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奪命雞毛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1

  南宋時期,天下大興科舉,看似太平,卻也盜賊四起,特別是九虎山一帶強盜頭焦勇,官府數年緝拿無果。

  話說有名進京趕考的后生,名喚邵安昭,途中被強盜打劫,不僅落得身無分文,還與一同進京的老鄉失散。

  為了在下個驛站與老鄉會合,邵安昭頂著月光連夜趕路。五更時分,天色微亮,邵安昭路過一個村子,聞得處處雞鳴,不由饑腸轆轆,想想自己已經好幾天沒吃過一頓飯了。邵安昭平日里非常痛恨那些偷雞摸狗之人,餓昏了頭的他此刻卻鬼使神差一般,悄悄鉆進了一家農舍里,摸了一只大公雞迷迷糊糊直往外跑。

  雞舍亂成一片,雞叫聲吵醒了戶主,戶主跑出來遠遠看見一個身影抱著一只雞往前跑,便大聲吆喝:“抓賊啊……”一下子好多村民聞訊追了上去。

  邵安昭神色慌張,人也清醒了大半,可后悔已經來不及了,便在半路拋下公雞一直往前跑,跑到一個三叉路口,忽見一個貨郎挑著擔子趕路,險些撞了上去。

  那貨郎三十來歲,五大三粗,名喚吳臨璉,是個外鄉人,問道:“公子如此匆忙,發生什么事情了?”

  一看這情形,邵安昭便知此人不是本村之人,立刻跪了下來求道:“恩公救我。”

  吳臨璉扶起邵安昭道:“發生什么事情了?”

  邵安昭便把事情的經過簡單說了一下,急切道:“恩公,如果村民追上來,問起你,你就說我往左邊的路口跑走了。”

  “公子請放心,我答應幫你引開他們。何況你也是逼不得已,誰沒有犯錯的時候,現在已知悔改便好。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你快走吧,別耽誤了考期。”

  “恩公的大恩無以回報。敢問恩公家住何方,日后好登門拜謝。”邵安昭問道。還不等吳臨璉回話,透過樹枝,邵安昭忽見一群村民手持農具追了過來。邵安昭慌忙摸了摸身上,從身上摸到一根五彩雞毛,料是剛剛從公雞身上掉下來的,他想也沒想,便匆忙插進吳臨璉的腰間道:“恩公,來不及細說了,日后有緣相見,必當重謝,以此為證。”說完慌忙往右邊的分岔路口跑去。

  頃刻,一群兇神惡煞的村民手持農具追了上來,在三岔口看見了賣貨郎,便問方才可見有人從此路過。吳臨璉答道:“有個書生模樣的客官從左岔口慌忙跑過去了。”村民們立刻往左岔口追了上去,追了半里路路程,忽見一早起的農婦,便問可見一書生模樣的客官從此路過,那農婦回答并未看見有人從此路過,村民氣急敗壞的折返回去,一會兒就追上了賣貨郎。

  “你為什么要撒謊?偷雞賊并未從左岔口逃跑。”村民責問道。

  “我……我沒有撒謊。”吳臨璉心虛道。

  “哼,如果你沒有撒謊,便是那偷雞賊,打著走街串巷賣貨的幌子,實為干偷雞摸狗的勾當。”村民怒道。

  “你們冤枉好人了。”吳臨璉緊張地反駁道。

  天色已經大亮,村民細心打量吳臨璉。吳臨璉只顧埋頭趕路,大汗淋漓,剛才撒了謊,神色慌張,突然有個村民大叫道:“他就是那個偷雞賊!你們看,他的腰上還沾有一根雞毛。”

  眾人一看,果見吳臨璉腰間別有一根五彩雞毛,便大聲喝道:“你還有什么好說的?”

  吳臨璉百口莫辯,被村民們押進了村里,綁在祠堂內的柱子上。

  2

  吳臨璉被押進村時,看得清清楚楚,村口豎了塊石碑,寫著:張家莊。張家莊不大也不小,百來戶人家,村民原本淳樸善良,只因近幾年盜賊蜂起,時有村民被盜被劫,官府也奈何不了盜賊,村民們便對盜賊恨之入骨,抓到一個絕不放過。

  且說村民把吳臨璉綁在祠堂內的柱子上,日夜審問,把之前所丟之物一并算在吳臨璉身上。吳臨璉實屬冤屈,無從招認。憤怒的村民濫用私刑,嚴刑逼供。

  吳臨璉被綁在柱子上成了村民的出氣筒,村民們你一拳我一腳,狠狠地落在吳臨璉身上,潑婦們狠狠地甩他耳光,擰大腿,小孩子朝他扔石頭、尿尿、吐口水……幾天下來,吳臨璉體無完膚,全身淤青浮腫。

  “我要見官府,我要告官……”吳臨璉有氣無力道。

  “呸,想見官府,沒門,官府一來就把你放了,我們村所丟之物誰來賠?”村民狠狠道:“你家在哪里,我們通知你家人來贖人。”

  “我一個單身漢,沒有家人,你們放過我吧,那雞真不是我偷的。”吳臨璉哀求道。

  “啪”的一聲,有個村民甩了他一個耳光道:“還敢狡辯!如果雞不是你偷的,為什么要撒謊,你身上的雞毛又是怎么一回事?”

  此時此刻,萬般無奈的吳臨璉只好把如何遇見邵安昭的事情一五一十的抖了出來,村民嘲笑道:“當我們是三歲小孩啊,還敢狡辯。”說完又是一陣拳打腳踢。全村的閑人輪流上陣,絲毫不把人命放在眼里。

  吳臨璉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血淚直往心里咽。村民卻一個勁地逼他說出家人或者親戚的地址,他們要贖金,吳臨璉奄奄一息道:“我沒有親人,我是冤枉的,我要見官府……”

  不管吳臨璉如何哀求,村民們根本不肯相信他的話,一天到晚,只要一有閑情就過來“伺候”他,以防他逃跑,晚上還特意安排了一位老人看著他。守夜的老人六十來歲,名喚張良。張良見那吳臨璉可憐,時常偷偷給他喂些干糧和水,卻因此常被村民責罵。

  吳臨璉就這樣在祠堂的柱子上熬過了七個日夜,猶如一場噩夢,生不如死,受盡屈辱。那天吳臨璉又被村民們折磨得暈了過去。半夜時分,張良一個人看著吳臨璉,祠堂內靜悄悄的,突然吳臨璉醒了過來,耷拉著腦袋,口里喃喃道:“水…..娘….娘……”

  張良于心不忍,馬上端起一杯水湊到他嘴邊,問道:“你剛才喊什么?”

  吳臨璉再也忍不住了,淚水泉涌一般:“我想我娘……”

  “原來你還有親人?”張良驚訝的問道。

Tags: 奪命 雞毛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691.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