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真實演出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我叫孟達,今年35歲,無業人士,靠著家里留下的兩套老房子為生,一套出租,一套自己住,無父無母,待人和氣。每天早晨,我會打開一罐啤酒,一邊喝著,一邊走到陽臺,扯下蒙在那架極倍望遠鏡上的布,開始我一天的“工作”。相信我,這絕對是一種比看電影電視更加有趣的娛樂。

  比如對面二號樓里的A小姐,在外企公司工作,每天早晨穿著襯衣短裙,化上精致的淡妝,拿著公文包出門,見到鄰居也都會點頭打招呼微笑,一副受過良好教育的淑女模樣。只有我知道,每天下班回家,她都會把所有的衣服脫光,一絲不掛地走來走去。

  A小姐隔壁住的是B大姐,她是一個典型的家庭主婦,每天在家看電視做家務。她的老公會準時到家,吃完飯以后,兩個人便雷打不動地做“床上運動”。她的老公每天早出晚歸,有時候還經常出差,大概工作很累,因此總是讓B大姐不太滿意,所以我猜,這一陣子,隔幾天出現的那個黑衣男人,就是她的情人。

  那個黑衣男人每次出現總是很謹慎,看不清什么模樣,兩個人親吻一番便會到臥室,拉上窗簾。B大姐很大膽,有時甚至會趁著老公出差,讓那個男人住上一兩天,看來主婦們反而更加耐不住寂寞。

  A小姐的另一邊隔壁住著一個喜歡晚上穿上性感內衣,戴上大波浪的假發,濃妝艷抹,在鏡子前扭來扭去的C男子。對面樓上的住戶人家,在我眼里已經都沒有什么秘密,每天我調整好望遠鏡的角度,就開始像看電視一樣隨意更換想看的頻道。只有一個臺我看不到,那就是A小姐的樓上,我不知道住的是什么人,那一家的窗簾總是拉上的,偶爾可以看到有人打開窗戶換氣,也總隔著窗簾,只看到一只蒼白的手,戴著一枚造型奇特的水晶戒指,很是神秘。

  這幾個頻道里,我最喜歡看的還是A小姐的頻道,外表清純內心狂野,是我最喜歡的類型。只是欣賞,從不打擾。

  偷窺的人有責任保護被偷窺的人,讓被偷窺的人一輩子都不知道自己曾在另一個人的面前盡情表演,這樣才能欣賞到最完美真實的演出。

  那天,我又欣賞了A小姐的表演之后入睡,正在做一場美好的春夢,就被敲門聲吵醒了。我沒好氣地打開門,門外是一個穿著警服的男子,一臉認真嚴肅。他拿出證件給我看了一下,證件上的名字叫做劉建。

  “劉警官”開門見山地問:“前天晚上聽到什么聲音沒有?”我轉著眼球回想著,前天晚上我記得看著A小姐睡著也就睡了,大概十點多,于是我老老實實地說:“前天晚上十點多我就睡了,沒聽到什么聲音。”“那這幾天看到什么可疑的陌生人沒有?”“劉警官”接著問。“警官,是不是發生什么事兒了?”我小聲地問。“你不看報紙電視?你家樓上,死人了!”“劉警官”合上本子。死人了!我家樓上!我驚呆了!“我什么聲音也沒聽到啊,”我說,接著湊上去神秘兮兮地小聲問,“警官,死的是什么人啊?”“劉警官”看了我一眼,沒說什么,只是遞給我一張名片說:“想起什么給我打電話!”

  不知怎么,我想起了對面A小姐樓上的神秘住戶。那個永遠拉著窗簾的窗戶,里面住的是一只不能見光的吸血鬼?一個神秘的殺手,或是一個逃亡多年的通緝要犯?

  凌晨兩點半,我突然睜開了眼睛。夏天的夜晚很寧靜,我聽到了輕巧的敲門聲,這么晚的敲門聲讓人很恐懼。黑暗中似乎有什么異常,我躺在床上一動不動。忽然,一個念頭閃電般劃過我的心頭。外面樓道的聲控燈是亮的!我可以看看外面站著的是誰。

  我住的是一個老舊的筒子樓,只有一室一廳,我的視線穿過臥室、客廳,隱隱看到大門口下面的縫隙里透出昏黃的燈光。我悄悄起身,光著腳走過客廳,走到大門,卻不敢將眼睛湊上貓眼朝外看。你也一定聽說過那個恐怖故事,通過貓眼看外面,卻看到貓眼外有一只眼睛死死地盯著你!開門,還是不開門?我握著門把手,手心冷汗直冒。仿佛僵持了很久,樓道外的燈滅了。我鼓起勇氣,猛地拉開大門!門外一個人也沒有。不經意眼光瞟到地上,我驚呆了。地上放著一張白紙,上面寫著五個大字:有人要殺你!

  我下樓來到便利店,買了一包煙,點上一根,狠狠抽了一口。我無聊地走到垃圾桶邊,抬起頭。A小姐家樓上窗簾仍然是拉著的,到底住的是什么人?我越想越好奇,忽然心里一動。我攥緊拳頭,迅速躥上樓,接著深吸了幾口氣,輕輕地敲了幾下A小姐家樓上的門。里面沒有動靜,似乎沒有人在家。我又用力敲了幾下,把耳朵貼在門上,還是沒有任何聲音。我將眼睛湊近貓眼,只有一片黑暗。我靜靜地觀察著,屏住呼吸,盡量不發出一點兒聲音。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貓眼里的黑暗消失了,露出了一片光亮,隱隱看到一個身影慢慢閃開。我后背一陣發冷。原來里面那個人一直在貓眼后面觀察著我,就像我觀察他一樣。這扇門仿佛散發出一種強大的氣場,讓我心生膽怯,于是,我灰溜溜地下了樓。

