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血仇河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非洲有兩個部落比鄰而居,分界線是一條十米寬的河。河東岸是卡斯部落,河西岸是古德部落。河上有一座簡陋的木橋,供雙方往來和交換物品。

  這年大旱,兩個部落開始爭搶水,一個卡斯青年往河對岸射了一箭,原本只想嚇唬一下對方,卻陰差陽錯地射死了古德部落的長老。最終場面失控,木橋變成了血腥的戰場,雙方都死傷了幾十人。

  就在雙方準備決一死戰的時候,百里之外的大酋長得到消息,帶領部落的戰士們騎馬趕到,阻止了這場戰斗。大酋長的威望是很高的,各部落都把他看成領袖。大酋長要求雙方不攻打對方的領地,否則他將站在被侵略的一方。雙方的酋長點燃了木橋,同意停戰,但如果對方敢踏過河中線,必然殺死。

  一個月后,大雨降臨,卻無法沖走兩個部落的仇恨,這條河從此被叫作血仇河。大酋長每年都來一次,希望能讓雙方和好,但每一次都失望而歸。

  卡斯部落中有個男子叫圖魯,這天,他要獨自打一個好獵物去女方家提親。他射中了一只山羊,追了很遠才撲倒。但當他站起來時,卻被三個古德男子擋住了去路。剛才他太專心了,無意間過了界。他立刻吹響了哨子。

  卡斯人迅速跑過來,但圖魯已經被古德人層層包圍了。如果他們越界去救圖魯,就是侵略,而大酋長言明會站在被侵犯的一方,卡斯部落必將滅亡。圖魯冷靜下來說:“你們別過來,我會勇敢地戰死,告訴我弟弟為我報仇!”古德人默默地舉起了長矛。

  突然,“砰”的一聲槍響,一個穿西裝的黑人青年帶著古德酋長趕到了,男青年大喊:“請看在我的面子上,放了他!”

  古德人望向酋長,酋長很不情愿地點點頭,于是,他們把圖魯放了。酋長指著男青年告訴大家:“這位埃利先生是留學歸國的醫生,他要幫助非洲偏遠地區建立醫院。大酋長推薦他從血仇河開始。”血仇河附近沒有醫院,人們生病要到大酋長那里才有醫生。一聽這話,古德人原諒了埃利,不過酋長告訴埃利,這是唯一的一次。

  隨后,埃利來到了卡斯部落,說他要建一所醫院,醫院要蓋在河的正上方。確實,為了讓兩個部落的人看病而又不過界,只能跨河而建。

  一個月后,醫院跨河建成了,六間屋子,河東邊三間,西邊三間,正中間是個涼棚。人多時可到涼棚休息,不能占用對方的房間。兩邊人不能打架,因為埃利醫生說,誰敢動手,那他和他的家人就永遠不許到醫院來。

  醫院的建立使得部落的出生率提高,死亡率下降,到處呈現出一派欣欣向榮的景象。

  五年過去了,埃利醫生已經二十八歲了,部落里的很多女孩都對他仰慕至極。但埃利說他有女朋友,在外面的大醫院當醫生,等過幾年這里有人接手,他就回去結婚。這讓大家更為愛戴他,二十八歲的年紀在部落里應該是幾個孩子的父親了,而他為了大家竟然還沒結婚!

  這天,一個五歲的古德男孩在河里洗澡,忽然水流變急,他拼命游泳,終于游到了岸邊,卻在驚慌中游錯了方向!卡斯人包圍了他,他嚇得蹲在河邊大哭,河對岸的古德人哭喊聲一片。

  眼看著血仇河要再一次染上鮮血,埃利沖了出來:“都住手!他只是一個孩子!”

  卡斯酋長說:“醫生,請你不要插手我們神圣的血仇!圖魯動手!”

  埃利擋在孩子面前:“我來時,對方饒過你們部落一條命,現在我要求你們把這條命還給對方!”

