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鉆井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江梅大學只上了兩年就輟學了,隨后她去了南方,找了好多天,始終找不到合適的工作,最后她一咬牙,進了一家電子廠當了工人。

  這天,江梅下班后到食堂吃飯,找了個位置剛坐下,發現椅子上有本書,她翻開一看,是本初中物理,扉頁上寫著楊棟兩個字。江梅有點好奇,此處雖然是電子廠,可干活都是流水線,懂不懂物理其實不相干,難道這楊棟是個初進廠的不了解情況?

  江梅正想著,一個小伙子急忙忙的跑了過來,一眼瞥見她手上的書,大松了一口氣:“你好,這是我剛落下的書,能還我嗎?對了,我叫楊棟,書上有我的名字。”

  江梅一看,這個人她進廠的第一天見過。那天廠里要趕一批貨,愿意加班的有雙倍工資,當時加班的人并不多,主管領著她四處看的時候,江梅一眼就看到這個人,當時他是最后一個走的。這下,江梅猜不出他看書的原因了。她將書還給了楊棟,對他好奇起來。

  接下來的日子,江梅發現楊棟除了工作,就是抱著書看,半個月過去了,江梅啥名堂也沒發現,倒時漸漸的,楊棟認真看書的樣子,時不時的在她的腦海里冒出來,揮之難去。

  這天周末,廠里不上夜班,江梅想到廠外買點東西。剛走到廠子門口,一個男工友湊了上來,請江梅去看電影,江梅一看不認識,就拒絕了。誰知這個人竟死皮賴臉的纏著不放,江梅走哪他跟哪,江梅嚇的是花容失色。正在這時,迎面走來一人,正是楊棟,他見江梅一臉慌張,三步并兩步跑過來,沖那男孩嚷:“你小子想干啥?”那個工友一見楊棟牛高馬大,吃不準他和江梅的關系,悻悻的走了。

  經過這兩件事,江梅和楊棟成了朋友。楊棟告訴江梅,他來自一個非常偏僻的山村,只上過小學,之后就隨著父輩在土里刨食。他那個村子特別缺水,日子過的非常緊巴,他積攢了許多年,直到去年冬天,才攢夠來沿海的路費,年都沒過,來這里進廠了。

  江梅這才知道楊棟連初中都沒上過,他看書是想自學成材呢。她想起了自己,當初心儀的大學沒考上,最后被一所林業大學錄取,她只上了兩年,覺得學這專業沒前途,就輟學了,如今和楊棟比起來,真是無比羞愧。

  隨后,江梅發現楊棟有著山里人特有的堅韌、誠直、勇敢的好品質,跟他在一起,自己總有一種莫名其妙的安全感。楊棟,除了工作和看書,也總是樂意和江梅待在一起。兩個人的關系越來越親密。

  這天,楊棟忽然告訴江梅,這個月末發了工資后,他就要回老家了。江梅很吃驚,她對楊棟說:“楊棟,我已經把你當男朋友了,我可以隨你一塊去嗎?”哪知楊棟聽后連連搖手:“不行不行不行,我這次回去之后,可能再也不來這里了。”說完他的聲音小了下去:“雖然我也喜歡你,但我那里太窮,配不上你。”

  江梅生氣的說:“什么配不配,我又不是城市里的嬌小姐。我看中的是你的人,即便你帶我去天涯海角,我都愿意。”楊棟眼里閃過一道亮光,他沉吟了片刻,同意了。

  坐了二十多個小時的火車,又坐了好幾個小時的汽車,二人終于在一個偏僻的小縣城里下車了,楊棟鉆進一家小賣部,扛了一件礦泉水出來:“到了村,這個比啥都金貴,啥不帶可不能落下它。”

  在路口等了半小時,終于等來了一輛順道車,又顛簸了一兩個小時,車在一個岔口停下,楊棟拿出一瓶礦泉水給了開車師傅,指著前面一個山崗子對江梅說:“翻過前面這山丘,下面就是俺村了。”說著領著江梅往山丘上走去,江梅放眼望去,由于干旱,山丘上光禿禿的,一片荒蕪。

  到了村里,村里人聽說楊棟回來了還領著個女人,都聚到了楊棟家。江梅發現,那些人圍著楊棟媽神神秘秘的說著什么,不久,就見楊棟媽提著一個小桶出去了。江梅就問楊棟:“伯母這是去哪呀?”楊棟嘆了一口氣說:“這是到各家湊水去了。在我村有個習俗,誰家要是來了媳婦,全村人每家從自己缸里舀出來一碗水,湊給這家子,以免這家子的媳婦嫌沒水跑了。”江梅問:“都留住了嗎?”楊棟搖搖頭:“外地來的姑娘,沒一個愿意留下的。”說完意味深長的看著江梅:“這里你住不習慣的,過兩天我就送你回去。”江梅哼了一聲說我才不會打退堂鼓呢,楊棟盯著她的眼睛沒吱聲。

  夜晚,一家人嘮完嗑后,江梅看楊棟的父母澡都沒洗就去睡了,她感覺來了難題,大熱天的,不洗澡怎么行?這時楊棟端著一盆水過來了,讓她洗臉。江梅想了想,平生第一回,她用洗臉水洗澡又洗腳,完了她端著水正要倒時,沒想到楊棟早就在門外等著,一把接過盆說:“這水可別倒了,我要留起來有大用呢。”

  一盆洗澡水也能有大用?江梅非常好奇,楊棟見狀就告訴她:“我這次大熱天的跑回來,是想為村里打口井。我們山里的冬天,泥土硬的像石塊,只有夏天井才好打,而打井可是需要不少引水的。”

  江梅一聽眼睛一亮:“對啊,你們村里打口井不就有水了嗎?怎么之前就沒人想到過呢?”楊棟說:“怎么沒想過?現在村里吃水,除了靠雨水,就是靠到十里外的鄰村挑水吃。那個村有好幾眼水井,可我村卻死活打不出水來,我不服氣,這次出去,就是為了攢打井錢。東頭的老柴叔是打井高手,明早我就去找他。”

  第二天,老柴叔一聽楊棟找他打井,把手連搖:“棟子啊,你就別折騰了。這十里八鄉我打成功了無數的井,可咱村卻是個例外。早年我也不服氣啊,就在村里到處找水,可角角落落打遍了,每口井都打30多米,硬是打不出一口有水的井來,咱這村里,分明是地下無水啊!”

