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大明醫鬧也瘋狂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一、道士預言

  明朝萬歷年間,永州城里有一位名叫華方的神醫,此人醫術精湛、醫德高尚,雖然來此才五年光景,他的“敬醫堂”卻成了這里最有名氣的醫館。

  敬醫堂整日來往病人絡繹不絕,不管是有錢的鄉紳名流還是沒錢的乞丐,只要找到華方,他都會盡最大的能力為其診治。因此,百姓送他一個“慷慨神醫”的雅號。

  年關臨近,華方一盤賬,不由得一驚,除去本錢,竟無多少余款。不是敬醫堂不盈利,而是華方為人太過慷慨,很多的藥錢都賒賬在外了。年后敬醫堂要修繕,另外還有大批藥材要進,考慮一番,華方決定下鄉收賬。

  華方跑了一天,大家都不難為他,如數把藥錢還了。只是有幾個困難戶拿不出錢來,華方見他們連年貨都買不起很是同情,免了藥錢不說還給了他們一些散碎銀兩。得到銀兩的人無不感激涕零,磕頭致謝。

  傍晚時分,華方騎著毛驢往回趕,身后忽然傳來一聲喊叫。華方下驢一看,一個滿面白須的老道正站在后面。華方問老道喚自己何事。

  道士說:“貧道是終南山的胡老道,前幾日云游到永州城,聽聞華先生醫德高尚,今天見到實乃三生有幸。可我觀你氣色面相,近來恐有殺身之禍,即日起,你只有搬離永州城,方才能夠躲過此劫!”

  華方聽后一愣,隨即笑了:“你的好意華某心領了,只是在下從不迷信算命、面相之事,你還是去給別人看相吧……”華方說完便騎上毛驢準備趕路。

  華方之所以不信算命人的話,是因為最近永州城里來了很多靠算命騙人錢財的江湖術士,他們穿著奇裝異服,手持拂塵,像是有神通的仙人。華方讓這些人算過幾次命,結果一點也不準,今天這個道士華方猜想肯定也是個騙錢的,道士說的話就沒往心里去。

  胡道士不死心,追上華方,拉住他的衣袖說:“我之所以道出先生有難,只是為了讓您躲過劫難,并不收取您分文!”

  華方回過頭笑道:“既然如此,那你說說何人欲害我?”胡道士張了張嘴巴,欲言又止。

  “你休要騙我,若繼續糾纏我就拿你去送官,想必官府正在抓捕那些江湖騙子,這你是知道的……”話到此處,華方雙腿一夾毛驢走了。胡道士搖搖頭,不敢再糾纏了,但還在后面喊:“既然先生不信,我也沒有辦法。不過,先生有難時,我定會前來相救的!”言罷,搖了搖頭走開了。

  二、神醫失手

  這天,華方正在給一位老婦人診脈,永州醫館的趙掌柜突然走了進來。永州醫館是永州城里的老字號,生意興旺了上百年,由于敬醫堂的開張,生意少了不少。

  華方見趙掌柜造訪,忙敬上香茗款待。時過不久,一個老漢手捂著肚子被一個年輕人攙了進來。老漢一臉痛苦,“啊呀啊呀”地用手比劃著肚子,看樣子他是腹部不舒服。

  這時年輕人開口說:“華先生,我干爹又聾又啞,他從昨晚就開始肚子疼,上吐下瀉的,您趕快給他瞧瞧吧……”

  華方聽后,忙給老漢號起脈來。通過診脈和老漢的癥狀,看樣子是吃了不潔凈的東西導致的腹痛腹瀉,華方醫治腸胃肝膽病最為擅長,他研制的“腹痛丹”是治療此病的佳藥,患者早晚各服一次便可痊愈。

  年輕人接過藥說:“華先生,我干爹很是痛苦,此處離家路程較遠,可否在您這里服下,以便老人早時減輕痛苦?”

