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畫中計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算計

  民國那會兒,北平畫家李箴在恒山游歷后轉道回京。剛進家門,就聽到好友張雅出大事啦。

  半個月前,張雅突然被偵緝隊抓進了大獄,說他和盜賊合伙偷了一幅稀世古畫。家里人忙四下打點,最后把宅子變賣了,才把張雅保了出來,但人卻被折磨得沒了人樣兒。

  李箴十分吃驚,忙提溜著補品,在一個大雜院的出租屋里見到了張雅。一問才知道,他竟是遭了別人的算計。

  一個月前,張雅出去遛彎兒,見路邊有人賣一幅古畫。他仔細一瞅,竟是明代大家馬原的山水大軸,而且要價不高,立馬買了下來。沒承想當天傍黑兒,偵緝隊就押著那賣畫人找上門來,愣說張雅是他的同伙,把家里收藏的名畫全搜走了。

  李箴聽后,覺得很蹊蹺,問張雅得罪過什么人,張雅回答說,十有八九是王廣生干的。李箴一臉驚訝:“你怎么會得罪他呢?人家可是警局的副局長啊!”

  張雅默然片刻,說起了不久前發生的一件事兒:一天,家里突然來了倆警察,其中一人自稱是四分局的分局長,說上峰王副局長比較欣賞張雅的畫,就過來要一幅。張雅脾氣倔,凡當權者求畫一律謝絕,話還說得不客氣。那分局長臉色當時就變了,什么話也沒說,轉身就走了。

  李箴聽后,點了點頭。這個王廣生他認識,喜歡書畫和收藏,是個附庸風雅之人。

  說來也巧,一個朋友在中山公園水榭亭辦畫展,請王廣生幫忙維持治安,叫了李箴作陪。席間,李箴有意提到了張雅的事,王廣生笑瞇瞇解釋說,開始他不知道,聽說后就趕緊讓偵緝隊給放了。

  不久后的一天,書畫協會的人放出話來,說王廣生想買幅朱耷的畫,送一個重要的人物。李箴聽后心里一動,決定幫張雅好好出出這口惡氣!

  半個月后,琉璃廠榮寶齋就新掛了一幅朱耷的《鳥石圖》,有人說是真跡,有人卻認為是仿作。李箴聽到后也湊熱鬧去瞅了眼。

  王廣生聽到消息后,趕到了榮寶齋,對這幅《鳥石圖》十分喜愛,向經理打聽畫的來頭,經理說是天津一位客人寄售的。王廣生也聽到大伙兒對這畫真假難辨的議論,沒敢買。

  畫展結束后,朋友為了答謝王廣生,約了李箴一起吃飯,飯后打麻將。打著打著,王廣生說起了榮寶齋掛的《鳥石圖》。

  朋友“呵呵”一笑:“王局長,您這是騎著毛驢找毛驢,李箴就是鑒賞字畫的行家啊!”

  王廣生十分高興,問李箴:“李先生,您說那畫到底是真是假啊?”

  李箴一邊摸牌一邊漫不經心地回答:“那畫我看過了,是一幅仿作,仿得還不錯。”王廣生聽后“哦”了一聲。

  第二天,王廣生穿著警服來到了榮寶齋,指著《鳥石圖》對經理說:“這畫別掛了,有行家說是仿作,不是真跡!”

  經理大吃一驚,急忙把王廣生讓到了后堂,落座上茶后,這才問:“王局長,您說的這位行家是誰啊?”

  真假

  王廣生說出了李箴的名字。誰知,經理卻忽然笑了起來:“王局長,我明白了。實話跟您說吧,前幾天,李先生來過我們店里,非常喜歡這幅《鳥石圖》,還讓我別掛了,等他籌夠九百大洋就來拿走!”

  聽到這里,王廣生坐不住了,對經理說:“真要是真跡,我現在就摟走。但如果是仿品,那……”

  經理一再保證說:“王局長,請您一百個放心,真要是仿品,您把畫拿回來,雙倍賠您!”

  王廣生終于放了心,立馬就把《鳥石圖》買走了。他買畫是為了給市長祝壽,想把自個兒頭上的這個副字給扶正了。

  這天,王廣生正打算提前把畫送過去,忽然聽到信兒,說東四牌樓的尚古齋古玩鋪也掛出了一幅朱耷的《鳥石圖》!王廣生一聽,愣住了,接著麻利兒來到了東四牌樓,找到了這家古玩鋪,果然發現里面掛著幅和他手中一模一樣的《鳥石圖》,標價高達兩千大洋,比自個兒那幅高出一倍還多!

  掌柜的不認識王廣生,瞅著他盯著畫不言語,主動介紹說,這畫是國子監的一位老翰林昨兒委托代售的,貨真價實。王廣生沒有言語,仔細端詳了半天后,越看越覺得眼前的這幅比手中的畫耐看,心里不由得打起了鼓兒。

  回家后,王廣生把《鳥石圖》掛了起來,越瞅心里越覺得不對勁兒,難道這畫真如李箴說的,是仿作啊?看來,榮寶齋的經理打著李箴的幌子,玩了自個兒一把!

