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神秘的阿奇花

來源:故事會 作者:陳世勇

  這故事發生在二十世紀六十年代初,那時,呂奇和同窗好友馬寧從醫學院畢業后,為了支援邊疆,一起來到云南邊陲一個小鎮的衛生院工作。

  一天,呂奇找到一個傣族老鄉作向導,打算冒險闖一趟“死亡谷”。“死亡谷”是一條峽谷,那里人跡罕至,灌木叢生,到處是猛獸毒蟲、瘴氣毒霧,更有那令人毛骨悚然的“十里沼澤”。不過,當地有個傳說,說是那山谷中有一種花,名叫“阿奇花”,此花能治百病,有人曾冒死入谷采摘,可誰也沒能活著回來。傳得玄乎,但呂奇那本祖傳的藥書上確有記載,他也早想采些回來研究研究。

  這天,傣族老鄉帶著呂奇和馬寧翻過兩座山頭,來到了那神秘的“死亡谷”。只見山谷兩旁全是高聳入云的大山,谷中迷霧繚繞,幽靜可怕。馬寧望著山谷中密密匝匝的灌木荊棘,看看腳下沒到膝蓋的腐葉和奇臭的淤泥,真有點后悔不該一時沖動,來到這險象環生的兇險之地。

  傣族老鄉從腰間拔出一把開山刀,揮舞著砍開叢叢荊棘,呂奇居中,馬寧手握獵槍斷后,隨時準備對付從灌木叢里躥出來的野獸。

  突然,前面的老鄉慘叫了一聲“哎呦”,一頭栽倒在地。兩人一驚,急忙上前,只見老鄉左腿肚上有幾個深深的牙印,傷口正不停地往外滲著鮮血。

  “是毒蛇咬的。”馬寧說著打開藥箱,取出一瓶蛇藥,給老鄉治療起來。

  呂奇盯著老鄉的臉,擔憂地問:“你看見那條蛇了嗎?”

  “看見了,好像是一條墨綠色的蛇。”

  “阿奇花蛇!”呂奇臉上頓時陰沉起來:他知道這種墨綠色的小蛇,常在陰暗潮濕的峽谷、沼澤地活動,因它愛吃阿奇花而得名。奇怪的是,阿奇花本身無毒,可一旦被這種蛇吞下,和蛇體內的毒素混合,就能變成一種奇毒無比的劇毒,如果這時蛇咬了人,毒素很快隨血液侵入全身,皮膚變成墨綠色,渾身有如抽筋刮骨般疼痛,侵入心臟后必死無疑,一般蛇藥根本無效。

  馬寧驚恐地問道:“這么說,被這種蛇咬傷后只有死路一條了么?”

  “據藥書上講,只需幾瓣阿奇花,搗爛后拌上普通蛇藥,外敷內服,片刻間就能治愈。”呂奇有些激動地說,“有這種蛇出沒,就一定有阿奇花!我早已在研究這種花的神奇藥性,并且已經組成一個治療癌癥的藥方,如果能采到阿奇花,不僅老鄉有救,而且我那神奇藥方的成功也為期不遠了!”

  一聽這里真有阿奇花,馬寧也顯得分外興奮,當即自告奮勇開道探路,他拄著獵槍走在前,呂奇背著老鄉,踩著腳印緊跟在后。沼澤地里坑坑洼洼,泥潭遍布,稍不留神陷入泥潭,一個活生生的人頃刻間就會被永遠吞沒!

  眼看著已經在沼澤地里走了一半路,突然,呂奇眼睛一亮,只見不遠處有一叢叢奇異的植物,莖、葉、花瓣全是墨綠色……

  “阿奇花!”呂奇驚喜地叫了一聲,跌跌撞撞地撲過去拔了幾束,突然,一陣鉆心的疼痛從手指間襲來,只見一條墨綠色的小蛇滑過指縫,一眨眼就沒了蹤影。“該死!”呂奇暗罵自己太粗心,轉過頭去沖著馬寧喊道:“快拿蛇藥來,我被蛇咬了!”誰知馬寧一聽“蛇”字早嚇得臉色蠟黃,渾身打顫,他翻了翻藥箱,說:“我真該死,藥可能掉在剛才給老鄉治傷的地方了……”