  華方說當然可以,說著他便讓伙計端來一杯溫開水。老漢從年輕人手里接過藥去,借著溫水服下了。服過藥,老漢放下杯子就向外走,可走出沒幾步,老漢突然痛苦地慘叫一聲,華方正驚詫間,老漢忽然口吐黑血,接著瞪大眼睛倒在了地上。華方大吃一驚,跑過去一看,老漢竟斷氣了!

  年輕人見老漢服下藥后死了,驚得目瞪口呆,待回過神來,頓時不干了,揪住華方就讓他償命!

  趙掌柜也是名醫,他上前一看老漢青黑的臉色,再一摸脈不由得一驚:“華先生,這老漢是中毒而亡啊!”聽了這話,年輕人撲倒在地,哭成了淚人,大喊干爹死得冤。

  華方行醫幾十年,從沒出過差錯,一顆普通的小藥丸怎會吃死人?更何況,此藥從采藥到制作都是由他一人完成,藥中多是些可以食療的藥材,絕對不會對人的健康有害。把這一切說出后,年輕人卻黑著臉說:“我管你說些什么,我爹死了卻是事實……”不由分說,拉著華方就向府衙走。

  三、醫鬧陰謀

  在大堂上,宋知府聽完案情,眉頭不禁擰成了疙瘩,因為華方高超的醫術他是見識過的,“腹痛丹”這藥他也服用過,苦澀中帶些許甘甜,絕對不會有問題。

  可仵作剖尸驗藥后確認,老漢服用的“腹痛丹”確實有毒,且含有大量的砒霜。雖說華方百般喊冤,可眼下人證物證俱在,想翻案都難。

  年輕人聽到仵作的話,大喊道:“身為郎中,居然在藥中下毒,真是滅絕人性!知府大人一定要為小民申冤,給死去的老爹討個公道!”沒辦法,知府只好先把華方收監。

  被關進大牢的那一刻,華方突然醒悟過來,自己是遭人陷害了!他不禁想起日前遇到的胡老道所講的話來。

  華方正回想著案發的情景,牢頭忽然帶進一個人來,華方一看,來者竟是胡老道。華方正要問話,胡老道卻搶先道:“華先生,您還好吧?”

  “我救人無數,不想糊里糊涂的竟成為殺人犯,華某死不足惜,可是我冤枉啊!”華方嘆了口氣說,“都怪我當初不聽先生的話,如果早日離開這個是非之地,就不會有這禍事了……”

  “華先生冤枉,我怎會不知?只是現在我還沒有害您那人的證據……”胡老道說。

  “難道你知道背后陷害我的人?”華方問。

  胡老道點點頭說:“當日害您之人和被雇者密謀時我曾親耳聽到了。”

  華方大吃一驚,問胡老道害自己的是何人。胡老道剛要開口,牢頭在外面喊道:“老道士快出來吧,來人了!”

  胡老道剛走出去,趙掌柜就來了。他見到華方就嘆起氣來:“華兄在此可好啊?不是愚兄說你,你在永州行醫賺了個盆滿缽溢,不知足也就算了,可也不該害人啊!”

  華方聽得一驚:“趙掌柜說的哪里話,眾人皆知我是冤枉的,為何你這樣說啊?”華方說到這里,忽然看到趙掌柜嘴角帶著笑意,不禁驚詫萬分:“難道陷害華某的是趙掌柜你?”

  趙掌柜冷笑幾聲:“華兄這是怎么說的,我們雖是同行,可我也沒必要害你啊!”說罷,轉身笑瞇瞇地離開了。

  趙掌柜與華方是同行,因為生意上的事,平時兩人并不走動,他平白無故的怎么在案發日去了敬醫堂呢?而且案情發生后,趙掌柜還給年輕人做證人,這是否有些過于巧合了?

