  四十年后,李一才回來。他漂洋過海,回到家鄉,穿著退役軍人的服裝,口袋里有很多鈔票。他仍孤身一人,錢沒處花,全部帶回來了。看到李二和水蘭時,他們互相幾乎都認不出了。李二瘸著左腿,上前拉著李一的手,哭著喊:“哥……”水蘭在旁邊低頭擦淚。

  李一默默地流著眼淚,不敢看水蘭一眼。孩子都成了中年人,都喊李一“伯父”,連李一的兒子也這么喊。

  后來,李一給了李二很多錢,非要李二將瘸腿治好不可。他自己在李二家的旁邊造了幢樓房,住在里面不大出來。他見了水蘭總低著頭,水蘭輕輕地喊他“哥……”,他還是默默地不回答。

Tags: 兄弟 情仇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709.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