  圖魯點點頭說:“酋長,我是古德人放的,我希望能把債還清。如果你們要殺這個孩子,為了不讓部落蒙羞,我只能自殺償還古德人。”

  酋長終于同意了:“那我們還他們一條命,從此兩不相欠,再有人敢過界,我們一定會殺死。”埃利抱起孩子,把他送回古德部落。

  轉眼又過去了兩年,這天暴雨傾盆,巨石從山上滾落,砸向了醫院,屋子坍塌。兩個部落的人拼命扒開雜物,救出了埃利醫生。

  埃利醫生傷得不輕,他急需被送到外面醫治。大家準備用馬車送醫生到大酋長那里,但埃利卻堅持要人們把他扶到破爛不堪的醫院涼棚里,他要說完一番話再走。

  人們只得照做了。埃利欣慰地說:“其實我是大酋長最小的孫子。”人群中發出一陣驚呼,大酋長竟然把孫子送到這里,為他們服務了這么久。

  埃利接著說:“在我很小的時候,爺爺就講過血仇河的事,這是他一輩子最遺憾的事,在他去世前,叮囑我爸爸一定要解決這件事。于是,我學醫歸來后,選擇把第一家醫院開在血仇河上。這么多年來,我隱藏了一個秘密,如果我把這個秘密說出來,你們可能會殺了我,但我必須得說。”

  人們震驚了,是什么樣的事能讓他們殺死敬愛的醫生?埃利咳出一口血說:“在我來之后的七年里,卡斯部落出生了七十一個孩子,古德部落出生了六十八個孩子,這些孩子里有三十五對生日相近的,被我偷偷地調換了。”

  兩個部落的人都蒙了。過了很久,古德酋長才憤怒地問:“你為什么要這么做?”

  埃利說:“血緣是種很奇妙的東西,哪怕從沒有在一起生活過,父母和兒女也有天然的感情。當你們知道對面的孩子可能就是你自己的孩子時,還能舉起屠刀嗎?而養育是另一種無法磨滅的情感,即使沒有血緣關系,把孩子從小養到大,也會有深厚的感情,你能對你的養子或養父母舉起屠刀嗎?”

  卡斯酋長說:“可是,你知道哪些孩子是換過的嗎?”

  埃利點點頭說:“我記在一個本子上,放在我父親那里。等時機到了,他會告訴你們的。”

  卡斯酋長追問:“什么時候呢?”

  埃利說:“當第一批孩子十二歲時,他們會成為部落的核心。為了防止他們愛上自己的兄弟姐妹,我會在那時公布名單。我本來打算再過五年告訴你們的,那樣我還能換更多的孩子,誰知發生了今天的意外……”

  古德酋長也平靜了一些:“被換的孩子畢竟是少數,如果我們知道哪些孩子是我們的之后,仍然不停止仇恨呢?”

  埃利虛弱地笑笑說:“等他們長大成人,他們就是部落的核心了,你們這一代人已經老去。我不相信,這些在對方部落長大的孩子,會與自己的血緣家族為敵;我更不相信,這些孩子會與養育自己的部落為敵。這份血仇肯定延續不下去了。”

  現場一片安靜,想想老酋長的死不瞑目,想想埃利醫生這七年的付出,再想想因為血仇而無辜喪生的人們,大家都沉默了。過了一會兒,他們把埃利醫生放回馬車上,古德部落的人小心翼翼地過了中線來送醫生,卡斯部落的人則裝作沒看見。馬車出發后,古德人安靜地退回了自己的領地。

  三個月后,痊愈的埃利醫生回到血仇河,跟在他身后的還有他的父親——新任大酋長。大酋長說:“如果你們能發誓化解血仇,我現在就把名單給你們。否則,我將隱瞞這件事一直到五年后。”雙方同意和解。

  大酋長拿出本子,宣布被更換孩子的名單,雙方在修好的醫院里見了面,親生父母抱著孩子落淚了,而養父母也流著淚說:“他永遠是我們的孩子。”

  雙方酋長宣布,分界線取消,現場一片歡呼聲。眾人請埃利為這條河重新命名,埃利笑笑說,他早就想好了,這條河應該叫“血親河”。

Tags: 血仇河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695.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