  第二天,宋知府提審華方,問他可有話講。華方就把自己的推斷說了。身為證人的趙掌柜卻喊起冤來:“華方你沒有證據怎可血口噴人?”年輕人在一旁也說,他與趙掌柜本不相識,更未有過勾結。

  就在這時,大堂外喊冤鼓忽然被敲響了。喊冤之人被帶上大堂,趙掌柜一驚問道:“趙三你不在店里忙生意,跑這里來做什么?”這個叫趙三的人是趙掌柜藥店里的伙計。

  趙三跪在地上喊道:“小民是來為華先生申冤的!”話一出口,在場的人都愣住了。宋知府覺得此事蹊蹺,就讓趙三從實招來。

  趙三說:“我是趙掌柜家的伙計,前幾日我給趙掌柜送夜宵,忽然聽到他在跟乞丐馬六談話,好奇之下我就聽了一耳朵,他們講的竟是要謀害華先生……”

  “趙三你胡說什么?!”趙掌柜氣得臉色發青,沖上去就要打趙三。衙役把趙掌柜拉開,宋知府讓趙三繼續說。趙三說:“自從華先生來了永州城后,我們永州醫館的生意被搶去了不少,趙掌柜心生怨恨,卻沒有辦法,今年年底一盤賬,收入甚微的趙掌柜就起了對華先生的謀害之心,于是他就找到貪財的乞丐馬六,合伙陷害華先生。”

  趙三所說的馬六,就是告狀的年輕人。

  “趙三他胡說,知府大人明鑒啊!”趙掌柜和馬六一齊喊道。

  “趙三,你可有證據?”宋知府問。

  “馬六和死去的老漢是永州城外的乞丐,附近之人都認識他們,找人來一辨認便知。另外,為了答謝馬六,趙掌柜于昨晚給了他一錠五十兩的銀子,如不出意外,銀子尚在馬六身上!”衙役在馬六身上一翻,果然翻出一錠五十兩的銀子。見此情景,趙掌柜和馬六都嚇得臉色煞白。

  宋知府問馬六銀子的來路,馬六欲言又止,支支吾吾答不上來。城外的百姓很快就被找來了,他們見到馬六,說馬六正是乞討的乞丐。一個乞丐怎會有五十兩銀子,在宋知府的一頓棍棒下,馬六如實交代了他受趙掌柜所雇做醫鬧的全部經過。

  馬六說:“我本來是不想答應趙掌柜的,可一看到銀子就動心了,老乞丐又聾又啞,無親朋好友,按照趙掌柜所說的,我偷偷給他下了瀉藥,然后找到華方為其診治,在接到華方遞來的‘腹痛丹’后,我便拿出早先買的在砒霜水中浸泡過的‘腹痛丹’偷偷調換,讓老乞丐服下,老乞丐服藥后立時中毒而亡,我就以華方害死人為由來報案,企圖制造一場人證物證俱在的官司……”

  事情到此水落石出,趙掌柜嚇得癱倒在地上。華方含冤昭雪,跪在趙三面前答謝,趙三將他扶起來說:“沒有華先生,哪里會有我趙三的今天啊!”

  趙三說,他小時候曾是流浪兒,得了重病無錢看病,幸得華方為其免費診治才保住性命,他一直沒有答謝,長大后進了永州醫館做了伙計,趙掌柜雖然有些刻薄,但對他還算過得去,那日他聽到趙掌柜要陷害華方后,震驚不已,既不想成為不義之人又想保住恩人的命,他就化裝成道士說華方有難,但并未說明事情的真實經過。無奈華方不聽,沒辦法,他只好等事情發生了,在趙掌柜把銀子給了馬六后他才敢來為華方申冤,他后悔的是,如果早點說破趙掌柜的陰謀,老乞丐或許就不會死了。

  華方聽后,無限感慨:自己這輩子慷慨行醫從不計較名利,有時他會問自己這樣做值不值,現在他終于可以給自己一個肯定的答復:值得!

Tags: 大明醫鬧 瘋狂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694.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