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我不是路怒

來源:故事會 作者:曉硯

  怒從心頭起

  最近我心里很煩,因為我懷疑妻子出軌了!

  妻子美麗能干,在大公司任職,薪水是我的兩倍,平時朋友經常和我開玩笑,讓我這堆牛糞一定要看好妻子這朵鮮花。這段時間,妻子說自己在忙一個項目,常常半夜才回家,我問她是什么項目,她卻總是支支吾吾地不肯說。

  這天,我開車路過高爾夫球場,見一輛寶馬車從球場大門駛出,突然,我看到妻子坐在寶馬的后座上,她旁邊坐著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人,兩人談著什么,表情很愉快。

  奇怪,這時候妻子不是應該在上班嗎?我想跟著寶馬,看他們開去哪兒,可我的車和寶馬不是一個檔次,一會兒就被甩了。我掏出手機,給妻子打電話,想探探她的行蹤,哪料妻子竟拒接。我又接連打了兩個,妻子依然沒接,過了一會兒,她才回了一則短信:我在公司開會。

  剎那間,我只覺得血直往頭上涌,情緒一激動,我便狂踩油門,只見車速從70、80直躥到了100,就在這時,前方一輛QQ車左轉變道,我閃躲不及,轟的一聲,車迎頭撞了上去。好在只是車輛受損,人并無大礙,我當即下車,準備向對方道歉,可當我見到車主是一位和妻子年齡相仿的漂亮女士時,不知怎么的,我的情緒突然失控了,大聲沖她吼了起來:“喂,你怎么開的車?”

  那女士辯解道:“大哥,明明是你撞了我。”

  見女士爭辯,我更來氣了,指著她的鼻子大聲道:“我怎么撞你了?自己不會開車還賴別人,臭女人!”

  “你,你罵人?”女士氣得滿臉通紅。

  “我罵你怎么了,你告我呀!”我瞪著眼,怒火中燒地嚷道。

  女士一甩手,沖我喊了句“神經病”,憤憤地開車走了。

  也不知怎的,罵完以后,我覺得心里暢快了不少。

  然而晚上一回家,我的情緒再次跌入了谷底——我在妻子的背包里發現了一套做工精致的運動衫。我曾在一本時尚雜志上見過這個品牌,那是專為打高爾夫設計的,國內根本買不著,至于價格,最便宜的折算成人民幣也得五千多。

  我想問妻子這衣服是哪兒來的,可話到嘴邊卻開不了口。是的,我膽怯了,因為一切都太明顯了,衣服是別人送的;我如果追問下去,只有兩種可能,要么忍氣吞聲,要么結束婚姻,而這兩樣我都不愿意,所以我選擇了沉默。

  “路怒”一族

  第二天是周末,妻子對我說,她今天要去加班。看著妻子神采奕奕地出門,我心里就像被針扎了一樣,我知道,妻子一定又去“打高爾夫”了。

  我郁悶極了,就打開電腦,想上網找點刺激,別說,還真被我找到了,在一個聊天群里,有人聽說了我的煩惱后就問我:“你有車嗎?”

  我說有一輛二手的,那人問:“你駕駛技術好嗎?”

  我說還行吧,那人說:“好,你照我說的做吧。很簡單,你駕著車,沖著那該死的路坑、那該死的堵車、那該死的馬路菜鳥們大聲怒吼吧!”

  我疑惑地問:“這招管用嗎?我怎么從來沒聽說過?”

  “你連這都沒聽過,老土,你可真老土!告訴你,這叫‘路怒’,專治你這種郁悶之癥,快去試試吧!”

  聽了這番話,我突然想起上次對那位女士破口大罵的情景,回想起來,罵完之后確實非常解氣。我一下子來了精神,對,我現在需要的就是宣泄,徹徹底底的宣泄!于是我關了電腦,開車上路了。

  我對路坑、堵車毫無興趣,就把目光放到了尋找馬路菜鳥上。我想好了,不找男的,要找就找一個和妻子年紀差不多的女人。憑我的車技,制造點小碰擦不成問題,到時我就用手指著她的鼻子,將她罵得落花流水!

  為了尋找目標,我直接上了外環。不一會兒,一輛無牌新POLO車闖進了我的視線,看車開得兩邊搖晃,我判斷對方是個新手,最主要的是,駕駛座上那一頭秀麗的長發、紅色的T恤,讓我知道她就是我要尋找的對象。

  我故意放慢車速,跟在POLO身后尋找時機,很快我便從后視鏡中發現了一輛大貨車。貨車司機一般脾氣暴躁,習慣開快車,于是我故意變道,和POLO慢悠悠地并肩同行。果然,貨車先是在我身后按著喇叭想超車,見我毫無避讓,就將車開到POLO身后,POLO車主畢竟是新手,一見背后的大塊頭,本能地閃躲,車子便向我這邊蹭了過來。

  通常,我只須稍稍帶一腳剎車,也就相安無事了,可是今天我不,我故意做出措手不及的樣子,讓車向花壇撞去,然后猛一下急剎,停在了距花壇一米處。POLO車主顯然被這急剎給嚇壞了,也在前方停了下來。

  我心里狂喜,表面卻裝出怒火中燒的樣子,打開車門就氣沖沖地朝著POLO奔去:“你怎么開的車?”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大哥你沒事吧?”

  “沒事?我差一點就見閻王了!”我正想開罵,突然一怔,怎么對方的聲音這么渾厚?定睛一瞧,乖乖,原來車主不是女的,而是一個蓄長發的小伙!

