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海角情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1.情侶失蹤

  八十年代一個深夜,在香港中環天星碼頭上,有一老一少兩個男子,正緊張地盯著維多利亞灣的海面。那年輕的叫盧靜偉,中等身材,體格健壯,濃眉俊目,他是香港“愛華實業公司”的總經理。站在他身旁那一位身體消瘦、頭發斑白的老頭,是他的叔父盧剛。此刻盧靜偉情緒很不平靜,每當看到海面上出現摩托快艇時,情緒立即激動起來;可是當這些快艇駛過碼頭,遠遠而去時,他就露出了哀傷的神色,甚至,在他的眼角邊還淌出了淚水。

  那么,盧靜偉在盼誰呢?他為什么這樣不安和哀傷呢?

  原來,盧靜偉原是大陸某省城一所體校的體育教師,是個以“快馬”著稱的足球中鋒。他母親早喪,父親盧陽在香港定居多年,與弟弟盧剮各自辦了實業公司。一次,盧陽去摩納哥蒙地卡羅洽談生意時,一時興起,進了賭城,一周之內竟輸掉了三百多萬美元。他愧悔交加,竟跳樓自殺了。

  父親死后,盧靜偉的未婚妻倩文希望盧靜偉把遺產轉回大陸,但他叔父盧剛勸他來香港繼承父業,再展宏圖,并愿意鼎力扶持。盧靜偉經過反復思考,還是聽從了叔父的規勸,以“繼承遺產”為理由,一年前申請來到了香港。

  盧靜偉乍到這燈紅酒綠的萬國商埠,猶如墜入云霧之中,幾乎分不清東南西北。他沒搞過經濟,父親留下多少遺產也弄不清楚。幸虧他叔父說話算數,一方面積極幫他盤點帳目,一方面在事業上全力相助,千方百計讓靜偉出頭露面,樹立威信。他出資幫助盧靜偉在家鄉建造了“思鄉橋”,還把自己的“香港愛華實業公司”總經理的名銜讓給了盧靜偉,讓靜偉回鄉參加了剪彩儀式。當盧剛知道盧靜偉在省外貿工作的未婚妻倩文單位要擴建幼兒園時,盧剛自己拿出了二十萬港元。以盧靜偉的名義出面捐贈。按盧剛的話說:“自己老了,快去地府報到了,不如讓后一輩多拋頭露面,樹立青年人的威信。”在盧剛的支持下,盧靜偉頻頻參與社交活動,一年多的工夫,便成了一位知名的年輕愛國實業家。

  大陸經濟改革開始后,盧靜偉未婚妻倩文的所在單位,利用“小錢柜”設立了“粵發公司”。公司經理要倩文寫信給盧靜偉,求他幫助聯系一批空調面包車。戶靜偉收到信后,就去問叔父。盧剛一聽,立即表示:支援大陸的四化建設,我們責無旁貸!我去給你聯系客商。

  不久,倩文將公司動用的一百五十萬美元外匯匯到了盧靜偉的“香港愛華實業公司”。盧剛把款轉給了日本商人藤尾正郎代辦。誰知這個藤尾正郎回日本后,期限一拖再拖,豐田面包車卻如石沉大海。

  到這時,戶剛氣憤地對盧靜偉說:“糟糕!我們受這日本仔的騙了!”可是,大陸上那家“粵發公司”的經理,卻氣憤地認為他們受了盧靜偉這個不法港商的騙了!因此,他責令倩文立即追回外匯。倩文急壞了,她只得一封接一封寫信給盧靜偉。

  接到倩文這一封封催款的信,盧靜偉和盧剛都心急如焚:東洋之大,何處去覓那化了名的藤尾正郎?!叔侄倆縱有三頭六臂,也束手無策了。盧剛氣得長嘆一聲:“唉,我一生經商,屢歷風塵,還未見過如此奸詐的騙子!”

  哪料屋漏偏逢暴風雨。就在這緊要當口,在大陸,“打擊經濟罪犯”的斗爭開始了。盧靜偉聽到這消息,急得寢食不安。他叫苦道:“倩文這回不死也要掉一層皮了!”想到他倆以往如膠似漆的感情,盧靜偉愁得禁不住哭了。

  盧剛見侄子愁成這副樣子,也是十分同情,他長吁了一口氣,說道:“如果倩文被捕,判個十五到二十年徒刑。等刑滿后,豈不成了老太婆?”盧靜偉焦急地說:“那讓倩文趕快申請到香港來吧。”“傻孩子,她有案子在身,還能申請出境護照?”“那怎么辦?”盧剛用手托著下巴,閉著眼睛,想了半天,才堅決地說:“與其坐以待斃,不如偷渡來港!”

  盧靜偉聽說讓倩文偷渡,頓時大搖其頭.因為現在不同往時,偷渡者要被警方反解回大陸,收容者要受牽連,所以這種非法入境手段已很少被人采用了。但盧剛說他有一位姓林的老朋友,是位警長,他愿意幫忙。

  盧靜偉覺得有警界的要人出頭,事情會萬無一失,便發信叫倩文按策應方案偷渡。

  誰知今晚,過了約定時間這么久,仍不見倩文到來,怎不令盧靜偉揪心呢!

  正當盧靜偉焦躁不安時,一個身穿警服的瘦高漢子匆匆跑來了。只見他額上冒出了黃豆大的汗珠,神色十分慌張。盧靜偉一看,頓時心往下一沉,預感大事不好,忙問:“林警長,怎么……”林警長打斷了他的話頭:“引渡的快艇駛到了公海,接下倩文和幾個偷渡客仔,一路無事。誰知,進入東薄寮海灣不久,就遇上了水警船的追捕.快艇開得太快,失去了控制,翻、翻了。”盧靜偉一聽此話心猛地抽搐了一下:“那,那,倩文呢?”林警長無奈地搖了搖頭:“不知下落。”靜偉急得上前搖了搖林警長的肩膊,帶著哭腔問道:“你事先不是保證過萬無一失嗎?”“唉,做這行,我與老朋友從來落過馬。誰知今夜,上司突然親自下船督班.我的老朋友縱然是水警船長,也是圓天無力呀!”“唉—一!”盧靜偉悔恨地用拳頭往自己腦袋一捶,無力地倚在欄桿上。

  2.義妹撩情

  未婚妻清文失蹤后,盧靜偉情結一落千丈。他回到家后,整天精神恍惚,茶飯無味。他的叔父盧剛見了也很擔憂。一天盧剛過來安慰他說:“靜偉,俗話說:謀事在人,成事在天.我看倩文也真命苦,你也不必如此哀傷,世上除了倩文,難道再沒有別的女人?天涯何處無芳草,你覺得雅夢這姑娘怎么樣?”

  一提到雅夢,盧靜偉剛從大陸來香港不久,曾見過一面。她是盧剛的干女兒.在盧靜偉的印象中,雅夢是一位年方二十的妙齡少女,她披肩長發上箍著一頂半露的遮陽帽,蘋果臉蛋白里透紅,一笑微露出一排小白玉牙齒,一雙眼睛好似春波蕩漾,猶如兩個深不見底的清潭,加上施上濃淡相宜的高級化妝品,愈顯得秀中有雅。她身穿一件雪白的緊身運動衣,一條白色短球褲,一雙波士頓網球鞋.乍一看,就象一位凱旋而歸的網球選手,顯得健美灑脫,別具風采。

Tags: 海角情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701.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