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晚餐迷失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秦波真是太餓了,他覺得身體里面有一張大嘴,一下子吞掉了他的肚子,再不填進東西去,他整個就要被它吞掉了。

  但這個時候產生如此出奇的胃口,絕對是不合時宜的。方敏抱著小花靠在床頭,泡腫的眼睛終于合上了。她太累了,秦波知道,但他一點辦法也沒有,他甚至懶得從方敏手中接過小花,也不是懶得,而是他感覺自己身上也沒有一點力氣,乃至連這種想法本身似乎也是軟綿綿的。不舉,他忽然想到這個詞。

  他對方敏說,要不你躺下,舒服一點,我去買些吃的回來。方敏眼皮都沒動,微弱地嗯了一下,秦波就出去了。

  外面的路燈比房間里暗淡而且黃濁,空氣有些冷冽。他還穿著幾天前的衣服,肚子又餓,小風吹著,也像進了寒冬。他走了兩步又退回醫院的走廊里。

  秦波想抽支煙,看見面前大大的禁煙牌子,又將它放進了口袋里。他這段時間的煙癮明顯大了不少,每次掏出皺癟的煙盒時,里面都只剩下一兩支了。他沿著走廊拐進男廁,一股醫院消毒水與排泄物混合的味道,迅速滑進了他的胸腔。他還是忍不住悄悄抽了一支,把煙頭扔進便池,開水沖了下去。

  恢復些精神之后,秦波俯下身子,在洗手臺上用冷水洗了個臉。在那面沾滿水垢的鏡子上,他看見自己胡子也沒刮,嘴邊黑黑的特別扎眼;因為熬夜變得灰暗的眼圈,尤其是眼睛,沒有一點生氣。他差一點沒有認出自己。

  他上個月才剛滿二十歲,方敏陪他去染的頭發,剪了幾次還是看得見酒紅色。他可真是帥小伙子,為什么現在鏡子里的自己,是這副模樣了呢?仿佛蒼老了二十年,也許不止。他想了想,四十歲后自己或許是這個樣子吧。肚子忽然咕咕叫了一下,接著又叫了一下。秦波才想起肚子餓得不行,甩干凈手,撩起衣服胡亂在臉上擦了幾下,聞到了一股餿味,又把它丟掉,推開門走了出去。

  醫院在一個T字形的三岔路口上,占了很大一塊地方。幾年前他姐姐生孩子難產,就是送到這個醫院剖腹的。醫院的正對面是一個商場,也同樣占了一塊很大的地方,斜對面是一排剛種不久的小樹,個頭和一個中等個的成年人差不多,樹干有三根手指頭粗,因為是從別處移栽過來的,所以被砍去了枝干,留下極少的葉子,而小樹后面就是一排快餐鋪了。秦波站在馬路邊左右看了一下,小跑到了醫院斜對面。

  說實話,平時他經過這一排小餐館,根本就沒有胃口,雖然隔了一條街,醫院的味道還是時不時就可以飄過來,那些肥膩膩的扣肉,泛白的水煮魚,在這樣的地方怎么能咽得下去呢。不過,此刻的秦波倒是沒有因為想到這些而倒胃口,當他湊近了聞到香味時,口里的涎水就津津地往外冒。他本來想吃幾個葷菜,打開錢包時猶豫了一下,要了一份青椒炒火腿腸,加一份青菜,包米飯十塊錢。給了錢,他便端著餐盤,在門口揀了一個位子坐下來。

  其實夜已經很深了,因為在醫院旁邊,客流量多,這些餐館常常營業到好晚才打烊。秦波意識到這一點,是剛剛把兩碗飯送進了肚子,腹部慢慢回暖以后。抬起頭來,店里只有他一個顧客,這一排門店看去,也只有三三兩兩的人,大概也是在醫院陪護餓了,出來墊點東西。他們佝僂著背,身影在各個門店的燈光里忽明忽暗;不時可以看見熱氣從店里冒出來,一下子就被吹得一干二凈。

  方敏不知不覺就睡了過去,原本倚靠著雪白的墻壁,然后慢慢往下滑,滑著滑著就碰到了被面,她就順勢挪了挪身子,把腰順過來,沒想到一下子就睡著了。

  睡著了的方敏可以清楚地感覺到手里的小花,她皺皺的笑臉才展開不久,密密麻麻的紋路像一匹沒有完全扯平的布,有的地方仍然起伏不定;尤其是睡著之后,眉頭緊鎖,額頭的皺紋堪比擰緊的麻繩。睡著之后,方敏還是和清醒時候一樣,穩穩地抱著小花。她感覺自己不像剛才,身上一下子有了很多力氣,去這里去那里不費工夫。

  她停下來,定定地朝著一個方向看。起初那里除了漆黑,什么也沒有,后來漸漸明亮起來。可以看清楚這個城市的熱鬧街市,看見往來的行人穿越斑馬線,穿過人行天橋,進入百貨大樓和各個商場。她看見秦波燙起的發型,嘴角微微張開,快活地笑著,他的雙手插在牛仔褲的口袋里,也出現在人群中。她想喊他,但很快她又看見了自己,從秦波的后面慢慢跑過來,手里拿著兩杯冰激凌,把其中一只塞到了他的口里。

  她這才知道自己正在做夢。這個夢多有意思啊,她想,她既能看見上次生日秦波陪她逛街,又好像在虛空中有另一雙眼睛,正在注視著做夢的她。她想起有一次進到一個酒店,里面的墻面就像是一塊塊的鏡子,前后左右照著她,一個疊著一個,到最后她都要暈了。方敏看著他們,進了星美影院的大門,她睜大眼睛,揉一揉想要看清楚一些,可眼前的場景又不一樣了。

  這次她看見的是他們訂婚的日子。其實她和秦波已經好一年了,這次訂婚出乎她的意料,方敏并沒有想那么早結婚,畢竟她比秦波還要小兩歲,還沒到法定年齡呢。訂婚完全是因為發生了意外情況,她已經三個月沒來紅了。方敏不想去醫院做掉孩子,秦波無所謂,所以她就把這件事告訴了父親,盡管免不了一頓訓斥,但終究換來了一個結果。國家是不允許沒到法定年齡領證,但鄉下不一樣,鄉下的結婚就是雙方家長定個日子,到那天辦個酒席,就算是一家人了。那天兩個家庭的主要成員聚在一起,圍滿了一張大圓桌子,喜慶的瓜果零食堆在中間,歡聲笑語間一個吉慶的日子就敲定了下來。害羞的秦波回到房間給她發信息,她低頭看著手機,嘴角微微翹起一點,另一只手不自覺摸了摸肚子。

  正當她滿心甜蜜時,眼前的場景又變換了。她最先聽到自己急促的呼吸聲,然后是醫院病床的滑輪聲,她的肚皮鼓凸,妊娠紋像一個西瓜的紋路,似乎馬上就要瓜熟蒂落。她的額頭上早已布滿汗點,雙手使勁抓著秦波的手臂,一旁的醫護人員倒不那么緊張,步履不緊不慢地往前推著。她看著白被單下的自己,感覺又回到了臨產前的那個時刻。那種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疼痛,又在她的肚腹里翻騰;千萬只手撕扯著她的腸胃,似乎要將她體內的一切全部拉出體外,但又被什么東西擋住了。兩股力量在身體里沖撞,當事者卻像一個局外人無計可施。

Tags: 晚餐 迷失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684.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