  樓下便利店的老板叫我,遞給我一份報紙說:“剛才買的煙,沒零錢找給你了,拿份報紙吧。”我隨意地點了點頭,瞟了一眼報紙頭版,眼光立刻被吸引住了。那是一張我再熟悉不過的臉,那張照片,現在就登在報紙頭版。

  報紙的頭條寫著“疑是情殺?男子家中慘遭殺害下身被剪”。而頭條的照片,竟是倒在血泊中的B大姐的丈夫!我緊緊攥著報紙,手抖得幾乎不聽使喚。被害的男人原來就住在我家樓上,而我卻一直以為他是B大姐的丈夫,那么……難道最近出入B大姐家的黑衣男人才是B大姐的丈夫?而我倒霉的樓上,才是B大姐的情人!這么說,樓上的倒霉男很可能是被發現了與B大姐的奸情,而被B大姐的丈夫殺死的!

  可是,誰會想殺我呢?又有什么人會提醒我呢?我的大腦一團亂,嗡嗡叫個不停。我拿出“劉警官”的名片,迅速撥打了他的號碼,不管怎么樣,那個黑衣男人有很重大的嫌疑!“劉警官”很快就到了,我告訴他,我最近經常看到我家樓上的出入B大姐的家,并且也經常看到一個黑衣男子在B大姐家出入。他沉默了半晌,問我:“你有沒有看到過B大姐家那個黑衣男人的相貌?好好想一想,這對我們破案很有幫助。”我說沒有,他總是戴著帽子,很謹慎,每次來總是先拉上窗簾。“你怎么會看到B大姐家的情況?”“劉警官”好奇地問。我猶豫了半天,在考慮是否把真相告訴他,畢竟作為一個偷窺者,我想保護自己的隱私。

  考慮再三,我還是帶著他來到陽臺上,扯開蒙著望遠鏡的布,拉開陽臺上的窗簾,用早就想好的理由介紹:“這是一臺最新型號的天文望遠鏡,它的焦距可以任意調節,可視距離可以清晰看到月球表面,如果你想,你也可以清晰地看到對面樓上人身上的汗毛孔。”我笑嘻嘻地說,又補充了一句,“我只是一個天文愛好者。”

  “B大姐家的黑衣男人個子有多高,你能描述一下嗎?”“他的個子很高,跟你差不多,身材看上去也很健壯,對了,他好像也留著跟你差不多的小胡子……”我忽然盯著“劉警官”的臉。“劉警官”聳聳肩,湊到望遠鏡看了看,回過頭咧開大嘴笑了:“這里看我家,果然看得很清楚。”我的心沉了下去,接著我感到頭一陣劇痛,眼前一片黑暗,接著倒了下去。等我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全身赤裸,五花大綁地綁在暖氣片上。

  “劉警官”坐在我的正前方,眼睛直直地盯著我,眼神冰冷得不像是人類。“你到底是誰?”我掙扎著問。“猜猜看?”“劉警官”若無其事地拿起一把剪刀,開合著。“你才是B大姐的丈夫?你發現了B大姐的奸情,所以,你就殺了他?”我哆哆嗦嗦地說。“猜得不錯!”“劉警官”贊賞似的微笑著點點頭,拿起剪刀在我下身來回比畫著。“等等!你是警察,不要知法犯法啊!”我有些驚恐地說。“劉警官”忍不住大笑起來:“不是穿著警服就是警察啊!”

  “劉警官”微笑著,“不過你小子夠幸運了,還好你不看電視報紙,不然第一次我來探聽消息,就發現你的秘密了,讓你多活了幾天!”他拿起剪刀,輕輕劃過我的臉頰。“放了我吧。”我抱著僥幸心理哀求著。“放了你?”“劉警官”一腳狠狠地踢在我的襠部,我疼得直冒冷汗,殺豬似的叫起來。“最恨你這種下三濫,像老鼠一樣在黑暗中偷窺別人的生活!當你偷窺別人的時候,也會想到有這么一天嗎?”“劉警官”惡狠狠地說,接著拿起剪刀,停在了我的下身。我撕心裂肺地叫著,暈了過去。

  我醒來的時候,看到一張蒼白的臉,那是一個大概跟我歲數不相上下的男人,皮膚很蒼白,像是很久都沒有曬過太陽,周圍幾個警察忙忙碌碌地收集著屋子里的線索。

  那個男人頗有興味地向我伸出了手。我看到一枚熟悉的水晶戒指。原來,他也是有一臺高倍數天文望遠鏡,有著跟我相同的愛好,而我跟他比,卻是小巫見大巫。

  原來,為了不被別人發現自己的秘密,所以他終日不拉開窗簾,他甚至從地板上鉆了一個孔,在B大姐家的天花板上放置了一枚針孔攝像頭,所以,他不僅知道B大姐家的情人就住我樓上,也知道那個“劉警官”是一個警方通緝多年的、有數條命案在身的殺人犯,近期剛潛回本市。

  他從望遠鏡里看到了B大姐的情人被劉建殺死,也看到了劉建向我探聽消息,看到我怎樣引狼入室。在我饒有興趣地觀看對面樓里的表演時,他也在靜悄悄地觀賞這場電影,只不過,在他的電影里,我是主角,而他是導演,是那個在背后操縱著提線木偶的人,我結局的生死,只在他的一念之間。

  “你為什么不早點告訴我呢?”劫后余生的我竟然崩潰似的哭了起來,邊痛哭流涕邊質問他。“偷窺者有責任保護被偷窺的人,讓被偷窺的人一輩子都不知道自己曾在另一個人的面前盡情表演,這樣才能欣賞到最完美真實的演出,不是嗎?”他平靜地說。

Tags: 真實 演出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gushihui/154668.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