  楊棟拿出一沓鈔票:“老柴叔,你說的我都知道,可我有我的主意。這是打井錢,還請你一定幫幫我。”

  老柴叔一把推開楊棟的手:“你為村里打井我哪能收你個人的錢。唉,既然你小子不到黃河心不死,那我就搭上這把老骨頭陪你一回!”

  聽說又要打井,村里人都來幫忙。幾天后,一口30米深的井打成了,果然被老柴叔說中了,這口井打成后滴水不出,村里人個個都搖頭嘆氣,江梅的心也一直往下沉。楊棟一句話沒說,他把井管子用皮子蒙住后,硬是給了老柴叔打井費。

  當天夜里,江梅安慰楊棟:“這村里既然打不出來水,你又不想去南方,那我們就在縣城里找份活,好歹能養活自己,也不耽誤你時常回來看看。”

  楊棟嘆了一口氣:“一人就算富了哪能算富啊!再說,這事現在還言之過早呢。”

  第二天,江梅起床后不見楊棟,問楊媽媽說天沒亮楊棟就出門了,說是去縣城,也沒說干啥。到了中午,村里突突突開進來一輛鉆井車,一直開到昨天老柴叔打井的地方才停,村里人一見紛紛圍了上去。這時只見楊棟從車上跳下來,在地上畫了個圈后,對車上的師傅說機井就鉆這兒。圍觀的人一聽嘰嘰喳喳起來。老柴叔分開人群,對楊棟說:“棟子啊,你咋把這個大家伙請來了?你是信不過柴叔的手藝還是咋的,這可是個吃錢貨,打口井要幾千塊,打不出水也得給,聽叔的,趕快給人家點油錢,讓人家走吧。”

  楊棟掏出煙:“老柴叔,看您說的。誰不知道您的手藝是方圓出了名的,只是咱村里人多,得打口大井,才請了縣里的師傅,而且這井,只打20多米,價錢都講好了,2000多。”

  “這手工打的不出水,機器就能打出來,我就不信了。”老柴叔沒有接楊棟的煙,氣呼呼的走到了一邊。

  很快,機器轟鳴起來。別說機器就是快,幾個小時的工夫,20多米的大井就打成了,接著是下管子,裝水泵,一切完畢,準備通電測試了,全村人全都睜圓了眼睛。隨著楊棟將電閘緩緩合上,水泵一陣轟鳴后,一股水柱從管子里激射而出。

  出水了,所有的人都忍不住喊出聲來,人們紛紛伸手接起水來。太不可思議了。老柴叔眼睛睜的像個銅鈴,他用手接了點水放到鼻子前使勁聞,想看看是不是楊棟玩了啥戲法,江梅也覺得這太奇怪。她走到興高采烈的楊棟身邊,將他拉到一邊。

  楊棟顯然是知道江梅想問什么,不待她開口,他大聲說:“鄉親們,你們一定都奇怪吧,今個我就簡單的告訴大家為什么。其實老柴叔打的井,不是沒有打出水,而是水距離地面超過了十米,大氣壓壓不上來,昨夜我將繩子放到管子里,測到15米處有水后,我才去請的機井隊。因為大井可以用潛水泵,潛水泵用的是揚程,不受10米吸程的制約,這知識初中物理里有。只是咱們村的孩子,因為窮,沒一個上過初中,不知道這些知識,才落后到現在……”

  人群一片安靜,老柴叔走到楊棟面前:“孩子,我打了一輩子井,今天,我才知道你還是我的老師哩。”楊棟激動的握著他的手說:“老柴叔,這也多虧了你的測試井啊!當時我怕引水干擾,等到半夜才測的水呢。如今好了,我們村終于有水了,從此可以五谷豐登,家家戶戶的孩子有錢上學了。”

  轉過頭,楊棟對江梅說:“我這里雖然有水了,但還沒有擺脫貧窮。這次答應帶你來,其實是想讓你親眼看看這里有多艱苦,看后你就不會再有當初一時的沖動。走吧,我送你去汽車站。”

  “誰說我要走了?”江梅氣呼呼的說。

  楊棟眼睛一亮:“你真的決定留下來了?那,那我陪你到縣城去找份工作?”

  “誰又說我要去縣城找工作了?”江梅繼續做出生氣狀。

  楊棟算是徹底糊涂了:“你的意思是?難不成,你想在這里種地嗎?”

  江梅總算笑了:“還真叫你說對了!現在村里有水了,你愿意幫我把水抽到山上去嗎?那大片的山地,如果種上果木樹,何愁不富裕?”

  楊棟眼睛更亮了,他興高采烈的說:“我太愿意了,那山丘一直荒著哩。真沒想到你還有如此眼光!”

  “嘿嘿,別忘了我可是學了兩年的林業!唉!”說到這里江梅嘆了口氣:“只可惜我中途輟學了。不過我想到了一個辦法,我要效仿你,買書自學成才。你愿意陪我嗎?”

  楊棟高興的說不出話來,他握著江梅的手,使勁的點頭。四周,早已是一片歡樂的海洋。

Tags: 鉆井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698.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