  王廣生來了氣,這事要是被人知道了,自個兒這臉往哪兒擱啊?思來想去,他悄沒聲兒地找了一位鑒定字畫的行家。請行家看了兩幅畫后,王廣生盯著他問:“您覺得哪幅是真跡?”行家顯得十分為難:“王局長,恕我眼拙,這兩幅畫的確是難分伯仲啊。要不,您再找人看看?”說完,雙手一拱,告辭走了。

  王廣生無奈,最后只好請李箴上廣和樓看戲。熱場戲開始時,才觍著臉兒把這事講了出來,請李箴去瞅一瞅,幫他拿個主意。

  李箴聽后,微微一笑:“王局長,這事兒好辦啊。俗話說,不怕不識貨,就怕貨比貨。您把兩幅畫掛在一起,是真是假不就一目了然了嗎?再說了,只要兩幅畫都在您手里,還怕什么啊!”

  王廣生點了點頭,雖然第二幅的價兒有點高,但他還是咬牙買了回來,往墻上并排一掛,把李箴請到了家里,讓他幫著開開眼。

  李箴仔細看后,指著榮寶齋的那幅說:“依我看啊,您先前買的這幅才是真跡。尚古齋那幅雖然瞅著不錯,但筆法還是略顯生硬啊。”

  聽李箴這么一說,王廣生又仔細看了看,不由得點了點頭,說得沒錯兒,尚古齋的這幅,筆法還真是差那么一點兒火候。

  王廣生生氣了:“這尚古齋膽子也忒大了,明目張膽賣假畫不說,還睜眼說瞎話,愣說是什么國子監老翰林的藏品,逮個機會讓偵緝隊去訪一訪,讓他知道知道馬王爺到底長著幾只眼!”

  真相

  李箴一聽,連忙勸阻說:“王局長,我估摸著,這里面可能有點兒誤會。尚古齋的掌柜手里沒有打眼貨,以為老翰林是藏家,再加上字畫不是他的專長,所以才跟您那么說。您要是去找尚古齋的麻煩,這不成了禿頭上的虱子,明擺著嘛。您可不能因小失大啊!”

  王廣生一琢磨,還是自個兒的前程要緊,就哈哈一笑:“玩笑而已,我是那種小肚雞腸的人嘛!”

  幾天后,王廣生把《鳥石圖》當壽禮送給了市長。沒過多久,他果然如愿以償坐上了局長的寶座。

  這天,李箴又來看望張雅。臨走時,他拿出一張兩千大洋的銀票,放在桌子上。張雅一看,說什么也不肯收。

  李箴說:“這本來就是你的錢,收下吧。”張雅愣了一下:“這怎么會是我的錢呢?李箴,君子之交淡如水,你把話說清楚,不然就請你把錢拿走!”

  李箴長嘆了一口氣:“這件事我本來打算對誰也不說,既然你非要問我,那我只好實話實說了。這筆錢啊,是我替你從王廣生手里拿回來的。”張雅聽后一下子愣住了。

  聽李箴講完后,張雅才明白過來,合著外面傳得沸沸揚揚的真假《鳥石圖》,居然是李箴一手弄的,他先照著真跡臨摹了一幅,然后托天津的一個朋友出面,把真跡送到榮寶齋,而仿品送至尚古齋寄售,巧妙地都賣給了王廣生。

  臨了,張雅嘆了口氣:“多好的一幅畫啊,竟落在了小人之手!”李箴卻微微一笑:“放心吧,要不了多久,這畫就會回到我手里。”

  幾天后,李箴就去找了王廣生,壓低聲音問:“您怎么把那幅仿作送給市長了啊?”

  王廣生大吃一驚:“你聽誰說的啊?我送的明明是榮寶齋那幅真跡啊!”李箴解釋說:“昨兒晚上,市長派人把我接過去,拿出《鳥石圖》讓我看。我一眼就瞅出來了。我估摸著,您可能是弄混了。”

  王廣生聽后,立馬緊張起來。李箴安慰說:“放心吧,我給的鑒定是真跡。”他這才放下心來。

  李箴微微一笑,沒再說什么。其實,他早就準備好偷天換日的手法,想把市長手里的真畫給換回來。可天意弄人,王廣生自個兒送了幅假畫給市長,李箴根本沒了出手的必要。

  過了半拉月,王廣生見自個兒平安無事,立馬把《鳥石圖》送到了尚古齋,亮明了身份,對掌柜的說:“我這幅畫才是真跡,最少賣五千大洋,少一個子兒都不行!”

  誰知,沒過幾天,王廣生突然被撤了職,理由是徇私舞弊。他細一琢磨,才明白自個兒不該賣那幅真跡,但后悔也晚了。更為奇怪的是,在尚古齋寄售的《鳥石圖》,行里的人都說是仿作,半年了一直無人問津,最后只賣了一百大洋。買走此畫的人,正是李箴。

Tags: 畫中計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703.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