  呂奇聽了心直往下沉,光有花沒有蛇藥有什么用?看來老鄉和自己都只有死路一條……他把手中一大把阿奇花交給了馬寧:“你把這花帶回去,記住,我那藥方放在一本《本草綱目》里,如果我毒發死去,你就代我完成那阿奇花的藥方……”馬寧十分感動地說:“奇哥,你放心,就是我累倒了也要爬回來救你們!”馬寧說完轉身就走,消失在濃濃的迷霧中……

  呂奇靜靜地躺在草地上,他隱約感到有無數支鋼針刺進了他的血管,扎進了肌肉里,劇痛使得呂奇很難動彈,他索性閉上了雙眼,等待死神的到來。不知過了多久,他隱約聽到有人在叫著他的名字,睜眼一看,卻是那位剛才昏迷不醒的老鄉,只見他掙扎著用手指著胸口說道:“呂大夫……我這里有一包我們傣家治蛇毒的土藥……只夠一個人用……你別……別管我,我這把老骨頭,早扔、晚扔、扔在哪里都一樣,可我們這地方不能沒有您呀……”

  老鄉很快氣絕身亡,呂奇強忍悲痛,拼盡全力,爬到老鄉身邊,從他懷里掏出了那包蛇藥,又采下幾瓣阿奇花,搗爛后和蛇藥拌勻,內服外敷,不久就覺得渾身傷痛全消,他沒想到阿奇花的功效竟比想象中的還要神奇!呂奇在傣族老鄉的遺體旁跪了下來,恭恭敬敬地磕了三個響頭……

  就在這時,幽靜的峽谷中傳來幾聲慘叫,呂奇一驚:莫不是馬寧遇了險?他顧不上多想,轉身奔去。

  此刻,馬寧正躺在草地上痛苦地號叫著,只見他的兩條腿上布滿了血淋淋的齒印,看這樣子,不知有多少條阿奇花蛇咬了他。“奇哥,快救……我……”馬寧痛得渾身一個勁兒地抽搐著。呂奇絕望地搖搖頭:“沒有藥了,老鄉把僅有的一包藥給了我。”

  “不!”馬寧急得眼珠子都快要蹦出來了,“那瓶藥還在藥箱里……”

  呂奇疑惑地問:“你剛才不是說那瓶藥丟了嗎?”馬寧漲紅了臉,結結巴巴地說:“是……是我騙了你……”呂奇聽了不由一呆:“騙我?這是為什么?”

  馬寧一臉愧色:“我……我想獨吞你的研究成果,奇哥,我該死,你就原諒我吧!”原來如此!馬寧剛才謊稱“找藥”,其實是急于帶著阿奇花回去找呂奇的藥方!呂奇心中難受極了,萬萬沒料到多年的同窗好友,竟會如此無情無義!

  呂奇氣憤極了,轉身就走,可耳邊響起了馬寧的一陣陣哀叫聲:“奇哥,是我一時糊涂,看在多年兄弟的分上……”是呀,畢竟是多年的好兄弟啊,再說,即使他是陌路人,自己是醫生,也該救死扶傷……

  呂奇走了回來,問道:“藥在哪兒?”由于毒性厲害,馬寧的手腳已經不能動彈,他只是用嘴朝旁邊的草叢里努了努。呂奇走去一看,只見藥箱里的藥品摔了一地,那瓶蛇藥滾在一邊,近在咫尺,馬寧竟無力去取!

  呂奇倒出一些藥末,和搗爛的阿奇花拌在一起,外敷內服,不多一會兒,馬寧的臉色漸漸平靜,慢慢地就可以坐起來了。

  “奇哥,你最大的弱點就是心太軟!”

  呂奇聽了這話不由一愣,抬起頭來,只見馬寧正舉著獵槍對準了他的胸口!呂奇的胸口像要撕裂開來一樣難受:這個能帶來名利、地位的藥方果然比兄弟情義還要重要!呂奇平靜地閉上雙眼,說道:“開槍吧,好兄弟……”

  “奇哥,不要恨我!”馬寧咬了咬牙,狠了狠心,扣動了扳機……

  “轟!”槍響了,可倒下的不是呂奇,而是馬寧!呂奇睜眼一看,只見那支獵槍槍管被炸得稀爛,馬寧倒在血泊之中。呂奇走上前去,拾起破槍一看,頓時明白了:這一路走來,獵槍管里已經塞滿了淤泥,槍膛內的鐵砂、火藥打不出去,便把槍管炸裂了!

  呂奇望著沼澤深處一叢叢阿奇花喃喃自語:神奇的阿奇花呀,你能給人類帶來幸福嗎?

Tags: 神秘 阿奇花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676.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