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我要轉學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謝北林今年35歲,是一家公司的總經理,因抵抗不住年輕情人的糾纏,與妻子一番吵鬧折騰之后,終于離了婚。

  由于妻子傷透了心,受到巨大打擊,精神上有些不大正常,考慮到孩子監護人的責任,法院將兒子判給了謝北林。可沒想到,新婚妻子死活不準孩子留在身邊,謝北林做了無數次工作,軟話說了一籮筐,都無濟于事,無奈,只好把兒子放到了姐姐家。

  度完人生第二個蜜月,謝北林思子心切,便對新婚妻子說:“一個多月了,我得給我姐送點生活費,不能讓我姐倒貼孩子的花銷。”新婚妻子同意了。

  謝北林開車前往姐姐家,汽車在路上平穩地行駛著,可謝北林的心卻七上八下的。他知曉兒子性格內向,靦腆得像個小姑娘,宣判離婚那天,謝北林回到家去接兒子,只見兒子咬著書包帶,渾身顫抖,淚水漣漣,弄得他鼻子不禁陣陣發酸。姐姐家的環境適不適應?上課安不安心?晚上一個人睡覺安不安穩?一連串的問題在謝北林的腦海里翻騰著。

  一走進姐姐家的房門,謝北林便高聲道:“兒子,老爸來啦!”

  “心里就有你那個寶貝兒子,也不問問我是個啥情況,你就那么放心哪?”姐姐嗔怪道。

  謝北林笑了:“姐,孩子放在你這兒,我一百個放心!哎,我兒子沒在屋?”

  “對面有個足球場,他去看踢球了,就快回來了。”姐姐看了一眼墻上的掛鐘,倒了一杯水遞給謝北林,“我說林子,我看你還是把孩子接回去吧!”

  “咋啦?”謝北林一頭霧水,不知道兒子發生了什么事情,心一下子緊張了起來。姐姐嘆了口氣,說:“他整天不說一句話,一放學就把自己關在屋子里。我怕孩子萬一得了抑郁癥咋辦,就想出了一個主意,讓他去對面看足球。”

  謝北林點了點頭,說道:“對,他愛看足球,以前老在電視上看。”

  “這倒沒啥。”姐姐憂心忡忡地說,“關鍵是吃飯還不如貓吃得多,人都瘦了。唉,還有這學習成績……”

  正巧,這時候兒子回來了。一個多月沒有見到兒子了,本來興奮不已的謝北林,心卻不禁猛地一揪:兒子的小臉整整瘦了一圈,黧黑黧黑的,無精打采,眼睛盯著地面。他上前撫摸了一下兒子的頭,轉身從茶幾上拿過手包,取出一部新手機,在兒子眼前晃了晃說:“你把你的手機淘汰了,用爸給你買的新手機。”

  兒子依舊低著頭,沒有伸手去接。謝北林拽過兒子的右手,把新手機往兒子手里一塞,說:“咋啦?有話盡管跟老爸說。”

  兒子慢慢抬起了頭,眼里噙著晶瑩的淚水,半晌才松開用牙咬住的下唇:“爸,我要轉學。”

  “什么,轉學?”謝北林吃驚地瞪大了眼睛,為什么轉學?這學校也不是我開辦的,說轉就轉,這也太隨便了吧?不過他想了想姐姐剛才說的話,便點了點頭說,“老爸同意給你轉學,轉到縣一中去讀書。你的住處嘛,我來想辦法。”

  “不,我不去縣一中!”

  “為什么?”謝北林大為不解。縣一中的教學條件和教學質量,在全縣都是一流的,多少人擠破頭想進都進不去。

  “爸,我求你啦!”兒子的眼淚滾出了眼窩。

  看著兒子落淚,謝北林心軟了,他“唉”了一聲,搖了一下頭,沒有繼續再追問。他知道,因為縣一中離自己家太近,只一條馬路之隔,兒子大概是怕見到后媽。

  謝北林把姐姐拉到了里屋,說:“姐,我去跑兒子轉學的事兒,在沒有轉學之前,兒子還得暫時放在你這兒。唉,讓你和姐夫為難了。”

  “那你得快點辦哪!”姐姐知曉謝北林的難處,輕輕嘆了一口氣,勉強答應了。

  一連幾天,謝北林跑了好幾趟教育局和學校,跑細了腿,磨破了嘴,還是一事無成。原因很簡單:學生應就近入學,不能跨招生區域就讀。謝北林失望極了,不知如何是好。

  第三天上午,謝北林接到姐姐打來的電話,說讓他午休時過來一趟,有急事要說。

  謝北林急忙問是什么事,姐姐只是告訴他:電話里說不清,還是到家里來說。

  放下電話后,謝北林立即用座機給新婚妻子打電話,說自己現在要去一家公司老總那兒說事,中午宴請老總,就不在家吃午飯了。這陣子為了兒子奔波,已經讓她抱怨連連。

  謝北林下了樓,開上車,在主干道上兜了一個圈兒,才將車開往姐姐家。

  姐姐正在做午飯,見謝北林來了,把謝北林的兒子從里屋喊了出來,往謝北林面前一推,說道:“林子,這孩子一連兩天不上學,問他是不是挨老師批評了,他搖頭;問他是不是挨同學欺負了,他也搖頭;問啥都搖頭,就是不吭聲。唉,愁死人了!林子,這孩子我沒法管了,還是交給你吧!”

  謝北林輕輕撫摸著兒子的頭,輕聲道:“好兒子,有啥事盡管和老爸說。”見兒子不說話,謝北林繼續說,“我知道你不愿意去縣一中,是不想碰見你后媽,所以,你老爸就沒有跟縣一中聯系……”

  兒子抬起頭,淚水在眼窩里打著轉,說:“爸,我不想轉到縣一中,是怕看見媽媽。”

  謝北林一怔,為什么是怕看見他親生媽媽,而不是后媽?

  “這幾天,媽媽每天都到校門口等我,見了我,媽媽就抱著我使勁地哭。爸,我怕看見媽媽哭,我要轉學!縣一中媽媽認識,我要轉到媽媽找不到的學校……”兒子的淚水像斷了線的珠子,噼里啪啦往下掉。

  謝北林仿佛感到一記重拳擊打在頭上,一陣眩暈……

Tags: 轉學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697.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