  不過,我管不了那么多了,一口氣繼續罵道:“臭小子,你想找死別拖累別人,你沖那電線桿子上撞呀,沖江里開呀,沖懸崖下飛呀,你說你上馬路干嗎?還有,你一男的,留長發還穿紅T恤,真是點燈不亮炒菜不香,一看就不是好油。癩蛤蟆插毛,你算飛禽還算走獸?哦,我知道了,你想吸引人眼球是吧,你想男扮女裝是吧,你想去泰國做人妖是吧,你、你、你想傍個大款坐寶馬打高爾夫是吧?你想、你想……是吧!”

  說到這兒,我一口氣接不上來,正打算換口氣,只見小伙子竟一臉欽佩地看著我,問:“大哥,你是說相聲的吧?口齒真利索,到我們藝術團去吧,就缺你這樣的人才了。”

  一聽這話,我傻笑了好一會兒,說:“對不起,我不是說相聲的。”說著趕緊上車。

  小伙扒著車窗還問:“那你是做什么的呀?”

  “我是……”停了片刻,我大聲喊道,“我是‘路怒’!”說著踩了一腳油門,疾馳而去。爽,真爽!我搖下車窗,吹著風,聽著歌,頓覺渾身舒坦。

  打這次以后,只要我在妻子的包里發現什么來歷不明的名貴首飾、高級化妝品,次日我便一定會上馬路發泄一番,而妻子對這些卻全然不知……

  兩怒相逢

  中秋節這天,我本來和妻子說定晚上一起去我父母家陪老人過節,哪料起床時,發現妻子只留下一張紙條,人卻不見了——“老公,公司臨時有事,抱歉我去不了。”頃刻間,我只覺萬念俱灰,不能再這么下去了,我要去找妻子,和她攤牌!

  我上了車一路狂飆,一不留神,與另一車道的一輛凱迪拉克車撞上了。

  “好,撞得好!”我在心里喊了一聲,“今天我本不想惹事,既然你自己找上門,那就讓你見識見識‘路怒’的厲害。”想著,我當即下了車。

  這時,凱迪拉克上下來了一個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我迅速估量了一下對方的“實力”,他這個身份、這個地位,估計多年沒人頂撞他了,和“路怒”一族的我相比,戰斗力基本為零,于是我張嘴就吼道:“你!對,說的就是你,別以為開凱迪拉克就了不起,凱迪拉克算什么,還不是四個輪子三個后視鏡兩個車牌一個方向盤;別以為有點錢就可以在街上隨意違章,錢算什么,還不是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的一堆廢紙;別以為你長得像個人樣,就可以隨意霸占人家老婆!”不知不覺中,我把對妻子的不滿也夾雜到了怒吼中。

  果然,中年男人聽了我劈頭蓋臉的一頓吼,一下愣住了,這讓我很得意。

  正當我想再接再厲時,沒想到,那男人卻深吸了一口氣,張嘴就吐出了一串詞兒:“你敢罵我?你以為你是誰?我看你就是天生屬黃瓜的,欠拍;后天屬核桃的,欠捶;終生屬破摩托的,欠踹;木魚改梆子,挨敲的貨;還有這次算你狠,弄個女的來監視我,降我職是吧?讓我做司機是吧?我怒,我怒,我怒怒怒……”

  只見那男人的嘴像機關槍似的,一席話說得唾沫橫飛,我當即被雷昏了。看不出來,這位的嘴皮子比我還利索,可算是超級“路怒”!我捋起袖口,運了運氣,打算和他拼了,正要張嘴,從凱迪拉克車內走下一位女士,我定睛一看,不由一怔,是妻子!只見她捂著嘴,一副驚恐的神情。

  我與妻子面面相覷,妻子仿佛不認識似的瞪著我:“你,你什么時候成了這樣?”

  我呆了半晌,這才發現,剛才和自己吵架的男人不就是那天和妻子一起坐在寶馬車里的人嗎?這些日子來所有的委屈全涌到了嘴邊,我張口說道:“我……我還不是因為你?”

  這時,車上又走下一位中年女士,她叫著妻子的名字,問是怎么回事。

  妻子為我們作了介紹,說這位女士是自己的學姐,叫王晶。她是妻子任職公司的董事長,因常年經營海外業務,一直將國內的生意交給丈夫老錢打理,而老錢,就是剛才和我吵架的那位男士!

  妻子告訴我,前不久王晶聽人匯報,老錢想挪用公司款項冒險去做期貨,于是她派妻子以秘書的身份進行商業臥底,那些高檔商品都是王晶送給妻子的,為的是讓老錢以為我妻子只是個愛慕虛榮的普通秘書。正當老錢準備轉賬時,妻子及時通報,老錢的行為被王晶果斷制止。今天下午,王晶一回國便免去了老錢總經理的職務,把他先貶成了自己的司機。

  聽罷,我傻了半天,這才恍然大悟,忙對妻子賠笑道:“對不起,老婆,都怪我胡亂猜疑,我不知道你是在做臥底,還以為……”

  妻子沖我搖了搖頭,嘆了口氣,正要說什么,身后一輛POLO車追了上來,我一看,開車的竟是上次那個長發小伙,只見他沖著我大喊道:“‘路怒哥,我終于找到你了!團長讓我一定請你去說相聲。”

  我笑著答道:“不,我不當‘路怒’了!”說著我用手一指旁邊垂頭喪氣的老錢,“你找他吧,他是新一代‘路怒’,嘴皮子比我利索多了……”

Tags: 路怒 出軌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672.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